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黎唯兮凌赤焱《金枝》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金枝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风筝别了蓝天

角色:黎唯兮凌赤焱

简介:初相见,她一袭旗袍撩人心,救他于危机四伏中;再相遇,她十里红妆嫁他人
他觅了她的玉佩,她匿了他的枪
阑珊硝烟,世家大族,恩怨情仇,层层迷雾拨不散,深深情思斩不断
敌军相抵破城而入,黎唯兮望着坍塌的旧城,昔日烟云究散去,国破山河几时休?一袭殷红旗袍,那是他身前最爱的颜色
宁为战死诡,不做亡国奴!那是她心爱的男人教她的
炸药倾洒敌军,她仰身纵下,嘴角上扬,“寒枭烨,我来陪你了……”

金枝

《金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1 初相见

  民国十一年,寒风萧彻,吹得这烟云年华更加凉薄。

  一辆新式汽车发出汽笛轰鸣声,疾驰而过。

  车上,一位妇人假意拢着黎唯兮的手畔,带着哭腔。

  “兮兮啊,不是舅妈心狠,这凌家的势力与日俱上,他看上你了,你就得嫁过去啊,不然你舅舅的银行会彻底倒闭的!”

  黎唯兮缴着手帕,微蹙眉头,心里苦涩异常,她不想嫁,她的心里早就装满了凌赤焱。

  昨天就是他亲自上门提亲的——为自己的父亲!

  惆怅啾然,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蓝屏玉佩,黎唯兮恨不得直接砸了这破玩意儿,它就像枷锁禁锢了自己的自由。

  车里空气凝重,今天就是把她送去凌家的日子。

  一向唯唯诺诺的舅舅突然开口,“唯兮,你不想嫁,就不嫁!舅舅银行的事情自己解决!”

  舅妈陈滟一听这话,瞪了一眼他,大吼大叫,“林昆,你解决!怎么解决?现在凌家摆明了要搞你!无数人踏破门槛取钱,银行里哪里还有钱?”

  陈滟越骂越起劲,“我倒是想嫁,凌家要我吗?…”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吵得黎唯兮更加心烦。

  车子颠簸一下,两个人才消停了一会儿,透过车窗,一少女掏出大把银元,递给一伙蒙面歹徒,“瞧见那辆汽车了吗?我要里面的姑娘死!她不死,你们死!”

  “是,大小姐!”

  少女眉眼一横,嘴角狠意上扬,拂袖而去。

  “号外,号外!华城即将改姓!不日见分晓?”

  “寒家军势破各路军阀!不日抵达华城!”

  买报的小贩起劲地吆喝着,黎唯兮百感交集,军阀混战几时休。

  “砰”得一声!

  汽车抛锚,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个歹徒“咔咔”几下,敲碎了车窗,陈滟二人吓得嗷嗷叫唤,司机撇下车子跑得没了踪迹!

  黎唯兮意识到情况不对,脑海闪现一个字——“逃”!

  带头的混混下马,低头一探,发现车里早就没了人影,狂怒一声,“玛得,小娘们竟然跑喽!兄弟们看好这俩老的,给我追!”

  车仰马翻,无数商贩的小摊被打翻,五谷杂粮洒了一地。

  “老大,小娘们儿在那里呢!”

  听到声音,黎唯兮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直接扔掉脚上的高跟鞋,肆意地跑。

  紧致的旗袍加身,使她的行动更加不便,急促的呼吸在她的耳畔起伏。

  歹徒已经把四年包围了,黎唯兮身后只有一面湖泊,她慢慢后退,歹徒们就毫无忌惮地上前一步。

  步步紧逼,退无可退!

  黎唯兮浑身颤栗,不知所措!

  “小娘们儿,挺能跑啊!有人要你的命!你跑不掉!”

  黎唯兮心里很清楚,和这些人说什么都是徒劳,望着颇深的湖水,心里一横,纵身一跳!

  “大哥,这娘们简直不怕死,这可怎么办?”

  歹徒头目气得嘴角发搐,“他奶奶的,性子这么辣!给我去下游去找,死了尸体也要给我捞上来!”

  黑压压的一片,歹徒们继续追寻!

  ……

  某渔船上。

  “那里!那里!”

  小影子靠近叫喊着,目光锁定不远处的湖面。

  毫不犹豫,他纵身一跳,他的水性很好,短短几分钟,就把水下的女人捞了起来。

  女子一身湿透,身材纤细娇小,就这么躺着。属于她淡雅的气质浑然而成,她乌黑的长发,一直垂顺到她的肩,她的脸白皙如凝脂,是个美人胚子。

  掐了掐人中,落水时间不长,黎唯兮就醒了。

  狠狠吐出来呛得那口水,小影子就问,“姑娘,你醒了!你……”

  “嘭!嘭!嘭!”

  一道道枪声脱鞘而出,急促密集,紧张的硝烟气息弥漫开来。

  忽然。

  一道黑影从空中翻身一跃,直接跳到了船只上。

  小影子直呼,“枭爷…你…”

  对方看到船上有生人,目光凛冽,便以闪电之势将黎唯兮按住,并堵住她的嘴,随后用透着寒意的声音威胁道:“不准声张,否则我现在就……”

  低头打量,这才发现。

  这个男人竟然伤得不轻,腹部连带肩部都中了子弹。

  殷红的血突兀地滚滚往外流,刹那间就染红了她的手。

  黎唯兮吓得眼中含着泪圈儿,捣蒜般点头,下一秒,直接就被男人拽进了床舱里。

  小影子知道情况不妙,拿起船桨假意划船。

  无数军官寻着血迹赶来,冲着天际就放了好几枪,惊飞了无数的飞禽。

  “打渔的!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男人,穿着黑皮衣?”

  那几个追杀黎唯兮的混混也寻匿到了渔船上,只是迫于前面的人有枪,停下来看究竟。

继续阅读《金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