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隋唐争锋》小说最新章节,周成宇文化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隋唐争锋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周成

角色:周成宇文化及

简介:简介: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名将沙场角斗,文士谋场争锋,更有一两道人,躲在芸芸众生后搅动风云,谋夺天机……眼看大隋基业将倾,一个权臣横空出世了
这里有秀外慧中的平阳公主,有冷傲无双的门阀美人,也有大唐名将闷骚而勇武
不一样的权臣,不一样的隋唐,且看周成如何步步崛起,将那苍天捅出一个窟窿!

隋唐争锋

《隋唐争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阴的就是你小情人
“难怪宇文明秀执意参加重阳夜宴,原来是想给她这个小情郎当策应。嗯……不对!如果仅仅只是策应,凭她自己又能有多大作用,以身犯险完全是得不偿失。所以,她最有大的可能,便是想借此机会将我除去。”

周成双眼微眯,越想越觉得可能。

在被敲闷棍前,宇文明秀已带着他在各大场合频频露面多回。既然推出挡箭牌的目的达到了,又何必非要自取其辱,再来参加重阳宴会?

进一步推断,如果自己在这次袭击中被杀死,那以宇文明秀的演技,装出副痛失挚爱的样子必然是轻松至极。到那时别说不会有人怀疑她和此事有关,就连前来纠缠的公子哥,她也有足够理由推却对方。

“怪不得这小妞被沾便宜也没追究,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

“嘀咕什么呢!”

突然,一只手拍在肩头,尉迟恭神不知何时,竟来到周成身后,“不进去喝酒,一个人躲在这吹凉风,难道是背着宇文明秀,约了哪家姑娘?”

周成翻翻白眼,心道哪是我背着她约姑娘,明明是她背着我偷汉子啊!

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说口的,扯扯嘴角,便道:“尉迟大哥说笑了,我这条件,就是想约姑娘,怕也没人能看上吧。”

“兄弟不可妄自菲薄,以你的文采,日后必然前途光明……”

说到这里,尉迟恭叹了口气,“可惜啊,如果你不是宇文阀的姑爷,我明日就能举荐你出仕,高官不敢说,下去地方当个县令,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对方神态认真,不似酒后胡言,周成眼中不由闪过抹异色。

隋朝有察举制不假,可举贤入仕也不是件简单事情。其过程之繁杂,经手之人多,绝非寻常人所能操纵。而尉迟恭不过是个从五品的朝散大夫,他凭什么如此笃定能将自己举荐出仕?

想到对方在宴会上,全然不惧独孤忠的事情,周成就突然觉得这尉迟恭并非历史中描述的那般简单了。

“奇怪,宴会都快结束了,为何还有如此多的民夫运送物资?”

就在这时,尉迟恭疑惑的声音再次传来。

周成心中一跳,连忙抬头看去。原来不知不觉中,两人已回到前船。而这时,搬运物资的汉子,已从刚才的寥寥几人增加到十余位。

毕竟不是后世,这船面积虽大,可载上三百余人后,吃水也到了标准线上,为避免风险,只能将果蔬美酒等物资放置在随行的数艘小船上。

这些汉子,应该就是从随行小船上上来的。

周成皱皱眉头,目光飞快扫过现场,很快便落在数步外,一个正在和侍卫交谈的青年身上。

“这家伙难道是属猴的?才从后面跳下去,就又从前面爬上来了!”

虽然对方脸上抹了灰土,又有意佝偻腰肢,作出副谦卑姿态,但周成何许人也,这点伪装在他眼中根本就是小儿科,几乎一瞬间,他便认出对方身份,正是那名在船尾偷会宇文明秀的男子。

“身先士卒?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周成弯起嘴角,他本来还在发愁,袭击开始后该如何脱身,不料对方竟送上门来。

“尉迟大哥,那家伙好像有点不对啊。”反正宇文明秀过河拆桥在先,如今阴她小情人一把,周成也没啥心理负担,当即故意做出副疑惑模样,便压低声音道:“一个常年在运河上讨生活的民夫,脖颈和双手肤色,竟比寻常女子还要白皙。还有,他说话的时候,右手为何总是掩在胸前,难道是衣衫里,藏着暗器兵刃?”

尉迟恭先是一楞,继而眼神微凛,“这人的确有些形迹可疑,兄弟且往后退些,我现在就上去,将他拿下盘问。”

“别冲动,他恐怕不是一个人。”

周成摇摇头,指着周围道:“那些民夫,看似在搬运物资,可所处方位却与船边侍卫极近,若暴起发难,恐怕一个照面,就能将侍卫斩杀殆尽。”

尉迟恭黑脸一抽,双眼飞速扫过甲板,“我说为何突然多出这么多民夫,原来全部都是刺客。这下坏了,船上侍卫只有十人,而里面那些家伙,真顶用的也就独孤忠一个,若乱战开始,我们根本难以顾及他人,万一对方再有后援……”

“呵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拿下这些上船的刺客。”

“周老弟有办法?”尉迟恭眼睛一亮。

周成嘴角微勾,笑容带着丝阴险,“我记得刚才饮酒时,那位孙兄似是对迷药情有独钟,既然有现成的生化武器,我们不如这样……”

李承铉猛地打个寒蝉,下意识将目光投向远处漆黑河面。如果所料不差,自己的人应该已经抵达埋伏地点,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李承铉深吸口气,强压下心头不安。可就在这时,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突然响起,“都给本少爷过来!今儿个咱高兴,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通通赏酒一碗,铜钱半串。”

只见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带着侍女,大摇大摆走到甲板中央。他身穿褐色缎袍,腰系花鸟玉带,微扬着下巴满眼尽是倨傲。

李承铉双眼一眯。

因为宇文明秀提前透露过装扮模样,所以他很快就辨认出对方身份,“周成!哼!区区一个流民泥腿,也敢在本公子面前耀武扬威,等会事起,我先拿你来祭刀。”

心中想着,脸上却挤出个谦卑笑容,“这位公子爷,您的好意小人们心领了,只是如今还有活计在身,若是吃醉了酒,恐怕……”

“怕个屁!”周成眉头微挑,不等他说完,一个大耳刮子便狠抽上去。

李承铉瞬间懵逼。摸着火辣辣的脸颊,目光尽是难以置信。他可是地地道道名门后裔!就算如今蛰伏江湖,那也是地位超然的人物,如今被个下贱泥腿横抽耳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不能忍受!李承铉只觉一股热血上涌,忍不住便向拔刀杀人,可就在这时,周成又开口了。

他满脸不耐道:“让你喝你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如果不是明秀有了身孕,本少爷从今日起决定积德行善,就凭你们这些贱民,也配领我的赏赐?”

“你说什么?”

李承铉脑子一懵,他和宇文明秀相识许久,却从未做过那种事情,就连动情时亲吻,都被后者屡屡羞涩躲开,可如今,宇文明秀突然有了身孕……别说是占有欲极强的李承铉,就是换成任何男人前来,怕都会难以接受。

继续阅读《隋唐争锋(书号:20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