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杜念念,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杜念念

角色:杜念念张哥

简介:“三叔,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只相信我们的感情
”“我们这算是什么啊?”“日~久生情
”三叔,还能再没下限点吗?

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

《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2】就是个哑巴

美国的新泽西州,冬天也显得格外寒冷。

一个年轻姑娘围着大大的深色围巾,带着黑色的羊绒帽,还带了副口罩,走出机场的时候左顾右盼,确认没有看到认识的人,才迈着脚步匆匆往出租车那边走去。

可就在快要到达出租车时时,忽然一个高大的背影拦在了那姑娘面前,他用平淡无奇的声音说道:“六小姐,请您跟我回去。”

那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人,她环视一圈发现没看到那让人害怕的人时,用恳求的语气对那男子说道:“张哥,你就当没看见我吧。我肯定不会出卖你的。”

被唤作张哥的人面无表情的站着,不管这姑娘到哪,他就堵在面前,犹如一堵无法逾越的墙,给了她无形的压力。

“念念。”背后一到清冷的声音响起,冷得杜念念浑身打了个颤,她背脊一凉,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硬,吓出了一身汗。

她咬牙缓缓转身,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大概是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眉目间似有疲惫,此刻一脸阴沉地望着杜念念。

他本就气质偏冷,总是给人疏离冷淡的感觉,现在一身深色剪裁得体的西装更是衬得他如黑夜里伺机而动的撒旦。

“过来。”他语气沉闷,却听得杜念念心里一沉,不自觉的后退两步。

男子的脸色更差了,被唤作张哥的人早带着其他人躲得远远的了。

杜念念看着他迈着步子往自己这边走来,顿时升起一股无力感,偏倔性一起,一咬牙转身就跑。

不过跑出十来步,她感到天旋地转般,然后就发现被他扛在了肩上,那双有力的大手牢牢禁锢着她那不足一握的细腰。

杜念念拼命踢着腿:“三叔,放我下来!”

“闭嘴!”杜念念私逃的行为已让他怒火冲天,更何况是为了见一个男人,叫他如何能忍?

杜念念还在挣扎着,可下一刻她就目瞪口呆的没了任何脾气。

顾寻之一巴掌拍在她颇有弹性的屁~股上,清脆的声音让她恨不得钻个地缝直接爬进去,她甚至都能感觉到周围吃瓜群众捂嘴而笑的样子。

她气急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口狠狠咬在了顾寻之的肩膀上。

肩膀处传来火辣辣的疼,顾寻之却笑了,这只小野猫又开始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了。

顾寻之一路将杜念念带回了自己在新泽西州的别墅,下了车直接就抗上了楼,将她狠狠摔得到了大床上。

杜念念捂着被摔疼的腿,怒道:“三叔你干什么,谋杀啊!”

原先的愤怒已经散去了,顾寻之平静下来了,深邃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杜念念,沉声问道:“你来新泽西干什么?”

杜念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破釜沉舟的勇气,仰着头,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和顾寻之如黑濯石般的双眼对视着,缓缓说道:“我为什么来三叔难道不知道吗?我知道了,是你弄走了他,如今我来寻他。”

“你就这么爱他?”

“是,由始至终,我只爱着他!”

他的心一下就冷到了冰点,也怒到了极致,“杜念念,当初我就不该救你,由着你这样无视我的感情!”

“那你就再杀了我好了。”杜念念索性站了起来,她的身高在女子里虽然也算高的,却也只到人高马大的顾寻之肩膀处,眼睛里满满的倔强,话好像是从嘴里蹦出来的,“你顾寻之呼风唤雨,拿捏一个人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被她用这样的眼神盯着,顾寻之只觉得自己满身的火无处发泄,看着她的目光一寸寸的冷下去,语气凌厉:“杜念念,这十几年我疼你爱你,拿你当明珠一样宠着,你看看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就是这样践踏我对你的感情?”

“你是我三叔,我对你没有感情!你这样的感情,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要没了,随之而来的是让他透不过气来的绝望,他小心翼翼捧到她面前的感情却被说恶心,他纵然呼风唤雨获人尊重又如何?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她而已。

“恶心?那我就让你更加恶心点!”不待杜念念说什么,顾寻之已经俯下身去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唇有着独有的柔软,他脑海里除了发疯地掠夺,让她彻底成为自己的人外就再无其他念头。

杜念念如何是顾寻之的对手,不管如何挣扎甚至嘶哑,但身上的衣服还是片刻就被扯得精光。她害怕到了极点,拼命用手抵住他的胸口,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苦苦哀求,“三叔……不要……求求你……”

我顾寻之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他的吻热热地印在她雪白的脖颈,耳垂,将她两手放到头顶上,一只手压住,另外一只手不由分说抬起她的腿,身子下压……

飞机落地的时候外面是正午,从机舱里缓缓走出的两人,一个年长些一身军装在身,剑眉微挑,神色严肃,肩膀上的军衔是一颗麦穗一颗星,赫然是少将军衔。

他身边的男孩看着十二三岁的模样,利落的短发,俊朗的五官虽然还未彻底长开,但也看得出以后绝对是个帅哥。

“首长,电话。”警卫员蒋明递上手机。

顾寻华接过电话,刚“喂”了声,电话那头的人语速极快的说了几句,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穿着军靴的脚迈得步子更大了,挂了电话就对秘书吩咐道:“去J市。”

“啊?”蒋明还没反应过来。

“J市,杜忠参谋长家。”顾寻华又重复了一遍,语气越发的低沉。

杜忠和顾寻华是十几年的战友,一直跟在顾寻华身边的蒋秘书自然清楚,他反应过来后连声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顾寻华钻进车里,看到站在车外的顾寻之,沉思片刻后说道:“若是不急,你也一起去吧。杜参谋长当年还抱过你。”

“好。”顾寻之没有片刻犹豫就钻进了车里,虽然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因为出生煊赫的高干之家,顾老爷子是当年开国将军之一,从小就被老爷子带在身边,心思深沉,喜怒不行于色。

J市就在隔壁,驱车过去两个多小时就到了。不过因为最近一直都在下雨雪,路上不太好开,等到杜参谋长家的时候已经三个小时过后了。

傍晚时分,风更大了,冰冷又刺骨。车一路往J市军区大院驶去,最后在一座淡黄色的房子前停下,门口摆放着很多花篮和花圈。

顾寻之脚步缓了下,他扫了眼距离自己最近的花圈上的挽联,哀歌动大地,浩气贯长空。

灵堂里摆着杜忠夫妻的黑白照片,里面有不少吊唁的人,一个中年男子看到顾寻华忙迎了上去:“顾司令,您怎么来了?”

来的路上,警卫员已经将杜忠的事了解到了汇报给了顾寻华,前几天夫妻二人趁着元旦休了一天假带着女儿去游乐场,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夫妻二人只来得及把孩子抛出车外,然后车就爆炸了,夫妻二人当场死亡,还有周围的几个行人也受伤,好在不严重,住了几天就出院了。

事后交警调查事故才发现车被人动了手脚,不仅刹车弄坏了,还将油箱也是漏油的,若当时不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伤亡,或许来得及跳窗。

可到底是谁动的手脚,交警移交给了刑警队,连同部队,最后查出来的结果是当年被杜忠抓捕的毒贩手下寻仇做的。

案子很快就高破了,可苦的只有活在世上的人。

来人是杜忠的堂弟杜峰,顾寻华上前握手:“节哀顺变。”

杜峰点头,手往右边一直,还没开口就听到有人急吼吼的说道:“念……念念不见了。”

杜峰回头看了眼自己的侄子,在外人面前这样沉不住气,他有些不悦:“什么叫不见了,一个孩子能去哪里?屋子里都找过了?”

念念?顾寻华记得杜忠的宝贝女儿便是这名字,他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杜峰讪笑道:“这孩子怕生,怕是看到这么多人躲哪里藏起来了。”

但直到后面要直系亲属捧骨灰匣子那孩子还没出现,杜峰着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顾寻华想着这孩子也可怜,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怎么着也有离开前见那孩子一面。

“阿寻,帮忙找找。”顾寻华既开了口,顾寻之点头。

这是幢两层楼的小洋房,里面装修的十分简单,家具也都是复古式的,灵堂没设在洋房里,这里倒十分安静。

偶有几个人进来,朝着楼上喊:“念念……念念……”听到没人应答又都匆匆往外走,边走边念叨着,“这孩子跑哪去了?”

顾寻之嘴角牵起一丝冷笑,这些人口口声声说很着急,可就是这样找人的,在楼下随意喊了声,没人应答就当是找过了。

他沿着楼梯往上到了二楼,三间房间,他每一间都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在走到走廊尽头,正欲转身的时候,听到了隐约的啜泣声。

顾寻之停住脚步细听了片刻,随后上前推开走廊的那扇窗,外面的阳台上蹲着一个小姑娘,缩成一团靠在空调外机上,整个人都已经冻得瑟瑟发抖。

“念念……”顾寻之试探性的唤了声。

那女孩子听到声音有些艰难的转过头来,看到是个陌生的哥哥,她头又迅速低了下去。

顾寻之伸手传入那女孩子的腋下,将她提了起来,直接从窗户拎了进来,她的鼻尖脸颊都已经冻到通红,双手冰冷,也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久。

顾寻之没有妹妹,家里那唯一的女孩子又和自己不怎么亲,况且平日里他就是个不苟言笑的,哪里懂得怎么哄女孩子?

他一言不发的把孩子带到其中一个房间,推开门看到这房间里贴满了粉色的hellokitty的墙贴,料想是她的房间,让她在凳子上坐下来,看到桌子上的空调遥控器,又顺势将它打开。

顾寻之又从洗手间打来热水,用毛巾沾了温水,将她的小脸擦了擦,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五官清秀,眼睛又红又肿。

不管顾寻之问什么,她就是不说话。本就没多少耐性的顾寻之更加没耐性了,将毛巾往脸盆上一甩,“就是个哑巴。”

顾寻之掏出手机,“找到了,就在楼上。”

挂了电话没一会就听到蹭蹭的脚步声,没一会儿杜峰就进了房间,他连声道:“我的小姑奶奶,你躲哪里去了啊。真是吓死我了。”语气听起来十分的诚恳担忧。

顾寻之看到杜念念的身子不由的往后一缩,眼睛在看到杜峰的时候闪烁了下,他眉头微微一蹙,这孩子这样怕她叔叔,可这是别人的家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过这孩子,顾寻华就着顾寻之匆匆赶回驻地,一路上总觉得不放心这孩子,但自己又做不了什么,唯有叹息之后多几分思虑而已。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五一假期了。

这天顾寻之正在收拾行李打算趁着五一假期去基地看看他二哥,却在这时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阿寻,你五一帮我去看下杜家那个孩子。”顾寻华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疲惫,他在部队习惯下命令,在和家人说话的时候也没改过来。

“没空。”顾寻之冷冷吐出两个字,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得那边喊了声“等等。”

电话那头顾寻华捏了捏鼻梁,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过于声音,家里唯有这个三弟几乎不任何人面子,都按照自己的情绪来,可偏偏老爷子最看重和喜欢的就是他,谁敢逆老爷子的鳞?

“我给杜家打了好几次电话,这孩子没一次接到的。”如果不是有任务走不开,他又怎会麻烦别人?这孩子到底是杜忠的唯一血肉,当年杜忠替他挨了一颗子弹,他无论如何也要照顾好这孩子。

顾寻之想到几个月看到杜念念时她手腕上的乌青,原本还想拒绝的话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真烦。”

顾寻华知道这算是答应了,心情也略微好些:“你放心,不会做赔本买卖的。”

就是十几年后的顾寻之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大哥的未卜先知,果然不是赔本买卖,而且他还赚大发了。

顾寻之到J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顾寻华期间打了两个电话,如果不是他语气里有不耐烦意味,只怕还会打第三个。

“他怎么不关心关心我,我才十三岁。”顾寻之到底还是孩子心性,他带着警卫员一路飞机过来,都不见他大哥问过他一句是否安好。

坐在副驾驶的警卫员苏阳忍不住在心里腹议,我的三少爷,你十岁不到就跟着你大哥走南闯北的,谁还会担心你出事啊。

杜峰看到忽然出现的顾寻之足足呆了一分钟,“三……三少……”他是认得眼前这位的,当时和顾明华一起来,还特意介绍了一番。

“杜念念呢?”

“啊,她……她在……”被眼前人的到来打乱了思绪,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

“杜念念呢?”顾寻之的耐性一直都不好,语气也冷了许多。

杜峰眉头一皱,上次是顾寻华来了才给他几分面子厚待他,没想这毛头小子竟然这样不懂事,在长辈面前说话毫不客气,他的态度也冷了下来:“不好意思顾先生,念念去她同学家玩了。”

“打电话叫她回来。”可不能白跑一趟,不见她一面,大哥那可交代不过去。

“顾先生,念念是我们杜家的孩子,还不需要向你来汇报吧。”

顾寻之懒得再和他废话,越过他就打算往屋子里走,杜峰急了,连声说道:“站住,站住!快,拦住他!”

门口刚好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听到这话跨步上前胳膊一伸,拦在了门口。

顾寻之的火气彻底被激起来了,他后退一步,就在杜峰以为震慑到他的时候,下一刻眼前就对上一个黑漆漆的枪口。

顾寻之从苏阳的腰间拿过那把配枪,对准杜峰的鼻子,沉声问道:“杜念念呢?”

杜峰只觉得脚一软,他何尝见过这场面,居然被一个拿着枪的十二三岁孩子给吓到了,但他也知道自己再敷衍眼前这位,说不定还真会开枪。

顾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霸道。

“在楼上。”杜峰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看着顾寻之的目光就多了几分不满。

这里来过一次,多于记性极佳的顾寻之来说,找到杜念念房间完全没压力,可推开门却发现空无一人。

他退了出来,走过几步又停了下来,这里还有个半层楼梯,是见阁楼,他上去敲了敲门,“杜念念?”

没人应答,但隐约传来啜泣声,他试图推开门却发现被锁住了,皱眉道:“离门远点,我踢开了。”

继续阅读《壁咚成瘾,腹黑三叔慢慢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