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夜帝狂妃安静,夜帝狂妃小说阅读

小说:夜帝狂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安静

角色:安静齐齐一凛

简介:(新书《凤帝九倾》已肥)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从天而降,落入绝世帝王之手,就此被定下了归属权
  无声对视之间,寒芒乍现,冰火交锋,竟是王与王之间的较量
  “跟我走,我许你皇后之位

  “双皇并尊,我愿意给你繁华天下

  “逐鹿天下太累,我愿意为你放弃如画江山

  面对求亲之词,她回眸冷笑:“本宫身边还缺得力之人,你可以比武论高低

  那人脸色一黑
  青澜女皇隔…

夜帝狂妃

《夜帝狂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死神降临

  砰!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响,是类似于铁器的重物狠狠地砸在地上的声音,临月没有回头也知道那是什么,脑子里一根弦倏然绷紧,随即响起另一阵嗖嗖嗖的尖锐破风声,带着更凌乱如暴风骤雨的声音,自身后朝她袭来!

  乱箭齐发!

  从各个方向飞射出来的利箭,皆带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仿佛瞬间就能置人于死地。

  灵活地闪躲,纵然速度已提到了极致,临月飞奔出桃花林时,右颊仍然被一道贴面飞射而至的利箭刮出了一道血痕,微微沁出了血丝。

  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临月知道自己已经避开了危险,然而——

  她目光眯起,缓缓转过头,眼神冰冷地看向站在一旁的暗卫统领风影。

  “是你触动了机关?”

  哪怕对古代的机关不甚明白,临月也可以确定,自己方才足够小心谨慎,绝对没有碰到不该碰的东西——对于危险,她天生有一种准确的预知。

  在触动机关之前,她就停下了脚步。

  所以……

  只有一个可能。

  暗卫,常年潜伏在暗处,这里的一草一木,谁还能比他们更熟悉?

  风影神色亦是冰冷,没有一丝温度,沉默,就是默认。

  临月没有无知到去问他,为什么想置她于死地?答案可以有很多种,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无非就是想让她死。

  但是很不幸,她没死成。

  那么,倒霉的会是谁?

  嘴角几不可察地扯了一下,冷笑的弧度尚未展开,临月却蓦然动了。

  一手伸向腰后,一手扯开腰间的鳄皮鞭,电光石火之间,右手先动——砰!

  风影瞥见临月的动作,身子蓦地一闪,以他的速度,想要夺过一般的暗器,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之事,然而——胸口突如其来的剧痛,却让他眸心闪过一道几不可察的震惊。

  这是什么……暗器?极致的力道,极致的速度,根本避无可避。

  缓缓低下头,看向自己胸前,黑色劲衣已经被鲜血染湿,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胸腔里鲜血汩汩流出,身体越来越虚弱,脑子里的晕眩逐渐代替了清醒。

  “离心脏还有半寸,让你家主子找大夫来救治,不会死的。”临月冷冷说完,不屑地嗤哼,“任何一个胆敢背后算计我的,后果都会让你终生难忘。”

  风影倒下的瞬间,四面八方的暗卫眼神倏地变得冷冽森寒,身体一晃,瞬间朝临月扑了过来。

  杀气汹涌而来。

  临月凛然无惧,把枪往腰间一插,拎着鞭子迎上去——对付这些人,用子弹岂不是太浪费了。

  如地狱来的死神一般,眼神森冷阴鸷,身体灵活舞动之间,如狂风劲扫,电闪雷鸣,所有冲上来的暗卫不是被鞭梢扫到脸颊,就是被重脚踢飞,或是直接卸了胳膊,只眨眼间功夫,周遭已经倒下了一大片。

  临月从头到尾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从容,虽轻功不行,然而她的速度绝对不会比轻功逊色多少,端的是迅猛卓绝,凌厉如刀……

  “那个女子身手不凡,但是武功招式诡异,会是夜临天派来的吗?”书房里,玄袍男子风无痕眉头微锁,看向书案的雪衣男子。

  凤栖漫不经心地勾唇,“桀骜不驯的脾气,性子冷得像块冰,可不是夜临天能驾驭得了的。”

  夜临天,东**的皇帝,刚刚即位一年有余,朝中内乱尚未完全消弭,他自顾不暇,还有时间派人来刺杀他?

  风无痕闻言沉默,须臾,迟疑地道:“主子对这个女子,似乎……上了心?”

  上了心?

  凤栖眉梢轻挑,“你有什么意见?”

  虽是漫不经心的语气,然而熟知自家主子性子的风无痕,却蓦然一凛,下一瞬便俯跪于地,低垂着头,“无痕不敢。”

  凤栖没有再说话,垂眼看着手里的信报,只有两个人的书房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砰。

  一声异响蓦地传入耳膜,他眉头微皱,风无痕亦同时抬起头,一瞬间猝变的神色,表示他对这个听来陌生的声音,产生了不妙的想法。

  “是来自桃林的方向。”凤栖淡淡说着,嘴角几不可察地上扬了一下,“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来只有亲自去一观究竟了。”

  说罢,长身立起,自书案后缓缓走了出来。

  风无痕起身,尾随在身后,一起重又回到了桃林里。

  砰!砰!砰!

  三道人影似是同一个弓箭手里射出的三支离弦之箭,自视线里分别朝三个方向划过,转瞬间各自撞在树杆上,抖落一片桃花缤纷,然后狼狈地跌落在地。

  视线顺着他们被击飞的方向扫去,眼前的一幕,让素来淡定不惊的凤栖也不由抽了抽嘴角。

  宽敞的空地上,早有十几名暗卫东倒西歪在地上爬不起来,不是眼角淤青就是嘴角红肿,还有鞭痕累累,惨白的神色看来皆是受伤不轻,扭曲的手臂,嘴角的血丝,显示出手之人的狠辣——狠辣之余,偏偏却又留有一丝余地。

  安静得诡异的林子里,一身黑色劲衣的女子独自站着,神色冰冷,眼神邪虐,就如同每次加入血腥的战斗时的无情冷酷,暴虐嗜血,仿若死神一般,没有丝毫温度。

  面上一丝细细的血痕,更添几分魔魅之感。

  环顾四周,冰冷刺骨的视线在所有人身上掠过,最后定格在已经意识模糊,却极力保持清醒的暗卫统领风影身上,一字一句如吐冰渣,“本姑娘向来心狠手辣,这一次是你们走运!以后谁再敢无礼挑衅,莫怪我……打碎他全身的骨头,让他回炉重造!”

  二十一世纪的顶尖杀手,不止枪法了得,身手也绝对是无与伦比的精湛,枪林弹雨走过,地狱里出入过无数次,性子早已修炼得堪比雪冰,比狼狠,这世上只有她不想杀的人,还从来没有她杀不了的——

  除了……临月狠狠地蹙眉,不期然地想起刚才那个人,那个笑意晏晏,却让人无法看透深浅的男子。

  她与他之间若是来一场公平的较量,自己会是他的对手吗?

继续阅读《夜帝狂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