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皇叔宠溺:狂妃请上榻最新章节,慕凤华全文阅读

小说:皇叔宠溺:狂妃请上榻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红运甜筒

角色:慕凤华慕蔓柔

简介:现代高级医师甫一穿越即被抹杀,夺她皇妃之位不算,还要毁尸灭魄!姑奶奶不屑理你,你当我是病猫
系统在手,王爷我有!谁还敢口吐芬芳,关门放王爷!

皇叔宠溺:狂妃请上榻

《皇叔宠溺:狂妃请上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装装鬼,吓吓人,虐虐渣

第10章 装装鬼,吓吓人,虐虐渣

本来以为小姐会从棺椁之中出来,孰料等了一会儿,才见在屏风之后小姐端着一盘时鲜的水果悠闲地甩着膀子现身,打了个呵欠,过去的这一晚,她真是太忙了。

“哼,跟本小姐做对,尚且有活路;但想害我性命者,统统鸡犬不宁!”

随嬷嬷抹把辛酸泪,心里想道,瞧瞧徐氏这个作孽的把大小姐害成什么样了。

从前大小姐懦弱好欺,凡事不争。

可是现在的大小姐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何曾如现在这般吊尔郎当的啊。

慕凤华填饱肚子,把果盘一丢,翻身跃上棺盖,脑枕双壁,翘着二郎腿望天:哎呀,其实这种日子也挺不错的。装装鬼,吓吓人,虐虐渣儿。

不过有一点,太就自由了!

她眼珠一转,又扫了圈外面。

炎漠的人暗中在外面盯着,她想走也走不了,现在又不能归位变成相府嫡女的身份。

唉,真是进出两难啊。

算了,等发丧的时候瞅准时机,能溜就溜呗!

“那小姐,接下来?”

随嬷嬷轻声问道,现在的小姐令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继续。”

慕凤华说了之后,翻身直接在棺椁盖上睡下。

“是。”

随嬷嬷福福身退下去。

第二日清晨,徐氏终于清醒过来。当她弄清楚眼前的状况时,立时就要把包嬷嬷仗毙。

“娘,包嬷嬷只是给您梳妆,并没有做错什么呀。”

慕蔓柔开口说道,觉得母亲有点不可理喻。

“混账!她说什么鬼新娘吓本夫人,又说什么眼珠子…啊,你拿来的胭脂里面有人的眼珠子,我把它踩爆了!”

慕蔓柔听罢徐氏的一番话,当下迭了脸,“娘亲,那可是三殿下送的胭脂,乃是御用之物,宫里的娘娘都在用呢,里面怎么可能会有人的眼珠子?”

旁边的丫鬟也跟着接话,“是真的夫人,胭脂里面什么都没有,要不您看。”

那散落在地的胭脂已经被盛敛好,里面并没有血淋淋的眼珠,甚至是连点粘乎的血液都没有。

徐氏看到后,面色一阵空白,难道说是她的幻觉?

“娘亲,您吃点东西吧,这都中午了。”慕蔓柔劝道,挥手命令丫鬟去盛饭菜。

徐氏缓过来了,拉着慕蔓柔的手问,“蔓柔你说,为娘这是怎么了。怎么你们都看不见的东西,我偏偏看看。会不会是慕凤华那厉鬼作弄的?”

“娘。您看,在棺椁之中,我们都跟她呆过一阵,并没有发生什么呀。女儿现在也好好的呢,只要您不去想就好。”慕蔓柔劝道。

“是吗?”

徐氏将近将疑,随后说道,“或许那厉鬼只缠住了为娘我呢!”

之后徐氏挣扎着要起来,她在院中走了走,感觉精神好了许多。重新又鼓起战斗意志,问了丫鬟老爷昨夜宿在哪里。

府内还有几个妖艳小妾,贱兮兮地去勾搭老爷。

但是只有徐氏生下了儿子,她笃定,慕凤华这个贱人一旦被葬了之后,她就会被老爷提升的,成为这相府的正室夫人。

“回夫人,是去了颜姨娘的院子。”

“颜灵!”

徐氏听到这话,气得攥紧了帕子,恨不得把它撕碎。

“夫人,用饭吧,您饿了半日。”

点点头,徐氏返回院子,决心今天晚上就找回颜面,把颜灵那个贱人挤下去!就凭她,也配侍候老爷,贱蹄子!

坐在桌前,徐氏看着一盘盘菜被奉上来。

之后是一笼子蒸包。

“啊!”

看到这笼包子,徐氏瞳孔倏然放大,放声尖叫。

丫鬟们吓一跳,外头侍候的百多号下人立时蜂涌着赶进来,帮夫人驱鬼。

“夫人,怎么了?”

丫鬟小心翼翼地问道,眼睛朝四下看着,生怕哪个被鬼上身做了出格之举。

“是胸啊!”

徐氏指着面前的一屉小笼包,放声惨叫。

只看到两个血淋淋的胸,就那么倒扣在小笼包上,被生生割下地。

徐氏之前看到人的眼珠子,现在又看到两个胸。

她“哇”地声惨叫,直接抱住自己胸,感到它们还安然在。

这时慕蔓柔赶过来,她在厨房亲自指使下人炖疗养的汤,结果母亲就出事了。

听说又是鬼,这次不是人的眼珠子,竟变成了胸。

慕蔓柔一脸的不耐烦,“娘,你还有没有别的事,难道就不能看点别的东西?”

徐氏听到后,喃喃地比划着,“先是眼睛现在是胸,以后会是……”她突然“嗬”地声,直接翻白眼朝后倒去。

“娘!”

这才不过大半日的光景,徐氏被折磨得眼圈发黑面色惨白,连说话的力气都少了大半。

“蔓柔,去找徐道一,现在就去。”

“娘…”慕蔓柔心眼里不愿意,过不了多久那废物就被葬了,现在又找道士前来,传出去对相府不好!

何况三殿下都说了,这件事情不能闹大!她的殿下的!

“包嬷嬷,你去。”

徐氏叹了口气,吩咐包嬷嬷。

“是是,奴婢这便去。”包嬷嬷如蒙大赦,胖乎乎的身子颠颠地跑出去了。

对于夫人看到人眼珠子的昨晚,包嬷嬷不记得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只是觉得似乎有个声音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大堆话。等她醒来时,是被夫人打了一巴掌后。

但这种事情她怎么能照实说,否则夫人一定会宰了她,还是保命为上啊。

徐道一也没料到,自己在城北客来店不过呆了一晚上,徐氏就派人来请他了。

想到那位相府小姐的告诫,徐道一轻叹一声,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个道人居然跟鬼一伙了?

真真是世风日下啊。

把门一关,屋内只有徐道一和徐氏二人。

“道爷,您说这下来还有什么,我感觉等全部看完,我的性命也会没救了。求道爷救命啊!”徐氏扑通给徐道一跪下,哭着哀求。

徐道一来的时候听下人讲了。

说实话他也挺奇怪,这小姐的鬼魂还能在白日里作恶?

这厉鬼也忒强大了点吧。

“夫人,您这是心病,得治。”徐道一坚决说道。

徐氏飞快摇头,“他们都说没有人眼珠子,也没有女人的胸。可我真真看见了。慕凤华这个贱丫头是死也要缠着我呀,道爷,您就救救我的性命吧,我愿意奉上银两,不管多少,只要能救我性命呀!”

出家人不贪财。

徐道一心想,可是想到那厉鬼慕凤华的要求,他重重叹一声:“好吧,那本道人便渡你一渡。”

“好啊好啊。”

徐氏立时将包嬷嬷招进来,把手上的银票都拿出来捧到徐道一面前,“这是一万两,道爷看够不够?”

一万两,够多了。

徐道一很想点头,但…他强自摇了摇头,一咬牙道,伸出一巴掌。

“五万两?”徐氏睁大了眼。

徐道一再摇头,重申:“五十万两白银。”

“啊!”

徐氏一哆嗦,猝地倒栽地上。

继续阅读《皇叔宠溺:狂妃请上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