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曲华裳简子敖小说《娇蛮王妃要出墙》全文阅读

小说:娇蛮王妃要出墙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曲华裳

角色:曲华裳简子敖

简介:一朝穿越,成为害死爹爹的不孝女,家破人亡只因相信了那个狗皇帝,把原主害成这样不够还用母亲的性命威胁自己帮他监视自己的王叔,为了安心曲华裳只能答应,这个王叔却没有传说中的温和清冷,反而十分恶劣,半夜劈柴,给花施肥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甚至还让自己沐浴更衣,总之是变了法的欺负自己
简玉珩,你这个死娘炮,绿毛乌龟
这个世界上辱骂本王能活着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本王的母亲,另外是本王的妻子,你是哪个?………我想当你妈行吗?……..

娇蛮王妃要出墙

《娇蛮王妃要出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我为何还要记得所谓的老地方
“简玉珩!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光棍!我一开始看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果然流着的血液一样,做事风格都是一样的!恶劣!混蛋!不是人!!”曲华裳咬牙切齿。
曲华裳一转眼来到王府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她真的就是与花作伴,与臭为舞啊!
当然,曲华裳在王府的一切自然会传进简子傲的耳朵里,当天下午,曲华裳就收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太监送来的书信。
信上写着今晚老地方见,曲华裳一脸懵逼,老地方是哪里啊?
“主子,刚才有一个男人过来给曲华裳送了书信,我就说她有问题,我现在就把她抓过来。”夜殃看着简玉珩皱眉说道。
闻言简玉珩微微摆手随即淡淡的说道:“你先等等,看看她有什么动作!”
夜殃一阵安静,一脸不开心的转移开目光,既然主子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做什么,不过!曲华裳!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死定了!
简玉珩看着书桌上的书籍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华裳坐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今天修剪花枝真的是累死了,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至于那个什么老地方,自己不知道也就没有办法去了。
睡到半夜的曲华裳被外面的打雷声吵醒,挠了挠自己有一些发痒的肚子转身想在继续睡的时候却被坐在凳子上的人吓了一跳。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看着坐起来的曲华裳。
“王爷!你干嘛呢?”曲华裳一头雾水的看着简玉珩,自己的心脏都要被他给吓停了,他半夜不睡觉跑自己这来想干嘛啊。
下意识的,曲华裳拉紧自己的衣裳,简玉珩看到她的动作没有太多的表情。
“看你睡的这么香甜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简玉珩看着曲华裳。
“忘记什么事情吗?”曲华裳微微一愣,抿起嘴巴,什么事情吗?好像没有啊!
“没有啊!”曲华裳看着简玉珩摇头道。
“真的没有吗?”简玉珩微微皱眉,他刚才看到了那封信,这个女人把信随便的丢弃在桌子上,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故意为之先不说,上面写着今晚老地方见,自己在这里坐半宿了,这个女人不止没有要出去的意思,甚至睡得十分香甜,恐怕有人过来偷她,她都不会知道。
“没有啊!”曲华裳一脸懵逼,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至于这货半夜不睡觉跑过来盯着自己瞅。
简玉珩眉头一皱,随即站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却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她,曲华裳挠了挠发痒的脸。
最后简玉珩什么都没有说的走出房间,曲华裳翻了一个白眼重新躺下,神经病啊!
清晨,曲华裳一脸幸福的打开窗户,不为别的,就为昨天晚上下雨自己今天不用浇花,简直就是幸福的要上天啊。
不经意低头,曲华裳被坐在地上的人吓了一跳,这不是夜殃那个小屁孩吗?这货坐在自己的窗根底下干什么呢?
“你干嘛呢?”曲华裳疑惑的看着夜殃。
闻言夜殃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她,曲华裳被他瞪的一头雾水,他干嘛这么看自己啊,自己又哪里惹他了?
“你干什么这么瞪我?!”
“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在睡觉?”
“晚上不睡觉我能干什么?跳舞?”曲华裳好笑的看着夜殃。
闻言夜殃气结一下就站起来,生气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什么?”曲华裳现在真的是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这主仆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自己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啊?
“曲华裳!你好样的!”夜殃生气的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曲华裳一头雾水,自己到底怎么了,自己就是睡了个觉啊!
曲华裳咬牙切齿的拿着铁锹翻土,这么大的花园居然就叫自己一个人翻土,真的是够了!
那么大一个王爷几个翻土的人请不起是不是?分明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沉浸在愤怒中的曲华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人靠近,直到刺鼻的毛巾捂住她的口鼻,她才反应过来,还没有来到及挣扎就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去曲华裳的脑子里浮现出好几个哔哔哔。
等曲华裳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正在一处茅草屋,虽然是茅草屋但是装修并不破旧,该有的都没缺。
“你醒了?”身后传来声音,曲华裳吓了一跳,扭过身子就看到简子傲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
“朕现在见你一面还真的是不容易啊!”简子傲语气里透着冷意。
曲华裳微微皱眉:“看起来并不是这样,你不是弄昏我把我弄出来了吗?”
“所以你就应该乖乖的自己过来省的朕自己动手了!”
“你连地点都没有写,我怎么过来?”
“朕不是说老地方了吗?”简子傲声音调高。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老地方在哪所以才过不来啊!!”曲华裳声音也猛的提高。
闻言简子傲瞳孔一收缩,起身凑近曲华裳。
曲华裳心里一个咯噔防备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简子傲冷冷的看着曲华裳:“曲华裳!你还真的是好样的,刚出去几天就说你忘记了我们的老地方!”
曲华裳微微皱眉,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好笑啊,既然心里没有曲华裳还在意人家记不记得什么老地方干什么。
“我有必要记得吗?”曲华裳嘲讽的看着简子傲。
“曲华裳!”简子傲气结,掐住曲华裳的后脖颈冷冷的瞪着她:“你现在还真的是有可以激怒朕的本事啊!!”
曲华裳吃痛的皱眉,却一声也不吭,只是倔强的瞪着他。
“曾经山盟海誓生死相随的人是你,曾经把这里说是我们秘密基地人也是你,现在你说没有必要记得!”
曲华裳冷笑一声,随即伸出手用力推开简子傲,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你就自己一个人活在过去吧,那个时候的曲华裳回不来了!”
说完曲华裳转身就要走。
“曲华裳!你没有忘记你答应朕的事情吧?”坐在地上的简子傲冷冷的看着曲华裳。
“你放心!我忘不了!毕竟你有人质在手!”曲华裳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一个大男人还是一国之君,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真够恶心的了。
闻言简子傲眼眸一闪随即站起来:“所以呢?这就是你这半个月给花施肥的理由!”
曲华裳眼眸一冷,果然!简子傲这个狗皇帝派人看着自己,这种感觉真的让人不爽。
“不然呢?”曲华裳转身看着简子傲露出一个笑容:“跟他睡?”
“什么?”简子傲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曲华裳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啊,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么能随便说出这种轻浮的话来。
“有什么好吃惊的?你后宫佳丽三千,夜夜笙歌的,干什么这么震惊,装什么纯洁啊??”曲华裳好笑的看着简子傲。
“你,”
“皇上!”门外传来莫离的声音,简子傲微微一顿,他知道简玉珩来了。
“总之!下次朕下次在叫你过来的时候你就要痛快过来,不然受苦的就是你的母亲!”简子傲语气和眼神透出威胁,曲华裳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转移开目光。
简子傲上前一步随即伸出手,曲华裳一惊向后退一步防备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简子傲看到曲华裳眼中的防备眼眸微闪随即皱眉说道:“你现在不能醒着,不然他会起疑。”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装晕就好了!”说着曲华裳躺回地上:“你休想借此机会打我!”
简子傲气结还想说什么,莫离的声音在次响起,导致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曲华裳睁开眼睛,这样不是更起疑心吗?被绑架了,绑架的人却没有在身边,想到这里曲华裳起身。
简玉珩和夜殃赶到茅草屋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
“不是说在这里吗?”简玉珩微微皱眉。
“眼线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啊!”夜殃也奇怪的皱起眉毛。
“你们怎么过来了?”曲华裳抱着一堆花一脸惊奇的看着两人,闻言两人转身。
“曲华裳!你在这里干什么?”夜殃恶意的瞪着她。
“我能干什么,我采花啊!”曲华裳说着还扬了扬怀里抱的花。
“你少骗人了,你说,你是不是过来见什么人!”夜殃瞪着曲华裳一副要咬她的样子。
“我见什么人?”曲华裳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你见什么人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夜殃瞪着曲华裳。
曲华裳气结,用花指着夜殃:“你这个臭小子,姐姐我忍你好久了,你为什么总是一副仇视我的样子,我是抢你老婆孩子了,还是怎么着你了?!”
夜殃一阵心虚,看了一眼简玉珩瞪着曲华裳说到:“曲华裳你少给我瞎说。”
“我怎么瞎说了??”
“你……”
“回去吧。”简玉珩淡淡的打断即将要争吵起来的两个人,转身就走。
见此曲华裳瞪了一眼夜殃赶紧跟了上去,夜殃气结,即使在不愿意也只能跟上去。

继续阅读《娇蛮王妃要出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