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帝少的二婚娇妻最新章节,余陌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少的二婚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余陌笙

角色:余陌笙勉强恢复了平静

简介:简介:

帝少的二婚娇妻

《帝少的二婚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你没有资格说退婚
“爷爷,你怎么一大早就来找我了?”

秦颂开了门,站在门口的老人,满头银发,不怒自威的神情,他大步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凌乱的床,直截了当地问道:“我听司机说,你昨晚带了个女人回来。”

秦颂表情一僵,生涩道:“只是一个酒吧遇见的女子,她喝醉了无处可去,所以把她带回来了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安置在客房?或者索性打电话叫她的家人来?”秦老爷子逼问道。

秦颂一脸的无奈,昨晚那个女人像个八爪鱼一样捆着他,他倒是想把她弄开,实在是无能为力,再听她念念叨叨,似乎是受了情伤,心里不知怎地一软,就只好带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爷爷耳朵里了。

他解释道:“她手机当时关机了,昨晚又晚了,客房需要打理,我只是怕吵到爷爷休息。”

“如果你真的心甘情愿带个女人回来,别说是晚上吵到我,就算是从棺材里把我叫起来,我都开心。”秦老爷子扫视着房间,追问道:“那个女人呢?”

“已经走了。”秦颂坦然道。

秦老爷子难掩失望的表情,叹气道:“秦颂啊,安然的事情,爷爷知道你很难过,可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放下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女人结婚生子了。”

仅仅是提起安然这个名字,秦颂的表情便黯淡了,冷峻脸上充满了伤感,他半天才说道:“爷爷你知道的,除了她,我谁都不想娶。”

“哎。”秦老爷子叹气,无可奈何,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之间,他的余光扫到了床底下,似乎有一个小东西,他不动声色道:“算了算了,先不跟你说这个,既然醒了就去公司吧,待会让李嫂来打扫一下房间。”

秦颂没有多想,便走进了衣帽间。

秦老爷子快步走到了床边,捡起了地上东西,塞进了兜里,脸上闪过得意的神情,快步走出了房间,从兜里掏出来一看,是一个小巧的手机吊坠,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发现角落刻着三个英文字母。

他的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嘀咕道:“好好跟你说不听,非让老爷子我操心,行了,让我看看哪个小姑娘能够融化这座千年冰山。”

说着,他不紧不慢地走下了楼梯,老管家跟在他的身后,他交代道:“让人去找找这个吊坠的主人,给我带回来,顺便让李嫂待会打扫房间的时候,找找有没有那个姑娘的东西。”

……

与此同时,余陌笙刚刚回到家里,却没想到,会撞见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顾寒!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余陌笙怒斥道,这个渣男,如果不是昨天撞见他和别的女人勾肩搭背出入酒店,她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良人。

可是昨天都已经被她撞破了奸情,还当众羞辱她,他怎么还有脸来她家!

顾寒面带讥讽道:“哼,我当然是来退婚的,难不成还是来娶你的?可惜了,你这么个货色,我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退婚?要退婚也是我退婚,明明是你出轨在先……”余陌笙提起这件事,就一肚子的火。

可是她还没说几句,突然听到了喝叱声:“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上楼去!”

她的父亲对她怒目而视,仇恨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仇敌。

“自己没本事看住男人,被别人抢走,那是你活该!”她的母亲更是一脸怒气,戳着她的脑门骂道。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父母,二人不止不帮她说话,脸上竟是一副嫌恶的表情,仿佛做错的是她。

余陌笙的心里充满了委屈,明明是顾寒出轨,怎么好像反倒成了她的错了?

不仅如此,余父还对顾寒挤出笑容道:“顾寒啊,是这个死丫头太不成器了,婚事不成情意在,以后你还是可以到我家来多走走。”

“就是,我们都知道,是这个死丫头的错,不怪你。”余母附和道。

顾寒微笑道:“伯父伯母哪里的话,我还是很喜欢余家的,日后定会多来走访,至于陌笙呢,伯父伯母得劝劝她,有些坏毛病啊,该改改,不然,可真要嫁不出去了,我是忍了四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忍无可忍?

到底是谁忍无可忍呢?

余陌笙气得火冒三丈,这渣男当年追她的时候,甜言蜜语说的那叫一个酸掉牙,现在却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

“是是是,你说的是,这个死丫头这些年给你添麻烦了。”余母赔笑道,又狠狠瞪了余陌笙一眼。

看到顾寒嘲讽的表情,余陌笙心灰意冷,是啊,这就是她的父母啊,就因为她是女儿身,从小到大,父母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对外人都好过对她。

身为女儿身,难道是她的错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已经在顾寒那里受够了欺辱,在家人这里,却还要忍受侮辱。

越想越委屈,她的眼中漫上水雾,小跑上了楼。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听到脚步声,她立刻忍住声音,擦干泪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那红通通的眼眶,已经出卖了她。

余母出现在她的面前,指着她脑门骂道:“余陌笙,你说你丢不丢人?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现在被人退婚,你让我们的脸往哪里搁?”

“我就说生女儿是赔钱货,有什么用?连嫁都嫁不出去,街坊邻居都笑死了!”余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充斥着怒气。

余母埋怨道:“生女儿是我的错吗?难道你没有份啊!”

“造反了你!还想找我吵架不成?”余父瞪起眼睛道,扬起巴掌就想打人。

余陌笙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争吵,习以为常。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别的孩子听到的是父母的呵护和关爱,而她听到最多的却是父母的争吵,还有一句句的赔钱货。

她开始有些想念弟弟了,如果余骆在家就好了,至少余骆是站在她这边的。

她再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抓起包和手机,决定去店里上班,本来她今天已经请了假准备婚礼,但是现在她觉得还是店里比这里更像个家。

“死丫头!你给我跑哪里去!”

“我警告你,这件事别出去乱说,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余陌笙冲出门口的时候,泪水似乎又有些控制不住地溢了出来……

继续阅读《帝少的二婚娇妻(书号:205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