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鬼雕师小说完整版阅读,王哥洛九丘最新章节

小说:鬼雕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王哥

角色:王哥洛九丘

简介:一家不起眼的木刻店,一把刻刀,一只九龙锁,造就一身鬼雕之术
一手雕天下太平,一手刻富贵平安
黑色塑料袋里的胎儿,藏着蚯蚓的琥珀,佩戴白佛的老人,失去四肢的木童,还有充满腥味的地下室……
大学毕业的学生洛九丘为了给父亲挣钱治病,不惜以身犯险,揭露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事实……

鬼雕师

《鬼雕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漂浮的尸体
心里默念一声,我便是冲了过去,一把将镇魂木贴在了诗韵的头上。

紧接着,诗韵的额头开始冒出一阵黑烟,同时还伴随着一种十分恶心的味道,就像是腐烂的尸体一般令人作呕。

随着我的动作,诗韵也开始张牙舞爪,拼命的想要推开我,她的嘴巴长的好大,口中不断地往外散发着一种恶臭的气体,这种气体我很熟悉,是尸气。
这鬼东西想要靠着这种味道将我吓走,但是我岂能如她的愿。

我死死地按住诗韵的身体,另一只手开始朝着她那精致的脸上打了下去。

“小东西,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冤屈就讲出来,你这么折磨诗韵,本身就坏了因果,你就不怕自己魂飞魄散?”

随着我这一声大吼,诗韵突然不再挣扎,紧接着她便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力量奇大,以至于我丝毫不得动弹。

而此时房间的灯也开始一闪一闪,诗韵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乌黑,牙齿上开始出现一些黑色的液体,浑身上下也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层湿乎乎的粘液。
那种粘液顺着我的手开始往上蔓延,一直到了我的脖子上。
在这些粘液遇到了我脖子上的九龙锁时突然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开始蒸发,而他们接触的地方更是变得滚烫。

我咬着牙,强忍着这种疼痛没有发出声来,手中的镇魂木也抓得更紧。
静心咒一遍一遍的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不断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迷失在这种痛觉之中。

可能是感觉到了我并没有中了他的计,诗韵突然变了脸色,眼睛瞪得好大,一脸的愤怒,死死地盯着我,她不断地嘶吼震得玻璃都开始不断地摇晃。

这时,房顶的灯突然炸裂,紧接着那凄厉的喊叫声戛然而止,诗韵脸上的愤怒,转而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

“因果?
因果?
你帮她不也是夺了因果么?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诗韵说话的时候声音十分的尖锐,就像是狮子在玻璃上划过一般,令人挠耳朵。
随着话音一落,诗韵双眼朝上一翻,脑袋一歪,便是失去了意识。

几分钟后,诗韵这才醒了过来,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疼得龇牙咧嘴:“九丘,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我知道,这不是梦!
你刚才是中邪了!”

我坐在床边皱着眉头,默默地盯着诗韵,此时她的脸已经微微肿了起来,这是被我打得。
额头上还有一块儿红色的痕迹,像是烫伤,这是镇魂木的作用。

我说:“你怎么把我给你的手串给摘了?”

诗韵略带歉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睡觉前感觉自己的手腕有些沉重,所以……”

“这个手串是用来保护你的,不管发生什么你也不能把它给摘下来,如果下次在发生这种事情,估计就连我也救不了你了!”
我叹了口气,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想要重新睡觉,但是却丝毫没有睡意。

几分钟后我感觉自己的被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睁开眼睛,此时诗韵背对着我躺着。

“你这是干什么?”
我惊讶地看着诗韵。

“我害怕,你能不能抱抱我!”
诗韵红着脸,不敢看我的眼睛。

原本想要拒绝,但是看着诗韵这副娇小的模样我却丝毫忍不下心来。

说到底,我还是一个男人,做不到柳下惠那样美女坐怀心不乱,几秒之后我便是把手揽了过去。
诗韵趴在我的胸口,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我的心跳也开始逐渐地加快。
由于离的很近,诗韵也感受到了我的异常,便是抬起头来。

“九丘,你这心跳是怎么回事儿?”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事,还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没有恢复过来!”

当然,这只是借口。

第二天一早,我和诗韵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洗把脸迷迷糊糊的走出去,却发现宾馆的门口挤满了人。
这些都是昨晚在这里的住客,一个个的顶着黑眼圈,吵闹着要求退钱。

自习一听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个住客都听到了昨晚那诡异的哭声,从那之后,整整一晚,再也没人能够睡下去,这天一亮大家便是冲了出来。

我和诗韵相互对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押金也没来得及退,直接溜了出去。

整整一个上午,我和诗韵都是在大街上溜达,临近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便是遇到了一个人。

“前面的是诗韵么?”
一个颤抖的声音在我们的身后想了起来。

回过头去,只看到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此时正在几米外看着我们。

“你是?”
我把诗韵拦在身后,眯着眼睛看着这个人。

“我是小白的父亲啊,我可算是找到你们了!”
男人摘下口罩,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很明显他并不是来找诗韵的。

“大师,我这次来是找你们帮忙的,你们跟我回去吧!
我们村出事儿了!”

白父一边说话一边拉着我往旁边走,而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还有一个熟人,就是当初带我们去白家的李大哥。

“老白,这就是你说的大师?”
李大哥看着我一脸的疑惑。

上了李大哥的电蹦子,我们便是一同往村子里走去,在路上我问白父和李大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两个人都是闭口不提,说是到了村子里自然就明白了!

进了村子以后,李大哥并没有直接带着我们往白家去,反而是绕了几条土路,到了一座小山包的后面。
此时后山已经围满了人,还有几辆黑色的轿车在不远处停着,十几名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围着一个嚎啕大哭的中年人。

听李大哥介绍,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之前那个在村子里投资建厂的老板姓张,他们之所以围在这里那是一位这里淹死了一个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正是他的小儿子!

我问李大哥,这人有没有捞起来。

他摇了摇头,说是人们一开始是准备捞的,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也捞不上来。

我听到之后赶紧跳下电蹦子,拉着诗韵朝着河边走了过去,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只见一具已经被泡的浮肿的尸体,正在河中间漂着,在他的旁边还有几个水涡托着他打转,也不肯沉下去,也不肯离开。

有几个老人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叹气,说这是因为死者生前有愿未了,留恋人世。
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不是他不愿走,是有东西不让他走!

回过头去,此时白父已经走到白母的身边陪着她去了,白母此时的表情依旧是阴沉,印堂上的黑印更是重了几分。

“李大哥,这人是什么时候死的?”

“就是今天,昨天下午我们还有人去后山扔垃圾来着,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人,而今天早上就突然听到有人喊了起来,大家跟出去之后这才知道出了事儿!”
李大哥看着那具尸体皱着眉头说道。

“那你们报警没?”

“报警了,估计一会儿派出所就会带人过来了!”

我点了点头,看看诗韵,再看看白家父母,最后看一眼那具尸体,不由得摇了摇头。

随处看上两眼,发现旁边有一块儿干燥的土块儿,便是顺手把它捡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一把刻刀,刻上几笔,雕出一个如意的形状。

继续阅读《鬼雕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