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小说完整版阅读,景易知白文洋最新章节

小说: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龙卷不是风

角色:景易知白文洋

简介:景易知谋划了一切,却没算到自己的心
他以为安木槿对他来说,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却没想到落子生悔,差点痛失此生挚爱
安木槿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爱上了景易知
她以为景易知对她来说,是可以避风的港湾,却没想到所有的痛苦都是拜他所赐
“你曾说要护我一世周全,可后来的千难万阻都是你给的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借机炒作

安木槿像一只小鸡一样被拎了起来,不敢回头看男人的脸。

景易知是恒世集团的继承人,他长相俊美,身材出挑,三年前从国外留学归来,一手将集团的建筑子公司景石规模不断壮大。

外界传闻,现在就连母公司的大部分流水,都来源于景石。

帅气多金,还是禁欲系,当下的女人们最吃这一套,景易知在东港市的知名度不亚于当红明星。

抓住了景易知的新闻,就是抓住了那些八卦女人们的钱包,要是拍到他抱着女人的特写,还有私生子,杂志一定会卖到脱销。

“咔嚓,咔嚓”

“小姐,请问你和景少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带着孩子出现在这里?”

“你故意选在宋少婚礼这天,是否想借机炒作?”

伴随着快门声,一道道白光刺得安木槿睁不开眼,逼问声穿过耳膜,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好像又回到了两年前,站在法庭上那一刻。

冰冷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安木槿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使劲掐着自己的掌心,才勉强留存住意识,她还带着安康,不能就这样晕过去。

景易知感觉到女人的颤栗,在心中冷笑,这样的心理素质,也敢出来碰瓷。

“景少从未宣布婚讯,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哭闹,不觉得羞耻吗?”

一个女记者高亢发问,她情绪有些激动,景易知也是她的梦中情人,她不自觉带入了个人情绪。

这样明显带有人身攻击的问题显得很业余,也没什么新闻价值,不过其他记者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窃窃私语,等待安木槿的回答。

羞耻二字一出,安木槿的世界一瞬安静,耳边回荡起一声严厉的质问,“你作为设计师,不觉得羞耻吗?”

“不,不是我干的!”

安木槿情绪突然失控,挣扎着捂住耳朵,景易知有些意外,下意识松了手。

“老板!”

小助理赶到酒店,发现一群人将大厅围得比马路还堵。

幸亏老板气质出众,在乌压压的人群里还是能够一眼被看到,他挤破脑袋才钻了进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慌乱间,安木槿感觉到手臂传来温热,是安康踮起脚,努力在触碰她。

回过神,安木槿甩掉高跟鞋,赤着脚拉起安康,冲出人群。

安木槿的动作太快,连机敏的八卦记者都没反应过来,他们也没想到前一秒还痛苦不堪的女人,下一秒就像泥鳅一样钻了出去。

女人的眼泪真是骗人的好工具。

看了一眼仓皇逃去的身影,景易知迈步走进电梯,小助理在身后充当人肉护盾,挡住了蠢蠢欲动的记者。

记者也是趁乱才敢拍照采访,现在借他们几个胆子,也没人做找死的出头鸟。

要是景易知没放话,他们手里这些素材也只能在仓库里积灰,毕竟哪个老板也不想得罪这位年纪虽小,做事手段却狠辣无比的小景总。

眼见没了希望,人们自觉地作鸟兽散。

小助理吭哧吭哧地爬上楼,推开会议室的门,只有景易知一人。

“老板,合同我带来了。”

小助理急忙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还没递出去,就听到老板发话,“不用了。”

“啊?”

意识到不对,小助理赶紧闭住嘴巴。

景易知看了他一眼,面色莫测,“这个女人应该是被人雇来搅乱婚礼的,今天这么一闹,宋白两家的联姻可能会受影响,我先让白氏的人回去了。”

今天,景易知本来要与白家签订协议,建筑公司与地产集团,是再合适不过的合作项目,婚礼与合作一同进行,喜上加喜,结果却被搅了局。

不过景易知却不觉得可惜。

老板虽然名叫易知,小助理入职半年,却还是摸不透他的想法,犹豫地问:“老板,那我们与白氏集团的合作……还要继续吗?”

“暂时搁置,这几天密切观察股市动向,还有新闻头条。”

景易知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这件事情不会到此结束。

“是。”

“还有,找到那个捣乱的女人,查清楚她的来历。”

景易知一惯波澜不惊的眼眸中,浮现怒火。

在他二十八年严谨的人生中,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可理喻的状况,搞得他当众为难,还想逃之夭夭,他得让这个女骗子付出代价。

上千万的合作项目告吹都不见老板这么生气,看来这个女人真的触了老板的霉头,小助理咽了咽口水,回道:“是。”

两天后。

景易知正在修改设计稿,小助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连门都忘了敲。

“老……老板。”

“怎么了。”

景易知没有抬头,要不是王特助请了假,其他人手头各自有项目,他也犯不着忍受这个冒失手下的折磨。

“有好几个消息,您要先听哪个。”

“咔嗒。”

铅笔芯被摁断,景易知额角的青筋微凸,他抬眸,声音又冷了几分,“一件一件说。”

小助理端正站直,开始汇报:“半个小时前,白家宣布取消与宋家的婚约,随后白氏集团的股价降低一个百分点,目前还在持续下跌中。”

“理由是什么?”

那天那个女人并未得逞,而且据景易知所知,白家的千金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贸然取消婚礼,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白家只是说俩人性格不合,其他的并未多说,不过……”

景易知一个凌厉的眼神,小助理赶忙加快语速,“不过我看八卦新闻上说,有人给新娘发了一段与新郎在结婚前夜的亲密合照,新娘一气之下砸了现场,还有视频呢。”

小助理将平板电脑递出,视频看起来像是用隐藏摄像头拍到的,新娘摔打咒骂的声音不断传来。

景易知皱着眉头关掉视频,随手一滑,一行醒目的红色大标题跳了出来。

“震惊,恒世集团继承人喜当爹,神秘女子带娃悲哭认亲,这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景易知冷笑,这些记者倒还有些求生欲,刻意裁剪了照片,他并未露脸。

高清镜头下,女人的五官显露无疑,景易知越看越觉得熟悉,端详了两秒,“这个女人是不是被领养的?”

继续阅读《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