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诡女友最新章节,媚儿吴迪全文阅读

小说:诡女友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媚儿

角色:媚儿吴迪

简介:无聊发了个出租自己的帖子,本来是玩笑,谁知道真有人舍得花钱,而且还是个白富美,我以为是我时来运转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到了,谁知道却是厄运开始……

诡女友

《诡女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3章 无心之过

下班的路上无聊翻看手机,看到微博有个热点新闻,说是白富美为情所困割腕自杀。

靠,白富美居然还能为情所困?搞笑呢吧?

我哼了一声,随手就回了一句:小编你上班编新闻没带智商吧?白富美能会缺爱?随便露个胸腿什么的,都一堆人跪舔。

按下发送键,系统提示发送成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显示。这时正好到站了,我也没管那么多就把手机塞进了口袋。

对于我这个被人甩而不相信爱情的单身狗来说,下班唯一的生活就是打游戏,因为我不能让自己闲来,不然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那个操.蛋的悲情剧。

可是不知道今天撞了哪门子的邪了,打了一下午dota全是巨大优势被翻盘。

实在是输的没脾气了,我就上了经常去的同城论坛,想找点乐子。临近七夕了,论坛上大多数帖子都是关于这个蹂.躏单身狗的忒子。我闲着无聊,也凑热闹发了个帖子。

“本人高大威猛,战斗力刚猛,平均持久力四十分钟以上,,七夕有需要的联系,非诚勿扰。另开不起价钱的,请绕道。”

帖子刚一发出去,就有不少人开始水,不过大都是无底线的嘲讽和玩笑,我也不甘示弱自然也会原原本本的嘲讽回去。

就这样来回扯了半个小时,我的心情也渐渐好了。正当我打算管了网页的时候,突然弹出了个私信。

“我需要一个长期男友,你愿意吗?价钱随你开。”

呵呵……

我笑了笑随手回复了个包月两万,先交百分之十定金。我当然没有相信这消息,所以发了这条消息之后,我就直接关上了电脑。

洗漱完了之后,我习惯性的点开了微信想想看看朋友圈,却看到有人在加我,我点开一看是一个名叫鬼媚儿加我。

因为资料是一片空白,我没有多想就通过了验证,刚想问对方是谁,对方就发来了一个红包。我随手点开红包,当时就愣住了,红包里面居然是两千块钱。

几个意思?见面就给两千?

没等我问什么意思,对方就直接发来消息说道:“一个小时后,在酒吧一条街入口处见,签男友租赁合同。”

我靠,不会吧,居然还真有人信啊?这是智商偏低,还是我狗.屎运爆棚啊?

不管我信不信,这红包是货真价实的。

难不成是新型割肾招数吧?

不过虽然我这心里有些忐忑,但是思来想去我还是打算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毕竟我一个月才三千五的工资,每天还被那狗.娘养的主管呼来喝去,过着狗都不如的生活。这万一要是真的,那我可就咸鱼翻身屌丝逆袭了啊。

我特地把我平时不舍得穿的那套衣服拿了出来,然后破天荒的打了次的,去了我从未去过的酒吧一条街。

刚下出租,我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连衣短裙,略施粉黛的极品美女站在街口。来来往往的女人基本上都是浓妆艳抹,穿着暴漏,显的她有些格格不入。

难道租我的人就是她?

想到这,我这心里就禁不住澎湃了起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即便是割肾我也认了。

这时那个美女也注意到我了,四目相对的瞬间,我就可以断定她就是鬼媚儿。

“你好,你就是鬼媚儿?我是吴迪。”说着我略带邪恶的伸出了手,不过鬼媚儿却并没有伸手。

“定金我给过了,你得证明一下你有没有做我男友的本事。”

我一听,顿时就心潮澎湃了起来,因为我在帖子里面写的很清楚,战斗力强悍,这鬼媚儿的意思岂不是……

“三分钟后,会从佛克斯酒吧出来一个花格子白衬衣的男人,你帮我把他的头打爆。”

我一听眉头微微皱了皱,心说开什么玩笑,我是应征男友,又不是打手。那个佛克斯酒吧我也听说过,那可是这条街最豪华的酒吧,进出的可都是有钱有权的主啊。

“男朋友给女朋友出气不应该吗?”

“应该是应该,可是……”

还没等我来得及拒绝,鬼媚儿就从手包里面拿出了一叠钱,“这是五千块钱,完事之后我们签订租赁合同。如果遇到麻烦,就说为你女朋友聂玉儿出气。”

看着那晃眼的粉色票子,我想很装逼的说句五千就想让我给你卖命?但是话从口出的时候,却完全变了。

“行,一言为定,”

玉儿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然后把脚旁的空酒瓶子踢了过来说道:“好,我等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今个上天给我吴迪一次发财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

我捡起酒瓶,转身就向着佛克斯酒吧走了过去。刚到酒吧门口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着花格子白衬衣的男人走了出来,那男人在一辆奔驰车前停了下来。

同时,有七八个人也跟着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们都是一伙的。

我一看这阵势,当时就怂了。虽然我一米七八的个子,从小干活长大,但是那也不可能是七八个人的对手啊。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老子虽然穷的掉裤子,但是最起码也是能够勉强活着吧。

然而就在我打退堂鼓的时候,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映入了眼帘,熟悉是因为那个女人是我的前女友,陌生是因为我从未见过她化妆,印象中她非常封建传统,以至于我亲都没让我正儿八经的亲一下。

前女友浪声浪气的走上去,抱住那个花格子衬衣男的胳膊,整个胸脯都贴了上去。

什么狗屁的传统,他妈的就是当老子傻,逼,什么性格不合适,根本就是他娘的傍上了高富帅,想把我这个免费饭票踢开。

一想到我当初为了这个贱人掏心掏肺、工资全交,我这胸口的怒火瞬间爆表。

胸口抑制不住的怒火,让我顾不得后果直接就冲了上去,对准那衬衣男的脑袋就一酒瓶子。

“嘭!”

啤酒瓶子碎了一地,看着衬衣男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那感觉绝对酸爽,绝对畅快,绝对的爽到没朋友!

前女友当时就发了疯似的,冲了上来推了我一把道:“吴迪,你有病吧!我们已经分手,你这干什么!”

这时酒吧门口的那几个人也冲了上来,看架势是要跟我动手,我二话没说直接给了前女友一巴掌,“去你妈.的!你以为老子是为了你?回家撒泡尿照照再说。”

“我.操尼玛。”衬衣男大骂着就爬了起来。

我好不避讳,直接就对着衬衣男说道:“小子,老子今天来是为了我女朋友小玉出气,我警告你以后再敢惹我女朋友,我要了你命!”

既然是出手了,那我自然是要‘硬’到底。虽然很少打架,但是我也知道这个时候气势往往决定着一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衬衣男突然脸色一变,目光聚集在我身后,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就是个屌丝,你……”

没等前女友说完,衬衣男直接甩了她一巴掌,“给老子滚一边去。”

说完衬衣男又向我道歉求饶,然后转身就落荒而逃,他那些跟班的也没有犹豫,跟着就跑了,就留下前女友捂着脸哭。

任务完成了,我心情爽到极点,瞥一都没瞥一眼我的前女友转身就向着玉儿走了过去。

“按个血印,以后你就是雇的男朋友,我会提前给你工资。记住,不该问的不要问,该你知道的我自然会通知你。”

血印?这什么嗜好?

不过看在钱的份上,我就照做了。

玉儿看了一眼按有我血手印的合同,然后塞进了手包里面,丢下句明晚八点火车站见。记住不要迟到,不然你会后悔。

还没等我说什么,玉儿就走进了人流当中,一晃眼人就不见了……

尽管这一切跟做梦一样,但是手中白花花的毛爷爷让我不得不相信我踩了狗.屎运。

回想起玉儿冰清玉洁高贵的气质,出手阔绰大方的豪爽,再加上跟那个富二代有过节,所以可以基本断定绝对不会被人包养的二.奶。不是二.奶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钱多任性的富二代。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玉儿给我给我发的微信红包,更让我惊喜的是,里面居然是两万。

靠!任性!

还没等我说什么,玉儿又发来了条消息:明天晚上八点半火车站见,跟我回老家一趟。

我直接就回了个好的,估摸着玉儿也不会有心思跟我聊天,所以我就没有自讨没趣多说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直接去公司办理辞职手续。我当然不会在乎我那半个月的工资,我这次去纯粹是为了报仇解恨。欺压了我一年多了,要是不把胸口的恶气释放出来,恐怕这辈子我都不会安生。

我到公司的时候,那个傻叉主管还没来,于是我就先收拾东西,准备等那个傻叉主管来了,出完气再走人。

然而我刚把东西收拾好,一个文件夹就仍在了跟前,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暴躁的怒吼声。

“吴迪,你这白痴还能不能干?不能干立马给我滚蛋!什么东西,来公司都一年多了,连个报表都不会写。这点东西,养头猪也该会了。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脸在这待着?我要是你,早就跳楼了!”

我猛的转过身,刚想反击,那个傻叉主管的大招泼妇骂街再一次疯狂输出了起来。

“看什么看?不爽啊?不爽就给老子滚啊!哼!早知道这熊样,也就是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让你进来。出了这个门,我看谁还要你这种白痴。吴迪,我也赖的跟你废话,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把报表给我弄好了。不然立马给我滚蛋。”

你的大招用完了,不好意思,我的大招还没用。

我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直接就盖在了那傻叉主管的脸上。估计他也没有想到一直忍气吞声的我会反抗,所以我这一下直接把他给盖坐在了地上。

这次我不仅要颠覆他的世界观,更要他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的存在。

我拿起邻桌妹子泡的一大杯咖啡,直接浇在了他的头上,泼在他那整天说的那件阿玛尼衣服上。

“你他妈……”

我根本就不给傻叉主管机会,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脚蕴含了我一年多的愤怒BUF,那杀伤力可想而知。那傻叉主管直接就飞了出去。

这当然还不能算完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声道:“老子知道你为了让你小姨子进来,处处找老子麻烦。你给老子听好了,我不管你是让你小姨子进来,还是让你大姨子进来,总之你要是再敢公报私仇欺负人,我来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我就松开了主管的衣服,转身提着我的东西就往外走。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我斜对角、被我称之为‘邻家小妹’的安然走了过来,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趁着她愣神的时候,我快步走上去,抱住她直接就亲了上去,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这是我一直都想做的事情。”

说完之后,我就直接转身向门外走了出去,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刚进电梯门,我的手机就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安然发来的短信。

“你等等我,我有急事找你。”

看到这个短信,我当即就打下了一个好字,但是准备发送的时候,我却放弃了。

一直以来,安然之与我的幻想都是纯洁无暇的,既然我都已经做了玉儿的雇佣男友,那就和安然就此打住吧。省的破坏了我和她之间的那种纯粹。

我没有回复安然的短信,过了十分钟之后,她又一次的发来了短信,“我要立刻见你一面,有个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得确认一下。人命关天。”

看到这条短信,我这心里泛起了阵阵酸楚,不过我依旧是没有回复。长痛不如短痛,再忠贞的爱情,也敌不过现实的冲击。我宁愿让美好存在于回忆中,也不愿意再次被现实嘲弄。

之后安然就再也没有发来短信,这恰恰就是我想要的结果。

回到家之后,我就开始准备收拾东西,但是却没有找到一件可以带得出门的衣服。想着怎么也不能给玉儿丢脸,于是就专门出去买了两套衣服。

回来的时候,门口看门的老大爷递给了我一个手提袋。说是一个姑娘来找我,打电话也不接,等我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有急事就走了。

我接过手提袋一看,里面放了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是个水滴形状的玉石和一张纸条。

“吴迪,我来找你,你不在。我家里临时有急事先回去了,这个时候我随身带的玉,最近一段时间你一定要带在身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切忌不要出远门。”

看着那晶莹剔透的水滴玉,我的脑海里面顿时就浮现出和这于是一样晶莹剔透的安然。

如果是其他形状的,我肯定会带上,但是这明显是女人带的东西,我要是带在身上让外人看到了,肯定得笑我变态。

于是我就把玉石放进了钱包里面,也算是没有辜负安然的嘱托——随身携带了。

到家我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和一些询问短信,想想最后我还是回了过去,但是打了几个都是无法接通。

回去收拾了东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去了火车站。刚到火车站,我就看到玉儿一个人突兀的站在候车厅门口。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玉儿我总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具体奇怪在什么地方却说不出来。

“你来早了。”玉儿声音异常冰冷,让我禁不住有中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怔了一下道:“我……我习惯早来……你不也早来了吗?”

“我没有早来。”玉儿声音依旧冰冷入骨。

我感觉自己有些自讨没趣,转移话题道:“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带?你喜欢吃什么,一会我去给你买点。”

“我不吃东西。你先去买两长最快去通州的票。”说着玉儿扔给我了张身份证。

我看了看玉儿,想问她来这么早为什么不先把票买了。但是想想事已至此,说多了只会招人烦。

看着聂玉儿的身份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是在哪见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买完票之后,我顺便买了点路上吃喝的东西,说是不吃要是真没买的话,估计又得是个‘祸端’。

付账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外面等着的玉儿,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得不说她还真是美的让人无法直视。

猛地一看的确是美的很,看久了这心里还是感觉有些怪异,可是就是说不出来到底哪怪异。

“好了,东西都买好了。九点半的票,我们先进去吧。”

玉儿看都没看我一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远方说道:“我说过了九点进站,还不到时间。”

“可是……”

我很想说得提前进去,但是玉儿压根就没有再说话的意思,我也就没有再自找没趣,悻悻的站在一旁。消费者就是上帝,谁叫人家是老板,我既然收钱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当……当……”

过了一会,不远处的钟楼响起了沉闷的钟声,玉儿说了声走,然后就转身向着候车大厅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不远处两个打工摸样的中年轻人在窃窃私语。

其中一个说道:“咦,怎么突然出现了个美女?不过真是白瞎了,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跟这种屌丝在一块。”

身旁的人直接打了他一下道:“哪里那么多废话,快吐口水,说初来乍到百无禁忌!”

“呸!初来乍到,百无禁忌……”

听到这话,头皮一下子就麻了,我下意识的朝着那两人看去,那俩人当即站了起来,提着东西就跑。

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明白之前的诡异感觉是什么了。

试想一下一个女神级的人站在候车室大门中间,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同时过来过去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侧目回头,显然不正常。

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外人根本看不到她!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瞬之间豁然开朗。富二代惊慌逃窜、安然的反常、玉儿非要晚上九点才愿意走以及她说的那些摸不清头的的话,都完全有了合理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玉儿突然微微侧过头,目光阴寒的看了我一眼,用一种低沉冰冷的声音说道:“还不走?”

我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一样,猛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我的脑海里面突然窜出来了一个念头。

跑!

这大庭广众的,人这么多,就算是再凶狠的恶鬼也不能那我怎么样。

但是在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没办法控制我的双脚,更离奇的是我的脚居然自己跟了上去。

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办法跑。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我用自己的血按过手印,那就意味着我根本逃无可逃!

就这样我不受控制的跟着玉儿走进了候车室,我们去了贵宾候车室,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

不行,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而眼下我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安然,她既然能够感觉出来我出事了,那就一定有办法救我。

“我去趟厕所。”我装作没事似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起身往厕所走。

“快去快回。”

“知道了。”

我刚拐进厕所的走道就赶紧掏出手机,拨通安然的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听到这个提示音,我整个人瞬间就崩溃了。迟疑了一会,我再一次拨通的安然的手机号,谢天谢地的是电话通了。然而让我绝望的是,直到自动挂断安然都没有接电话。

我要是跟着玉儿去通州,肯定凶多吉少。而安然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我就再一次的拨通了安然的手机,这次和上次一样,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人接。

就在我打算再拨的时候,我的双脚再一次不听使唤的往外走去。没办法,我就赶紧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救我,我出事了。”

短信刚发出去,我就走出了厕所的走道,让我吓一跳的是玉儿竟真在门口。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手机,尽管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从眼中可以看得出来她肯定怀疑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居然是安然打来了。同时,更让我心跳加速的是玉儿居然在这个时候回头了。

眼看着要暴漏了,我急中生智连忙接听了电话,“哎呦真不好意思啊胖子,你生日的事情我给忘了,我现在要出趟差,等我回来给你补上。”

电话那头的安然几乎秒懂我这样‘胡言乱语’的意思,她语速很快的说道:“把我给你的小水滴带上,关键时刻能保命。等着我,我去找你……”

还没等安然把话说完,玉儿就对着我伸出了手,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我的电话。我赶紧对电话那头的胖子说道:“好了不说了,我该上车了,等回来再说。”

挂上电话之后,我就把手机递给了玉儿。我本以为玉儿肯定会查我的手机通话记录,但是让我虚惊一场的是,她并没有查我的通话记录,而是直接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

“你……”

那可是我攒了几个月‘私房钱’才买的手机啊,怎么能就这么扔了。我顾不得周围人的眼光和自尊心,连忙去翻垃圾桶找我的手机,然而当我找到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

“扔了。”玉儿瞥了我一眼,声音依旧冰冷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然后就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

从小到大,我对于数字都非常的不敏感,就连我自己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所以我经常会在很多地方记录我的通讯记录,邮箱、微信、甚至于对自己可见的微博都有我的通讯录。

可是问题来了,我没有手机就没有办法找到通讯录,那就意味着就算是我有机会碰到电话,我都没有办法联系到安然。

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让我陷入了无尽的崩溃当中。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着玉儿回到了之前的座位。

我不甘心就这么被她给控制,眼睛飞快的搜寻着有没有道士或者和尚什么的,但是让我绝望的是诺大的候车厅,没有一个看起来能驱魔救命的。

“以后用这个。”

刚坐下,玉儿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扔给我了个肾6plus,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理会我。

我微微一愣,心想什么意思?难道她没有怀疑我?

管她呢,我先跟安然联系上再说。于是我就赶紧登陆微信,先恢复通讯录。然而我刚打开微信,就收到了玉儿发来的消息,可是玉儿根本就没有用手机……

“有什么话直接说,不需要用微信。”

看到这个消息,刚刚燃气的希望瞬间就破灭了。我突然发现我真是有些蠢的长毛,她怎么可能给我求救的机会?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给手机,只是个巧妙的试探而已。不过我还是下意识的去试了试,果然除了玉儿之后,其他对话框都打不开。

我绝望的把手机塞进了口袋,虽然我不知道玉儿把我带到通州是为什么,但是我预感我肯定不会活着回来。

想到这,我的情绪突然开始有些暴躁了起来,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坐以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

“救命啊,我被一个女鬼给控制了,谁救救我。”

我几乎是使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喊出来这句话,然而尽管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反应。

“妈妈,你看那个哑巴多可怜,他老想说话,好像就是说出来……”

“嘘,别这么说人家……”

听到不远处一对母子的对话,让我心里仅存的星火希望瞬间破碎了。

这时检票时间到了,玉儿起身向着进站口走去,我的脚也跟着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

我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所以上了火车之后,也没有搭理玉儿躺在铺上就闭上了眼睛。没一会的功夫就熄灯了,黑暗中我想起来了安然给我的小水滴带上,但是想想那无所不能的玉儿,就放弃了。

小水滴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还是等到最后关头再说吧。

因为没了念想,所以很快我就睡着了,这一夜我睡的特别沉,第二天还是乘务员把我给叫醒,告诉我到站该换票了。

让我重新燃起希望的是,玉儿居然不见了,而且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没有去想她为什么不见了,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趁着她不在赶紧跑。

然而我刚下火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再一次陷入了绝望之中。

“去聂门镇,我在那等着你。”

看到那个消息之后,我的双脚就开始不听使唤,自己走了起来。出了火车站之后,我就一路向西翻山越岭。终于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村子跟前,在村子的入口处有一个黑色的大石板,上面写着聂门镇三个大字。

“快看,那是谁来了啊。”

一个穿着绿色大棉袄的中年妇女冲着我喊了一嗓子,紧接着就冲出来不少穿着古怪的人,一边冲我喊着姑爷,一边把我往村里面拽。

尽管我心里很想抗拒,但是却使不出半点力气,只得任由他们把我往里面拽。

当我被这群人拉进一个挂红的院落里面,而玉儿居然穿着凤冠霞帔站在中间,而她的双脚……

继续阅读《诡女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