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不知将军是夫郎宁溶月陆昶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不知将军是夫郎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宁溶月

角色:宁溶月陆昶

简介:只是捡回来了一个傻乎乎的男人而已,宁溶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傻子,如果有一天你不傻了还会喜欢我吗?永远喜欢月月,月月不可以不要我你乃堂堂将军,与我一介民女确实门不当户不对!自然公主才是良配!大将军每天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小娘子抛弃的恐慌中瑟瑟发抖

不知将军是夫郎

《不知将军是夫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家人
“够了!”宁溶月听不下去了:“这是你对爷爷应该有的态度吗?这件事是我自己下的决定,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阿月!”傅英年眼眶发红,然后看到宁傅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宁溶月身前:“我不许你欺负月月!”
“阿傅?”宁溶月有些错愕,傅英年终于看不下去,转身跑走。
叫不住离开的傅英年,傅远叹了一口气追过去,反倒是荆笑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站在这里安慰了宁溶月两句,让她不要自责,然后才离开。
站在原地的傅大夫暗暗瞪了一眼宁傅,同样安慰宁溶月:“行了,你英年哥也是担心你,他那倔脾气你还不知道,还没吃早饭吧?正好爷爷也还没吃,还要麻烦溶月给爷爷做顿早饭了,吃完饭后让这小子跟我上山挖草药去,正好我缺个人帮忙。”
宁溶月点点头,没拒绝傅大夫要带着宁傅去挖草药的话,傅大夫一向有分寸,不会带宁傅去太危险的地方,让宁傅跟着走走也好。三人返回屋子,刚刚出来的太急,宁溶月先去好好收拾了一番,然后去厨房做饭,坐着的傅大夫横看竖看宁傅还是不顺眼,没吭声理他,宁傅也不去触霉头,一脸无辜跟到厨房,黑脸老头跟月月,傻子也知道选谁。
“月月,要我帮忙吗?”宁傅也知道今天早上的闹剧跟自己有很大关系,声音有点惴惴不安。
宁溶月回头,想了想道:“你去小菜园里弄一把小青菜,记得要连根**哦。”
宁傅乖乖点点头,宁溶月家中分为主屋饭厅,东厢房,西厢房还有后院,宁溶月住西厢房,厨房挨着西厢房,厨房前面就是一片菜园子,现在宁傅住的地方则是之前宁父所住的东厢房。
宁父也曾是风雅之士,在后院种了一片竹子还挖了一个小池塘种了荷花,宁父死后宁溶月不愿意把这些荒废,把屋子打理的很好,还在后院池塘里养了鱼,只是现在池塘里的鱼儿还太小,所以上次宁溶月才会去河边抓鱼,东厢房前有一架葡萄藤和几株桂花树,秋天的时候,最是香气怡人。
此时,出了厨房,宁傅看着小菜园里绿油油的一片有些发晕,哪个是青菜呢?都是绿色的应该没差,宁傅挽起袖子,就在菜园边缘拔了起来。
“你干什么?”
看到这边的傅大夫抽抽嘴角,他再不开口阻止怕是溶月看见了会气坏,溶月辛辛苦苦种的这家伙搞破坏呢?
厨房里的宁溶月也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听到傅大夫的声音后走了出来,看到宁傅手里拿着几棵小苗,一脸无辜地说:“帮月月拔青菜啊。”
宁溶月一脸黑线,这是她精心照料的茄子苗,好不容易长这么大就几乎被宁傅给拔光了,心累,忘了宁傅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青菜了,她有些无奈的接过宁傅手中的茄子苗放在一边,连根拔出的,应该还有救,她轻轻的说:“这不是青菜,是茄子苗,以后是可以结茄子的,下次不能拔了,这一片才是我说的小青菜、”
菜地靠近厨房的一侧她种了两排茄子辣椒和蒜苗等,外侧是丝瓜黄瓜和网站,现在都还是小苗的样子,中间一片初春撒下的菜籽此时刚好长出一颗颗鲜嫩欲滴的菜苗苗,挤得密密麻麻,将这些菜都给宁傅大致介绍了一遍,宁傅虽然不记得一些常识,显得有些傻,但记忆力很好,一般话说一遍他就会牢牢记住。
听完宁溶月的话,宁傅有些沮丧的眨眨眼睛,看着宁溶月放到一边的茄子苗:“对不起月月,我又做错事了。”
宁溶月看着高大的男人像一只做错事耸拉着耳朵的大狗,忍不住虎摸狗头:“没事,是我没有说清楚,这些菜苗还没死,我再种回去就好了。”
“真的吗?”宁傅眼睛亮晶晶的。
宁溶月忍不住再次虎摸狗头:“真的,好啦,那阿傅现在可以帮我拔些菜苗吗?可以挑那些长得密集的地方拔。”
“好的,月月。”
宁傅点点头,一直注意这边的傅大夫也收回视线,为什么会感觉有些牙疼。已经认识这些菜的宁傅小心翼翼地拔了一把青菜,然后按照宁溶月教的去掉青菜根部和一些不好的叶子,将青菜淘洗干净,最后得到宁溶月满意的夸赞,宁傅有些开心的笑了,然后将厨房留给宁溶月大展身手,乖乖的守在外面等饭吃。
主食是绿豆百合粥和管饱的大白馒头,宁溶月炒了一道比较清淡的青菜,再将以前腌的酸萝卜干切块装盘又是一道菜,想到宁傅爱吃肉,她又去拔了几颗嫩生生的蒜苗,将新鲜的猪肉剁碎,做了一道蒜苗炒肉末。
除了自家种的新鲜的菜,每隔一段时间酒楼也会送过来不少生肉和食材,宁溶月其实比那些村民想象的过的要好很多,只是一些事亲近的人知道就好了,没必要去宣扬。
招呼宁傅过来端菜,三个人对这顿早餐都很满意,宁傅也很给面子的吃完了分量很足的肉菜。
用过早饭,宁傅委屈巴巴的被傅大夫揪着耳朵带走,宁溶月忍俊不禁的目送他们离开,然后回到家里,茄子苗她要赶快重新种下,而且那些黄瓜网站一类的菜苗都不小了,她要把菜苗的需要的爬架搭起来。
虽然有酒楼的送来的食材和收入,她根本不需要做这些事,但是她还是很喜欢自己亲自动手的感觉,不然也不会专门向李师傅拜师学了厨艺。
先将一颗颗茄子苗种好,他们的根茎都很完好,不用担心会种不活,盖好土再浇上水,宁溶月站起身拍拍手,去到东厢房一侧的杂物间。
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光滑的竹竿,虽然她喜欢干些活,但还没有那么大力气,只能将竹竿分批抱到了菜园边,为此她还专门换上了方便干活的短打,三个竹竿分别在一棵黄瓜苗的三角插好,然后固定好,忙忙碌碌时间过得也很快。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傅大夫气定神闲的瞥了一眼不断往后看的宁傅,慢悠悠的开口:“别看了,溶月在家呢,一个大男人走得磨磨蹭蹭的。”

继续阅读《不知将军是夫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