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萌宝的天价俏妈咪安静汤小姐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萌宝的天价俏妈咪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安静

角色:安静汤小姐

简介:传闻某总裁不近女色,却偏有五岁儿子吵着要妈咪,所有女人前仆后继屡遭嫌弃
“腿太粗,胸太小,腰不够细!”,萌宝指指点点摇头晃脑
众女幽怨:这是要找妈咪还是老婆?!
某男满意点头:不愧是他儿子,挡了不少烂桃花
直到某天,萌宝拉着个美人来到他面前:这女人我看上了!你不娶的话我就娶了!
男人冷漠一笑,这女人好大的胆子,想欺骗他儿子攀附豪门?
很好!男人干脆利落支票加契约甩女人一脸:做我女…

萌宝的天价俏妈咪

《萌宝的天价俏妈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谁那啥了谁

  今天是纪氏成立二十五周年庆祝酒会,作为纪氏现任总裁纪叡的秘书乐彤,一直尽职尽责地在纪大总裁左右相陪着。

  乐彤眼尖地发现,纪大总裁在台上发言过后,心情似是很不错,平时总是绷着的一张脸,现在稍微放松了一些,眼角微扬,略略带了点春色。

  总裁的心情不错,乐彤的心情,自然也变得不错。

  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

  她今天的运气似乎有点背,先是被几个平时总爱打电话来刺探纪大总裁行踪、爱好、甚至生辰八字的女高管公报私仇,被她们围剿着喝了不少酒,然后,原本还算绅士的总裁,不知为何,今天非拉着她,让她帮他挡酒护驾。

  乐彤端着酒暗暗瞥一眼即使置身如此热闹气氛却仍带着寒气的总裁,心道,尼玛总裁了不起吗?!怎么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啊?!

  心里这样骂,却还是得装作小绵羊状低眉顺目地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越喝越难以下咽的酒。

  唉……好吧,这人确是了不起,毕竟,他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而自己,不过是一枚任劳任怨的苦命小秘书罢了!

  唉!乐彤又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胳膊尚且掰不过大腿,更何况,自己跟纪大总裁比,怕是连根小拇指都算不上!

  乐彤小秘书跟在纪叡身边,开始是暗地抱怨连连,到后来,明白抱怨也没有用,于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凡是来给纪大总裁敬酒的,她都索性豪气地接了过来,跟人杯子一碰,头一仰,“咕噜”一下便把一杯酒喝光!

  喝到有点晕乎乎的时候,乐彤仰起头喝酒那刹那,脑子里有个糙汉疯狂地扯着破喉咙嘶吼,“……喝了咱的酒,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一人敢走青刹口,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

  于是,乐彤女汉子在这欢快奔放的节奏中完全刹不住车,一路狂奔,到最后,终于华丽丽地醉倒在冷面总裁的怀里!

  她这一晚的最后记忆,是她倒在像铁板般硬的物体上,她似乎还撒娇似的握起拳头在那硬梆梆却有些暖意的物体上捶了几下,嘴里骂道:“尼玛这什么破床……好硬……硌死我了……”

  然后,她的记忆,华丽丽地拉灯落幕变成一片无边的黑暗……

  翌日,乐彤茫然地睁开眼,抬手盖住刺眼的光线。

  “醒了?”

  熟悉的嗓音,钻进乐彤的耳朵,跟平时的冷冽不同,今天这嗓音,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玩味。

  乐彤的脑袋有些晕有些痛,人,还处在半迷糊状态。

  她微微侧过头,看见平时西装革履的男人随意地坐窗台上。上半身,跟平时一样,穿着白衬衣,却是衣扣尽开,露出麦色结实的胸膛,下半身,穿着黑西裤,一腿曲着支在窗台,一腿,随意地垂在地板上,赤着脚……

  “总裁!”

  乐彤吃了一惊,自己怎么会和纪大总裁共处一室,而且,自己那清脆的嗓音,怎么变成了破铜锣一般的嗓音?

  乐彤皱皱眉,双手撑着坐了起来,“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话还没得到答案,意外地觉得身前凉嗖嗖的,低头一看。

  “啊!!”

  乐彤的手,迅速把滑落到腰间的被子拽了上来,挡住,自己洁白、不着寸缕的身子。

  乐彤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由上至下,都像被车子碾过一般的酸痛,低头细看,身子上,居然,多了许多可疑的红斑!

  “总裁,我这是?”

  乐彤看着那个平时冷冽到要死,此时却性感得要命的纪叡,希望,他能告诉自己,她不过是被车碾了,或者,是在发梦。

  “你把我压了!”

  纪叡淡淡地说了句,霍地站起来,挺拔的身躯把窗口的光挡了不少,英俊的五官,隐在阴影中,脸上的表情,更是看不清。

  “诶?!”

  乐彤的脑子依旧不太灵光,她,把他压了?

  凭什么?

  她可是个女的啊!

  就算她不是资深腐女,也是知道,压,是指小攻那个啥了小受。凭她?怎么压他?想到这,乐彤的脸微微有些红了。

  “诶什么?不是你一个花痴女秘书把我堂堂一个总裁压了,难道还是我堂堂一个总裁把你一个穷酸女秘书给压了?”

  纪叡说着,倾身过来,一手撑着床沿,一手,挑起她下巴,微绿的、像狼一样的眸子狠狠地打量着她。

  “可能么?值么?”

  纪叡手一甩,甩开乐彤的下巴。

  直起身,认真地用另一只手弹了弹刚才挑起乐彤下巴的那两根手指,仿佛,上面沾了许多让他讨厌的细菌尘埃。

  乐彤拧起眉,怔怔地看着他。

  纪叡在手指上吹了两下,然后,微微侧着头,垂眼,优雅地把衬衣的扣子从下至上一颗颗地扣上。

  乐彤发现,平时苛刻冷冽的总裁,居然有着比女孩还要长且浓黑的睫毛。

  纪叡曲起手臂把袖口的扣子扣上,视线,对上乐彤惊讶的眸光。

  “忘了!”

  冰冰的眸光迅速掠过她的脸,无论语气还是目光,都不带一丝温度。

  “诶?”

  纪叡不再看她,长手一伸,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扯过去,转身,快步朝房门走过去,转眼,门便在他身后阖上。

  乐彤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说,要她忘了昨晚的事?

  乐彤的记忆慢慢回笼,昨晚,是公司周年庆酒会,她一个苦命小秘书,被纪大总裁拿来当挡箭牌,最后,号称千杯不醉的她,华丽丽地喝趴了!

  之后,她的记忆便在碰到那块硬梆梆的物体后戛然而止!难道说,那硬梆梆钢板一般的物体,其实,是纪大总裁广阔且包容的胸膛?!

  乐彤搂着被子坐在床上绞尽脑汁回忆了好一会儿,终于,有点相信纪大总裁的话:大概,也许,可能,真是自己把纪大总裁压了也不一定!

  她这大半年来装小绵羊装得多了,平时见着英俊潇洒多金的纪大总裁,总是摆出目不斜视脸容淡漠的样子。

  其实,就算她表面如绵羊般软哒哒,内心却实实在在是个爱看帅哥爱毒舌那些花痴名媛的八卦小秘书一枚!

  所谓物极必反,她那真本性被压抑得太久,昨晚被酒精解了封印,女汉子的真性情得到最大限度的解放,豪放起来会把纪大总裁那样看着禁欲的高领之花(呃,或者该说草?)给压了也不足为怪!

继续阅读《萌宝的天价俏妈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