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小说最新章节,肖北凌修司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角色:肖北凌修司

简介:“离婚吧
” “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签字吧
” 肖北的语气很强硬,她把早就已经签好自己名字的离婚协议书递到凌修司的面前
凌修司皱眉,但在她的猛攻之下,终究还是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 他,婚内出轨
她,尽力躲避
可是,她偏偏答应了凌修司的父亲凌云洛提出的要求进入云溪出版社的编辑部任职
然而他却要她尽快辞职,各走各的、互不干涉
当她想要开启自己新的生活的时候,他居然想尽办法得要对她赶尽杀绝,不断纠缠着她,她对凌修司已经彻底绝望了,所以她想要绝地反击,从出版社夺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肖北,难道你非要这么狠心吗?”凌修司双膝下跪,苦苦哀求着肖北
“没错,当初是谁想着要对我赶尽杀绝,现在反过来让你也尝尝这种每天提心吊胆的滋味!”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绝不拱手让人

肖北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她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一张薄薄的红色结婚证结果就这么简单得变成了一张离婚证,然后可刚走到半路上她的脑袋瓜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而后二话不说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陌生电话,她和对方足足沟通了有一个小时。

“妈,我回来了,和修司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好了。”肖北一回到家立马跟楚玲玲汇报了情况,“至于婚前婚后的财产我一分钱都没有要。”

楚玲玲有些可惜道:“这么多年了你就心甘情愿一分钱都不拿吗?”

肖北倒是想的非常明白,什么狗屁财产现在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浮云,以后等时间成熟了她一定要一千倍一万倍的要回来:“我嫁过去这么久也没有付出什么,对商业上的事情也不是非常懂,更何况我不想再和凌修司有任何瓜葛,所以干脆一分不要。”

“可话虽如此,但毕竟……”说到底楚玲玲还是不舍得那些钱,“罢了罢了,凌家那些人我们也惹不起,尤其是修司他那个妈平时说话就阴阳怪气的,那些年可真是苦了你了,现在离婚了也就解脱了。”

解脱,是啊,终于解脱了。

肖北躺在沙发上伸了伸懒腰后便眯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甚至还淡淡地补了一句:“妈,明天电视和报纸上又会有一则惊动全市的新闻了。”

楚玲玲不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凌家大门口被一群媒体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凌云洛黑着脸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伸出右手指着沈月鹅大骂:“你还不给你宝贝儿子打电话,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现在给我捅出这么大的事情来,简直就是废物。”

“云洛,我已经给儿子打过电话了,在路上了。”沈月鹅战战兢兢得站在原地,甚至不敢直视凌云洛,“那……”

凌云洛背着手在原地来来回回的不停地踱步,又看了一眼沈月鹅刚想要说些什么,一个佣人急急忙忙从外面跑了进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已经拿外面那些记者没办法了,该说的都说了,可是他们始终不肯罢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继续给他打电话。”凌云洛脸色彻底变了:“凌修司啊凌修司,这辈子我们凌家算是栽在他手里了,二十多年来居然培养了一个这么龌龊、无耻、没脑子儿子。”

沈月鹅拿出手机打算去别处拨打。

“回来,当着我的面打。”凌云洛叫住了沈月鹅,“你是不是还想替他出什么馊主意。”

沈月鹅只好当着大家的面打电话,并且还按了免提键。

“妈,我被堵在门口了,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一下子来这么多的记者,我进不去了。”凌修司受不了的开始爆粗口了,“都一群什么东西,敢挡住我的去路。”

“王八蛋,你才不是个东西,赶紧给我滚进来。”凌云洛一把夺过沈月鹅手里的电话怒骂:“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爸,你……”

“马上滚进来。”凌云洛说完就立马把手机丢回给沈月鹅。

沈月鹅也不敢替凌修司说话,只好干坐在沙发上瞎着急。

用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时间,凌修司终于从人堆里顺利挤了进来走到客厅,衣服和头发全部都乱糟糟的,狼狈不堪。

“爸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外面会有这么多记者朋友。”

“你还好意思装傻充愣是不是?”凌云洛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好儿子继续质问着:“你刚才去哪里了?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事情?”

凌修司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的看了一眼沈月鹅又看向凌云洛道:“我一直都在公司处理新的项目啊。”

“公司新项目自然有人处理,不需要你来解决。”凌云洛的声音又大了一些,“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和肖北离婚?而你明明知道左岸传媒集团一直以来都在虎视眈眈地想要以最低价来收购我们云夕出版社,可你倒好偏偏要吃里扒外的和左铭威的女儿勾搭在一起。”

凌修司被自己的父亲骂得狗血淋头,瞬间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说从小到大他并不向其他孩子那样出色,但是凌云洛也从未像今天那样骂过他。

何况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他和肖北离婚的事情对外人只字未提,就算他再没有头脑可为了家族利益和身望也不敢如此轻举妄动,而且他是接到他妈的电话才知道出事儿了,估计他爸在旁边他妈不方便出谋划策,才导致他现在完全不知所措。

“凌修司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原以为你在外面做的那些荒唐事儿我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居然让你越来越放肆,越来越恶劣了,你和肖北的婚事是你爷爷和对方一起指腹为婚的,而且也是家族婚姻,可你就是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以后我还怎么敢把凌家企业完完全全的交到你手里?。”凌云洛的脸气得通红,“看来我要开始培养其他人了。”

凌修司一听立马急了起来:“爸,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是你亲生儿子,你不把企业交给我难道还想交到一个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手中吗?”

别的东西都可以无所谓,但是凌家的财产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拱手让人。

这只能是他的,谁都不可以从他的手里抢走。

“你给我跪下。”沈月鹅突然之间冲着凌修司大喊,“畜生,还不跪下。”

凌修司有点愣了,他傻乎乎得看着自己的母亲,不知所措。

他现在可是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出来想去讨好凌云洛:“妈,你做什么呢?”

沈月鹅站起来走到凌修司的面前毫不犹豫地先是一巴掌:“跪下。”

凌修司是沈月鹅手把手带大,自然知道沈月鹅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他好,此刻也只好乖乖得一下跪在了地上。

可刚跪下。

沈月鹅二话不说的就朝着凌修司的脸上狠狠一个巴掌。

直接把凌修司给打蒙圈了。

凌修司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下一秒又是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你说你到底知错了没有?”

整个屋子里响起了清脆的巴掌声,此起彼伏。

可就是因为沈月鹅的这个行为,使原本还在生气的凌云洛的脸色反而好了许多,到后来还起身拉住了沈月鹅:“够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也该消消气了。”

沈月鹅停下手后,突然之间就开始泪奔起来:“云洛,这孩子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打过他一下,可是实在是没想到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孩子居然这么不懂事儿,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来,我这心里真的没办法接受!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过世的爸妈和凌家祖祖辈辈,是我没有把凌家唯一的儿子教育好,全都是我的错!”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就算你把他打死了也无济于事。”凌云洛拍了拍沈月鹅的肩膀,“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该好好想想办法怎么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还有肖家那边我们该如何解释,恐怕他们肖家的股份也跌的乱七八糟了吧。”

沈月鹅的手段十分高明,一下子把凌云洛的注意力给分散到了其他地方:“我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他居然会做出如此不孝的事儿……我对不起你……”

“妈,这一切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做事不顾后果。”凌修司极力配合着沈月鹅,两个人像极了双簧演员,“让爸和凌家蒙羞了。”

再加上沈月鹅的自责和愧疚,凌云洛也没办法再对凌修司发脾气和重罚他。

“好了。”凌云洛声音非常严厉。

沈月鹅则是在旁边默默哭泣,凌修司很识相的跪在地上不声不响。

“离婚的事情我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明天你和我先去一趟肖家,好好的跟人家父母道歉,至于离婚赔偿金的话也适当的拿出一部分作为补偿。”

这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再加上沈月鹅如此内疚他自然也不好继续责怪凌修司:“刚才我也已经让助理联系了各大媒体的老总,可是他们居然一个个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就是关机,根本不打算把这条新闻撤下来,俨然一副想要把事情搞大,你赶紧给我回房间好好反省反省,另外想想明天怎么和肖家父母解释。”

凌修司迅速得从地上爬起来,有些落寞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爸妈,从此以后我一定吸取教训,不会再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了。”

凌云洛看着自己儿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你也期间看看他,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公关处理。”

“我还是在楼下陪你吧。”

沈月鹅有些不舍得看着凌云洛。

凌云洛摆了摆手:“得了吧,你留在这里除了哭还能干嘛,我看了也心烦气躁,还不如上楼去陪陪你宝贝儿子吧!”

“可是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楼下呢?更何况外面那些记者还挤在门口,好像根本不打算离开的样子。”

“放心吧。”凌云洛有些烦躁起来,“这个不需要你操心,等时间差不多了,他们自然会离开。”

“可是……”

“好了好了,别在我面前瞎晃悠了,看到就头疼。”凌云洛用手指捏了捏鼻子,“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行不行。”

“哦……那有事情随时叫我。”沈月鹅擦了擦眼泪就跟着凌修司一同离开了。

硕大的客厅一下子变得极为安静。

凌云洛神开双臂将整个人靠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白色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实在是想不到该用怎样的话去搪塞那些媒体,和如何面对肖家。

凌云洛拿出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将手机往旁边一丢,他有些崩溃了。

他着实想不到这凌家独苗居然能给他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此时此刻他内心深处无奈的的要死。

在这种时候,凌云洛需要一个人可以在他身边安慰,来自于儿子出格的打击和公司内部的各种动荡,今天最受打击的应该就是他了吧。

“管家。”凌云洛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给我备车,我需要和少奶奶谈一谈。”

“老爷,你忘了吗?她今天已经和少爷离婚了,她再也不是凌家少奶奶了。”

“我居然忘记了……”凌云洛经过管家提醒,他再次改口说道:“那么你立马替我约肖北去老地方见面,我有事要和她说。”

“好,我马上去安排。”

管家迅速得把车子从院子里开了出来,凌云洛坐在后排位置。

记者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车子给冲散了,并且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管家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和肖北联系:“喂,是肖北肖小姐吗?我们老爷需要和您好好谈一下,请您在半小时后出现在云夕出版社的会客室。”

继续阅读《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