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肖红

角色:肖红静贵妃

简介:她本是西越公主,出身高贵,该受万人敬仰,偏偏歹人作祟,将她换了身份
多年以卑微之姿辗转流离他国,尝遍世间苦楚,她却保留了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刁难

夜深人静,一轮下弦月挂在枝头,偌大的皇宫宛如一只巨大的兽,以威武庄严的姿态蛰伏于天地间。

更漏声隐隐约约响起来,一道黑影自屋檐轻巧掠过,在落到斓月殿时,足尖一点,便跳了下去。

那人功夫极高,沿着墙壁摸到了偏殿,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偏殿之内,正是西越国静贵妃刚生的女儿。这样寂静的深夜里,小公主的哭声显得特别突兀。房内亮起了灯,一个妇人起身为她喂了奶,偏殿内慢慢安静下来,奶娘将她放到了摇篮中,打了个哈欠,正准备熄灭灯火,房内忽然有一股奇异的味道弥漫开来。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奶娘身子一歪,就这么倒了下去。

黑衣人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将熟睡的小公主抱起来,用襁褓裹了,正准备出门,门口却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你是何人!”

尖利的女声,带了十二分的惊恐与慌乱。黑衣人转过身,门口站着一宫装丽人,披散着一头长发,正是这小公主的生母,静贵妃。

见黑衣人怀中抱着她的女儿,静贵妃转头就要喊人。可是还未来得及出声,眼前一道寒光略过,静贵妃的动作猛地一顿,随即,颈间血溅了一地。她似是不可置信一般,大睁着眼砰地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他本不欲闹出人命的,眼下,事情确实复杂了。不过片刻犹豫,他将手中的匕首放到了奶娘手中。远处渐渐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应当是被静贵妃方才那一声惊叫引来的。

没有多作犹豫,趁着人们还未到此,他抱着小公主出了门,悄无声息地略上了屋顶。

片刻之后,偏殿之内传来宫女惊恐的尖叫声,皇宫中灯火依次被点亮,而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早已消失在了夜色中。

身为西越皇帝最宠爱的嫔妃之女,注定了小公主生来荣宠加身。不过一夜之间,小公主失踪,静贵妃身死,而看顾小公主的奶娘手中握了一柄染血的刀刃,事情再清楚不过。

虽奶娘抵死不承认,可静贵妃的死已成了事实,皇帝盛怒,于第二日午时处死了奶娘。

可即便如此,小公主的行踪仍是个谜。

幽暗宫殿中,一人倚在龙座之上,这几天接二连三的打击,已使得这个西越最尊贵之人疲惫不堪。

“皇上,这是婉贵人送来的羹汤,还是喝些吧,身子要紧啊。”

太监的声音响在身侧,皇帝摇了摇头,他的脸隐在阴影之中,看不分明,可是那声音却是粗哑低沉,显见得疲惫至极。

他摇了摇头,不知第几次问道:“小公主可有找到?”

那太监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皇帝脸上闪过一抹失望。

这几日他几乎出动了所有的侍卫出宫寻找,所有百姓家中的婴儿都一一盘查过,可他那未满月的女儿竟似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踪迹也无。

谁都知道,时间拖得越久,找到的希望越是渺茫。

皇帝沉重地闭上了眼,殿外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报!”

那声音像是万分欣喜,皇帝忍不住就睁开了眼,脸上情不自禁地带了几分期待。

“禀告皇上,小公主找到了!”

皇帝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目露欣喜,“在何处!”

在侍卫的身后,有一人怀里抱了一个婴儿,正快步走入殿内。他径直走到皇帝面前,恭敬地跪下,将手中婴儿托举到头顶,喜悦地道:“皇上,小公主找到了!”

皇帝将那女婴小心地抱了起来,女婴睡得甚是香甜,睡梦中似是一无所知,无意识地吮着自己的手指。皇帝的手都开始微微发颤,他将女婴翻转过来,拨开其颈部的襁褓,其娇嫩的后颈上,赫然是一枚梅花胎记。

“柔儿,是孤的柔儿!”皇帝将脸贴在了女婴的脸上,女婴极不舒服地醒了过来,歪嘴便哭。这哭声嘹亮,皇帝脸上又是心疼,又是喜悦。

小公主被人抱了下去,皇帝露出这么多天来的第一个笑容。看着台阶下恭敬跪着的王思勤,皇帝亲自走下台阶将他扶了起来。

“宰相寻回公主有功,赏!”

“谢主隆恩!”

殿内的人皆是松了一口气,无人注意到王思勤低下头时,唇角含着的一抹奸诈的笑。

十五年后,东陆国。

正是难得的艳阳天,晴空高照,偶有微风拂过,似是要吹入人心中一般。皇家的教坊司内,此刻正是歌舞升平,新的一批舞姬在台上随着乐声起舞,十数个曼妙的身姿一同舞动,场景煞是动人。

教习嬷嬷肖红站在一旁,满意地看她们灵动的身姿,却在眼神落在其中一人身上时,脸色一变。

明明是穿着与旁人一般无二的桃红色舞裙,偏就是她显得格外不同。

束腰的舞裙显得她腰肢越发纤细,身姿灵动如燕,一双玉足正踏着乐声起舞,再往上看,她明媚娇艳的脸在这明亮的光线之下更显无双艳丽。

这样出尘的长相和风采,再加上那样高傲的性子,轻易就与这教坊司内其他的舞女区别开来。

看着她灵动的身姿,肖红从鼻孔里冷冷哼了一声。她刻意走到苏念茵身侧,就这么直直盯着她。苏念茵本是在做一个旋转的动作,没堤防即将落脚之处忽然站了一人,待她看清时,脚步已是错了。

“啪嗒”一声响,教鞭抽在苏念茵嫩白笔直的小腿上,立刻便浮起了一道红印子。

“哼。”肖红冷哼一声,道:“跳舞时怎可如此不专心,蠢笨如斯,难登大雅之堂。”

一旁立刻响起了窃窃私语声。

一道娇媚的女声同时响了起来,“嬷嬷教训的是,某些人啊,是该敲打敲打了,不然,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呢。”

这话说得刻薄至极,正是这教坊司中向来看她不顺眼的方依纯。

苏念茵也不恼,她对着肖红低着头,道:“嬷嬷教训得是,念茵自知不足甚多,还望嬷嬷多多指点。”

语气柔和,仿佛那小腿上的红印子不痛不痒。只是话虽如此,她脸上却是半点屈服也没有的。

她姿态如此,肖红倒是也不好再指责什么,阴阳怪气地道:“有自知之明便好,继续练吧。”

肖红脸色不甚好看地下了台,每回都是这样,这个苏念茵,仿佛没有脾气的一般,无论自己如何指责,她总是这般全盘接受。若只是这样也罢了,偏偏她性子清冷高傲,在这教坊司内,从不与他人一般对自己多加讨好。

乐声再起,一妇人从旁慢慢踱步而出,见到苏念茵窈窕曼妙的身姿时,却是眼睛亮了亮。

来人是教坊司内另一教习嬷嬷,陆曼。

教坊司内一共有两个教习嬷嬷,两人风格迥异,平日看法也诸多不同。肖红此人颇为尖酸刻薄,看人但凭心情,便如苏念茵这般不肯刻意讨好的,便被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每日不刁难上一回,便觉浑身不舒服。

而陆曼则没那么多讲究,她最为看重的便是才华,对待下面的人,是一视同仁的。她踏入堂中之时,苏念茵正做着一个空中旋转的动作。其身体柔软,右臂缠着一根红练,双足轻点,正借着那悬挂着的红练的力道完成一个高难度动作。

这个动作,这教坊司之内可完成者甚少,这一届,只有苏念茵一人。

等苏念茵稳稳落地,陆曼眼中尽是满意之色。

她拍了拍手,成功引得所有人注意后,道:“姑娘们,过来过来。”

舞娘连同一旁的乐手都停了下来,自发聚拢成一个圈子围了过来。

陆曼道:“姑娘们,五日后便是圣上的生辰,此次生辰宴,教坊司中将派出十名舞娘。”

她话音一落,姑娘们便隐隐地兴奋起来。

舞娘本是身份卑微之人,身处皇家的教坊司之内,只需要在皇室的各种宴会上表演。宫闱之中有非常严格的制度,平日里,她们是不可随意外出的。而每每这样的盛会,便是她们的机会。不谈皇家子弟,即便是被某个达官贵人看上要了去,也好过一直在这舞坊之内。

肖红显然也很兴奋,看向众女的期待神色,她脸上隐隐有得意之色。一般来说,这样的时候,便是她可以大捞一笔的时候。她对陆曼道:“陆嬷嬷,你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了?”

她这是客套话,以往这样的事,陆曼从不会与她争抢。坊内的教习事务往往是由肖红负责,而陆曼,则负责选拔人才之后的训练事宜。

谁知,今日陆曼却看定了苏念茵,缓缓一笑道:“阿茵,这次你随我一道去。”

此话一出,肖红和其他舞娘都变了颜色。苏念茵来这教坊司不过一年,可舞技已远远超过了坊内其他人,这样的天资,自是引来许多嫉妒。而她又不善与人虚与委蛇,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便多,因此她在这里的人缘一向是极差的。

肖红道:“陆嬷嬷,阿茵才来坊内一年,资历和技艺都远远不够,怎能带她前去?”

陆曼笑了一笑,道:“阿茵来这里的时日虽短,可天资非其他人所能及。方才我见她那身段动作,已颇有风韵。此次入宫表演,她完全够格。”

要知道,陆曼此人虽性情温和,可是很少会这样直接夸赞一人。当下,众人心中都起了嫉妒之心,看向苏念茵的眼神也越发不善。

肖红冷冷看了苏念茵一眼,她眼睛亮晶晶的,似是十分期待。

“也不知某些人是用了什么招数,竟能哄得一向公正的陆嬷嬷也如此盛赞。不过,在圣上的生辰宴上表演不是小事,此等上不了台面的小聪明,我可不会视而不见。”

陆曼自然也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善。与肖红共事多年,她自然是知道她的脾气的,当下顿了顿,看向苏念茵,道:“阿茵,你有何话说?”

苏念茵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忽然展颜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道:“陆嬷嬷,肖嬷嬷,此等大事自是要公平公正。阿茵自认资历尚浅,但幸得陆嬷嬷看重,却也是想搏上一搏。不如,以选拔定名额吧?”

肖红面色一沉,还未及开口,便听陆曼道:“哦?选拔?”

苏念茵认真地点点头,道:“两位嬷嬷不如出一套高难度动作为考题,谁能完成得好,便由谁去。”

“好,如此甚妙。肖嬷嬷,你以为如何?”

肖红唇角挂了浅浅的一丝嘲讽,“也好,某些人是该学会,什么叫知难而退。”

出考题的,自然是肖红。

她虽性子不好,但舞姿却是动人的。此次选拔,每人只有一次机会。迎着婉转的曲声,她在台上舞了一段,单只是这一段,便囊括了多种高难度动作。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坐下来,一旁围观的人群中便起了小小的议论声:“这么难,也不知要练多久才能学会。”

“是呀,没想到嬷嬷竟有这般风采,平日里竟是深藏不露呢。”

肖红听得洋洋得意,她朝人群中的方依纯等人使了个眼色,又看向微微皱着眉的苏念茵,得意一笑,道:“这套舞甚难,如此短的时间内,我也对你们无太多要求,能跳出五成相似,便算过关。”

话音一落,除了方依纯等人,仍是一片不自信的声音。

一旁旁观的陆曼自是不知,这套舞,肖红早便教过了方依纯等人的。而苏念茵因来这里的时日短,今日乃是第一次见。

“谁第一个来?”

方依纯娇媚一笑,道:“嬷嬷,我先来吧。”

肖红鼓励地看了她一眼,退到了一旁。

方依纯自是对这动作熟稔。虽有些难度高的还不能完全相同,但跳个七分相似,倒是不难的。她胸中自信,舞步亦是轻快,不知不觉跳完了一整套动作,立刻引来一众喝彩。

得了两位嬷嬷的首肯,她侧过脸去得意洋洋地看着苏念茵,娇哼一声,下了台。

肖红脸上的笑意遮掩不去,她直直地看着苏念茵,口中说着:“下一个。”

一众姑娘,此时都有些怯场。有方依纯那般娴熟的姿势在前,她们自认无法出其右,一时便有些踌躇。

一片犹疑中,一道曼妙身影飘然上前,陆曼眼睛一亮,道:“阿茵?”

继续阅读《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