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婚入祁途宋凝乐祁夜小说阅读

小说:婚入祁途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宋凝乐

角色:宋凝乐祁夜

简介:年少的一场欢喜,要了宋凝乐半条命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他却从未回过头看她一眼
新婚之日,他当着无数媒体的面,宣称这辈子如果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动心,他就是狗
堂堂祁氏集团总裁一向言出必行,当真恨她恨的不遗余力
直到她胃癌晚期,那个男人才终于露出了惶恐的表情
宋凝乐却笑的无畏,祁夜,你不配愧疚
我死了,你就自由了
男人说不出话,只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宋凝乐,是你拉我入这地狱,我们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婚入祁途

《婚入祁途》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我不恨他
宋凝乐听了祁夜的话浑身都在颤抖,半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竟笑了起来:“祁夜,我死了,她的血都失去了效用。
到底是你损失更大还是我损失更大?”
祁夜一时间竟没法反驳,过了良久才露出了一个阴鸷的笑:“宋凝乐,那你要不要清醒着看着你的家人们都一一死去然后你再去死?”
宋凝乐听了这话放松了下来,是啊,自己又怎么可能是祁夜的对手。
嘲笑了自己的自不量力,她两行泪和声音一同出来:“我同意治疗。

祁夜几不可闻地轻笑了一声,随后转身将门摔上了。
“我需要用最好的药物和医疗团队。
”祁夜对着杨絮命令道。
“是是是,不说我也知道。
除了财大气粗,我真是看不出来你哪点能讨人喜欢。

财大气粗的好处就是第二天宋凝乐一睁眼就看到医疗人员都围着自己指指点点,护士也在马不停滴地给她用上各种医疗器具。
治疗并不顺利,宋凝乐吃不进东西,化疗的痛苦也让她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情。
祁夜的表情也是一天比一天狰狞。
这天祁夜在看到宋凝乐又忍不住痛苦晕厥过去了之后终于爆发了,他双眼赤红地将杨絮按在了墙上:“你要想个法子,这样下去只会让她更快死亡!”
“你在担心的是什么?”杨絮也丝毫不畏惧,“到底是她的人还是她的血。

“当然是……”祁夜的眼神出现了片刻的犹豫,趁着空挡杨絮也挣脱了他的手。
“嗯。
”杨絮迅速地打断了祁夜,“她的血?那我有个好方法,就是现在停止化疗,在她刚死亡的时候就把血都抽出来,你就留着那些就够了。

“你他妈在说什么!”祁夜一拳头就想朝杨絮打过去,杨絮躲了过去,祁夜的手就打在了墙上,一个血印就留在了墙上,“我要她活着……这样……”说到最后祁夜竟没想到更好的理由。
杨絮看着男人暴戾的模样,那眼神中分明藏着更复杂的情绪。
“我说过,她没有生的**。
你想想吧,你想想你都对她做了什么?如果你能稍微多注意一点点她都不会是现在这个下场!现在什么都成了定局…….祁夜,胃癌晚期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放了她吧。

祁夜听了这话突然揪住了杨絮的衣领,狂吼令人瑟瑟发抖:“放了她?你跟我说放了她?我的仇还没有报她怎么敢死?她要真死了,我要你去给她陪葬!”
“可是她没有……”
祁夜听到这话稍稍冷静了一些:“没有生的希望?你打电话,让宋家人来看她。
”说完就大步迈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宋家夫妇来的时候就看见女儿面色惨白地躺在病床上,仿佛下一秒就要没了呼吸,两个老人终于是忍不住在病房内丝毫不顾忌地大声哭诉。
“乐乐!”宋母最先扑到床边,随后宋父也一脸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终于是把宋凝乐吵醒了:“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宋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抽噎:“杨医生打电话来让我们看看你。

宋父找来了两张凳子两个人坐在了病床的旁边。
“孩子,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化疗有点难受。
”宋凝乐努力展出一个笑容,,“对了爸,家里情况怎么样啊?”
“都挺好的,你什么也不要担心,现在就安心养病。
”说着环顾一周,“祁夜那小子…..”
“爸!”宋凝乐不愿听到他的名字娇嗔着打断父亲的讲话。
“还不乐意了,”宋母开了口,“之前想着你跟他能过得好,就把你硬塞给了他,是妈老糊涂了。

“妈,别这么说。
我和他在一起也确实没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宋父一听眉毛横飞,“医生说了这个病早一点发现都不会这样,我看他就从没关心过你!”
说着宋父就把手机拿了出来:“我非得把人叫来好好教训一顿!”
宋凝乐觉得有些聒噪,皱起了眉头:“爸妈你们冷静一点行不行?”这一吼到是让两个老人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宋母连忙握住女儿的手试图安慰她。
“我当初是心甘情愿喜欢上他的。
这根本不存在硬塞的问题。
”宋凝乐说着表情严肃了起来,“他就是脾气差了点,你们也看到了,这是vip病房,这里的设备和医疗团队都是最好的,如果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待遇?”
宋凝乐放松了心情缓缓开口:“当初若不是我,他最喜欢的女孩也不会……这都是我们应得的。

“可是……那是我们的决定,乐乐你大可不必去自己承担。
他要怎么样冲我们来就好!”宋父义愤填膺。
“一命换一命,我也不恨他,如果这样他能好过点我也心甘情愿,毕竟当初是我需要那些血液。

宋母一听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一个劲地哭泣。
他们谁也没有发现,病房外有一只正准备推开门的手突然垂了下来,然后又转身离开了。
一直到宋父宋母离开了,宋凝乐觉得头也昏昏沉沉的准备睡去了,这时病房门被打开了。
“你真的是那么想的?”祁夜一身黑衣站在床边,向下俯视着了无生气的人。
“嗯?”
“你早上说的那些话,是真心话?”
“你听到了多少?”宋凝乐说到最后几乎没有声音了,她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她长时间的大脑运转。
“全部,从‘心甘情愿喜欢上他的’开始。
”祁夜面无表情地复述着宋凝乐的话。
“呵。
”宋凝乐身体抖动了一下,“你听了以后有什么感想?可笑?还是觉得……”
声音未落就被一双手紧紧地掐住了脖子,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你就那么想死?一命抵一命?宋凝乐,我现在就让你解脱!”说着就加重了手里的力度。
“好……啊。
”宋凝乐用光了所有的力气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祁夜看到笑容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那笑容中有解脱,有释然,却没有了生机。
理智仿佛一下回来,他松开了手冷冰冰地丢下一句:“把病养好。

继续阅读《婚入祁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