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求小说《纸婚厚爱》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纸婚厚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楚航

角色:陈楚航徐长清

简介:简介:为了报复,他不惜以婚姻为代价,屡屡伤害她
“当初背叛我的人是你,顾怜你这个骗子!你说的话我又能信几分?”

纸婚厚爱

《纸婚厚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 有病,得趁早治疗
能让曹秀敏面带笑意不吝于绽放的也唯独陈楚航而已,只是……柏栗,顾怜微微侧头望去,却迎上了一张喜笑得宜的面孔。

这张脸孔,自己很是熟悉,江平市的女主播,就算是她这个不怎么看电视的人都知道的美女主播。却不想,和陈楚航这般熟悉。

顾怜垂下了眸,微卷的长长睫羽连带着她眼中的伤色都掩藏了去。

“伯母好。”柏栗优雅从容地打了招呼,曹秀敏笑意更加浓厚了几分,看着顾怜竟是在自己前头进了酒店,她一阵恼火。明知道自己不愿见到她,竟然还要来这里,还真想来钓金龟婿不成?还真是下贱!

“我就说嘛,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自己几分姿色也不撒泡尿照照看,自己是不是该来这地方?”

得知顾怜并不是儿子的女伴,曹秀敏脸上的鄙夷神色更是不加以掩饰,“我看呀,下次可要好好审查一下这宾客的邀请函,万一有什么麻雀想要变凤凰乱进来,丢人事小,岂不是掉了这世豪酒宴的价儿?”

很明显,曹秀敏口中的麻雀便是顾怜,原本疏疏落落散布在大厅角落里的名媛贵妇和青年才俊成功人士莫不是把目光投向了这边,似乎在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怜闻言肩头微微一动,抬头却看到的是曹秀敏那得意的面孔,一旁的陈楚航似是无动于衷,正与什么人交谈。

倒是那柏栗小姐看着自己,脸上似乎有些悲天悯人的神色,“伯母,我想……”

“这位小姐,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让我看一下邀请函?”

不知何时,西装革履的男人匆匆赶到,西装上的铭牌标志着他的身份,酒店经理,正是这次世豪酒宴的负责人,只是这一句话却是毫不怀疑的把顾怜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一般。

陈楚航,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百般提醒让我来这里,却又带着女伴,让你的母亲一再的羞辱我。被酒店的人质问是否有邀请函,然后接受整个江平市的贵族上流的嫌弃鄙夷的目光?

愤怒的目光从陈楚航身上离开,迎上了那酒店经理顾怜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

“她是我的女伴,方经理,还需要看我的邀请函吗?”

戏谑的声音响起,一旁范柳原两指间夹着大红洒金的请帖,轻飘飘的一晃,在空中飘然落下。

“这……”方经理一脸的难堪模样,他自然知道范柳原身份,更知道此番世豪酒宴的承办人之一便是范家大公子,范氏玉林集团的掌门人。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三少你不说,谁知道这位小姐会是你的女伴呢?”方经理脸上打着笑意,却没能在范柳原那里吃到香果子,顿时那笑容就愣在了那里,颇是尴尬。

“果然是狐狸精,到哪里都能勾搭男人。”

曹秀敏自是知道顾怜并不是范柳原的女伴,可是戳破了又如何?依照范柳原的能耐,找出一万个理由也不无可能,只是看着这张脸,她却是忍不住的再度冷嘲热讽。

“陈伯母,这药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有病咱回家赶紧去治,别在外面丢人现眼,见着人就咬,这可不好。”

将顾怜和林尔嘉护在身后,范柳原依旧一副玩世不恭模样,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把曹秀敏气得三魂出了七窍,气不打一处来。

“你,你说什么?”

一旁陈楚航对这边情形恍若未闻,专心致志的和人商讨些什么的样子。

“范柳原,和一破落户有什么好说的?莫非你嫩草吃够了,想换换口味?你口味可真够重的,咿咿……”

林尔嘉摇了摇头,仿佛看到了范柳原一束玫瑰花送给曹秀敏的模样。

“真想不到,你还好这一口。”

“扑哧”一声笑,不知是谁笑出声来,看着这急转直下的情形,周围围观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

被林尔嘉这么一挤兑,范柳原登时回过头来要和她理论,却不提防曹秀敏竟是忽然扑了上来,手中的包直直向着林尔嘉砸了过去……

“呀……”谁也没想到曹秀敏会突然发疯,范柳原被她一推,更是一个踉跄险些来了个倒栽葱。

林尔嘉愣在了那里,似乎没想到曹秀敏竟然会突然发难似的,一双大眼睛看着那斜斜落下的边角尖锐的包,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小心……”不知道是谁一声惊呼,林尔嘉只觉得自己被人撞了一下,却是恰好逃离了那“凶器”的阴影。

只是她回头望去,却不禁花容失色……

因为距离林尔嘉最近,顾怜选择撞了她一下将她推开火坑,却不料竟是一下子把自己搭了进去,虽然她脚下踉跄了一步,可是那包下一刻却还是要落在她肩头。

幸好,不是林尔嘉的脸。

顾怜庆幸了一下,闭上眼却没有感觉到预想之中的疼痛,而自己似乎被人拥进了怀抱中,不是陈楚航那惯用的古龙水的味道,顾怜不禁睁开了眼。

“三哥,你的手,没事吧?”

名贵的包就好像主人的脾气一样带着铁刺,顾怜望去才见林子昱竟是一手握着那包的一角,手心似乎被伤到了一般,流出了几滴鲜血。

“陈夫人,这里是世豪酒宴,不是泼妇骂街的地方,陈夫人大概走错门了。”林子昱的语气不似之前的醇厚,透着的冷意让顾怜觉得陌生,曹秀敏则觉得一阵胆寒。

“我只是替他父母教导一下,该怎么跟长辈说话!”曹秀敏心中胆怯,却是壮着胆子高声道:“林军长德高望重,却也不能这般看不起我们其他家族吧?”

她这一番话却是把林家置于恃强凌弱的境地,林子昱尚未开口,却是恼火了范柳原,“陈夫人想要教导儿子,令公子就在那里,我爸妈都管不了我,你是哪根葱来多管闲事?滚得远远的,热闹了小爷,我管你陈家还是曹家,男人还是女人,照打不误!”

“不好意思,曹伯母不是这个意思,林先生没有什么大碍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一下,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外科医……”柏栗一脸的愧疚,连忙搀扶着曹秀敏,看着林子昱几人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抱歉。

那边陈楚航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看着受了惊吓的曹秀敏,眉头一拧,“妈,你这是怎么了?”却是对林子昱滴着血的手视而不见。

“陈总,百善孝为先,我看陈夫人只是被刺激着了,你不妨先放下你那些生意,先送陈夫人去医院看看吧。这有病,得趁早治疗,你说是不是?”

继续阅读《纸婚厚爱(书号:16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