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最新章节,苏浅谢临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爱过三季,恍若朝夕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小台

角色:苏浅谢临枫

简介:”我怀孕了……“
”打掉!“谢临枫毫不犹豫的向医生下达命令
可是谢临枫你可知道,我爱你不亚于任何人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

《爱过三季,恍若朝夕》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葬礼

苏浅感觉到背后犹如针刺一般,果不其然一回头就看见谢临枫从门外走进来,看着她的眼神仿佛是要把她给吃了一般。

她被谢临枫这样的眼神给吓坏了,直接就呆在了原地。

谢临枫看着这样的苏浅上前直接就拉着她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就目光阴沉沉的拉着苏浅往门外走去。

“你想带我去哪里?”苏浅被谢临枫这样粗鲁的对待有些难受,手也被谢临枫给拽的生疼,苏浅看着谢临枫吓人的脸色到底也不敢大声喊疼,只能压低了声音诺诺的喊了一声,“疼…”

谢临枫可没有搭理她,直接就把她给扔上了车。苏浅被扔上车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儿,“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苏浅揉了揉被撞伤的脑袋。

谢临枫这个时候就不只是沉默了,一种极度不屑的语气,“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难道应该知道?”她下意思地反问道,突然像是记起了什么,脸色一寸一寸苍白了。

谢临枫察觉她的反应,勾起薄唇痞气微笑:“知道了吗?”

苏浅眼睛发红,恨了谢临枫一眼,去开车门。今天能是什么日子?今天……今天不过就是她妹妹出殡的日子!

她怎么可能忘记。

车门锁上了。苏浅无论如何地挣扎,也都是徒劳的,她不能打开车门。“哦,想起了就想起了呗~反正我不去。”在她意识到的一刹那,谢临枫的目的也一同猜到了。

她不可以去那里,绝对不可以!

回想几天前仿佛苍老了好几岁的母亲几乎要跪下来的模样,现在自己去就是吃力不讨好,只会惹大家不悦。

“姓谢的,放我下去!求求你放我下去。”现在,她只有放低姿态去求面前的男人,“谢临枫,你放了我吧!好不好?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好啊――那你倒是让苏苏回来啊。”谢临枫冷哼一声,面不改色道。

苏浅愣了愣,沉默了,握住车把的手也慢慢松开,他是不会答应的!

谢临枫黑耀的眸子玩味儿地看了眼后座那人儿,嗤笑出声。听到嘲讽的笑,苏浅不由地紧张。

到了葬礼外面,谢临枫不由分说拽下苏浅就直奔灵堂。苏浅不得不掩面偷偷摸摸的寻视周围,他们没在!她这才拍拍胸膛,暂时松了口气。

好巧不巧,这副模样落入了谢临枫眼中,他忍不住冷嘲热讽:“苏浅,苏苏可是你妹妹啊!她死了,你宽心了?”

“不是,谢临枫,苏苏是我妹妹,她死了我也很伤心……”

“伤心?”谢临枫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的话语,当着苏苏的灵堂,闲聊一般的语调:“苏浅,你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你会伤心?苏苏是为你死的啊,这么快就又忘记了?”

说到此,苏浅眼睛微红摆手否认道:“不是这样的,不是我。”

“哦。那你的意思是苏苏的遗书在欺骗我咯?”谢临枫一字一顿,眼中的憎恨愈发的浓烈,似乎想要把眼中的人烧成灰。

四周来往的人不明所以,但是听到谢临枫的话后,纷纷把鄙视的目光投向苏浅。

苏浅皱眉,眼泪悄无声息划脸庞,异常不解地盯着谢临枫的眼睛,嘴唇哆嗦:“你你你…你也不相信我是吗?”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这种恶毒心肠的女人?”谢临枫眯着眼睛,危险气息蔓延开来。

周边的人已经以他们为中心围成了个圈,都开始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仿佛被人撑掴着跪在地上的屈辱竟然那样强大地侵略,一刻淹没苏浅的自尊。

“我没有。”苏浅无力地辩解到,“苏苏的死不关我什么事,她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害死她?”

谢临枫闻言,这个女人居然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心中怒气冲冲,恨不得亲手掐死她。可还是硬生生压抑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很好,很好!苏浅急着推脱关系干嘛,苏苏可是为你而死的。你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实在超乎我的想象。”

继而谢临枫按按太阳穴,低沉的声音弹奏着死亡进行曲,“行行行,离婚吧。”不是询问,是肯定!

苏浅倒退几步,怔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你要跟我离婚?就因为这个谣言?”

“那你觉得了。”君临天下般霸气的吐字。谢临枫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不屑肮脏的语言也从那些人嘴里诞生。嘈杂的声音不停地刺激着苏浅脆弱的神经,她急切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苏浅忍不住双手环抱自己,肩膀一抽一抽的,一句不是我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她看了看冷眼旁观的谢临枫又看了看周围的人轻蔑的眼光,那些不堪的话语一字不漏全被耳朵接收,不是这样的啊!苏浅感觉天旋地转。

“不要再说了……怎么会是这样啊,不是我……是……”苏浅眼前发黑,闷声栽倒在地,声音戛然而止。

谢临枫有些慌乱了。她以前没少找借口逃避自己的错误,但是今天真正晕过去到还是第一次。谢临枫又有些恨她了――她为什么不早点去死了!

……

苏浅睁开沉重的眼皮时,虚弱得不像话,手背上已经插满了输液管,冰凉的液体正一滴一滴地进入她的身体。

葬礼上发生的所有的不堪仿佛都像是一场噩梦。真的是梦吗?苏浅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苏氏夫妻推门而入,苏妈妈看见苏浅醒了,心中的恨意再次袭来,指责:“苏浅!你是有多恨你妹妹啊!她都死了,你还不让她安宁,再她的葬礼上发什么疯!”

“妈妈……您,您听我解释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她有些难堪,苍白的嘴唇艰难、匆匆忙忙地辩解着。

林舒芸眼睛发肿,大声斥责:“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说是怎样啊!我之前难道没有说你不许过去!你偏偏过去干什么?晦气的东西。”

“可……”

未来得及解释,一个温文儒雅的中年医生拿着类似B超的纸张,“不好意思,苏小姐的检验报告出来了。”继而转身对床上的苏浅温声道贺,“恭喜你,苏小姐,你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话音刚落,苏氏夫妇以及苏浅都愣在了原地。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谢临枫,跨着沉稳的步伐走到医生面前,冷酷无情地说:“医生,安排手术――打掉这个孩子。”

继续阅读《爱过三季,恍若朝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