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妙医神相最新章节,唐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妙医神相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唐宁

角色:唐宁苏红

简介:简介:风水点富贵,相术观气运
妙手定生死,银针济世人
针灸推拿室医生唐宁,偶得神秘传承,一手风水相术,一手绝妙医术,开启逆袭人生

妙医神相

《妙医神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一点乌光一点灾
今天到场的为数不多的宾客里,有唐宁自小玩到大的几个死党、同一科室里关系不错的几个同事。

调到针灸推拿科不久的小护士洛雪,也打扮得漂漂亮亮,开着一辆红色甲壳虫过来了。

有这些人撑场子,总算没有出现冷场的局面。

唐宁为了壮声势,也给江城四大家族的孙家和薛家发了邀请函。

孙家家主孙景龙虽然没有亲至,却派了自己的疼爱的小孙子孙诚送来一份不菲的贺礼。

唐宁本以为薛家家主薛洪兴业务繁忙,可能也只是派人送一份贺礼过来,没想到他居然亲自到场。

这个面子给的可就大了。

薛洪兴是江城四大家族之一,他登门恭贺唐门风水开业,让风水一条街的其他同行羡慕不已,心想这唐门风水有了薛家的帮衬,唐宁只要懂得一点风水的皮毛,嘴皮子不笨,就不愁没有生意。

唐宁向薛洪兴的身后看了看,见他那个千娇百媚、美艳无比的夫人白秋萍没有陪着一起前来,暗暗松了口气。

“哈哈,唐医生,以后我该叫你唐大师了吧?恭喜啊!祝你的风水公司财运广进,红红火火!”

薛洪兴下车之后,大笑着走上前来和唐宁握了握手,向唐宁表示祝贺。

“哪里哪里,薛董事长百忙之中过来给我捧场,让我这小店蓬荜生辉!啊……薛董事长你这……这是……”

唐宁和薛洪兴握手寒暄的时候,意外发现自他的鼻尖处起,隐隐有一股黑气横过两颧入侵命门。

按照相术来说,这种状况主死亡之兆,应验于日旬之内,此乃一点乌光一点灾。

也就是说,薛洪兴很可能会在这几天之内,遭遇到杀身之祸,性命难保。

“怎么了唐大师?”

薛洪兴见唐宁盯着自己的脸看个不停,神色异常,奇怪的问道。

“嗯……薛董事长,这里不方便,咱们借一步说话。”

唐宁心想这薛洪兴为人慷慨大方,对自己也不错,如今他有大难临头,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提醒他一下。

薛洪兴见唐宁神情严肃,意识到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于是收起笑脸,随着唐宁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僻静地方。

“薛董事长,我这里有几句话可能不太入耳,但事关重大,咱们又是朋友一场,我不得不跟您说。希望您听了之后,不要生气!”

唐宁再一次仔细端祥了薛洪兴的面相气色,更加确定自己刚才的判断准确无误。

“唐大师有话请讲!忠言逆耳,这个我懂,我不会生气!”

薛洪兴知道唐宁虽然年轻,却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正色说道。

唐宁见左右无人,于是低声把刚才为他测相的事情说了一遍。

薛洪兴听后脸色一变,禁不住脱口惊呼:“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杀我?”

“嘘……薛董事长,声音小些,不要被人听到了!”

唐宁作了个禁声的手势,毕竟连他也不知道是谁想害薛洪兴,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薛洪兴接触过几个知名的风水相师,对于玄术一道,一向深信不疑,听说自己有杀身之祸,虽然身边一直有几个保镖保卫,但也禁不住有些担忧。

“我薛某人做生意一直讲究和气生财,很少与人结梁子,怎么会有这种事?”

薛洪兴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唐宁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很难说,也许是你命中该有此劫吧!”

“唐大师能不能算出是谁想害我?我也好防患于未然!”

薛洪兴看着唐宁,脸上带着希翼之色。

唐宁摇了摇头,苦笑着道:“我道行太浅,还没这个能力。不过据我推测,想害你的人应该和你有些关系……”

薛洪兴交游广际,和他有关系的人难以计数,想要从中找出要害他的那个人,谈何容易?

“那……有没有办法化解此劫?”

薛洪兴又问。

唐宁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回头我画一张避凶符,你随身携带着,希望能起到一些作用。另外,你身边再多加些人手保护,不要给想害你的人可乘之机!”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的人群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唐宁与薛洪兴扭头看去,只见一个手拿红色小包的贵妇人,穿着一身裁剪得度、极显身材的红色旗袍,正含笑向这边走来。

那贵妇人面容绝美,神态娇媚,走动之时,旗袍开叉处露出的那段赛雪欺霜的白皙长腿,令人眼花目眩,遐思无限。

“是薛夫人……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不知为何,唐宁看到薛夫人白秋萍时,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阿萍,你不是说有事不来了吗?”

薛洪兴看到妻子,露出满脸笑容,转身迎了上去。

“阿萍”是薛洪兴对妻子的昵称,平时都是这么叫。

“怎么,人家办完了事情,就不能过来看看?唐大师对咱们薛家可是有大恩呢!今天他的公司开业,我就是事情再忙,也得抽空来给他捧捧场啊!您说是不是,唐大师?”

白秋萍斜睨了丈夫一眼,然后上前一步,冲着唐宁抿嘴一笑,风情无限。

白秋萍把“唐大师”这三个字的音调拉的很长,叫的又甜又腻,同时双眼还眨动了几下,居然背对着薛洪兴冲唐宁放起电来。

“哈哈,阿萍说的对,唐大师先是救了我女儿的命,又指点着阿萍给我女儿改了个好名字,这些都是对我薛家的恩情!”

薛洪兴笑着在妻子身后附和。

显然,薛洪兴已经从白秋萍口中,知道了唐宁前些天登门指点其女儿改名的事情。

“什么恩情不恩情的,两位言重了!”

唐宁没有去看白秋萍,目光淡然的随口应付了一句。

“唐大师医术不凡,又懂得风水相术,是个有真本事的人,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白秋萍说着,将一只修长莹洁的小手伸到了唐宁面前。

“薛夫人客气了,咱们互相关照!”

唐宁坦然伸手,和白秋萍纤秀的小手握在一起。

“唐大师记得以后有空时,常去我们家坐客啊!”

白秋萍握住唐宁的手时,有意无意地紧了紧。

“看来这女人对我还是贼心不死!她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只是为了一时之欢?”

唐宁眉头微皱,嘴上和白秋萍客气着,心里却更加的警惕。

“好了唐大师,你是东家,不能只顾着招呼我们!我和老薛找个地方先坐着,你自己去忙!”

白秋萍笑着摆了摆手。

“那就怠慢二位了!您二位请自便!”

唐宁说着,正要转身离开,眼光凝注处,却在白秋萍那张娇俏妩媚的脸蛋上发现了两个惊人的异象。

一个异象,从白秋萍的鼻柱起,有道青气直贯印堂。

相术上说,出现这种异像的人,可能有谋杀自己伴侣的念头。

另一个异象,是白秋萍印堂之下的疾厄宫附近,有股青气时隐时现。

而这种异像,表明该女子与异性有私通之情,图谋杀害自己的亲夫。

“难道想害薛洪兴的,就是这个女人?”

唐宁倒抽了一口凉气。

继续阅读《妙医神相(书号:1302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