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许是很多年聂小年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许是很多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聂小年

角色:聂小年月牙儿

简介:简介:“你有病啊?”
“是啊,我也有病,所以我们才能够在一起

许合欢为了青梅竹马的爱情跌跌撞撞,可还是换不来聂小年的一句喜欢
“我最大的梦想是环游世界,最最大的梦想,是聂小年带着许合欢环游全世界”,这是都市白领许合欢真切的愿望
聂小年,生日快乐………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亲爱的,我爱你,许是很多很多很多年,时间算得了什么

许是很多年

《许是很多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谁赠格桑花
“传说中,找到八瓣儿的格桑花的人就会拥有幸福。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三林”,合欢翻到照片的正面,从未见过的一朵花儿在纯净的蓝天下安静地绽放着,美丽而又炫目。合欢拿着肥肥的爪子指着数了数,果然是八瓣儿。

格桑花,合欢以前就在某个杂志上看到过,是高原上清新脱俗的花儿,果然会是三哥喜欢的类型。“三哥,你运气也忒好了吧,这么稀罕的八瓣儿花都让你给碰着了”,合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挂在墙上的地图上找到信封上的地点,拿起笔重重的描红,地图上已经有好几个红点了,三哥这个行脚僧已经走了好远了。

难怪说路在脚下呢。合欢想。

先给月牙儿发了条短信:“亲爱的,我等下就要出门了哟。你和小宝贝儿千万小心点。待会儿老地方见。”合欢正手忙脚乱地收拾桌子上的文件,就听到了手机震动,一看月牙儿的回信“我马上就出发。我决定当一次土豪,打车来!”合欢轻笑,那么有钱的老公,早就该打车来了。

远远地就看到坐在玻璃窗面前的月牙儿,穿着一身月牙白有只大麋鹿花样的针织衫,戴着顶藏蓝色的卷边帽,正懒懒地看着窗外,清秀疏懒而又内敛。合欢放轻脚步不声不响的走近坐了下来,月牙儿转过头,脸上一个大大的惊奇的表情,然后绽开一脸的欢乐,熟悉的娃娃音响起:“合欢,呀,你都走得这么近了我都不知道。”

合欢看着月牙儿清冽如水的目光说:“你是不是又发呆了?”

月牙儿抿着嘴笑笑,“我看着窗外就不知不觉走神了。不知道为什么。”

“你一向就是这个样子。现在都快要做妈妈了,还老是发呆。以后小孩子要是像你的话,一个小呆一个大呆。”停下一会儿,合欢盯得咧开嘴笑得开心的月牙儿心里都有点发毛,才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干嘛?”

“让我看看小宝贝儿有多大了。”面对合欢一脸认真而执拗的表情,月牙儿只得无奈地站了起来。

“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合欢,才三个月好不好!时间这么短怎么可能看得出来。你怎么比我和孩子他爸还着急。”

“那可不是,我可是孩子的准干妈。月牙儿,你们准备给孩子起个什么名?要不我来想吧,不是我说,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才华的,就怕你家那位不喜欢……”合欢躺在月牙儿肩膀上絮絮叨叨,月牙儿被逗得呵呵呵直笑,谁又能想到这个标准的正牌白领会依偎在一个怀着小宝宝的妈妈的肩膀上,像个孩子似的叽叽咕咕自言自语呢,而且说了半天也不过芝麻谷子点大的事情。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的好,终究要面对的事情,早知道或许更好。等两个人都尽兴地聊够了,月牙儿心一横牙一咬说:“合欢,聂小年要回来了。”肩膀上的身体明显一抖,“那个,现在取名字会不会太早了一点。不过还是可以现在就开始想的。记住了,回去就开始翻新华字典,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找。知道不?”

“合欢,如果哪一刻你需要一个人的话,记得找我,我一直都站在你身边。”月牙儿清楚合欢与聂小年在很久以前过去的点点滴滴,清楚现在的合欢愿意与自己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虽然清楚事实上两个人的生活都简单到令人发指,但是惟独关于聂小年,每次谈到他,合欢便缄口不言,长大了的合欢学会儿将关于聂小年的一股脑儿的事情埋在心中。合欢曾神采飞扬地说,“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果然如此,在爱情上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想要自己扛。

送月牙儿上了车,合欢挤上了公交。以前和聂小年也挤过这路车,不过每次在车上要么站得很远各自看各自的风景,要么坐在一块儿了也是埋头玩手机。想到这儿,合欢还是有些微微辛酸和惆怅,“聂小年,你终于要回来了?”

这几年合欢渐渐发现,只有年少的时光才会那么地悠闲,才会那么没完没了地将大把的时间放在一个人的身上,以至于回忆的时候,除了关于自己仰慕的人的那根线,其他的都渐渐褪色,抓破脑袋也想不起了。尤其是工作了,更加发现一切也不是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的。当她和同组的同事们紧锣密鼓废寝忘食地忙活了好几天,终于把最近挤压的案子了结了,上司何老大大腹便便地走进来,拍拍手掌,说:“大家今天很不错啊。今晚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尽管说。”顿时办公室里一片鼎沸的欢呼声,何老大用手捋了几把过早有地中海倾向的头发,歪着嘴乐呵呵地看着这个由他一手打造的欢乐效果。

合欢一路上悄悄尾随着欢快地哼着曲儿的上司来到他的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开口,何老大就摆摆手:“不行,今晚可没门儿,组里每个人都去的。况且,这几桩案子你出的力可是有目共睹的,你必须得去。居功自傲可不好啊。”“我什么时候居功自傲了?”合欢马上反驳到,老大理理桌子上的文件说:“合欢,不是我说教,你要明白,有些事情看着是没有多大意思,可是那不代表那些事情不必要。”说到这儿就笑眯眯地看起了桌上的文案,下起了逐客令。合欢也是一点就通的人,她已经明白看似是猥琐大叔实则是通透贤淑的老大话外的意思。她一向就不喜欢参加聚餐,又仗着老大对自己的看重和宽容,平时除了工作几乎不管所里的其它事情,终究不是个长远之计。一定是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传到老大的耳朵中了。这个世界啊,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追寻自由,而又得不到自由,谁能过像风一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呢。合欢在心里哀叹。

一大群人大快朵颐之后,又跑到了未浓k歌。未浓近年来新开的主题KTV,比较小众,但颇得本市白领的欢迎。同事们看着这个在聚会上从不露面的人也出现了,一下子涌起了也许是相见恨晚也许是气愤不平的心情,吃饭的时候就合谋着大灌了合欢几杯酒,现在来到KTV又逼着合欢唱歌。合欢无奈,只好点了一首歌,窝在沙发上,认真地唱起来。

“你一直说的那个公园已经拆了,还记得荡着秋千日子就飞起来。慢慢的下午,阳光都在脸上撒野,你那傻气我真是想念,你哈哈笑的样子倒是一点没变,谁又能想到他们现在喊我女王……”

唱完之后,有一两秒的沉默,之后何老大带头使劲儿鼓起掌来,还有两个男同事奉献了喝彩的口哨声。其实合欢唱歌自小没什么天赋,不算五音不全但一直担任着跑调队的一员。只是,有的人经历了有的事情,就像是能产生共鸣,就特别能将某首歌唱好。就跟许多歌星一样,他们往往因为一首歌红了,可这辈子再也没有比这首歌更好的作品,从此去哪个场合都来首这个歌,不过靠着一首歌混成了明星也算运气,总比出了好几张专辑没一首歌能让人记住强。合欢也仗着这首歌博得了许多人的亲眼相加,自出道以来唱这首歌从来没有失手过。之后同事们恶搞起国内一对神奇组合的歌,据说他们的作品谁都没有认真听过但是一去K歌人人都能跟着调子唱个八九不离十。合欢趁着群魔乱舞,和坐在一群还在读大学几个来实习的女孩子中间,正嗨得不亦乐乎的老大打了个招呼后就溜走了。

起风了,还飘着秋天的第一场小雨。一首歌牵起了多少回忆,做死,偏偏又唱了这首歌。合欢收敛起内心所有的思绪,才走了几步,身后的声音却一下子让她立在了原地,还是那样温润的声音,一时间就像是街角所有的人都已消逝,所有的风景都退去,隔了千年的洪荒,居然在这里又遇见了他。只是自己再也没有勇气回头了,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想逃,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听到他发动汽车的声音,合欢才转过头,看着聂小年的车消失在茫茫的车流中。合欢站了半饷,使劲儿咧开嘴扯一个麦兜式的笑容,告诉自己,活了20多个年头,也不是白活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论是因为他没有认出自己,还是他不想再理自己,还是因为他怀抱里的娇声细语。

裹紧了衣服,有些凉丝丝的雨还是钻进了衣服里。合欢沿着街头踽踽独行。坐在公交站台的椅子上等公交时,她想到一句话,“城市有着成千上万的人,可是没有了你,我仿佛谁也不认识”,合欢没有那么煽情,除了聂小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但再没有人能够让她感受到一样的光与温暖。

没想到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停到了合欢面前,“喂,上车。”车内人伸出大半个脑袋说道。

继续阅读《许是很多年(书号:139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