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求本罪小说资源

小说:本罪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邢茗

角色:邢茗郝威

简介:她,是工龄五年的女刑警,年芳32,的她性格和行为却像一只小猫咪;他,曾经一案震惊警界,却因为妹妹的死而就此性格大变,活脱脱一条懒蛇,机缘巧合下猫与蛇相遇在同一屋檐下,又被卷入了一场惊天大案,他是否还能让真相大白,她与他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真相就在眼前
素文邀请发表

本罪

《本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老妈?

炎炎夏日,邢茗穿着一身警服拖着行李走在街道上,时不时地停下来对照着自己手中的地址看看路标。

“这地方还真够偏的,还没到吗?”邢茗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便签,手在不停的扇着风,妄图借此来祛走夏日的炎热。此时此刻她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赶紧飞到一个空调房舒舒服服的吃着西瓜享受冷气。

邢茗拖着行李的身影越走越远,街道上的热浪已经将所有行人的背影都扭曲了。

“终于找到了…”邢茗站在一个不算高档的小区门口,对照着便条查看着地址,“十八号楼,三单元…嗯。”一边念叨着便条上的地址,一边时不时的抬起头做着对照。

便条上的字体很清秀,便条的图案也很可爱,是一只小猫咪的脸,在便条的结尾还画着一只小猫的脸。

拖着沉重的行李,邢茗一路走进电梯间。

电梯再一次打开门的时候,邢茗抱着已经脱下警服,搭在手臂上,身后跟着沉重的行李箱。

“十八楼,中间的门,嗯就是这里啦!”邢茗舒了一口气,整理一下妆容,按下了门铃。

听到门铃的声音,邢茗的头俏皮的歪向一边,似乎她很满意这个声音。但是却迟迟没有人开门,邢茗扬起了一条眉毛,又一次按了门铃,等到她准备按第五次的时候,她发现眼前的这个大门上居然没有钥匙孔,开锁的方式是大门旁边的一个电子锁,墙上还装了摄像头,她回想起中介对她说的。

“小姑娘,住在这里的那个房东性格多多少少有点怪,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邢茗也没考虑那么多,拍着34D的胸脯对中介说,“放心吧,怪人我见得多了!”实际上她那时候早就被超低的房租和租房的地段给吸引了,市中心,一个月不到一千元,预付一年,最主要的是距离她上班的市公安局很近,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市中心还能遇到这么便宜的房子可以租,简直是做梦嘛,当时也就没想那么多。

但是现在她有点理解了,她拿出手机准备给房东打电话的时候,大门自己开了,与此同时一条陌生的短信发到了她的手机上

保持安静,你的房间在右边,晚上七点以后来找我,记得敲门。

屋子里有点阴冷,冷冷的空气让邢茗打了一哆嗦,收好手机,邢茗摸索着试着开灯,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因为找不到开关,拖着行李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看着房间内一个个瓦楞纸箱和床上崭新的床垫,她满意的笑着,“看来老邢同志还是蛮有效率的嘛。”

一下午,邢茗都在忙忙碌碌的收拾,洗洗涮涮,终于在晚上七点之前把所有行李都收拾好,她的闺房也变得可爱了,所有的瓦楞纸箱都被拆开平放在一边,桌子上摆满了一排可爱的起司猫手办,电脑,书,茶杯,所有的东西都放得井井有条,警服被挂在门后,洗好的衬衫晾在窗前,此时此刻邢茗就像一只玩累了的猫一样,趴在床上穿着一身运动服,玩着手机。

手机的屏幕上是几年前的一条新闻,这条新闻也是她调来上海的原因,警界传奇——郝威…

晚上七点,华灯初上,上海这座城市开始了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

邢茗看了一眼手机,蹬上可爱的拖鞋走出房门,敲了半天门,不见有人开门,于是乎邢茗决定回房间等一会再去,客厅里没有灯,还有点凉。

“开灯~”

邢茗刚转身准备进房间的时候,客厅的灯伴随着一声慵懒的声音打开了,跟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只,绿色的恐龙,是的,恐龙,一个穿着恐龙睡衣的人,此时他正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着头,似乎是没睡醒,睡衣上恐龙的眼睛盯着前面的墙壁,邢茗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看这只未知的生物。

“好饿~”恐龙抬起头看着前方,睁着一双死鱼眼,邢茗被她吓了一跳,像猫咪一样向后跳了一步,警惕的盯着眼前这只生物,而那只恐龙也在看着她。

“衣服很可爱,身材也不错,但是麻烦你不要在家里不穿内衣横晃,我不是柳下惠,还有我饿了,会做饭吗?”恐龙此时此刻似乎是完全睡醒了,但是他的死鱼眼似乎并未睁开,而且此时此刻他还盯着邢茗的…嗯,胸。

邢茗捂着胸口,脸色涨红,然而下一刻恐龙很识趣抬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因为邢茗正用着高分贝的吼声喊出了两个字,流氓!然后转身飞快的回到卧室。

恐龙伸手掏了掏耳朵,转身进厨房,开始做饭。

卧室里邢茗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穿上内衣,有感觉不保险,穿上了一件厚实的外套,才敢走出房门。

邢茗来到客厅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盘小菜和一碗汤,恐龙端着两碗饭走出厨房,“不嫌弃的话,一起。”

“我的要求刚才已经说了一条了,第二条就是以后有了男朋友之后不要把男朋友带回来,第三条不要在家里吃外卖,要吃饭的话自己做,晚饭我们轮流做,第四条,出现场回来之后在警局里洗完澡再回家,第五条,晚上看电影的时候记得戴耳机,第六条,自己的衣服不要随便晾,挂在阳台,内衣挂在卧室,第七条,每双周要一起大扫除,没了,一会去我卧室我给你录钥匙。”恐龙男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邢茗似乎有一些当机。

一时半会没办法接受这么大的信息量,因为她很好奇,为什么眼前这个奇怪的人会对自己的情况如此了解,但是隐隐约约感觉似乎自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于是乎她便自觉地闭上了嘴,开始埋头吃饭,心中还在思考着到底眼前这个人是怎样知道这么多关于自己的情报。

晚饭之后,邢茗还在思考着刚刚的那个问题,而恐龙男给她的所谓的钥匙就是将她的声音和指纹录入电脑,给了她所谓的权限,就这么简单而已,邢茗始终还是没想到答案,索性不想了,很快邢茗就躺在床上陷入了梦乡。另一间房里,摘下睡衣的帽子,盯着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女孩子的照片,她的和恐龙男很像。他颤抖着伸出手,触摸一下屏幕上女孩子的脸…

夜色,永远是罪犯最好的掩护…

忙碌了一上午还没吃早饭的邢茗此时正开着车去吃饭,本来对于吃货的她来说吃饭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点事,但是邢茗现在一点也不开心,因为身边坐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她期待已久的传奇大神,郝威。只不过,眼前这个人打死她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所期待的哪位,因为这人她认识…而且刚刚见过不久,那个奇怪的房东,恐龙男…

此时此刻,这个奇怪的人正瘫坐在副驾驶上,睡得很香,只是尊容…

邢茗一边开车一边偷偷地打量着副驾驶上的这个人,蓬乱的头发,黑眼圈,唏嘘的胡碴,形容消瘦,穿着一件卡其色的外套,白色的衬衫上有星星点点的酒渍,黑色的领带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而这些东西的所有人正毫无形象的睡在副驾驶上。

回想起刚才与他在案发现场见面的一幕,邢茗感觉自己三观瞬间就崩塌了,随之崩塌的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想到这里,邢茗的眼角忽然湿润了,内心在不停的呐喊着,把我的期待还给我啊!

五个小时前…

早上五点,邢茗接到电话之后匆忙的赶到案发现场——省高法门口。

邢茗赶到现场之后,法医和监识科的警员正在紧张的忙碌着,“必须在引起大恐慌之前将尸体和现场所有的证据回收!”这是市局的赵老局长用吼的方式发布的命令。

现场已经看不到尸体,但是地上留下的血迹证明了这场凶案到底有多么的残酷…

死者经证实为知名律师,于连洲。死亡时间是在五个小时之前,也就是当天凌晨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死者胸口出被人切开以扩胸器撑住,心脏被摘除。尸体呈跪伏状被一把利剑钉在地上,同时被利剑贯穿的还有一本《刑法》,尸体的面前摆放着一架天平,天平上左托盘上摆放着一颗心脏,被疑似受害者的,右托盘上空无一物,

“喂!看来我要考虑在我们的合租条件上再加一条了,吃饭的时候不许谈论或者思考和案子有关的各种东西!”说完郝威用叉子从面前扎起一块红会牛心,就着茄汁意面塞进嘴里,此时此刻,郝威的吃相就像是一只仓鼠,两腮鼓鼓的,咀嚼了几下之后猛地咽下,噎得他连灌了好几口胡萝卜汁。

“唔~活过来了~”郝威揉了揉胸口继续开始进食。

坐在对面的邢茗却没什么胃口,人没有胃口的理由很简单,一是心情不好,二是,点的东西实在是不符合口味或者说太过于刺激了!

很显然,邢茗是两者都属于…

邢茗的愤怒此时毫无掩饰的表露了出来,餐刀在切开早餐中的培根的同时也恨不得将装着培根煎蛋的盘子也一起切开,发出十分不礼貌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联想起昨天晚上于这个家伙的遭遇以及把这家伙点的食物和刚才的现场情况联系在一起之后,邢茗已气到颤抖了。

“喂,你这家伙是不是心里不健全啊?刚从那样的现场回来你居然还能吃得下那么刺激的食物!”邢茗几乎是怒吼着说出来的。

“你说这个啊?”郝威不以为然的指着桌上的食物,“这是网站和胡萝卜汁不是人血,还有这是这家店的名菜哎,红烩牛心,放心我不是Dr。Hannibal,不吃人的!”

邢茗意识到了,眼前这货不是一般的重口味,但是没有办法,他是组长也是她的上司,刚刚在局长老赵的办公室的时候,他和老赵提出的放弃休假回来办案的要求就是要邢茗做他的助手。

那一瞬间,邢茗体会到了什么叫天塌了…

周围的人是不是的传来疑惑的目光,但是看到邢茗那充满愤怒的目光的时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就当没看见没听见了。

“喂,你难道不晓得用餐的礼节吗?吃西餐的时候餐具发出声音是很不礼貌的!”郝威手中的叉子还插着意面和牛心,指着邢茗,说教了一番之后就一口把叉子上的食物都吃了下去。

“少…少废话,快点吃,吃饱了好回局里,案子忙得很!”邢茗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刀叉,手因为愤怒握得越来越紧,关节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声音。

“OK,我本来打算细嚼慢咽,要知道吃的太快对身体不好的。”话虽如此,但是郝威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细嚼慢咽反而是风卷残云般的在进食,进行过‘光盘’行动之后,郝威毫无形象的坐在车揉了揉肚皮,刚刚如果不是邢茗几乎要发飙的话,郝威估计会把人家盘子都舔干净,结合眼前这个人的身份昨天的疑问都迎刃而解。

综合目前发生的一切,邢茗总结出关于身边副驾驶这货的一些情报,这人嘴馋,懒,有着敏锐的洞察力,重口味,臭不要脸,好色,毒舌,这真的是那个传奇般的家伙吗?

回到警局以后,郝威就像是一条怕热蛇一般,躲在空调房里,不一会就睡着了,而坐在他对面的邢茗现在恨不得把这货从七楼的办公室一脚踹出去,管他死还是活!

就在邢茗忍不住打算过去踹这混蛋一脚的时候,办公室外有人敲门,强压下冲过去打死这个在熟睡中的混蛋的冲动,邢茗转身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门外一个年轻的小女警,抱着一大摞厚厚的资料,有些吃力的站在门口文件即将掉落,另一只手还拎着两杯咖啡,泪眼汪汪的看着邢茗,“茗茗姐,救命啊~~”

邢茗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扶着额头,深感无奈。还是伸手接过了文件,“唉,小李啊,毕业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警员小李得救了一般挤进办公室,挑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听着邢茗的训斥,小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从身后保住了拿着一摞文件的邢茗,“嘻嘻,我就知道茗茗姐最好了,听说你借调到上海市分局我可开心了一晚上呢!”

被人从后面抱住邢茗有些站不稳,“喂!臭丫头,别闹了!”被训斥了一番之后,警员小李吐着舌头乖乖的坐到一边。

看着还在熟睡的某人,邢茗心中泛起了一阵黑暗的情感,不爽,极度的,莫名的,不爽。然后她就把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嗯嗯?”从睡梦中惊醒的郝威迷迷糊糊的四下张望着,看到声源是来自邢茗之后松了一口气,“喂,小猫咪,你疯了!”

“郝大组长,你睡得可真舒服啊,我们在到处找线索找资料,你却在这里埋头睡觉!”小猫咪刑茗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再有一点刺激,估计这只看起来温顺的小猫咪会立马炸毛的。

郝威不想踩这颗地雷于是乎就不在气她了,坐起身抓了抓头发,又向下拉了拉自己那皱巴巴领带,“说吧,查到什么了?”

“哼!”小猫咪扭过头,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组长,尸检报告和受害人的调查报告都出来了,您看一下。”小李识趣的把桌子上报告递给郝威。

郝威拿起一杯咖啡,看着手上的尸检报告。

另一边,刑茗十分不爽的嘟囔着,“真没见过这么懒的刑警组长,简直就跟懒蛇一样。”刑茗气呼呼的拿起另一杯咖啡喝了起来。

郝威听到了刑茗的碎碎念,“那真是抱歉,此蛇不仅懒还馋,而且…你懂得。”说完郝威还不以为然喝了一口咖啡,然后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刑茗,“你穿警服的样子没有昨天晚上穿睡衣的样子很sexy,制服诱惑不适合你,以后上班穿便服吧。”

“噗~”刑茗听着郝威的话,一口咖啡喷在小李的脸上。

“茗茗姐!!!”被喷了一脸咖啡的小李用纸巾擦去脸上的咖啡,一脸哀怨的看着刑茗。

“对…对不起,咳咳…”刑茗被呛得着实不轻,不停地拍打着胸口。

“你…”刑茗上气不接下气的伸手指着郝威。

“你过来看,有新发现。”郝威转过身不理会刑茗,把报告上的照片找出来贴在面前的白板上,又画了了一张看起来十分复杂的关系网。

“我们来看一下,首先,根据尸检报告显示,这应该是一件仇杀,而且蓄谋已久。”

“怎么说?”小李问道。

“你觉得如果是激情犯罪的话,作为凶手你会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吗?”

“不会。”

“所以,在我分析的时候不要用你那仅有的智慧来揣度我的思维,就算要提问也请你思考个几十遍再说!”对于突然而然的插话,郝威毫不留情的开启了毒舌模式,小李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好了,我们继续,从犯罪手法上来看,凶手一定是一个熟知人体机构的外科医生,你们仔细看,死者胸口这一道切口位置准确,切口整齐,从外科医生的角度来看,这个刀口十分的漂亮。真正致死的是胸口那个大洞,而不是穿胸而过利剑。”

“而且,死者胃里发现了麻醉药的残留,还有胃内容物中分析死者死前最后一餐吃的是牛排,我不认为普通人能够随意获得,通知下去,追查药物来源,还有死者胸口处的手术用的扩胸器,这也不是超级市场就可以买到的东西,去查查。”郝威端着报告一脸的严肃…

“是,组长,我这就吩咐下去。”小李收起了调皮,一脸的严肃与认真。

“这是,樱花?这个季节应该不容易见到樱花吧。”郝威仔细打量着现有的所有线索,收起了平时的玩世不恭,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他坐在白板前,仔细的思考着。

他要对凶手进行侧写,希望能找到有关凶手的某些情报。

郝威深呼吸了几次,便进入了侧写的状态…

你是谁?

到底为了什么要杀死这个男人?

杀了他之后为什么要把现场布置成这样?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对他如此的仇恨?

樱花又代表着什么?

他是你的开始还是结束?

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你让你开始杀人?

渐渐地,郝威在自己的意识里重现了案发时的场景。

他闭着眼睛,呢喃着…

于连洲认识我,他不认为我会杀了他,所以他很放心,而我也不用很强壮也可以很容易的杀了他。我早就计划好用什么方式来杀他,对,我用某种借口把他约到西餐厅,在他的食物中下了麻醉药,在药力发作的时候,我把他带到案发现场,为他进行了开胸手术,取出了他的心脏,在杀他的时候我很冷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在给动物开胸一样,我的手不曾颤抖…

就像古埃及传说中一样,人死后神明会将人的心脏取出,而我同样将他的心脏取出来同羽毛进行称量,如果他有罪的话心脏必然会比羽毛要重很多,很显然,我判了他有罪,就像省高法门上挂着的徽章一样由利剑和天平代表法律,我用代表法律的利剑刺穿了他的早已死透了的胸膛,并把他和法典一起钉在省高法的门口,我要他死的时候也跪着,跪着赎罪,我要让他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死,所以我在他的身体里放入了一朵樱花…

为什么我会选择在省高法杀死他,只因为他背叛了法律,他不配谈法律,而被他所玷污的律法只有他的鲜血能洗清,所以我将法典钉在他的身下,用他的血来洗刷他的过去犯下的罪孽,洗刷被他玷污的法律,到底是什么事情?只有我和已经死了的他才知道…

忽然,郝威结束了对犯人的侧写,瘫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

“小猫咪,查…查清于连洲的社会关系,凶手和接下来的目标…就在他们中间!”郝威脱力的瘫在椅子上…

刑茗震惊了,她隐隐的感觉自己现在见到的这个人才是自己所期待的那个人,卸下所有伪装与面具的那个人,她看呆了…

郝威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获取了足够的糖分之后,再一次恢复了精神,看着呆立在一旁,郝威在她面前打了几个响指,“喂,喂!小猫咪,回神了!”

“啊?啊!”刚刚回神的邢茗看着郝威离自己如此的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却不想绊在椅子上,就在她即将摔倒之际,郝威俯身搂住刑茗的腰,让她不至于摔倒,此时此刻,郝威的脸离她很近,近到让刑茗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近到只要她愿意只要轻轻地动一动就可以亲到郝威的唇…

刑茗的身体僵住了…

“小猫咪,如果你对有意思的话呢,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晚上来敲敲门就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郝威一脸坏笑着。

“……”

“能先让我站起来吗?”刑茗的脸已经红透了…

“可以。”郝威轻轻扶起刑茗,看着刑茗的眼睛,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不想也不愿更不敢…

“好了,该干正事儿了,让人去查一下于连洲的社会关系,你和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没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郝威转身,抓了抓自己的鸡窝头,把外套搭在肩上离开了…

就在郝威离开的一瞬间,刑茗好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坐椅子上,脸色通红,一边警员小李,捂着嘴嗤嗤地笑着。

“恭喜你了,茗茗姐,成功俘获了我们大组长的心啊,而且还是姐弟恋,啧啧啧,茗茗姐你魅力不减当年啊!”小李调笑着…刑茗的脸更红了…

“你别瞎说,我才没有那意思呢…”刑茗面红耳赤的低着头,然后猛然想起刚才小李说的一句话,“姐弟?你说他比我小?!!!”

“对啊,他跟我一年进的警队,不过人家有个好爹,而且他确实有这个能力。”

“那也就是说他跟你一样比我小三岁!?”

“对啊,人家不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嘛,而且他爹还是我们省公安厅的厅长呢,不好吗?”

就在刑茗即将暴走的时候,郝威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睁着个死鱼眼,看着刑茗,“八卦完了吗?赶紧出发,赶紧忙完我好回去睡觉,困死我了!”郝威说完就转身离开,身后刑茗把资料整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就在她即将出门的时候,小李拦住了她…

“茗茗姐,我告诉你哦,郝威以前不是这个德行的,就因为一个案子,他才…”

“能走了吗?”前面传来郝威不耐烦的声音。

“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说!”刑茗赶忙甩开小李,跟上郝威走到楼梯间。

楼梯间门口。

“喂,你就不能换一件衣服吗?你穿制服真的不好看,制服诱惑这个技能你get不到的。”郝威转过头睁着个死鱼眼,打量了一下刑茗。

“额,你不着急了?”对于郝威的毒舌刑茗已经可以自动屏蔽了,但是她还是很意外,今天郝威已经是第二次要她换衣服了…

“我可不想让人以为我是刚从那个成人场所刚扫完黄回来。”说完郝威不等刑茗反应过来,一溜烟儿,跑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等到郝威消失以后,刑茗瞬间就明白了,郝威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脸色气的涨红,“郝威!你大爷!你才是站街的呢!”小猫咪瞬间发飙…

回到警局以后,郝威就像是一条怕热蛇一般,躲在空调房里,不一会就睡着了,而坐在他对面的邢茗现在恨不得把这货从七楼的办公室一脚踹出去,管他死还是活!

就在邢茗忍不住打算过去踹这混蛋一脚的时候,办公室外有人敲门,强压下冲过去打死这个在熟睡中的混蛋的冲动,邢茗转身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门外一个年轻的小女警,抱着一大摞厚厚的资料,有些吃力的站在门口文件即将掉落,另一只手还拎着两杯咖啡,泪眼汪汪的看着邢茗,“茗茗姐,救命啊~~”

邢茗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扶着额头,深感无奈。还是伸手接过了文件,“唉,小李啊,毕业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警员小李得救了一般挤进办公室,挑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听着邢茗的训斥,小李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从身后保住了拿着一摞文件的邢茗,“嘻嘻,我就知道茗茗姐最好了,听说你借调到上海市分局我可开心了一晚上呢!”

被人从后面抱住邢茗有些站不稳,“喂!臭丫头,别闹了!”被训斥了一番之后,警员小李吐着舌头乖乖的坐到一边。

看着还在熟睡的某人,邢茗心中泛起了一阵黑暗的情感,不爽,极度的,莫名的,不爽。然后她就把手中的文件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嗯嗯?”从睡梦中惊醒的郝威迷迷糊糊的四下张望着,看到声源是来自邢茗之后松了一口气,“喂,小猫咪,你疯了!”

“郝大组长,你睡得可真舒服啊,我们在到处找线索找资料,你却在这里埋头睡觉!”小猫咪刑茗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再有一点刺激,估计这只看起来温顺的小猫咪会立马炸毛的。

郝威不想踩这颗地雷于是乎就不在气她了,坐起身抓了抓头发,又向下拉了拉自己那皱巴巴领带,“说吧,查到什么了?”

“哼!”小猫咪扭过头,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组长,尸检报告和受害人的调查报告都出来了,您看一下。”小李识趣的把桌子上报告递给郝威。

郝威拿起一杯咖啡,看着手上的尸检报告。

另一边,刑茗十分不爽的嘟囔着,“真没见过这么懒的刑警组长,简直就跟懒蛇一样。”刑茗气呼呼的拿起另一杯咖啡喝了起来。

郝威听到了刑茗的碎碎念,“那真是抱歉,此蛇不仅懒还馋,而且…你懂得。”说完郝威还不以为然喝了一口咖啡,然后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刑茗,“你穿警服的样子没有昨天晚上穿睡衣的样子很sexy,制服诱惑不适合你,以后上班穿便服吧。”

“噗~”刑茗听着郝威的话,一口咖啡喷在小李的脸上。

“茗茗姐!!!”被喷了一脸咖啡的小李用纸巾擦去脸上的咖啡,一脸哀怨的看着刑茗。

“对…对不起,咳咳…”刑茗被呛得着实不轻,不停地拍打着胸口。

“你…”刑茗上气不接下气的伸手指着郝威。

“你过来看,有新发现。”郝威转过身不理会刑茗,把报告上的照片找出来贴在面前的白板上,又画了了一张看起来十分复杂的关系网。

“我们来看一下,首先,根据尸检报告显示,这应该是一件仇杀,而且蓄谋已久。”

“怎么说?”小李问道。

“你觉得如果是激情犯罪的话,作为凶手你会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吗?”

“不会。”

“所以,在我分析的时候不要用你那仅有的智慧来揣度我的思维,就算要提问也请你思考个几十遍再说!”对于突然而然的插话,郝威毫不留情的开启了毒舌模式,小李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好了,我们继续,从犯罪手法上来看,凶手一定是一个熟知人体机构的外科医生,你们仔细看,死者胸口这一道切口位置准确,切口整齐,从外科医生的角度来看,这个刀口十分的漂亮。真正致死的是胸口那个大洞,而不是穿胸而过利剑。”

“而且,死者胃里发现了麻醉药的残留,还有胃内容物中分析死者死前最后一餐吃的是牛排,我不认为普通人能够随意获得,通知下去,追查药物来源,还有死者胸口处的手术用的扩胸器,这也不是超级市场就可以买到的东西,去查查。”郝威端着报告一脸的严肃…

“是,组长,我这就吩咐下去。”小李收起了调皮,一脸的严肃与认真。

“这是,樱花?这个季节应该不容易见到樱花吧。”郝威仔细打量着现有的所有线索,收起了平时的玩世不恭,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他坐在白板前,仔细的思考着。

他要对凶手进行侧写,希望能找到有关凶手的某些情报。

郝威深呼吸了几次,便进入了侧写的状态…

你是谁?

到底为了什么要杀死这个男人?

杀了他之后为什么要把现场布置成这样?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对他如此的仇恨?

樱花又代表着什么?

他是你的开始还是结束?

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你让你开始杀人?

渐渐地,郝威在自己的意识里重现了案发时的场景。

他闭着眼睛,呢喃着…

于连洲认识我,他不认为我会杀了他,所以他很放心,而我也不用很强壮也可以很容易的杀了他。我早就计划好用什么方式来杀他,对,我用某种借口把他约到西餐厅,在他的食物中下了麻醉药,在药力发作的时候,我把他带到案发现场,为他进行了开胸手术,取出了他的心脏,在杀他的时候我很冷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在给动物开胸一样,我的手不曾颤抖…

就像古埃及传说中一样,人死后神明会将人的心脏取出,而我同样将他的心脏取出来同羽毛进行称量,如果他有罪的话心脏必然会比羽毛要重很多,很显然,我判了他有罪,就像省高法门上挂着的徽章一样由利剑和天平代表法律,我用代表法律的利剑刺穿了他的早已死透了的胸膛,并把他和法典一起钉在省高法的门口,我要他死的时候也跪着,跪着赎罪,我要让他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死,所以我在他的身体里放入了一朵樱花…

为什么我会选择在省高法杀死他,只因为他背叛了法律,他不配谈法律,而被他所玷污的律法只有他的鲜血能洗清,所以我将法典钉在他的身下,用他的血来洗刷他的过去犯下的罪孽,洗刷被他玷污的法律,到底是什么事情?只有我和已经死了的他才知道…

忽然,郝威结束了对犯人的侧写,瘫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

“小猫咪,查…查清于连洲的社会关系,凶手和接下来的目标…就在他们中间!”郝威脱力的瘫在椅子上…

刑茗震惊了,她隐隐的感觉自己现在见到的这个人才是自己所期待的那个人,卸下所有伪装与面具的那个人,她看呆了…

郝威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获取了足够的糖分之后,再一次恢复了精神,看着呆立在一旁,郝威在她面前打了几个响指,“喂,喂!小猫咪,回神了!”

“啊?啊!”刚刚回神的邢茗看着郝威离自己如此的近,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却不想绊在椅子上,就在她即将摔倒之际,郝威俯身搂住刑茗的腰,让她不至于摔倒,此时此刻,郝威的脸离她很近,近到让刑茗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近到只要她愿意只要轻轻地动一动就可以亲到郝威的唇…

刑茗的身体僵住了…

“小猫咪,如果你对有意思的话呢,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晚上来敲敲门就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郝威一脸坏笑着。

“……”

“能先让我站起来吗?”刑茗的脸已经红透了…

“可以。”郝威轻轻扶起刑茗,看着刑茗的眼睛,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不想也不愿更不敢…

“好了,该干正事儿了,让人去查一下于连洲的社会关系,你和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没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郝威转身,抓了抓自己的鸡窝头,把外套搭在肩上离开了…

就在郝威离开的一瞬间,刑茗好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坐椅子上,脸色通红,一边警员小李,捂着嘴嗤嗤地笑着。

“恭喜你了,茗茗姐,成功俘获了我们大组长的心啊,而且还是姐弟恋,啧啧啧,茗茗姐你魅力不减当年啊!”小李调笑着…刑茗的脸更红了…

“你别瞎说,我才没有那意思呢…”刑茗面红耳赤的低着头,然后猛然想起刚才小李说的一句话,“姐弟?你说他比我小?!!!”

“对啊,他跟我一年进的警队,不过人家有个好爹,而且他确实有这个能力。”

“那也就是说他跟你一样比我小三岁!?”

“对啊,人家不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嘛,而且他爹还是我们省公安厅的厅长呢,不好吗?”

就在刑茗即将暴走的时候,郝威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睁着个死鱼眼,看着刑茗,“八卦完了吗?赶紧出发,赶紧忙完我好回去睡觉,困死我了!”郝威说完就转身离开,身后刑茗把资料整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就在她即将出门的时候,小李拦住了她…

“茗茗姐,我告诉你哦,郝威以前不是这个德行的,就因为一个案子,他才…”

“能走了吗?”前面传来郝威不耐烦的声音。

“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说!”刑茗赶忙甩开小李,跟上郝威走到楼梯间。

楼梯间门口。

“喂,你就不能换一件衣服吗?你穿制服真的不好看,制服诱惑这个技能你get不到的。”郝威转过头睁着个死鱼眼,打量了一下刑茗。

“额,你不着急了?”对于郝威的毒舌刑茗已经可以自动屏蔽了,但是她还是很意外,今天郝威已经是第二次要她换衣服了…

“我可不想让人以为我是刚从那个成人场所刚扫完黄回来。”说完郝威不等刑茗反应过来,一溜烟儿,跑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等到郝威消失以后,刑茗瞬间就明白了,郝威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脸色气的涨红,“郝威!你大爷!你才是站街的呢!”小猫咪瞬间发飙…

车,行驶在路上,郝威无聊的缩在副驾驶,刑茗也换上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假寐,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

“我不叫喂。”郝威闭着眼,懒洋洋的回答道。

“懒蛇!一会查什么?”刑茗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简单,你问活的,我找死的。”

“死的?”

“对,不会说话的物品,我想以你有限的智慧让你找死物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与发现。”郝威双手抱头坐在在副驾驶上。

刹车,忽然刹车…

“我靠!小猫咪,你又发什么疯?”郝威一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额头上起了一大块红斑。

“活该!让你不系安全带!”刑茗摆明是因为刚才话有些不满,于是故意上演了这么一出。

连州律师办公写字楼。

“嚯!这写字楼,这得多少钱啊?”郝威左手勾着衣服,搭在肩膀。右手在眼前搭成一个蓬,遮挡住阳光,仰望着这座二十八层的写字楼。

“指不定买楼的钱是哪来的,反正就是来路不正。”邢茗言语中的嫌弃之情丝毫不加掩饰。

“小猫咪,你这可是红果果的仇富心态啊,年轻人,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郝威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但是他垂在身侧右手此时正颤抖着,兴奋不已…

二十八楼,顶楼。

“欢迎,请问二位有何贵干?有预约吗?”前台接待小姐礼貌性的问。

“**,我们来调查于连洲律师被杀一案,你是于连洲的秘书吗?”刑茗收起警官证。

“是的。”秘书知性的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那好,介不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

“好的,两位这边请…”

“哦,我就算了,我去你老板的办公室看看,不介意吧?”郝威插嘴道

“那二位这边请。”

办公室,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呦呵,想不到你们老板一个大男人还挺爱干净整洁的?处女座的?”郝威打量着整洁的办公室。

秘书笑笑不说话,郝威在办公室里东翻翻西看看,看似杂乱无章。

“你好,秘书小姐,请问你,你们老板于连洲生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呢?”刑茗问道。

“没有,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呢?”刑茗一边做笔录一边询问,另一边,郝威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窜来窜去。

在一旁询问的刑茗手握的越来越用力,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最终,手中的铅笔被捏断了…

如果郝威此时能看到的话,他应该会选择用应急设备从身后的落地窗紧急逃生,因为他又一次成功的踩到了刑茗这颗地雷。很可惜,我们的刑警组长先生此时正半蹲,背对着刑茗,饶有兴致的在研究一幅画,时不时地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他并不能看到我们美丽邢茗小姐此时气愤的表情,于是…

“这幅画不错啊,哪来的?啊…”

这声惨叫的主人属于郝威…

他正大头朝下的挂在门上,始作俑者现在正坐在沙发上,与年轻的秘书小姐讨论着于连洲社会关系的问题。

郝威倒吊着,他可以自己下来的,但是…

“风景不错。”郝威心中说道。

是的,他正悠闲的顺着短裤的裤管看着…嗯…

“哦,你说那副画啊,是几个月以前一个人送来的,但是没写地址和寄信人。”

看了一会之后,郝威一个翻身从晾衣挂上下来,因为他找到一些东西,一个窃听器…

“小猫咪!”郝威的神情变得严肃。

“看来有人已经先我们一步得到了想要的情报,我们也得抓紧了。”郝威破坏了窃听器。

郝威大步流星的走到刑茗和秘书身前,一个帅气的壁咚…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你的老板在生前和那些人走得最近呢?”

“这…这个,我的老板一直是一家影视传媒公司的法律顾问。”秘书有些尴尬额回答道。

“那么,多谢你,美…”郝威优雅牵起秘书的手,准备亲吻她的手背。

然而郝威却忽然从秘书的眼前消失,应该说是被人拎在手中,这只手是属于某只因为吃醋而愤怒的小猫咪的…

“那么我们先告辞了,如果你想到什么的话就来联系我们。”说完,刑茗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给秘书小姐,而郝威则被刑茗如同拖着行李一般拖走了。

临出门的时候,那个迷人秘书在刑茗没有注意的时候,对郝威做了一个飞吻,妩媚的眨了眨眼睛,而郝威则是把一张写了电话号的字条揣进兜里,对秘书挤了挤眼睛,然后就像一只死狗一样被刑茗拖走了…

郝威被刑茗丢到副驾驶上,二人开车前往下一个地方,那个秘书口中的那个影视传媒公司…

“喂,拿出来?”刑茗一只手把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到郝威面前。

“啊?什么?”郝威当然知道是什么,但是他打算装傻蒙混过去…

“少废话!交不交出来?”刑茗把车子停到路肩。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噫,疯婆子…”郝威心虚的缩了缩身子。

“看来你是不打算和平解决了?”刑茗冷笑着。

下一刻,某蛇就被某只暴怒的小猫咪扭成了麻花,在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写了电话号的纸条,撕得粉碎,然后在某人可怜巴巴的目光下随风而逝…

“说吧,你藏起来的那个照片呢?”

“不知道。”郝威活动着肩膀,一脸的不爽。

“说不说?”刑茗威胁道。

“我没藏啊,只是用你的手机拍了下来,再把它发回局里做调查而已。”郝威晃了晃手机…

“我手机?”说完刑茗摸向了自己的手机,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然后她的脸瞬间变得羞赫不已…

“对啊,我手机还在家里没带出来…”郝威掏了掏耳朵,下一刻,他脸上就多了一个锅贴…

“然后查到什么了?”

手机此时已经回到了刑茗的手中,郝威则揉着脸上的巴掌印…

“这张照片呢从背景上看应该是某次宴会的合照,照片上有三个人其中一位就是本案的死者,于连洲,其他的两位的资料也刚刚发了过来。”

“是谁?”

“其中一人使我们即将要拜访的那个影视传媒公司的老板,另一个则是一家药品公司的老板,三人的关系目前还不清楚,等问过就知道了。”

另一边,郝威卧室的桌子上,他的手机接到了一条匿名短信: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我很想你啊,老规矩,抓到我算你赢,你输了我就再取走一样东西…

落款是‘X’…

如果郝威现在看到这条短信估计他一定会发了疯一样的去找到这个混蛋,抓住他,然后,杀了他…

“郝威,我知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刑茗想到了之前小李没说完的话。

“你不需要知道,这跟你无关…”说完郝威就把头转向一边。

“于连洲那件案子有头绪了吗?”刑茗问。

“没有,所以要去查,而且无过我们不快一点的话,下一个死者就会出现。”郝威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你是说…”

“没错,我给凶手做侧写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于连洲只是复仇的开始,不会就此结束…”郝威目光变得犀利。

“对了小猫咪,你有没有看到于连洲办公室那副油画?”

“什么画?”

“审判,就是我刚才文小秘书的那一幅,画上的内容就和于连洲的死相如出一辙。”

“会不会是凶手送来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如果是,那么这个凶手还真是可爱呢。”

我想,用可爱来形容这样一个变态杀人犯,郝威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某影视传媒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老板,客人已经到了。老板?”办公室外,秘书敲了半天的房门却没人来开。

办公室没有上锁,秘书轻轻推开门,但是眼前的场景却把她吓坏了。

房间的窗帘紧闭,四周布满了鱼线,而办公室的主人就被吊在这些鱼线之中,鱼线牵动着他的每一寸肌肉,把他固定在房间之中,他的左手握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右手下垂,紧紧地握住一把刀,刀上还满是未凝固的血。他的血浸透了他的衬衫,他的表情狰狞的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他狞笑着。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照射进办公室,在他的或者说它的更合适一些,闪烁着摄人的光,那是一条条透明的鱼线…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公司原本的宁静…

另一边,还在路上的刑茗和郝威二人接到了市局打来的电话…

“好,我们正在路上,很快就到。”

放下电话的郝威冷笑着…

“懒蛇,怎么了?”

“我的侧写果然没错,第二个牺牲者出现了使我们要找的那个可怜的老板,亲爱的小猫咪,我想我们得快一点了,不然就赶不上这场好戏的开幕式了。”

刑茗第一次见到郝威变成这样,郝威此时此刻无比的兴奋,就像是一条发现了猎物的蛇,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

警车还在路上飞驰,驾驶室里,刑茗不安的敲打着方向盘…

新星影视传媒公司,门口,郝威带着刑茗迫不及待的走进现场。

“嚯?这凶手活还真细,不会是个强迫症吧?”郝威带着手套轻轻弹了弹房间中的鱼线。

“通知鉴识科的,拍照留样,保证每一根鱼线完好无损,回到局里立即开始现场还原建模。”郝威摸着下巴,眼神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兴奋。

“什么情况?”刑茗也被惊呆了。

“茗姐,死者名叫张超贤,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报案人就是他的秘书初步尸检,死者的死因就是胸前那个大洞。”现场的一名警员说道。

“掏成这样,不死就聊斋了…”现场法医说道。

“…”对于这类似调侃的话语,刑茗扶额表示很无奈…

“死亡时间呢?”

“不超过四十八小时,具体的还要做解剖之后才知道。”现场法医回答。

郝威扫视了一眼现场,墙上的一幅画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猫咪,看看这幅画…”

这幅画上画的是一个人,他双目血红,头上隐隐的冒出两只恶魔的角左手抓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右手下垂紧紧握着一把弯刀,在他的身后恶魔的虚影若隐若现,恶魔一脸的邪恶的笑容,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画的背景色十分的阴郁,满是浓烟和烈火,就好像是地狱一般…

刑茗看了看画又转头看向了挂在房间中死者,一时间忘记了该怎么说话…

“第二次了,这绝对不是巧合…”郝威伸手摸了摸那副画,“来个人,把这画带回去,做痕迹检查。”

“是,组长,但是对比对象呢?”鉴识科的警员问道。

“对象的话,派个人,去于连洲的的办公室把他办公室里的另一幅话取回来,做对比,今天下班之前必须出结果。”

“是!”

说完,两名鉴识科的警员开始动手拆画…

“所有人都出去,小猫咪你留下,现场不要动。”沉思中郝威忽然发话。

一时间现场的警员有些不知所措,邢敏似乎是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

“大家都先出去一下吧,等我叫你们再进来,他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才能进行侧写。”刑茗说道。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房间里只剩下挂在办公室里的张超贤和坐在它面前的郝威以及不知所措的邢茗…

“关上门,然后你过来坐我身边,保持安静,最好也不要呼吸。”

“你…”

“嘘,别说话!”郝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开始了侧写…

“呼…”

深呼吸了几次之后,郝威就进入了状态:我潜进了办公室,他没有戒备,因为他认识我,知道我是谁,他不认为我会突然动手杀他,所以我很容易就得手了,我用了某种方式让他保持安静,就像杀于连洲一样,我给他注射了麻醉药,随后我剖开了他的胸膛,取出了他的心脏,这一次我不用审判,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恶魔,审判恶魔是否有罪是毫无意义的…

我要让他在死后看到自己的心,看到自己那颗恶魔一样的心,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他人皮之下是怎样的丑恶,我要让人看清他的嘴脸,那恶魔的嘴脸。

“这就是我的初步推断…”郝威满头大汗,瘫坐在椅子上…

“这只是初步的侧写,其他的还要等尸检报告和痕检报告出来才能再继续。”

“先回去吧,我扶你…”刑茗拉起椅子上的郝威,走出现场…

“好了,侧写做完了,我带着他先回去,你们继续。”

回到办公室以后,郝威还是没有缓过来,像条死蛇一样瘫在沙发上…

“喝吧,喝完了起来继续干活,你不是说凶手不会到此为止吗,现在已经死了两个,如果你的推理没错的话,下一个死的应该就是那三个人中的最后一个了…”

“哦。”郝威坐起身,接过糖水,一口就给干了。

获取了糖分之后,郝威整个人活了过来…

“已经派人去了那个医药公司老板,贾政的家里,人还活着。”刑茗说道。

“哦,先陪我去趟法医办公室吧。”郝威抓了抓自己蓬乱的头发。

法医科办公室里,老法医科长何春华坐在办工桌前写着尸检报告。

“哎呀,我都说了,我真没记住那个秘书的电话号…”

郝威被刑茗问的不耐烦了,十分不开心的踹开了法医科办公室的大门,但是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何春华之后,他就要偷偷的逃跑…

“站住!关门,重新进!”何春华头也没抬,挥了挥手说道。

“哦。”郝威乖乖地退了出去,然后轻轻地关上门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轻轻地敲了三下门。

“进来!”门内再一次响起了何春华不温不火的声音。

郝威得到了进门许可之后才毕恭毕敬的推门而入。

“来拿尸检报告的?”

“哦。”郝威低着头,想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没写完呢,等五分钟。”

“哦。”郝威的头垂的更低了,手上不安的捏着衣角。

“坐那等着,我柜里有汤,自己拿,给你女朋友也盛一碗。”

“她不是…”

“嗯?”何春华转过头瞥了郝威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继续说下去试试看?红果果的威胁啊!

郝威十分不情愿的在何春华的柜子中拿出保温桶,倒了两碗汤,但是很明显自己的那一碗里满满的都是猪肚,给刑茗的那一碗则清汤寡水的,放了几块萝卜,伸手递给目瞪口呆的刑茗。

目睹了全过程之后,刑茗惊讶的张大了嘴,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

“我…”

刑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郝威用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那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少废话!快喝!

刑茗嘴角抽搐着,接过了郝威递来的汤…

另一边,郝威则坐在沙发上吸溜吸溜的喝着汤,咯吱咯吱的嚼猪肚,吃相还是那么惨不忍睹…

“坐。”何春华的语气明显温柔了一些。

刑茗不知所措,小仓鼠郝威放下调羹,拉了拉刑茗的袖子,示意她坐下喝汤…

五分钟后…

“小兔崽子,你舍得来看我了啊?”

“哦,我…”那一桶汤刑茗就喝了一碗,吃了几块白萝卜,其他的全被郝威吃了。

“你还记我是你妈不?怎么是不是要等我和你爸归位了才回来啊!你行你不信你再不回来我就让你哥把你抓回来!”

“别,我错了还不行吗,妈。”

“我知道,你妹妹的事儿,你放不下,但是…”何春华叹了口气。

“别说了,当年的那件事儿是我的原因,不用安慰我了…”郝威一脸的失落,放下手中的汤碗。

“算了算了,我也不说了,给你,小兔崽子,你要的尸检报告还有痕检报告,不用看过程了,直接看结果吧。”

“还是老妈了解我。”郝威结果报告,埋头翻看着。

“咳咳,小兔崽子,小兔崽子?!”何春华喊了郝威两次没有结果之后,直接扭着他的耳朵把他揪了起来。

“妈妈妈妈…掉掉…掉了,轻点,轻点…”

“给我介绍一下,这谁家姑娘,怎么就不开眼看上你这么个混小子。”

“哦。”郝威低着头,幽怨的看着何春华。

“阿姨,您…您好。”

“你好,小姑娘,不用怕,以后呢我家这小子就交给你了,他皮的很。”何春华一脸的慈祥看着刑茗。

“知…知道了。”刑茗的耳朵都红了。

“小兔崽子,这周末回家吃饭,你爸好久没看到你了,你大哥也回来。”何春华整理了一下自己办公桌。

“大哥啊,老头子最近怎么样?”郝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你爸好的不得了,每天能吃能睡的,工作上也没啥麻烦。”

“对了,小兔崽子,这周末带这个姑娘一起回家吃饭吧。”何春华一脸和善笑容。

“噗…”郝威刚喝了一口水就喷了出来,“何姐,你不是吧,人家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现在…”

“少废话,小兔崽子,这周末你要是不把她带回家我就让你哥把你拆了!”何春华眉头一竖。

“成成成!你赢了,妈。”郝威举手投降。

“哦,对了,小兔崽子,我在那两幅画的夹层里找到了两张羊皮纸,上面写了两串数字。”何春华把两张照片递给他。

“对了,这两串数字你看了,有什么头绪吗?”

郝威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估计是什么人闲的无聊吧。”,说完又抓了抓自己的鸡窝头。

“好了,妈,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报告我拿走了。”郝威晃了晃手里的两份报告,出了门。

“喂,小兔崽子,记得这周末带着人家姑娘回家吃饭啊。”

郝威身后,何春华的声音回荡着…

办公室里,郝威坐在椅子上仰望着天花板。

“对了,张超贤的尸体是被他的秘书发现的吧?”郝威坐起身,盯着刑茗。

“嗯,是的,小李正问着呢,那姑娘吓坏了。”

“哦,有结果尽快送过来,一定还差了什么东西?”郝威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白板,板子上有密密麻麻的多了好多东西,都是和这两起案子有关的线索和资料。

继续阅读《本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