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唐氏上辈子《誓做宠妃之倒霉女配的重生》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誓做宠妃之倒霉女配的重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氏

角色:唐氏上辈子

简介:疼
浑身都疼
五脏六腑都像被人拿滚烫的开水浇过一般的疼
苏木只感觉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了,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些女人的尖叫,太监的阴笑,….

誓做宠妃之倒霉女配的重生

《誓做宠妃之倒霉女配的重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初入

景和十三年八月十八,宜嫁娶、出行、祭祀、祈福,忌安门、除服、行丧、入宅。

一大早,苏木就被叫起来好一番折腾,然后拜别了父母亲人,酉时被送上了一顶小轿,自东宫侧门被抬入了东宫。

前世的时候苏木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一世,苏木竟生出些许悲凉来,嫁人这样的头等大事,谁家女儿不是八抬大轿、吹笙唢呐、热热闹闹的被抬入夫家?而她,却只能被一顶小轿自侧门抬入,连身上的嫁衣都不是正红,新婚当天连夫君的面儿都没有见到,还因此而丧了命。

苏木的脑海里,前生今世交杂在一起,让她有些恍惚,她不知自己此刻究竟是活在前世还是活在今生,不知道她是不是明天就会被关进大牢,不知道是不是再过七天,她就要尝一尝那鸩酒的滋味,品一品五脏六腑都被灼伤的痛楚。

这般想着,苏木交握在腹部的手就冒出了汗,她有些紧张,因为她也不能确定,这辈子,她是不是就能逃脱早死的命运。

直到轿子停了下来,苏木才从那种带着死亡的窒息感中回过神来,然后苏木便被人扶着下了轿,七拐八拐的走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才到了苏木住的地方。

待得所有的人退出去,苏木才放下了一些紧张和恐惧。

苏木醒来已经五六天了,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平常,她以为是她自己心里够强大,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面对这即将到来的一切,谁知道到了东宫才发现自己还是有所恐惧的,对未知的将来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因着前几天她一直待在在苏家,苏家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有她熟悉的人和事儿,才给了她一些安全感,如今到了东宫,这里全是她不熟悉的人,上辈子她也就跟其中的几个人相处了几天而已,宫里是非多,她自认也不是顶顶聪明的人,将来究竟会如何,她其实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苏木坐在床沿上,胡思乱想了许久。

“请苏昭训安,奴婢是这疏影殿左偏殿的一等宫女青鸢,日后就由奴婢伺候昭训了,太子殿下传话说今日不会过来,请苏昭训自行安歇!”一个女声传来。

太子不会过来在苏木的意料之中,这青鸢说的话也和前世一模一样,好歹让苏木找到了些熟悉感,心中的慌张消退了一些。

苏木一把扯了自己头上的盖头,然后眼睛眯了眯,等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开始抬头打量起周遭的环境。

这宫殿叫疏影殿,她一个小小的昭训自然不可能独住一个院子,她住的是疏影殿的左偏殿,右偏殿住的是奉仪宋芙蕖。

看完了寝屋周遭,苏木才把目光放在青鸢以及青鸢身后的两个二等宫女身上。

“奴婢青鸢,请苏昭训安。”

“奴婢紫仙/紫合,请苏昭训安。”

三个人见苏木看向她们,便自报家门,给苏木请安。

苏木点点头,然后掏出了一个青色的,两个紫色的荷包,赏给了三人,三人收下之后都各有思量,苏昭训从来没有进过宫,自然也不可能见过她们三人,更何况她们三人也是前几天才调到这疏影院左偏殿的,就连名字都是为了统一才改的,那苏昭训为什么刚刚好就准备了一青两紫的荷包,恰恰应了她们三人的名字的呢?

三人都想不通,只心中无故的对苏木多了两分敬畏。

“伺候我梳洗吧,我歇下了你们也好早些去睡,今儿辛苦你们了!”苏木可不管她们在想什么,并没有多说什么,现在她们谁都不熟悉谁,上一世她们也只相处了一天,这些宫人,且待日后再说吧!今天折腾了一天,苏木委实有些累了,加上之前有些紧张和恐惧,背后出了一身的汗,黏黏的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待得苏木沐浴梳洗之后才觉得舒服了许多,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等三人伺候苏木绞干了头发,苏木便让紫合值夜,让另外两人下去歇着去了。

躺在这张她前生只睡过一天的床上,苏木有些睡不着,前生的她此时此刻也是睡不着的,只是睡不着的原因不一样,她如今是有些害怕,害怕还和前世一样逃不过早死的命运,还有些迷茫,不知道未来该如何走下去,而前世呢?

前世的她此刻好似有些兴奋,因为她嫁人了,虽然没有八抬大轿,没有十里红妆,什么都没有,但是她嫁给了这天下第二尊贵的人,兴许在不久的将来,她嫁的这人就是这大慕国最尊贵的人,所以她很兴奋,除了兴奋之外,她还有些难过,难过的是她今晚并没有见到太子,太子去了和她同时进宫的方昭训的明光殿,女儿家新婚第一天没有见到夫君,自然会十分失落,虽然太子并不是苏木的夫君,虽然苏木只能算是个妾。

这般混沌的想着,直到亥正了,苏木还没有睡着。

苏木迷迷糊糊之间听见了在外面值夜的紫合的声音, 苏木原本就轻的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木坐起身来,刚掀开床帘便看见了一个男子,紫合跟在这男子后面,点亮了屋里的蜡烛,然后便规规矩矩的侍立在一旁。

此时此刻能出现在此的男子,他的身份毫无疑问——是太子慕璋尧。

苏木心中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太子会出现在此,但是她还是快速的从床上下来,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仪容,给太子请安。

“妾见过太子殿下!”苏木的声音有些哑,在这寂静的夜里,倒是别有一番动听。

“免礼吧!”慕璋尧第一次听见苏木的声音,没想到她的声音居然是这般。

苏木一直低着头,站在慕璋尧的旁边,她不知道慕璋尧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出现在方昭训的宫殿,也不知道太子来干什么,是来坐一会儿以示恩德,还是他今晚就歇在这里了。

拿不住太子的心思,苏木也没和太子相处过,所以请了安之后苏木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一直低着头装哑巴。

“你先下去!”太子指了指紫合,紫合低着头恭敬的退了出去。

太子饶有兴趣的瞧着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苏木,然后也不说话,随便坐下,然后翻开了他带来的书,这时苏木才注意到太子手中居然还有一本书。

书?!苏木的脑子转得飞快,太子都这会儿了才来这疏影殿,想必之前也未去方昭训的明光殿,太子手上又拿着书,想必是才从书房过来?

可太子你不去明光殿就不去吧,你看书看得好端端的就看呗,怎么看着看着书突然就跑来了她这疏影殿呢?

“你叫什么?”慕璋尧见苏木都快把头低到地上去了,不由失笑,然后开口问道。

“妾姓苏,单名一个木字,木头的木。”苏木的声音清亮了些。

“苏木?”慕璋尧挑了挑眉。

“是!”苏木依旧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抬起头来让孤看看!”慕璋尧到目前为止都只听见了苏木的声音,还未真正看见苏木的长相。

苏木收敛了所有的神情,然后抬起头来给慕璋尧看,苏木已经将白日里的浓妆艳抹全部都洗掉了,脸上未着脂粉,看起来有些寡淡,但是好在苏木颜色不错,又年轻,在灯下美人的忽悠下,苏木也算小小的让慕璋尧惊艳了一下。

瞧见了慕璋尧的目光,苏木有些小小的得意,然后便不敢再多看慕璋尧,又迅速的低下了头去。

慕璋尧自然看穿了苏木那点小心思,脸上有了些笑意,暗道这人啊,果然还是鲜活的更有趣。

许是又想起了些不愉的过往,慕璋尧脸上的笑意很快就不见了,转而沉着一张脸道:“你这名儿不好,不吉利,不如孤给你换一个吧?”

冷不防的听见慕璋尧这样说,苏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便直直的看向了慕璋尧。

慕璋尧理也没理苏木的惊讶,凑近苏木的身边,指了指自己书上的一行字道:“路尽隐香处 ,翩然雪海间,不如你便叫苏尽翩吧!”

“啊?”苏木的声音抖了抖,瞪着一双杏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慕璋尧。

苏木原本以为慕璋尧是随口一说,谁知道慕璋尧还真要给她换名字!苏木更反映不过来了,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她的名字是长辈取的,是入了族谱的,岂能说换就换啊?

慕璋尧给苏木换了个名字之后,似乎心情一下子都变得好了起来,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这名字不错,孤很喜欢。”

如果可以,苏木真的很想大吼一句,哪里就不错了?!太子殿下,您只是随便翻了本书,然后随便用书上的诗给她取了个名字好吧?!那万一书上写的事什么阿猫阿狗,那她岂不是就叫苏猫或者苏狗?

慕璋尧噙着笑,无视苏木控诉的眼神,只觉得苏木瞪着他的眼睛很有生气,很是灵动,他忽然有些喜欢这样的眼睛。

慕璋尧抬手覆盖住了苏木的眼睛,苏木一下子没了光,眼睛有些不适应在慕璋尧的手下乱动,苏木长长的睫毛扫过慕璋尧的手指和手掌,柔软的触感让慕璋尧有些悸动。

“殿下?”苏木不敢乱动,只得拔高了声音叫慕璋尧。

慕璋尧感受到苏木不安分的睫毛在他手上跳跃,看着苏木张口间小巧精致的唇舌,慕璋尧下身有了些反应,他当即放开苏木的眼,将苏木直接拉进自己的怀里,直接抱起苏木往那精致大床边去了。

苏木才刚得到光明,瞬间就又被慕璋尧抱起,然后天旋地转间已经躺在了床上,而慕璋尧眼神炙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苏木大概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脸色有些微红,她觉得喉咙有些痒,有些不好意思的用那双清亮的眼睛看了一眼慕璋尧,随即又将目光撇向了别处。

“翩翩看甚?为何不看孤?”慕璋尧俯视着苏木,叫的是他给苏木取的名儿,声音有些沙哑。

苏木的脸色更红了,不知道为什么,这“翩翩”二字从慕璋尧的口中念出来,她觉得格外的暧昧,也就更不敢看慕璋尧了。

慕璋尧的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直接板正了苏木侧着的头,让苏木跟他对视。

苏木不得已看向慕璋尧,四目相对,然后苏木发现慕璋尧长着一张很硬气的脸,菱角分明,眼睛里神采飞扬张示着他现在的好心情,还有据说会薄情的薄唇……

苏木有些出神了……

苏木有些羞怯的目光让慕璋尧觉得喉咙紧了紧,那双小鹿般的眼睛直直的望着,让慕璋尧觉得似乎又更喜欢了三分。

“孤好看吗?嗯?翩翩?”慕璋尧戏谑的声音在苏木的上方响起。

苏木回过神来,无声的叫了声,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慕璋尧的眸色更深了,一手摸了摸苏木紧闭的眼睛,一手从下方穿过苏木的颈脖,搂住了苏木的肩。

双唇便覆上了苏木的双唇,然后抚摸着眼睛的大手一路向下,如烈火燎原,带去一室旖旎。

紫合一直在外间候着,听着里面的动静,不由得涨红了一张脸,想避开却不能避,只好一直听着。

里面的声音直到丑时初方歇,等里面要了水,紫合才敢打个盹。

“昭训?昭训?昭训该起了,一会儿还要去给太子妃请安的!”青鸢的声音在苏木的头上响起。

原本苏木的脑子还有些迷糊,但听见说要去给太子妃请安,苏木一下子就蹦了起来,然后配合着青鸢等人迅速的洗漱、梳妆好,往太子妃住的东宫正殿去了。

苏木虽然起得晚了,但好在她收拾得迅速,所以来得并不算晚。

苏木到的时候,太子妃已经坐在上首了,白良娣白琼带着两岁的女儿慕珞、薛良媛薛明婉、萧承徽萧情、方昭训方湄佳、宋奉仪宋芙蕖等人都到了,余下的就只有陆良媛陆贞儿、李昭训李采薇、蔡奉仪蔡思柔三人未到了。

不大一会儿,三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到齐了。

继续阅读《誓做宠妃之倒霉女配的重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