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小说《超品驸马爷》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超品驸马爷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迪拜银行

角色:李默梁武帝

简介:大学生李默,重生到国公府的第一天,就被公主休了,身为梁国第一个被休的驸马,看他如何凭借一己之力,在朝堂翻云覆雨,边疆戎马,重复大梁盛世

超品驸马爷

《超品驸马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少爷,老奴是真没想到,这次咱们还能有惊无险,满载而归啊!”
  大街上,老管家鞭策着满载纹银箱子的马车,喜笑颜开的对李默说道。
  李默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穗儿,就坐在车帮之上,感觉吹来的风都是那么的轻柔,舒爽。
  “就是啊,咱们世子殿下,这回可是给咱们国公府露大脸了!”
旁边跟着跑的小厮也说道。
  这些家奴们,无不对这位世子殿下崇敬非常。
  李默一下子跳下马车,对马车下的家奴小厮道:“让你们都跟着我受惊了,来,你俩也上车吧。”
  “这,小的们可不敢啊。”
小厮吓得连忙摆手。
  “让你上,你就上。”
  李默指着街边道:“这马拉着银子太沉了,到前边钱庄,换成银票。”
  ……  醉花楼。
  大梁京城最大的青楼。
  今日,大街之上人声鼎沸,青楼琼宇客人络绎不绝。
  京城内,不少的世绅豪门的公子哥,全都闻声赶来汇聚于此。
  青漆大门外,张灯结彩,可谓是门庭若市。
  李默走到了醉花楼的门口,就听到那些没有挤进去的纨绔子弟们,纷纷交头接耳道:  “听说了吗,这醉花楼的花魁,可是来自西域的红发碧眼,绝色佳人,不仅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诗词歌赋、博古通今,还吹得一手好箫啊!”
  “我听说,光是进去的话,就要花上一千两银子的敲门砖,还要对上绝对,才仅仅能一睹绝世芳容!”
  “别说对对子,就这一千两,也把我拒之门外了,咱们就只能在外面看看了……”  李默微微一笑,背负双手迈步而进。
  “哎,你怎么不排队啊!”
  这时,就有人拽着他说道。
  李默看向那人,笑着说道:“我进去,还用排队吗?”
  “你为何就不排队啊?”
  李默笑道:“我让大家白白的一睹绝世芳容,你们难道还不满意吗?”
  “你?”
那名公子哥诧异道。
  这时,在场就有人说道:“他就是靖国公的世子,陶乐公主的驸马,刚刚被公主休了,他就过来寻花问柳了。”
  “哦,原来是世子啊!”
  “世子也不多个脑袋啊,咱们都是排队进来的……”  李默根本没有理他们,而是大摇大摆的一边走,一边念出了青楼门前的对联:“夜来风雨,落花知多少。
  卷上珠帘,春光总不如。
 ”  这时,门口的龟公,拦住了李默道:“这位公子,咱们进去可是要交银子的。”
  “好说。”
  李默掏出了一千两银子的银票,说:“这个,够了吗?”
  “够了,呵呵,够了。
公子请进。”
龟公接过银票,喜笑颜开道。
  “哎,少爷!
少爷!”
  这时,后面的管家赶上来,“你去这种地方,老爷那,老奴不好交代啊!”
  李默笑了笑,又拿出一张银票出来,“带上他们几个去吃顿好的。”
  “本世子要去见花魁了!”
  “哎,少爷,少爷……”  醉花楼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李默走进大厅,就见一个两米高的朱漆方台,背后是牡丹花围屏。
  此时,不少已经花钱进来的世绅豪门、纨绔公子,早围在了高台边,对着那副大红纱上的上联,望而兴叹。
  “陈公子,你博学多才,这下联你来对吧!”
  “岂敢,岂敢。
还是你吴学究,才高八斗,卓尔不群,还得是你来。”
  “不不不,王翰林一向出口成章,还是让王翰林来吧……”  台下这些人,都在相互推辞,实则是谁都对不出下联。
  而此时,李默走到人群当中,高声念出了上联:  “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暮暮朝朝,黑夜尽头方见日。”
  “此联简单!”
  一句话,引得在场所有人,全都看向了他。
  “喂,你怎么大言不惭啊!”
  “是啊,这对子这么难,你竟然说简单!”
  “既然简单,那你就来对!”
  台上浓妆艳抹的老鸨子,一听到李默的话,也看向台下,笑道:  “这位公子,若是能够对出下联,便能一睹我们花魁——凌玉儿的芳容!”
  李默轻轻点头道:“好,今日,我便要一睹芳容。”
  “且听我下联: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一句话,令得在场之人,无不惊诧。
  老鸨子也是一脸的震惊。
  “好对!”
  “是好对啊!”
  “他对出来了!”
  老鸨子赶紧说道:“公子请稍后,带我询问一下我们花魁姑娘。”
  “妈妈,不必了。”
  这时,一声莺莺细语传来。
  在场众人闻之,无不骨酥筋软。
  “这声音,太好听了!”
  “是啊,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至极!”
  “一听这声音,就必定是绝色美人!”
  只见,寻着声音落处,一位薄纱罩住下半边脸的绝色美人,缓缓走出帷幕。
  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那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而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在场之人,无不赞道:  “这真是不可多得的倾城女子!
!”
  “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美人啊!”
  ……  “公子请上台。”
  老鸨子自豪的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醉花楼的花魁——凌玉儿!”
  此时,凌玉儿对李默作了揖道:“适才,公子所对下联,实乃佳对。”
  “不知,公子可否再与我对诗一首?”
  李默上台后,笑了笑,道:“愿意与姑娘,再对一首。”
  此时间,台下的人都激动非常,各个都是对李默无限的羡慕和嫉妒。
  但,也正亏了李默,才让他们能够一睹这凌玉儿的绝世芳容。
  凌玉儿莺声道:“歌舞一支倾玉斗,痴海聆听,杯中醉胆几多狂,恰似清明雨上。”
  说完,凌玉儿轻笑一下,道:“公子,请。”
 

继续阅读《超品驸马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