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牧瘟段涯明《牧尊者》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牧尊者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牧尊者

角色:牧瘟段涯明

简介:上古之战,天道崩毁,修仙老祖一缕魂魄转世,妄图再现天道
故事便从“七猿宗”开始……

牧尊者

《牧尊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4.试炼(二)

“居然还真的有新面孔,了不得啊!”那个胖子看到牧瘟三人,赶紧拿起一只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涨红脸说道:“三,三位好!我叫黄二胖!各位请稍等,我这还有点事。”

  

  说罢,黄胖子关上了门,只听屋子里传来吆喝声,“一前一后!一前一后!用力推啊!嘿咻嘿咻!”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总算是弄完了!”大门重新打开,只见那胖子一只手扶住木门,苍白的脸上都是汗水,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牧瘟的背脊慢慢流下冷汗,心道这里的仙人怎么怪怪的!

  

  “胖大哥,你在干嘛呢?”大憨忍不住伸长脖子,憨憨的问道。

  

  黄二胖半只脚跨在门外,有点发抖,苦笑道:“不瞒这位大兄弟,通地神猿峰的驴前几天吃了我练的灵丹妙药,结果被我毒死了,师傅一怒之下,就让我拉磨来了,因为实在太丢脸,所以没敢让你们看。”

  

  这时候,另外一个屋子也被打开了,只见一个羞答答的姑娘走了出来,她两只玉手拧在一块儿,轻摇蛮腰,低着头,偷偷看着牧瘟边上那个的男人,喊道:“大师兄,你总算回来了!”

  

  牧瘟突然瞪大了眼睛,那姑娘生得眉清目秀,韶颜稚齿,活像是一朵娇艳的花,明明给了自己砰然心动的感觉,但只是一瞬间,那种感觉就烟消云散了!大憨跟二憨抓住了牧瘟的袖子,一蹦一跳道:“大哥!大哥!我们不要青水姐了!我们要她当嫂子!要她当嫂子!”

  

  那姑娘羞红了脸,轻轻用衣袖遮住了脸颊,低声说道:“好哇!好哇!”

  

  “三弟!这两位兄台乃是纯性之人,还是收了你的神通吧!还有我跟二弟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别老是拿弟兄下手!你怎么又来了!”那个大师兄忽然脸慢慢红了起来,哪怕明知道三师弟是男的,而且还遮住了脸,却依旧被他迷惑到了!

  

  那人忽然放下袖子,只见刚才那笑靥如花的姑娘已经不见了,转而换成了一个浓眉大眼、鼻毛朝天的汉子!他哈哈大笑道:大师兄莫怪!三弟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易容术能不能迷惑住你这个二鼎弟子!看来火候还差一些啊!”

  

  大憨和二憨突然抓住了牧瘟的胳膊,嚎啕大哭道:“妖怪啊!大哥,妖怪啊!吃人的妖怪啊!”

  

  大师兄跟三师弟忽然一阵汗颜,这时候,那女装三师弟忽然笑道:“两位兄台莫怕!我是人!正常人!我叫大脚三!”

  

  牧瘟赶紧笑道:“晚辈牧瘟!这位是我的两位弟弟,大憨跟二憨!”

  

  那个大师兄也淡然笑道:“我倒忘了自报家门了!我叫白老大!”

  

  黄二胖跟大脚三看着牧瘟三人,好奇道:“大师兄,这三人是通关试炼的仙苗?”

  

  白老大苦笑道:“没错,就是他们,师傅是不是在里面,都赶紧让开,等会要是怠慢了师傅,他又要拿扫茅厕威胁我了!”

走进屋子,里面极为宽敞,**摆放着一张榆木方桌,周边摆着一圈官帽椅,段涯明正襟危坐于桌子尽头,神色肃穆。

当白老大拜见师傅以后,段涯明突然看着躲在后面战战兢兢的牧瘟,问道:“你们都是从桃村而来?”

“回禀师傅,就是七猿宗下的桃村。”牧瘟抬头说道。

“刚才白老大告诉我,你们来七猿宗,不仅是为了拜入仙宗,而且还是来寻父的?”段涯明似乎有些不相信。

但牧瘟跟大憨他们面面相觑之后,坚定点头,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也许你们说的话不假,这七猿宗确实有你们要找的人,但是你还是下山去吧!”段涯明一皱眉,突然无情道。

“我?师傅,我明明通过了考验,为什么还要离开七猿宗!”牧瘟突然脸色大变。

“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天资奇差,就算修炼一辈子也不堪大用,留在这里又有何用,而且七猿宗的弟子多如繁星,你又要找到何时?留下你的两个哥哥在这里寻找就够了。”

  

  牧瘟如遭晴天霹雳,没想到自己大费周章,竟然只是换来了一具轻飘飘的话语。

他不甘心,所以他突然跪在地上,坚定道:“仙人,我意已决,求您收我为徒!”

  “不收。”

  “等我找到了我爹,我就立刻离开七猿宗。”

  “七猿宗没有你要找的这个修士。”

  “那我就更要留在七猿宗,直到我找到他才行!”

  

  段涯明看着一步也不肯退让的牧瘟,突然眯起了眼睛,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霸气的弟子,所以他拂尘搭在牧瘟的脑袋上,将一股灵气渗入到牧瘟的眼睛中。

  “你自己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的中庭穴!《七猿经法》的第一句‘气沉中庭,游鸠尾,通巨阙,存于神阙,会在气海,旁通会阴,出横骨,经大赫,直至四满’,你的中庭就是一片死海,吸纳不了半点灵气,你怎么修炼!”

  

  牧瘟的眼前突然一黑,可当他再次看清的时候,只看到一片汪洋大海,只是海水漆黑一片,静静地在那不为所动。

  荒凉!一片荒凉!根本不像是能储存灵气之地。

  段涯明松开拂尘,让牧瘟重新看到他冰冷的脸庞,他冰冷道:“你也看到了!是你的命不允你修仙!你何不去山外找个好营生,富贵一世,也好过在仙山混吃等死。”

  

  “我不想如此。”牧瘟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说话也没了底气,他的心一阵阵收缩,仿佛被刺骨的冰水浸泡,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命不由己是天道!你若要走,本座就让老白送你离开,可再赐你一些金银,你若不走,你也不过是山间的猿猴罢了,也没人管你的死活。”

  山风阵阵吹来,卷起牧瘟的衣角,他的手指被捏得发青,而嘴唇被咬破,额头的鲜血划过他的脸颊,滴在他的衣襟上。

  狼狈不堪的牧瘟,仿佛真的是一条被逼到墙角的野狗。

  突然间,牧瘟的鼻子一酸,仿佛心脏被一只巨手攫住,喘不过气来!

  牧瘟慢慢地摇头,说道:“我不要什么富贵!”

  

  白老大等人一惊,没想到牧瘟竟然如此执着,而且段涯明的眉头一皱,显然已经没了耐心,要是再这样僵持下去,段涯明肯定要发怒了!

  白老大知道人是他带来的,所以他赶紧在一旁劝道:“师傅!要不你给他一个试炼吧!只要试炼失败他也就死心了!”

  段涯明瞥了一眼白老大,说道:“好!不过试炼任务由你来定,他要是通过了,你就离开七猿宗,要是没通过,你就继续带着二师弟三师弟修炼!”

  白老大差点喷出一口血,恨不得趴在段涯明的脚边求饶,师傅这不是明摆着刁难他吗?要是牧瘟因为试炼失败而亡,那这笔血债可得记在他的头上,日后渡劫也会困难重重,但要是不够凶险,要是让牧瘟侥幸过关,那自己不就得卷铺盖走人了吗?

  “师傅!徒儿忽然觉得,天上的星星极为耀眼,要不让他替我们摘下来看看吧!”白老大灵机一动,试探性地说道。

  段涯明怒瞪白老大一眼,吓得他赶紧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师傅,弟子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你就算让我扫遍整个通地神猿峰的茅坑,弟子也就认了啊!可你不要赶我走啊!”

  段涯明瞥了一眼白老大,无心理会,而是对牧瘟问道:“你真的不怕死?”

  牧瘟握紧双拳,没有说话。

  “那你跟我来!”段涯明突然抓住了牧瘟的肩膀,飞入九霄,而牧瘟从未腾云驾雾过,他突然看到脚底下的山川河流,不由得脸如金纸,两腿一软,差点吓得肝胆欲裂,而段涯明突然将牧瘟丢在云雾上,继续御空飞行。

  牧瘟僵硬地抬起头,看到段涯明也在看着他,于是他咬紧牙,强撑着不去抱段涯明的双腿,要是突然觉得头晕目眩,他就咬死舌尖,强迫自己稳定心神。

  两人化成一道虹光,来到了东面的一座荒山上,月光如水,洒在山坡上,到处是密集的古树,而且阴冷的山风吹过,山林簌簌,溪流粼粼,突然之间,山野间传来野兽的咆哮,歇斯底里的声音显得几分廖人,渐渐在高空中散去,却仿佛惊动了夜空中的圆月,让其微微一颤。

  牧瘟一身虚汗,跌坐在地,而且两腿不断发抖,感觉还踩在云雾之中,等他平复心神,他的舌尖早已咬破,满嘴腥甜。

  “你若真的不怕死,就去把三蝉玉凤草采来,我就在这里等你,通过了,你就是七猿宗的弟子。”段涯明望着幽深的森林,面无神色。

  月光凝在他的眸子里,更显得冰冷。

  牧瘟咬着牙爬起来,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他转过身,望着漆黑的森林,一刹那,里面亮起无数幽绿的眼睛,宛如悬浮在黑暗中的鬼火,正贪婪地盯着他。

  “三蝉玉凤草就在森林的东南角,它会在夜晚弥漫出阵阵白雾,而且边上会有一条三鼎境界的妖蛇守护。”在牧瘟走出三步远后,段涯明在他的背后提醒道。

继续阅读《牧尊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