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金针医婿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苏辰白绮韵最新章节

小说:金针医婿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苏辰

角色:苏辰白绮韵

简介:简介:小医生苏辰入赘白家,招人白眼,被人厌恶,偶然获得家传玉佩传承,习得逆天医术,从此开医馆,炼丹药,人生开挂,扶摇直上
一片仁心,让无数患者重获新生
一双铁拳,让敌人跪地求饶
浪子情怀,让一位位美女芳心暗许,送上门来

金针医婿

《金针医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伤痕背后的故事
辉宏大酒店距离白家并不远,不到十分钟,管家阿福就回来了,双手捧着家法棍(特制的藤条),来到了白维汉身前。

“老爷,真的要执行家法吗?”

“当然!”

白维汉脸色严肃,目光锁定苏辰,道:“白氏家法不可违,你触犯家法,必须领罚,你可愿意?”

不愿意的后果,估计就是被逐出白家吧?

苏辰心头暗道。

当年要不是白老爷子收留他,五大豪门想要弄死一个流落街头的浪子,与碾死蚂蚁无异,所以,苏辰欠白家一条命。

“我愿领罚!”

苏辰淡淡一声,拍拍白绮韵的小手,放开了她。

“爷爷,可不可以……”

“不可以!”

白维汉一句话拒绝了白绮韵的求情,对苏辰说道:“看来支援前方三年,倒是磨掉了你的软弱,上前来,脱掉上衣,跪下!”

苏辰走上礼台,按照白家家规拱手说道:“爷爷,我可以领罚,但,下跪不可能,我也算是龙骧军半个兵,唯有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一句话掷地有声,在偌大的宴会大厅内回荡。

上百人没人出声,一个个看苏辰的眼神,不再那么鄙夷了。

白维汉微微点头:“你倒是学到了军中人的血气,我便免你下跪,阿福,准备行刑!”

管家不敢多言,握着家法棍做好了准备。

众目睽睽之下,苏辰脱掉外套随手扔在一旁,一颗颗解开衬衣纽扣……

脱掉衬衣的一瞬间,大厅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

“天呐,他身上怎么那么多伤?”

“是枪伤和刀伤,还有烧伤,是在战场留下的。”

“他是个医生,应该在后方,居然也会受这么多伤……”

“可能上过战场吧,还有新伤呢?”

“……”

无论是白家人,还是白氏集团的中高层员工,此时此刻都被苏辰身上的伤痕惊呆了。

白绮韵看了一眼,就跌坐回了轮椅上,双眸含泪。

“你也上了战场,受过几次伤?”

白维汉盯着苏辰问道。

苏辰淡淡说道:“不记得了,相比战死的战士们,我很幸运。”

白维汉点头,上前一步,指着苏辰胸口正中一处枪伤问道:“这处伤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苏辰低头看了一眼,道:“说起来惭愧,黑水河滩之战,我抢救伤员的时候,被一个装死的敌人偷袭,还好子弹从侧面射入,否则……”

摇摇头,苦笑两声。

“嗤……”几米外,白志行捂着嘴失笑出声。

“你笑什么?”

白维汉冷声问道。

白志行连忙止住笑,低着头说道:“回禀父亲,我笑苏辰倒霉,战斗结束了还能被偷袭,没死真是运气大。”

话音未落,刷的一声响起,不等白志行反应过来,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他脸上。

“父……父亲……您为什么打我?”

白志行被打懵了。

白维汉杵着拐杖怒道:“你在家中安坐,怎么好意思嘲笑一位为抢救伤员而受伤的医生?”

白志行张张嘴无力反驳,再次低下头说道:“父亲,是我错了,我不该嘲笑苏辰。”

认错了,但他在咬牙。

白维汉没再理会他,看着苏辰身上的伤,又问:“腹部那条是刀伤吧,怎么弄的?”

“这里?”

苏辰指指腹部一道几乎横贯整个腹部的伤,淡然道:“在第一线抢救伤员,遇到了一位蛮族大将,他很厉害,见人就杀,被他砍的,差点开膛破肚。”

白维汉嘴角颤抖几下,问道:“已经到……白刃战的地步了?”

苏辰淡漠的一笑。

大厅里又一次陷入了寂静,白维汉看着苏辰的伤,久久无声。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话,不过先前的鄙夷全部消失,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像是被惨烈的战事吓到了,又像是钦佩。

华龙帝国崇尚武力,推崇英雄。

“这一片伤疤呢,火烧的?”

白维汉又问。

苏辰答道:“在战壕里,被汽油弹烧到了,我脱掉衣服侥幸活下来了,其他人……都死了。”

白维汉脸色也变了,重重点头,“这几处,是新伤。”

苏辰笑道:“最后一战,我也拿起了武器,与敌人肉搏留下的。”

白维汉眼睛红了,仰起头长叹一声:“我白家也算出了一位真正的猛士,为国征战,为白家争光,可笑我居然要惩罚一位英雄,阿福,收起家法棍,对苏辰的惩罚,免了!”

“是,老爷!”

阿福立即把家法棍背在了身后。

没人反对,在场的一百多人,无论是不是真心感慨,都不敢违逆白老爷子的话。

苏辰正要捡起衣服,却见白维汉走了过来,扔开文明棍,亲自捡起衬衣,披在了自己身上。

“爷爷……”

“白家绝不辱没英雄!”

白维汉终于露出了笑容。

苏辰回应微笑。

做了三年战地医生,见过的生生死死太多了,不会轻易感动。

白绮韵让佣人扶着,来到了礼台上,用激动的语气说道:“按照白家的规矩,我该为夫君解战袍的,可我身体虚弱实在做不到,请受我一拜。”

说着稍稍下蹲,行了个不大标准的万福礼。

苏辰赶紧把她扶住,免得她久病无力,把自己摔到。

近距离一个对视,苏辰好像从她越发明亮的眸子里,看到了一抹崇拜。

“你……”

“父亲,苏辰既然回家了,咱们白家不能怠慢了英雄,我以为,应该用正式弟子看待他,让他加入家族考核!”

白志行又站出来了,打断了苏辰和白绮韵的亲昵。

听到这话,苏辰双目眯了一下。

白维汉皱眉问道:“苏辰是入赘的,让他加入考核,合适吗?”

白志行连忙回应:“父亲,您刚才也说了,苏辰是英雄,给他正式弟子的待遇,再加入考核,是应有之义啊!”

说完隐约的向苏辰传递了一个冷笑。

仿佛在说:不把你赶出白家,我白挨了一耳光!

白维汉考虑了一阵,对苏辰说道:“你岳父说得对,正好绮韵的病被你治好了,让她好好指点你,明年的考核,你们夫妻二人就都参加吧。”

苏辰唯有答应。

白志行又说:“父亲,按照族规,成年弟子第一次考核,时限是三个月,当年绮韵第一次考核,三个月就为白家赚了一亿美金。苏辰比不上绮韵,但也是苏家出来的人,有绮韵帮助,三个月赚一亿,是必须的。

否则,他在白家再无颜面,区区赘婿,当驱逐之!”

继续阅读《金针医婿(书号:1332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