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魂道宗师仙女姐姐琴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魂道宗师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仙女姐姐

角色:仙女姐姐琴琴

简介:简介:道法有三千,条条通大道,道道是仙途
一个爱财又胆小,一段热血奔腾的修仙之旅
他的名字是修真界不朽的传奇,神州大陆上永恒回荡着他的声音——“我叫季和

魂道宗师

《魂道宗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 体现公平的时刻
韩容平静的声音回荡在场间……

人群一片死寂。

每个人的心头都涌上了一股森冷的肃然。

韩容微微一笑,说道:“好了,现在我宣布,第八十一届青藤试正式开始!我会在山的那边恭候各位!”说完,她舞动衣袖,身上浮光闪现,身影就这么在众人的面前凭空消失。随之消失的,还有那条自天边落下,横跨青河的红地毯。

紧接着,所有天盟弟子也统统撤离,给考生们让开了去路……当然了,前面并没有路,有的只是一条宽阔的大河。

下一刻,青河岸边人潮开始涌动。

有许多人还在犹豫,却也有自信之人已经奋力挤出人群,朝着滚滚江流冲了过去。

一个冲在最前头的人从河岸边高高跃起,落下时脚掌直接踏在水面上,带起来了一大圈飞溅的水花,身躯却并没有就此往下沉,而是在河面上开始飞速奔跑起来。

那赫然是一名已经步入修行门槛的修士,施展身法,在河面上踏浪而行,身姿潇洒至极。

然而当他跨出数十步之后,水面卷起了一阵翻滚的河浪,恰好打在他的腿脚上,那人顿时便失去平衡,‘噗通’一声落入河中。

随着第一个人的落水,河岸边的人群响起一阵吁叹,似乎是这位仁兄的失足,让众考生的信心又减弱了几分。

但正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大队的步伐自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失败而停止,紧接其后,又有数十人冲入滚滚江流,以同样的方式奔跑在起伏不定的河面上,其中有许多人已经远远超过了第一位落水的仁兄,正努力朝着江河对岸挺进。

只是青河十分宽广,数十步的距离还远远未及河宽的十分之一,踏浪而行的队伍中不断有人落水,就是不知到了最后还能有几人能够顺利抵达对岸。

“铮……”

随着一声清锐无匹的铮鸣,青河的河面上亮起了一道耀眼的白光。

光芒中,有一名白衣少女正手持着亮白色长剑,剑尖直指前方,剑身上萦绕着一股极寒的真气,不断向四周散发出来,剑芒所及之处,竟让河面凝成了薄薄的冰晶,开辟出一条细直的冰道来。

那白衣少女的身姿无比轻盈,每次落下,足尖轻轻点在薄冰上,冰面破碎成屑,身躯也借此跃出数丈距离,竟然后来居上,很快就超越了前头的所有人,稳稳地朝大河对岸挺进,去势之快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是周家的玄冰决!”

河岸上,有人认出了那名白衣少女的手段,忍不住惊叫道。

紧随着一群过河的先锋之后,又有越来越多的考生尝试渡过这条宽广的大河,其中有许多还未曾修行的人,竟直接嘶喊着跳入水中,在滚滚江河里奋力挥动手脚,要向遥远的对岸游过去。

这自然是最笨的法子,但对于没有任何仙家手段的凡人来说,似乎已经别无选择……那座伟岸的仙山就在对面,只要翻过去,就能看见一片崭新的天地,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但这条宽广的河流却挡在了中间,好像就是仙与凡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但仙家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纵使有千难万险,事到如今,考生们也愿意硬着头皮往上冲,想到日后有机会成为世人眼里超凡入圣的存在,谁人不会拼命呢?

就在这时候,岸边的人群再次响起阵阵惊呼声。

有一个身影从茫茫人海中漂浮起来……那是一个面目英俊的少年,他的脚下踩着一柄瑞气蒸腾的灵剑,散发着淡淡的青光,载着他自平地升上高空中,顿时招来了一众考生无比羡艳的目光。

那名英俊少年手作剑指,嘴里发出一声低喝,脚下的灵剑似有所感应,剑身微微抖动了一下,旋而便犹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出,带着少年飞往江河的彼岸。

瞧着那名少年御剑远去的潇洒身姿,不说众考生满怀震惊与羡慕,就连已经退到一旁的青藤院院生们也纷纷点头,在私下里议论起来。

同一时间,白云谷,青藤院。

一间背靠山脊而立的楼宇中,有面巨大的圆镜被安置在大厅的桌台上。

镜面之中,青河岸边涌动的人潮清晰可见。

青藤试是院中的大事,可谓直接关系到此后青藤院传承的优劣。此时,院中的众多教习,包括院长梓晔真人在内,都已经聚集在一起,透过那面圆镜关注着考核的情况。

一名教习轻捋胡须,点评道:“御器之术,需要有意动境修为方能领悟,居然未满二十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等资质着实非同小可!”

另一名教习笑着补充道:“还有那名天州周家的小姑娘,玄冰决施展起来游刃有余,我看也是一株极好的苗子!这一届新生的质量,真是可喜可贺呀!”

交谈间,屋子里的教习们纷纷额首表示赞同,面露欣愉之色。

“我看却未必如此……”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对此提出了异议。屋内的讨论声顿时收敛,教习们纷纷将视线转向了发话的那个中年人。

说话的人,正是青藤院院长……梓晔真人。

院长站在台前,平静地注视着镜面,说道:“以这种方式进行考核,无非是在测试考生的修为境界与手段。但是,参加本届青藤试的考生年岁不一,修行时日有长有短,自不可单纯以现今所展示的水平来论其优劣,更不要说其中还有许多资质尚可,却未曾修行的考生,这他们而言并不公平。”

说着院长皱了皱眉毛,停顿片刻后,给出了自己的结论:“韩师妹此举,不甚妥当……”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教习们看着镜子里那成百上千名浸泡在江河里,奋力挥臂尝试游泳过河的考生们,最初的欣愉已经从脸上消失不见,想必已经与院长有了相同的感触。

但或许是内心深处对于某人的忌惮,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想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对方的态度,却始终无人敢出声对院长的话表示赞同。

经历短暂的沉默后,终于有一个教习犹犹豫豫地开口道:“我觉得……院长说得有道理,此举或许有失公平。”

一个人优先表态以后,教习们的情绪终于被再次调动,似乎心中那丝顾虑也被暂时打压了下去,重新开始热烈的讨论。

“的确如此,那些灵根出众,却还没开始修行的人,岂非只能游泳过河?”

“青河这么宽,就算真能游过去,接下来的路程只怕也是希望渺茫呀!”

“先别提游不游得过青河,我们青藤院招人是看修行天赋,又不是挑游泳冠军!”

“唉……要我说,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露个面都还要摆那么大的排场,出场的花费都抵得了我三个月的月俸了!”

就在舆论声一边倒,教习们纷纷开始谴责副院长的过失时,有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插了进来:“怎么就不公平了?”

这道平静而有力的质问声顿时吸引了众教习诧异的目光,连院长都不禁挑眉,转身朝那人望去。

那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女教习,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横生,背脊微微佝偻着,但那一双眼睛却依旧炯炯有神。

她迈步走到桌前,伸出手朝镜面上点去,同时微讽道:“看清楚点,谁说未修行的人,就只能游过去了?”

随着那名女教习的手指落下,镜中的画面已经变幻,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放大了无数倍。

那依旧在青河的河畔,却是某处远离人群的地方。

河岸上,有一块木板正在移动……

确切的说,那应该是一条竹筏。

简易的竹筏下面,藏着一个少年的身影。

他双手高举着小小的竹筏,在平野里奔跑,朝着大河跑去。

继续阅读《魂道宗师(书号:174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