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赵王小说《小李飞刀玄衣行》全文阅读

小说:小李飞刀玄衣行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冬天的火狐

角色:赵王李推之

简介:玄衣一出,天下百戮
程家安猝死,重生李寻欢幼弟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家世不是盖的,一不小心,他就被惯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熊孩子
然后他就纵横江湖,成了一个朝廷的“鹰犬”
无所顾忌的搞事情
好吧,这就是个熊孩子扯翻全世界的故事

小李飞刀玄衣行

《小李飞刀玄衣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3章 大家……早啊!

李乐来到这个世界后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

这一天的早上,李乐从梦中醒来。

已经醒来好长时间了,可是却不原意睁开眼睛,脑子里回忆着一些上辈子的事情。伺候他的丫环进来见他的眼睛还没睁开,以为他还在睡觉,便打算悄悄给他把便布换了。丫环知道,李乐其实很乖的。七岁半的孩子,虽然躺在床上动不了,却从来不用叫人操心。想要方便的时候,总会提前哼几声,给自己提示一下,好做好准备工作。每天早上给他换便布的时候,下身都是很干净的。有时候宁愿自己憋着,也要等丫环准备妥当才会肯方便。——她们哪里知道,李乐完全是因为受不了裆里湿腻腻的感觉。

这么可爱,这么懂事的孩子,那个可恶的楚王怎么就忍心将他推进冰冷的桃花池子里去?真是心肠都烂透了!丫环气愤地想着。

对于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李乐已经完全习惯了。没办法,谁让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呢?可是今天,那个经常帮自己换便布的小丫环,脱下原先的便布后,就很长时间都没动。这让感觉下面凉飕飕的李乐很恼火,难道不知道老子是病人,不能受凉吗?后来再一感觉,才明白为什么那个丫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作。原来是自己下面的小兄弟已经站起来很久了,想必那丫环是看呆了吧。这让李乐感觉到很尴尬,却又觉得很自豪。虽然现在这种状态下看不到自己的小兄弟,但想必是很强壮的,不然怎么会一下子就把这小丫环给震住呢?可是毕竟一个男人最私秘的地方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看光光了,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虽说对方只是个十三四岁大小的小姑娘,可再怎么样也是个女人啊。而且,半大的姑娘了,该懂的基本都懂了,要是她起了什么不健康的思想,并且做出什么不健康的举动,那李乐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就这样,李乐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害羞状态当中。多少年没害羞过了?李乐自己都不记得了。于是,面对这种尴尬的境地,他只能选择——继续装睡。

就在李乐觉得无比害羞的时候,有一只冰凉的小手,沿着他的大腿根部,轻轻地往上摸,直到摸到那根正站的笔直的小弟弟之后,才停了下来。而感觉到那种冰凉的触感后,小兄弟还很不争气的斗了两下。一时间李乐觉得羞愤欲死,心里无比憋气地想道:“靠!从来都是老子主动,什么时候让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调戏过?”

那丫环好像也感觉到了害羞,轻轻摸了两下之后,便红着脸匆匆地给李乐换完便布,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李乐欲哭无泪,就这样被个小丫头片子给非礼了,这是每一个自尊心强烈的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事情。特别是最后摸那两把,简直让李乐羞愤欲死,更是恨不得跳起来杀人。

于是,在这种愤怒,羞臊,无奈,焦躁,气愤的心思中,李乐觉得自己快要炸了,气得浑身颤抖,直教血灌顶梁门,心里呐喊着:“绝对不能有下次了!绝对不能有下次了……”

就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猛然间感觉到,因为生气的原因,身体在的颤抖着,身上好像渐渐有了力气。试着握了握手掌,竟然可以动了。而后又试着缓慢地抬了抬胳膊,果然没有问题。心里一激灵,李乐支着双手,猛然间坐了起来!

一阵狂喜掠过心头,双腿又跟着曲了曲,竟然真的没问题了。心里叫着,冷静,冷静。然后慢慢地从床上开始往下移。不多时,双脚便踩在地上,腰上一用力,便站了起来!

李乐直感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农奴翻身把家当”一般的畅快。然后,不自主地开始哈哈大笑。

而此时,那个先前出去的小丫头,刚好又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站在床边,叉着腰仰天大笑的李乐时,呆了片刻,忽然“啊”地惊叫一声,又跑了出去。李乐也没管她,依旧陶醉在可以重新站起来的兴奋感中……

……

“大公子……二公子……小少爷起来了!!”

随着小丫环的狂奔乱叫,一时间,整个李园鸡飞狗跳。李勿悲与李寻欢接到消息,匆匆地往后园里赶去。

……

李乐站在地上,叉着腰笑了不多时,便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忽然间觉得这种‘张全蛋’式的仰天大笑实在显得很傻逼。四下里瞧了瞧,发现除了先前被自己吓跑了的丫环外,周围再没其他人。这也缓解了他那些不知所谓的尴尬。

等李寻欢和李勿悲进了屋子之后,发现李乐已经穿好床上放的那件白色睡衣,正拿着一面铜镜子坐在床头,不停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嘴里嘟囔着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也没听清。

其实,李乐说的是:“还不错嘛,虽然年纪小了点,但可以看得出,长大以后又是个帅逼。在任何世界,靠脸吃饭都是最基本的生物操守。”

在发现屋子里已经站很多人的时候,李乐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里的铜镜放下。冲着自从进了屋子便被惊喜冲昏头脑的李寻欢,李匆悲,林诗音,铁传甲几个人干笑了两声,向他们打招呼:“嗨!呃,大家……早啊!”

“……”

李乐见大家没反应,于是又问了一句:“都……吃过早饭了没?”

“……”

李寻欢最先醒过神来,压着内心的激动,颤着声音问道:“小弟,你感觉怎么样了?”

李乐跳下床,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我感觉……很好啊。”

李勿悲抢先上前,在李乐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捏捏,激动的半天说不出来话。林诗音更是喜极而泣,一边微笑着,一边用手捐拈着眼角的泪水。李寻欢和铁传甲两个人都是哈哈大笑,用自己最本能的反应来表达此时的心情。

李乐被李勿悲摸摸捏捏的,弄的全身不自在。心里想着:“靠!这老玻璃!神精病啊!”可是,另一个属于原先那个‘李乐’的念头却自心里感觉到温暖。这让现在的李乐觉得实在郁闷……

等到这些人的心情基本平复了之后,李乐忽然对抱着自己的李勿悲说道:“问个事,可以吗?”

李勿悲呵呵笑着,显得极为高兴,说道:“小弟,你问。”

李乐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各位……都贵姓啊?”

李勿悲脸上的笑容忽地凝固了,李寻欢,铁传甲以及林诗音停下了动作,好像忽然间被冻住了一样。

李乐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试探着小声问了一句:“这个问题……不能问吗?”

紧接着,李寻欢皱起了眉头,试控着问道:“小弟你……不记得我们了吗?”

李乐干笑了两声,想要客气客气,说些诸如“对不住,对不住,是看着面熟,实在是想不来……”之类的话。可是又一琢磨,现在这种环境还是少说话为好。于是板起脸,很严肃地摇摇头。

屋子里的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显得有些沉重,李勿悲叹了口气,将李乐抱起放在床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站起身,从外面叫进来一个管事的,说道:“去请龙二先生……”

……

于是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李勿悲,李寻欢,林诗音,铁传甲以及李乐五个人,彼此互相看看,谁都不说话。

李乐倒是有心开两句玩笑来活跃一下气氛,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哪句话说错了,实在太不好。

龙二先生来的很快,作为受聘于李园的常驻大夫,在听仆人们说李乐已经可以起身以后,便匆匆地往来赶了。那管事的还没出内宅的二道院门,便见到了正往来走的龙二先生。说了句正要去请您老。便和龙二先生一起又往回走。就这几十步的距离,龙二先生便已经从管事的嘴里问出了李乐现在的状态。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两人便已经到了屋门外。由管事的进去通报,龙二先生站在门外思索着,等管事的再次出来请他进去时,心里基本上有的定论。

等龙二先生进屋,李勿悲作为家主,起先行礼,道:“有劳先生了。”其他人也根着站起来,纷纷行礼。只有李乐还坐在床头,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二先生摆了摆手道:“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这便为小公子看看。”说罢,便走在李乐面前,笑迷迷地看着他,声音很是温和地问道:“小公子,可还记得老朽?”

李乐想了想,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迷惑些,摇摇头,又点点头。心里想着这个时代怎么称呼医生呢?管他呢,叫声大夫总不会有错吧。于是试着问道:“您是大夫?”

龙二呵呵地笑着,问:“小公子怎知老朽是大夫?”

李乐心里暗忖,废话!老子当时看见你给我把脉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着瞎话:“那时神智还很迷糊,隐隐见到先生在为我诊脉。”其实他当时清醒的很,只是身体不能动弹。话也只能这么说着,先铺个局,不要显得太过突然。以后有人问起过往的事情,自己回答不上来,大可以说一句:“老子失忆嘛。”

不知道很多电视剧里的男主角都失忆过吗?

龙二指了指屋子里的其他人,又问道:“他们,你都不记得了吗?”

李乐点点头,依旧满嘴的瞎话乱跑:“觉得熟悉,却都想不起来了。”其实有个屁的熟悉,从来没见过的人,哪里来的熟悉?

龙二又道:“老夫为你把把脉,可好?”

李乐点头答应,心里想着,你又不是神仙,把个脉就能知道老子,咳,在下是个冒牌货?

于是,龙二先生坐在李乐身边,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搭在他的脉上。其他人都觉得龙二先生刚才显得有些拘谨,心里有疑惑,却不好在此时问出口。龙二看出了他们的疑问,便笑着道:“此时病人刚刚恢复,心神怕是有些不稳,尽量要语气舒缓,与他商量着来,以免受到刺激。到时只怕不好了。”

众人这才恍然地点点头。

李乐鄙视地看了龙二一眼,没说话……

……

继续阅读《小李飞刀玄衣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