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情道商途》小说最新章节,秦长清陈雨彤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情道商途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秦长清陈雨彤

简介:我有七个姐姐,他们都超级厉害

情道商途

《情道商途》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第5章秦长清倒是对钱勇所说的生意很感兴趣:“勇哥,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生意呀?”
大家都停住手里的动作,静听钱勇解说:“哈,也没啥,这不我家老爷子把手里的服装加工厂交给兄弟,朋友帮忙,承揽了一批阿迪达斯的加工活。”
“奥,来料加工。”
秦长清知道了,这是珠三角地区最原始的加工企业,当初这还是他的一个研究课题,现在,对这些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秦亚楠古怪的看一眼秦长清,难不成这个小兄弟还是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转过头,问道:“钱勇,特没劲啊,这里也没有外人,就说说你赚了多少钱得了,藏着掖着的,害怕我去你厂里征税呀!”
钱勇嘿嘿一笑,珠三角地区的工商税务都没有那么苛刻,这才让当地的私营企业如同雨后的蘑菇一样,繁荣兴旺:“也没多少,加工费一共就五十多万美金,刨除各项费用,这一次估计能赚一百来万。”
“这么多?”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秦长清看看在场的各位哥哥姐姐,暗自纳罕,很多么?
现在,无论男士女生,看向钱勇的目光都已经不同,那目光中**裸的艳羡和嫉妒,让秦长清有一点吃惊,难怪老人说,财不露白!
罢了,还是闷声发大财,得瑟不得!
一声叹息,却是来自外号包打听的包大兴:“这毕业刚刚七年,就已经拉开档次了,再过几年会是什么样子?”
说着,摇摇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很是忧国忧民的模样。
这一顿饭,很是丰盛,可是,没有谁吃的太尽兴,分手的时候,都有一点意兴阑珊。
秦媚儿,孙雅雯,叫上老班,包打听,还有秦长清,非要再去酒吧买醉。
秦长清知道,今晚同学会真的刺激到了几位哥哥姐姐,也就不再推辞。
几个人分乘两台出租,跑到三里屯,找到一个幽静的小酒吧,坐在了角落里。
孙雅雯也不管别人怎么想,直接就要了六瓶芝华士,当场就要付账。
秦长清笑道:“雅雯姐,不是说好了吃大户吗?
就给兄弟一个机会如何?”
孙雅雯心情很不好,她的老公是合资酒店的高管,原以为自己的条件不错。
没成想,在同学会上,论文凭,面前这个小变态就不用提,论职位,那个周灿无疑是佼佼者,论财力,钱勇又是拍马难追,太伤自尊了!
不过,秦长清的好意她还是清楚的,落寞的一笑,不再争夺买单。
其实,作为1986年的燕京大学毕业生,哪一个的发展都不错,只是有了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对比,顿时就没有了任何的优势。
秦长清为几位深受打击的哥哥姐姐斟满酒,笑着说道:“当年各位哥哥姐姐多有关照,今天小弟敬各位哥哥姐姐一杯,祝我们大家前程似锦,财源广进!”
几个人互相看看,实在不好意思扫了小老嘎达的兴致,也都纷纷举杯:“好,祝小老嘎达早结连理,早生贵子!”
“可不是,小弟弟下次可一定要带着弟妹过来,否则,有你好看!”
孙雅雯一挑柳叶眉,威胁道。
赵卫东一脸坏笑的说道:“看看看,你们这帮老娘们,都吓到小老嘎达了,下次怕是八抬大轿都找不来,看你们还玩谁!”
秦长清这个郁闷,堂堂一个大男人,被几个小妇人欺负也就罢了,还偏偏叫什么小弟弟,这也太难听了!
看看孙雅雯笑的灿烂,肯定是知道小弟弟的另外一层含义,她可早就不是青涩的**了,纯粹成心恶心人!
秦媚儿看看秦长清面上尚未清洗的唇印,那一脸的郁闷模样,不觉莞尔,早把同学会上的一点不愉快抛到了脑后:“我看,你们几个也别欺负小老嘎达了,咱们还是喝酒,来喝酒!”
包打听也举起酒杯,犹豫一下,还是问道:“小老嘎达,哥哥知道你不只是党校副教授,还是政策研究室的副研究员,能不能透露一点内幕消息,这年头,干啥赚钱快?”
大家看向秦长清,秦长清暗自咂舌,这个包大兴,不愧叫做包打听。
自己的副研究员可是很低调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先是喝掉杯中酒,稍作思考,说道:“如果有闲钱呢,就在明年的股市开市的时候,插手进去。
如果怕风险太大呢,就买房投资不动产,如果找到好项目的话,办企业或者商业都可以很快积累起财富。”
赵卫东眼睛一亮,瞬间又黯淡下来:“老嘎达,你净馋哥哥,上面早就严禁领导干部经商办企业,难不成你想让哥哥辞职下海?”
包打听回道:“下海有啥了不起,现在这年月,搞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想要有钱,就去下海!”
说完,恶狠狠的一口干掉杯中酒。
孙雅雯和秦媚儿互相看看,情绪也有一点低落。
大家拿起酒杯,也不在乎是否会喝醉,也许,巴不得早一点醉倒,好忘记这些有的没的烦恼。
秦长清刚刚拿起酒杯,就听一声惊呼:“秦长清,你怎么在这里?”
秦长清一回头,柳莹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倒霉,怎么又遇上这帮家伙!
秦长清甚至都有了想要拂袖而去的想法。
柳莹、张娇娇、黄素馨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也不管在座的欢不欢迎,纷纷落座。
不得已,秦长清只好为哥哥姐姐介绍了三个女孩,只是,不情不愿的模样,简直就像受气的小媳妇。
黄素馨看秦长清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觉扑哧笑出来:“秦长清,是陈雨彤甩掉你,可不是我们姐妹得罪你呦,一个男子汉,别那么小气好不好?”
张娇娇也抿嘴笑道:“小教授,我们姐妹可是和陈雨彤掰交喽,这可是为了你,我们还是穿开裆裤时候的——”柳莹被口无遮拦的张娇娇打败了,赶紧接过话茬:“秦长清,陈雨彤做的是过分,不过请你不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好不好?”
赵卫东几个互相看看,原来,小老嘎达刚刚经历了一场失恋!
秦媚儿几个看着面前的三个女孩,柳莹的温婉贤淑,张娇娇的活泼刁蛮,黄素馨的大气开朗,各具风情,哪一个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看来,小弟弟要交桃花运了呢!
柳莹见两位大姐一个劲看着自己和两姐妹,那眼神怪怪的,赶紧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媚儿姐姐,你们在聊什么?”
“我们在聊怎么才能**!”
秦媚儿很喜欢柳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女孩,倒是把柳莹羞的低下头。
“赚钱吗?
要是有机会算我一股!”
张娇娇迫不及待的说道。
赵卫东一愣,猛的看向秦长清:“这是个好主意,小老嘎达,要不咱们一起入股,一起赚钱成不!”
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亮起来,纷纷看向秦长清,后者纳闷的问道:“干嘛都看我,这里我最小,拿主意应该是哥哥姐姐们的事吧?”
“胡说八道!”
五个女生居然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说完,自己也为如此的心有灵犀儿惊诧。
秦长清满脑门子黑线,看来,年纪小绝对不是什么优势,谁都可以教训自己,太那个啥了!
就听赵卫东接着说道:“老嘎达,赚钱要看真本事,可不能看谁年纪大。
这里就数你的知识面宽,走过的地方多,眼光开阔,拿主意就是你的责任了。”
黄素馨也开口说道:“秦长清,你就不能大方一点,像个男人一样,就像昨晚在陈雨彤家里,拿出男人的气势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
柳莹瞪一眼黄素馨,看看秦长清,很怕揭破伤疤会再一次伤到这个男孩。
秦长清暗自思忖,如果自己想要走上仕途,没有一定的关系网是不行的。
虽然自己在燕京党校有很多的学生,要是论起远近来,还得说眼前这些同窗。
想到这不再推辞,说道:“也好,如果哥哥姐姐们信得过我,我们就成立一个小型的基金。
不管是将来进军金融市场,还是搞实业,受益都以基金的股份划分为标准,我不会从事实际管理工作,因为我不会继续教书,而是要进入官场,这一点,请大家理解。”
柳莹、黄素馨和张娇娇互相看看,都有一丝明悟,看来是受刺激了!
柳莹犹豫再三,还是问道:“秦长清,你打算从哪里起步?”
陈思诚挠挠头:“我只是听说最近有下去代职调研的机会,至于去哪里,能不能去的上,还都是未知数。”
秦媚儿感觉到秦长清已经抛开了失恋带来的困惑,再一次鼓起了勇气,心中很是高兴。
包打听急道:“老嘎达,你把钱聚到一起,却不管理,那怎么行?”
秦长清一指包打听:“你就是最好的CEO!”
大家目光都聚集在包打听身上,让他目瞪口呆:“老老老嘎达,你不会是喝多了吧?
我怎么能做CEO呢?”
秦长清微微一笑:“我呢,最多是在宏观上可以提供建议和指导,而包哥你,正适合做CEO,别忘了,你的外号叫做包打听,基金最主要的,就是消息畅通,这一点,只有你符合,而且,包哥为人仗义疏财,人品我们信得过。”
还有一点秦长清没说,同学中,包打听是混的最惨的一个。
到现在也不过是国企中的一个小科员,他的职务,就算是丢掉也不可惜。
赵卫东首先拍手赞同:“好,就听老嘎达的,那么,我出十万股金。”
“老班,有货呀,难怪今天你张罗要请客呢!”
包打听诧异的看着赵卫东,一时间倒是忘记了自己新的身份。
“嘿嘿,两口子省吃俭用,打算买房的钱。”
赵卫东腼腆的说道。
毕业五年间,就攒下如此家当,可想而知生活该多么的窘迫。
柳莹、黄素馨、张娇娇三姐妹嘀咕半晌,决定拿出一样多,都是二十万。
孙雅雯十万,秦媚儿十万,包打听六万。
秦长清微一沉吟,说道:“我有三十万美金的存款,就都加入好了。”
秦媚儿知道小老嘎达有钱,听到这个数还是有一点惊讶:“三十万美金?
现在的汇率好像是3.7**?
那岂不是说,小老嘎达已经是百万富翁了?”
包大兴苦笑:“老嘎达就是不一样,存款都是美金。”
张娇娇斜楞秦长清一眼:“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这么有钱?”
秦长清是典型的北方人,从来不喜欢露白,就连和他相处了三个月的陈雨彤都不知道他的家底。
听到张娇娇的质问,秦长清苦笑道:“如果昨天不出现意外,我会向陈雨彤求婚,你们自然就会知道真实情况。”
秦长清接着说道:“这个基金我想让他变成开放式基金,接下来还会接纳其他的成员,当然,后来者必须取得在场所有人的认可,才可以注入资金。”
稍稍停顿一下,再度开口,“包大兴作为基金的操作者,将无偿获得2%的收益,作为他的薪水,大家有没有其他意见?”
看看没有人反驳,秦长清想想,补充道:“回头,这个基金,一定要经过公证,当然不是各位兄弟姐妹不相信包大兴大哥,而是必须的法律程序,这样,从政的各位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包大兴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要是没有这个手续,将来肯定会出大麻烦的!”
“哎呦喂,原来癞蛤蟆在这里呀,难怪今天酒吧没有几个人。”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
秦长清抬起头,顿时眼睛一冷,对方赫然就是何文学!

继续阅读《情道商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