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楚南柳小岩小说《封魂》全文阅读

小说:封魂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楚南

角色:楚南柳小岩

简介:我极阴命格,天生命簿,从小睡的是口纸棺,乃镇魂棺

封魂

《封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把它等来了
柳瞎子本领奇强,爷爷是非常清楚的,他不相信会出现这等意外,等我将盘龙山发生的事,前后都讲了遍,顿时让爷爷倒吸口冷气。
他料想不到,盘山龙里的厉鬼会这般凶狠。
“这时候还没回来,会不会真的回不来了?”
此刻我一脸的担忧,要是柳瞎子为了我,把老命都搭了进去,我会愧疚一辈子。
“爷爷你快打他的电话试试。
”我焦急说道。
爷爷掏出手机,顿时就打了过去,但是电话提示正忙,请稍后再拔。
又打两次,结果仍旧打不通。
“他肯定还在山里。
”爷爷微皱眉头这样说。
因为只有在山里,信号不好才打不通。
“这该怎么办?”我焦急起来。
“你别担心。

爷爷说柳瞎子的命比蟑螂还硬,对付不了盘龙山里的厉鬼,但自保绝对没问题。
他们俩交往了一辈子,柳瞎子的本事有多大,爷爷非常清楚。
说得这么肯定,我也就松了口气。
希望他真没事,能够平安归来,而且没柳瞎子,今晚想找个鬼媳妇也没指望,到时候清袍女鬼必然会来索命。
“但他双目失明,行动不便啊。
”我担忧道。
“他车都能开,还怕下不了山?”
爷爷撇撇嘴道:“我去村口等,楚南你别乱跑,等我们回来。

“嗯。

我点点头,同样来到了外面。
戏台就搭在门口旁边,已经布置好。
在戏台前面,还摆着四张桌椅,桌子上放着有几样果盘。
没看到其他村民,爷爷早打过招呼,神戏活人不能看,也就没村民敢来看热闹。
但还是有大胆的村民,躲在家里站在窗户口朝这边张望。
戏台旁边坐着对中年男女,穿着戏服正在画妆,脸上已经涂得花花绿绿。
而他们俩,就是柳瞎子请来唱戏的。
男的叫杨小方,女的叫倩倩,跟柳瞎子常年合作。
走过去,他们俩打量我眼,倩倩微笑道:“你就是楚南吧?长得挺俊秀,可惜命格不好,天生命簿活不长。

这话够毒,还笑眯眯说我活不长,她这是幸灾乐祸嘲讽人啊?
黑着张脸,对这女人顿时没了好印象。
“别给我瞎说。

杨小方没好气瞪眼,然后说道:“有柳瞎子在,恶鬼缠身也不怕。

“现在柳瞎子都自身难保啊。

倩倩拿眼睛横我,“你没听他孙爷俩说嘛,柳瞎子被鬼拖走,能否活着回来都难说,为了某些人,老命都可能丢在盘龙山了。

说到这里,她拿起镜子照了照,一脸的自恋神态。
但我也没看出来,她有多漂亮。
然后她又埋怨道:“柳瞎子要是死在盘龙山,我这妆折腾了半天就白画了。

我草。
听着就让我瞬间火大,没想到这女人的嘴,贱到了这种程度。
张嘴闭嘴就诅咒柳瞎子死?
他们跟柳瞎子,可是常年打交道的,就不能盼点好嘛?
说实话,真想拿起家里的钳子,放进煤炭里给烧得通红,然后塞进这女人嘴里。
“你给我闭嘴,能不能拣好听的说?”
杨小方没好气道:“我们的生意,大部分是柳瞎子介绍的,要是他死了,我们能有啥好处,你脑袋被门夹了啊?”
说到这里,杨小方才尴尬对我说道:“楚南别生气,你倩姐就这臭脾气,别往心里去。

虽然我才十七岁,但已经看透这两人。
一丘之貉的货色。
柳瞎子交往的人,真有些眼瞎啊。
但是也不好摆脸色,毕竟还要指望他们俩唱神戏,我说了声没事,转身就要离开。
杨小方翻箱倒柜,拿出身衣服,叫住我道:“楚南你先准备,把这身衣袍穿上。

我拿起来打量,发现是身喜袍,但款式仿古。
孤疑打量眼,杨小方就说道:“你今晚结冥婚,是要穿上这身衣袍的。

“别高兴太早,能否用得着还难说。

倩倩在旁边插嘴,看着我冷嘲热讽,没有半点人情味,把我的怒火都给点燃了,真想将这女人摁在地面暴打一顿。
“柳爷爷命硬,他会活着回来的。

丢下这句话,我拿起喜袍,转身就走,倩倩看着我哈哈笑道:“还真生气了啊,看你长得俊秀,倩姐就是想逗你两句,不要当真啊,我没有那么坏。

这种事也能随便说笑?
对她很无语,我都不知道说啥好。
转身来到屋里,我蹲在门口等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逐渐黑了下来。
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六点半。
等到了七点钟,就要唱神戏,让盘龙山里的女鬼来看戏,也是我挑鬼媳妇的时辰。
但是都这时候了,柳瞎子还没回来。
而杨小方和倩倩,他们脸上的妆也早都画好了。
就在我们等得焦急不安时,杨小方激动道:“楚南你爷爷回来了。

在夜色中,爷爷紧皱眉头,迈着沉重步子走来。
但是他身后空荡荡,没有任何人。
就我爷爷回来了。
来到我们面前,爷爷愁眉苦脸叹道:“没等到柳瞎子,看来他真栽在盘龙山了。

闻听此言,就让我脑海轰鸣,心里都是哀伤。
柳瞎子死在盘龙山了。
而且还是为了帮我对付盘龙山里的清袍女鬼而死。
特么我真是扫帚星。
自己极阴命格,天生招邪,还把柳瞎子给连累了。
“孩子这就是你的命。

爷爷看着我苦笑道:“柳瞎子死了,就没人能保住你的小命了,今晚能否躲过这劫,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眼杨小方和倩倩,“辛苦两位了,你们回去吧,这神戏唱不了,但是钱别退,就当是辛苦费。

“龟爷这怎么好意思?”杨小方有些尴尬。
我爷爷背有些驼,矮瘦矮瘦,笑起来眼珠都只剩下一条线,看起来就像只老乌龟,所以村里村外,别人都喊他龟爷。
“谁说唱不了?”
一道洪亮的声音,此刻在门外响起,没好气说道:“我瞎子还没死呢。

闻声望去,门口已经站了个人。
竟然就是拄着拐杖的柳瞎子。
他衣衫破烂,都是尘土,胳膊和腿有好几处地方擦破了皮,但是却活着回来了。
我们看着愣了愣,旋即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被盘龙山里的厉鬼拖走,还能安然无恙活着回来,柳瞎子果然本事了得啊。
连忙走过去,我把柳瞎子扶进来休息。
边满脸激动神色说道:“柳爷爷你吓死我了,以为你真的回不来了。

“让你们担心了。

柳瞎子笑道:“盘龙山里的东西虽然凶,但还收不了我瞎子的命。

“就知道你不会有事。
”爷爷也开怀而笑。
让柳瞎子休息好,已经接近七点。
没有耽搁,我穿好喜袍,大家都来到外面,便忙碌起来。
杨小方和倩倩登上戏台,已经做好唱戏的准备,柳瞎子吩咐爷爷,每桌点上一根红蜡烛,还洒了满地的纸钱。
而我坐在戏台下,在最前排的一张椅子。
“楚南你做好准备。

柳瞎子交待我,“他们开唱后,山里的女鬼马上就会指引过来,会坐在这些椅子上看戏,而你去给我挑个阴气最重的,来给你做媳妇。

听到这话,我就感到头皮发麻。
还要挑个阴气最重的,要不要这么刺激?特么就不担心,我两眼一翻活活吓死过去?
但是这鬼媳妇必须得挑。
只有找个鬼媳妇做靠山,我才能保住小命,不会被清袍女鬼给害死。
“孩子别害怕,我们就在戏台外守着的。
”爷爷安慰。
“龟爷得了,楚南又不是个孩子。

柳瞎子没好气道:“他招邪那么厉害,从小见的鬼还少嘛?”
他们退了出去,在戏台外站着。
而这时候,戏台上的杨小方和倩倩,他们俩就唱起了神戏。
“相公…呜呼呼……”
戏台上的倩倩,含情脉脉看着杨小方,突兀声音无比尖锐大喊,一声相公过后,就嚎淘大哭起来。
仿佛死了爹死了娘,哭得伤心欲绝,泪如雨下。
看到这幕,就让我一脸懵逼。
这就是神戏?
日他娘的仙人板板,这简直就像有人过逝,跟哭丧没啥区别啊。
而且效果极佳。
戏台上面摆着有音箱,放着哀伤的曲调配合着,那倩倩的哭声在音箱里响起,声音之大,在回肠荡气,哪怕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何况现在是晚上,周遭一片漆黑,门口摆着的桌椅,就我孤零零坐着啊。
让我听着这鬼哭狼嚎的神戏,看着桌面上的红蜡烛,还有洒在地面的纸钱,顿时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紧绷着心神,浑身都控制不住在哆嗦。
哪怕见鬼多次,仍旧很害怕。
因为它们要来了。
我甚至不敢看旁边的椅子,惶恐山里的鬼就坐在我旁边。
草。
思念转碾间,突然对自己懊恼起来。
怕个屁啊?
我天生极阴命格,就是招邪的命,就像柳瞎子说的,我见的鬼还少嘛?
虎腰一震,狗胆便来,心里恐惧减弱好几分。
还张望四周,椅子都是空的。
这是它们还没来。
但是等了片刻,都过去半时辰了,发现还没有来,而戏台上的杨小方和倩倩,喉咙都要哭丝哑了,而且他们俩还是换着来的。
我爷爷站在戏台外,就焦急问柳瞎子,“怎么还没来?”
“龟老头别急啊。

柳瞎子张望眼盘龙山方向,便说道:“可能路途有些远,我们再再等等。

“叫龟爷。

爷爷吹胡子瞪眼,“别没大没小。

“要是大半个晚上都不来咋办?”
戏台上的倩倩黑着张脸,“为了赚这点钱,那我们俩不得哭死去?”
“两位辛苦了。

爷爷连忙道:“加钱,我给你们开双倍的钱。

倩倩他们俩,这才心里乐意。
继续鬼哭狼嚎起来。
但是又等了半小时,哭得杨小方和倩倩都要大发雷霆了,山里的女鬼仍旧没来。
哪怕柳瞎子都不淡定了。
而我更加焦急啊。
盘龙山里的鬼,特么究竟是咋回事啊?
我和柳瞎子去请它们,都答应了的,现在别说人家闺女,就是寡妇都没看到一个。
难道我长得不够帅,那群女鬼看不上眼?
我靠。
虽然生活在大山里,没啥见识,但是我这张脸,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帅好不好?
而且不用画妆,妥妥天然的。
那它们咋都不来?
我大声问柳瞎子,就见他紧皱着眉头,神色凝重道:“你招惹的清袍女鬼,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凶,将山里头的其他鬼给拦住了,让它们下不了山。

“它们下不了山?”
爷爷圆瞪着双眼,焦急如焚道:“瞎子,那我这龟孙子,是没得救的节奏啊?”
就在此刻,柳瞎子激动说道:“它们来了。

这话刚落音,就见桌面燃着的红蜡烛,突然变成了绿色,洒在地面的纸钱,都离地飘了起来。
顿时间,这方天地变得凉嗖嗖,有种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而在戏台外面,漆黑的夜色下,有股白雾在滚滚翻腾,朝我们奔腾席卷而来。
那画面很邪乎,但是我看着反而松了口气,脸上露出激动神色。
盼星星盼月亮的,都等一个多小时了,终于给盼来了。
但是鬼哭狼嚎的神戏,突然停了,顿时变得无比寂静,柳瞎子黑着张脸道:“神戏别停,快唱起来。

我往戏台看去,就愣了愣,竟然没看到杨小方和倩倩。
“他们俩人呢?”我懵逼地问。
环顾眼四周,根本没有看到杨小方他们的身影,好像凭空消失不见了。
我靠,不会是被吓跑了吧?
“这咋回事?”
爷爷同样气得吹胡子瞪眼,“瞎子你这找的什么人,特么也太不靠谱了,这是想害死我孙子啊?”
爷爷最担心的,就是引来的女鬼又会跑掉。
柳瞎子道:“我只能想别的办法,将它们留住,给楚南挑个鬼媳妇。

说话间,在夜色中汹涌翻腾的白雾越来越近。
就见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一道身影。
是个披头散发,身穿古时清袍的女子,而她的脸庞惨白而狰狞,双眸翻白,盯着我,露出冰冷而凶残的神色来。
还扬起嘴角,对我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看到这幕,就让我五雷轰顶,呼吸变得急促,双眼圆瞪起来。
引来的不是其他女鬼,而是索我命的清袍女鬼。

继续阅读《封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