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妖姬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侧福晋静荷最新章节

小说:妖姬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金巧儿巧儿

角色:侧福晋静荷

简介:淳于紫正专心工作,却发现自己工作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
自嘲了一下,她暗笑自己多心:自己是殡仪馆化妆师,面对的都是不会说话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可是,再仔细一看,真的不对!眼前的这个对象,好像睁开了眼!
“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倒退两步,眼前的“工作对象”真的睁开了眼,一双血红的眼睛诡异的瞪着自己
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妖姬

《妖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七章夫君初到

“就是,侧福晋,不是奴婢们不想对你尽心,可是奴婢也是人啊!希望侧福晋开开恩,不要再犯错了,你一犯错,连累到别人就不好了!”翠玉小口里说出来的话,哪里有半分奴婢之态?

洛瑶听着她们这话,好像倒没对自己身份有什么怀疑,难道她们对原主也是这样的态度?那这原主就太可怜了,竟会受这两个丫头的气。

想到这里,她眼底荡开一抹寒意,我可不是原主,甘心受“大房”的气是因为还没办法与“大房”斗不得不忍着,现在还要受你们的气?真是笑话。洛瑶对自己这个想法吃了一惊,难得这是自己兑变的开始?

“听你们意思,是我连累了你们是吗?看来你们这个奴婢做得很好,很高贵啊!不管怎么说,如今入了这王府你们还是奴婢!做奴婢的,哪里有什么资格埋怨主子?”她盈盈美目逼视着翠蝶,不怒自威的气势让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我……。侧福晋,咱打开天窗说亮话!侧福晋为何入府,想来大家都心知肚明。侧福晋是孝顺之人,想来是最不忍让年老者受苦是吧?咱奴婢二人为何到此侍候侧福晋,想侧福晋也清楚。我们只不过是小小的奴婢,只想过几年的安生日子,希望侧福晋能好好的做好本份,不要连累无辜!”翠蝶感觉到她目光慑人,眼珠一转,话里绵里藏针。

好,这内情是越来越有趣了!洛瑶发现自己的“障碍”没有了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甚至现在有心情想知道原主究竟被这两个丫头吃得死死的到哪个地步?

“你倒是说说,心知肚明什么呀?”洛瑶轻笑一下,在碧兰那里受的气突然消了许多。

“淳于芷,你别在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你只不过是一个卖唱的女子,走了大运替了真的小姐选秀嫁入王府,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可以对我指手划脚了?别忘了,你爹现在可是要靠尚书府养老送终!”翠蝶终于忍不住,冲着她咬牙切齿。

突然听到“淳于芷”三字,她的心肝又是一颤:这个丫头竟会知道自己的本名?差一点她就要向这个丫头投降了,可是马上回味过翠蝶后面的话,神色立刻镇定下来。

“那又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我的陪嫁丫头,我是主你们是奴!”洛瑶马上明白这丫头口里的“淳于芷”不是自己前世“淳于紫”,至于其中的真相嘛,有机会再去了解。

“翠蝶!你忘了老爷是怎么吩咐的?侧福晋,如今你身份尊贵了,还是要想想别人才是!”翠玉倒是比翠蝶态度好些,但其中的威胁意味还是很浓。

洛瑶还想说些什么,却听依灵在门外禀报:“侧福晋,孙太医来了。”

想到自己就是因为对这个孙太医说了声谢笑了一下就被罚,静荷还被打了二十板,洛瑶决定把气出在这个男人身上:“让他进来。”

翠蝶二人对视一眼,把刚才的剑拔弩张收起来,继续当着“本份丫头”站在主子身边。

“见过侧福晋。”孙太医走进来给洛瑶行礼,眼神里却是带着些担忧。

“孙太医所来何事?”洛瑶发现自己还真适应得快,这才一日不到的功夫,就可以这样与一个古人交流。

“奴才听闻静荷嬷嬷被罚了二十大板,特来给她送些药。另外,来对侧福晋道歉。”孙太医说着,却是不着痕迹看了眼翠蝶二人。

本来洛瑶是想把气撒在这个“罪魁祸首”身上,却听他是来送药道歉,心底那股气竟一下子消散许多。

“你们先下去,我要请孙太医诊诊脉。”她才不管这两个丫头是不是欺负原主惯了呢,她就想单独和这个男子说说话。

翠蝶二人去无奈退下,彼此打着眼色。

“孙太医要道什么歉?”洛瑶不得不承认,这个孙太医真是帅男一枚,要是前世有这么一个帅男对自己低言浅语多好。

“奴才偶遇世子,从世子那里得知侧福晋竟因奴才受罚,静荷嬷嬷还受了伤,心下十分惶恐。侧福晋没事吧?”最后一句,关切之意已是十分明显。

咦,消息还传得快。洛瑶摇摇头:“其实也不关你的事。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谢谢你来看我,我没事。只是连累了静荷。对了,你叫什么?”

其实她想说的是,这么一个好看人的在自己面前称奴才太别扭难听。

“奴才孙楚离。”犹豫了一下,孙太医还是把自己名字说出来。

“好吧,孙楚离。你是太医,为何在王府当差?”洛瑶有些好奇,太医不都是在皇宫里呆着的么?

孙楚离露出一个酸涩的笑容:“奴才虽是挂着太医之职,当差却是在王府。”

“哦。”她并不明白为何当差在王府,正想说些什么,肚子却是“咕”的叫了一声。唉,大早上的就不得清静,现在可能都有是中午十一点了,却连早餐都没有吃。

“侧福晋还未用早膳?”孙楚离有些惊讶,黑白分明的眸里又闪过担忧之色。

“没有。你用过没?要不一起?”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早些儿才受的教训现在又忘了,这不是给那个凶巴巴的福晋找由头么?

“奴才不敢。奴才告退。”孙楚离似吓着了一般,忙把带来的药双手奉上就要退下。

洛瑶接了过来,也让孙楚离去了。

“侧福晋,早膳摆好了。”春蕊见孙楚离离去,大概也知道洛瑶饿了。

洛瑶点点头,管他什么福晋刁难,先填填肚子。

谁知道走到偏厅坐在餐桌边,才看到可爱的食物已经在桌上正要下筷就听到一声喊:“王爷驾到!”

这通报之声尖锐,似男似女,她虽知是太监之声,听着却说不出别扭。更讶于嘉亲王,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哀怨的看了眼可能与自己无缘的早餐,只得起身去“迎接王爷”。

继续阅读《妖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