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阳小晓,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小说阅读

小说: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阳小晓

角色:萧雨兮萧岩

简介:  二十一世纪强悍女特种兵穿越之后竟然是个废材小姐,不仅处处被人欺压,还要被迫嫁给太监冲喜
为保亲娘,那就嫁吧
  没想到东厂大佬竟然是个假太监,还是个绝色的小傲娇,既来之则安之,东厂大佬乖乖听话吧

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

《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出嫁

  真是对人不对事啊。

  当年姜氏出事,萧岩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便废去了她正妻之位,现在同样的事情出现在沈氏身上,他却是天壤之别的态度,当真令人寒心。

  “好,今日我便让你彻底死心。”

  萧雨兮一把抓起徐舟,舀了一瓢凉水直接就泼了上去。

  昏迷的徐舟瞬间清醒了大半。

  “你可认识这枚玉佩?”

  徐舟看了一眼沈氏,闭口不言。

  “你与沈氏到底什么关系?”

  依旧不言。

  很好。

  “啪!”徐舟被狠狠砸在了地上,顿时口吐鲜血。

  萧雨兮却丝毫没有就这样放过他的打算,上前就是几脚对着他的腹部猛踹。

  就算徐舟身强体壮,也耐不住死命的殴打,不一会儿就被打得鼻青脸肿,而且在萧雨兮手下他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终究还是忍不住承认了:“是夫人,夫人说她,喜欢我,是夫人主动勾引我的。”

  “你胡说,胡说!”沈氏尖叫着,“是你们,你们串通着诬陷我!”

  “如果想活命,最好老实交代。”萧雨兮威胁道。

  “我的书柜中有夫人写给我的信,夫人贴身的荷包里绣着我的名字。”徐舟气息微弱,为活命,根本顾不得沈氏的死活了。

  萧岩大怒,夺了沈氏贴身的荷包打开,果不其然,内里绣着一个小小的“舟”字。

  “好一个伉俪情深!”

  “老爷,你听我解释啊。”沈氏跪地求饶,抱着萧岩的大腿就是不撒手。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萧岩真是瞎了眼!你自己说,这些年我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萧岩实在想不到自己老了还得戴一顶绿帽子,真的是当场被气得头昏脑胀的。

  “你这贱人!”萧岩一脚将沈氏踹到在地。

  沈氏自知已经回天无术,心如死灰。

  “自今日起,废去沈氏正室之名,送去地牢,终身不得外出,若有违此,当场杖毙。”

  “老爷不要啊!”沈氏哀求。

  “来人,将沈氏带下去。”

  “慢着。”萧雨兮突然开口。

  只见她缓缓走近沈氏,伸手取下了她头顶的一根碧玉簪:“这簪子是我娘的,你不配戴。”转身缓声道,“带走吧,把徐舟一并带下去。”

  下人看向萧岩,得到萧岩示意后,拖着二人离开。

  “今日你终于看清楚了身边人,萧雨媛就是个草包,至于沈氏,我不做点评,现在你手中能用之人,只有我。”

  “说吧,你想要什么?”萧岩知道萧雨兮的意图,也不多废话。

  “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你好好善待我娘,其它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萧岩心中暗自得意,果然,只要姜氏在他手里,萧雨兮就不敢太过放肆。

  “好,我答应你,你一上花轿,我便恢复你娘的名分,让她搬回原来的居所,日后自然以正室该有的待遇待之。”萧岩说得恳切。

  “烦请国公派人替我梳妆。”

  萧雨兮扶起姜氏,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住,缓缓开口道:“至于秦寒的动向,我会想你汇报的。”

  话落,继续走开。

  她,莫不是知道些什么?

  萧岩挥手让家仆上前来,然后轻声吩咐道:“将徐舟处理掉,做得干净些。”

  皖居

  阔别十三年,再回皖居,早已经物是人非。

  坐在梳妆台上,姜氏用梳子一边替萧雨兮梳头,一边流泪:“兮儿,是为娘对不住你,你才十六岁,就要做出这般的牺牲,那秦寒虽然权势滔天,但终究只是个太监,还没几天命活,你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但嫁到秦府总比留在国公府里强,这里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不管如何,都是娘对不起你。”

  “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现在还不清楚秦寒府里的情况,所以现在不能接您离开,你先住在国公府一段时间,等我安定下来,就接您离开,您放心,只要有我在,今后就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嗯。”姜氏感概。

  女儿出嫁,做娘的本应该给些嫁妆,但这些年,为了补充萧雨兮的营养,她把自己但凡能换点钱的东西都拿去典当了,现在身上唯一还能值点钱的就是刚刚萧雨兮替她抢回来的那支碧玉簪,不假思索的,取下头上的碧玉簪插到萧雨兮的头上。

  “兮儿,娘也没什么能够给你的,这碧玉簪是你外祖母唯一留给娘的东西,今天娘把它送给你。”

  萧雨兮抬手摸着头上的碧玉簪,心中感概万千,她幼时丧母,多年缺失着母爱,却在这一刻感受得真切。

  但是这温馨的时刻很快就要结束。

  换上凤冠霞披,挽好鬓发。

  染上淡淡的胭脂,描好细长的柳眉,朱唇轻点。

  十三年的蒙尘,今日终于霞光展露。

  天刚蒙蒙亮,结亲的队伍就已经到家门口了。

  吉时不敢耽误,萧雨兮来不及多陪陪姜氏,只得潦草出门。

  门外竟然又萧岩等着。

  “媛儿,爹来送你出嫁。”

  媛儿?果然做戏做得很足。

  萧岩亲自将女儿送上花轿,好一副慈父形象。

  只是外人不知,“慈父”萧岩在临走时嘱咐了一句:“若是你敢胡来,小心你娘的性命。”

  萧雨兮只觉得讽刺。

  幽幽开口道:“若是我娘过得不好,或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不介意整个国公府给我娘陪葬。”

  萧岩冷哼一声,待转过身面对众人时,又是一副笑颜,换脸之快,令人乍舌。

  因为秦寒身体不适,今日前来接亲的是他最信任的亲卫阎良,虽然长相不赖,但面色冰冷,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息,让人不禁望而却步。

  花轿出发了,但没有一点的吹打之声,却也不是死气沉沉,气势依旧很足,毕竟铁蹄踏踏。

  坐在花轿里萧雨兮不禁去想秦寒这个人,按理说这个人是个太监,所以不必担心同房之事,但根据以往的了解,这些所谓的太监说话都是阴阳怪气的,会不会这个秦寒说话是尖声尖气,娘兮兮的?萧雨兮此生最怕娘炮,要真跟这样的人朝夕相处,那简直太扎心了吧。

继续阅读《宦妃绝宠:厂公大人独宠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