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你我皆薄情沈亚柠周远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你我皆薄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亚柠

角色:沈亚柠周远琦

简介:简介:许多人结婚的理由不同,年纪到了就结婚,条件合适就结婚,为孩子而结婚,为生活结婚,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不想一个人孤独与寂寞而结婚
沈亚柠不是,她只为爱而结婚
嫁给爱情还是嫁给生活二选一,你选择哪一个?天长地久与曾经拥有,选择哪一个?分手时,你是如何放下心里最爱的那个人,用了什么方法?流泪过吗?抽了几支烟?

你我皆薄情

《你我皆薄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谁也不比谁高尚
要不要起身离开?

想了想,沈亚柠别转脸,看窗外风景,一边等服务员端来咖啡。

为什么要躲,大家都不是高尚之人,没道理她见到周远琦跟谭美琼要绕路走,而且工作到现在,口干舌燥,腿脚酸累。

谭美琼含情脉脉望着周远琦,听他讲话,嘴角澜着温柔笑意,忽然抬头,见到沈亚柠,脸上各种颜色,沈亚柠从窗户看到她,不动声色,假装没有看见他们。

僵持一会,谭美琼神情不自然站起,起身离开。

周远琦看沈亚柠一眼,脸上没有表情,见谭美琼神色匆匆走开,他跟在她的身后。

沈亚柠呼出一口气,大品罐下咖啡。

咖啡太苦,忘记加糖,目光急忙从餐厅门口转向桌子,找不到,召唤服务员。开口语气就恼怒,“糖呢?”

服务员一脸惶惑,“小姐,你点了黑咖啡。”

“不是棉花糖咖啡?”沈亚柠生气。

“不是,”她说,“你没有点这个饮品。”

餐厅经理走来,询问,服务员仍想解释,沈亚柠没有点棉花糖咖啡,经理用眼角让服务员住声,让服务员立刻拿来这款饮品。

“不必了。”沈亚柠烦躁,抓起手袋买单。

大力推开门出去,迎面扑来太阳火辣的热气,沈亚柠捋了捋头发,转头去停车场,忽然见到周远琦,他斜斜倚在餐厅门口,见到她,对她挥挥手招呼她过去。

沈亚柠犹豫,然后走向停车场取车。

周远琦跟着她,倚在她的车上,双手抱着胸打量她。

沈亚柠竭力让自己不要冲动,扑过去就给周远琦一个耳光。她虽然想嫁给他,但他们的婚姻也是家族利益,他居然连配合她做一个月的丈夫,他都不肯,从婚礼现场离开,就没有回去过。

她当周远琦透明,坐进车里,发动汽车,一脚踩油门,就在这刹,周远琦忽然钻进车厢,坐在副驾驶座。

“下车。”沈亚柠冷着脸,打开车门。

周远琦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不是司机。”她冷声。

周远琦说,“你跟我就要离婚,我不希望你打扰谭美琼。”

这话莫名其妙,沈亚柠听得皱眉。

周远琦说下去,“刚才在餐厅见到我们,你为什么不走开?”

沈亚柠的心忽然电光闪光,立刻明白周远琦的话。她冷笑,问他,“你是说,让我见到你们,主动给你们绕道?”

周远琦淡漠扫她一眼,点点头,“你的话说得不好听,”他说,“但,是这个意思。”

沈亚柠呆怔,然后哼哈笑。真够无耻。

周远琦看出她对他的鄙夷,但他继续说着,“今天是我跟谭美琼合好第一天。”停了停,转过头,眸色阴冷掠过沈亚柠。

沈亚柠明白了,谭美琼太过善良,做不到跟她和周远琦一样无耻。谭美琼几经挣扎,才答应跟周远琦合好,现在,沈亚柠的出现,让她又不能面对三人这段纠葛感情,刚才在餐厅落荒而逃。

这下,周远琦想要说服谭美琼,又得更费一番力气。

沈亚柠想到周远琦在谭美琼面前低声下气,就莫名觉得好笑,她笑问他,“这半个月,你都一直苦等在谭美琼门口,等着她原谅你?”

周远琦唇边浮起讽笑,反呛她,“这半个月,你都在等着我回来?”

沈亚柠耸耸肩,“我不对你做这种痴心妄想。”她笑,“我一向做事目标清晰,明确,不可能的事情,我不非分之想。”

“真的没有?”周远琦嘴角牵了牵,无情问她。

沈亚柠的心扯了扯,答得快,“没有。”附上一个淡定微笑。

周远琦听了,冷笑一声。

他相信沈亚柠,她说没有等他回来,就是没有。就是她这种清醒,这种可怕的理智,让他跟沈亚柠相处这么多年,从小到大,没有觉得沈亚柠有半点可爱,有半点女人味道。

周远琦瞥了她一眼,说,“还有半个月,我希望我们能和平离婚。”

沈亚柠笑笑,没有被周远琦的冷漠气势压到。她说,“你是担心我又出现在你跟谭美琼面前,刺激谭美琼那柔弱善良的心灵,让她决定彻底离开你?”

语气犀利,跟周远琦一样刻薄。周远琦忽然笑了。

他说,“你很聪明,”讽刺她,“但失去女人味,我们离婚,你也很难找到男人。”

沈亚柠的眼里闪过狡猾,摇摇头,“不,我能找到接受我的男人,正如你喜欢对谭美琼低声下气,做一个小狗,也有男人愿意做我的裙下之臣,让我做女王。”

“沈亚柠!”把他说成是没有尊严的小狗,在等着谭美琼乞怜,他瞪着她,气极,连名带姓喝斥她。

沈亚柠扬声,“你没资格吩咐我,”她愤怒道,“看见你们,走不走是我的事情,你没资格对我要求!”侧过身给他打开车门,“下车!”

“沈亚柠!”他沉下脸。

“下车!”

如果她可以随意被欺负,那么周远琦想错了。

既然她跟他都是婊子,他就不要在她面前立牌坊,护着谭美琼,对她提出各种要求。他爱谭美琼,她不干涉,但是,在她的面前,提出要求让她配合他跟谭美琼的步伐,抱歉,她做不到,她不是玩具,看周远琦脸色,按着他的旨意配合他,让她照顾谭美琼的心情。

谁也不比谁高尚。

他无情,她也能做到对他无情。

“下车!”

周远琦盯视她,眼底乌云聚集。沈亚柠火冒三丈,按喇叭,刺耳声响划破静寂停车场,周远琦摔车门下车,沈亚柠二话不说,立刻踩油门,汽车直直冲向门口。

汽车开上街道,开到半路,沈亚柠才想起,还要回百货商场工作,恼火地又打转方向盘。

周远琦几句话,她就这么失态,下不了台。她要更加学会镇定,对周远琦漠视。他对她说什么,她可以当做小狗在叫,她没有听见。

回到百货商场,服务总台喧哗,有一个客人拿着饮料过来,说微风百货卖过期商品。经理道歉,答应立刻补偿,客人仍然生气,要向消费者机构投诉。

第二天,机构部门就过来检查,喝令商场要好好整顿,给百货商场做了处罚,此事被沈亚柠的大哥沈辰宇知道,在高层会议上对沈亚柠冷言冷语,散会仍嘲讽她。

“结婚就要尽心侍俸夫家,不如辞职做个好媳妇。”

“顾着工作,顾着家庭,一个女人,哪有这么多精力,不要到头来,周远琦对你不满。”

“你冷落家庭,要是周远琦在外面有女人,也是因为你没有做好一个妻子。”沈辰宇傲慢,自私,看不起职场中的女性。话越说越不堪,沈亚柠可以忍下,但后面这句,刺到沈亚柠,她不客气打断沈辰宇,“大哥,你在外面的情人,大嫂知道吗?”

“你住嘴!”

沈亚柠拍下文件,“所以,说话请看看自己,知道吗!”砰地开门离开,门撞到墙壁,哐当响。

不可否认,她爱周远琦,但是,周远琦有没有女人,都跟她无关。

到了一个月,他们就会离婚,一拍两散。

继续阅读《你我皆薄情(书号:187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