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朱游宋怀义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寒门小郎君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狗尾巴狼

角色:朱游宋怀义

简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写得文章,遇事不慌
小小寒门,也有娇娘,搞搞发明,赚点银两
老男人朱游成了个破落小书生,这混账居然守着个美娇娘四年都没碰!绝对不行!咱们第一夜就要圆房

寒门小郎君

《寒门小郎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9章:价格战
  早市口。
  七十文一斤的招牌挂上。
  市集买油的百姓有些的看不透了。
  大豆油可没有这么低价的时候。
  家境比较吃紧的人家有些心动了。
  先前刚买了的人就后悔了,闹着要卖油的给个说法。
  但谁买卖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算刚买的吃亏了,别人不给说法也没有办法。
  宋怀义看着对面的大崔油行,大有老子就陪你玩儿的态势。
  伙计们也很解气。
  油行的这些人,占了他们的摊位不说,还用价格恶心他们。
  人都争一口气,大家不觉得降价有什么问题。
  崔大兴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指着宋怀义道:“乡巴佬,你们是铁了心要玩儿下去是吧?”
  宋怀义反问:“你不给我们活路,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好!”
崔大兴冷笑一声,“我大崔油行混了这么些年,还没怕过谁!
不就是降价吗!
你降咱们也降!”
  崔大兴回到自己这边,几下吩咐,很快把自家大豆油的油价压到了六十九文钱一斤。
  “娘的!
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
  朱游在一旁愤愤道。
  宋怀义看着对面,崔大兴正对着他竖中指呢!
  宋怀义气得直吹胡子。
  两家都在压价,但大崔油行的大豆油成色更好,只要压一文钱,客人都要去他家买油。
  黄金油对面是没有,但这种金贵货又不是人人买得起的。
  要走量还得靠大豆油。
  “东家,咱们要不要继续降价?
这么下去,咱们的一千斤油别说卖光,就是卖掉三成都很难。”
  一个伙计凑上来问。
  宋怀义回头看了看,很是愁苦。
  他带着一千斤油来县里,想着前几日的火爆,不出半天就能把一千斤油卖光。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大崔油行,一番折腾,过去了两个时辰,才卖出一百斤出头。
  囤油可是赌上了他的所有积蓄。
  如果卖不出去,手头就没钱。
  乡下的商人也有时代局限性,当然不懂现金流的重要。
  现在一想,觉得有些骑虎难下。
  手下十几个兄弟的工钱怎么发?
  家里的用度开支怎么办?
  这时候,宋怀义有了一丝犹豫,感觉自己这次囤油是不是冲动了?
  六十五文的成本,卖七十文……  已经是没得赚了。
  继续降价?
  作为生意人,理性告诉宋怀义不是个明智之选。
  宋怀义摇摇头:“先看看再说。”
  伙计们一听各个都有些郁闷,但又不敢多嘴,毕竟所有的成本都是宋怀义的。
  朱游又窜了出来,一副恨天恨地恨死人不偿命的样子,气得直跺脚。
  “宋老板,你这都能忍!
说咱们是乡巴佬就算了,现在是骑在咱们头上拉shi呢!
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了!
咱们怕他作甚?
男子汉大丈夫,人死鸟朝天!
他不让咱们活,咱们也不让他们活!”
  朱游一番话,直接把伙计们点燃了。
  “就是!
人死鸟朝天!
东家,咱们就降价,看他们还玩不玩?”
  宋怀义胸口起伏不定,看着崔大兴那不屑的眼神,只觉喉咙在冒烟。
  今儿个真是要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降价就降价!
马上改价,大豆油六十五文一斤。”
  六十五文一斤。
  已是成本价了。
  宋怀义被手下的伙计架着,不想弱了气势。
  但心里任就有些犹豫。
  而降价趋势没有因此停止。
  对面的大崔油行又降到了六十四文。
  这是恶性竞争!
  宋怀义是看出来,对方是想把自己撵出三水县。
  先前的问题再次摆在宋怀义面前。
  价格还降不降?
  继续降价就要亏本了!
  不降价,剩下的一千多斤油卖不出去。
  宋怀义面临的将是血本无归。
  宋怀义把希望寄托在了朱游身上。
  黄金油是朱游研究出来的。
  卖油的活动是朱游策划的。
  囤油的方针是朱游制定的。
  现在生意出现困难,宋怀义对朱游多有不满。
  “都是你的注意,叫我囤油,现在可好?
油根本卖不出去!”
  “宋老板,这能怪在我头上?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大崔油行,摆明了跟咱们过不去,我也很无奈。”
  “哎!”
宋怀义重重地叹了口气,知道这事儿跟朱游没关系。
  人家非要使坏,谁能预知这事儿?
  幸好黄金油是独一家,利润丰厚,给宋怀义留了一条后路。
  即便一斤大豆油卖不出,只要把黄金油给卖了,也不至于白忙活一场。
  “事已至此,你可有什么应对之法?”
  “先前都已经降价了,咱们不能输了气势,既要降价,咱们就跟着降。”
  “还降价?
咱们不是要亏本卖油了?”
  “放心,这会儿不管降多少,谁家的油都卖不出去。”
  宋怀义觉得奇怪:“降多少都卖不出去?”
  “因为油价变动过于频繁,买油的人会从旁观望,没有人会选择这时候下手。
大家都在想油价会继续下跌,只有等到油价稳定的时候,才会有人大批购入。”
  宋怀义若有所思,看着周围的百姓。
  如朱游所言,即便现在的油价已经跌到了史无前例的点上,依旧是没有多少人来买。
  不管是他们家的油还是大崔油行的油,其实买的人不多。
  先前火爆买油的人,现在反倒冷静了。
  大家都在等,大家都在盘算,谁也不知道最后油价会在什么价位稳定下来。
  两家的大豆油都卖不出去,宋怀义倒也不是特别心慌。
  他们这边还有黄金油作为杀手锏,免费试吃活动正式开始。
  很多人关心的不是什么油价多少,他们只想尝一口黄金油的口味。
  今天朱游做了准备,叫着伙计先堆砌了一个小灶台,就在县民的注视下,拴上围裙,拿起锅铲,有模有样地开始生火炒菜。
  一个大男人当街炒菜,穿着围裙,关键看他的衣着还像个书生。
  这样的场景少不了一些指指点点。
  朱游全然不顾,认真地炒菜。
  一个三十岁的单身老男人,自当有一手好厨艺的。
  等到一盘简单的炒青菜端上来,远远就能闻到清雅的油香,这是属于黄金油的味道。
  几个县民忍不住就要上来试吃,朱游也正准备分给众人品尝。
  上次的玉面书生出现在了朱游面前,冷笑着扫了一眼朱游面前的青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大好男儿身,居然围着灶台转?”
  “又是那个小白脸……”朱游见之,心头阵阵嘀咕,“不会是来捣乱的吧?”
  正想着,从玉面书生后面走出几个学生打扮的人,看到朱游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
  “哈哈哈……快来看呐!
这……这不是朱游吗?”
  “朱游!
真的是你!
得罪谁不好,居然得罪林家的公子。
忘了自己怎么被学院除名的吗?”
  “哈哈哈,被学院除名,居然……居然混成厨子了?”
  “厨子?
朱游当厨子了?
天呐,可把咱们书院的脸都丢尽了!”
  “先生,先生……您快来瞧瞧,朱游当街炒菜,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继续阅读《寒门小郎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