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我要离婚!最新章节,严谦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我要离婚!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严谦琛

角色:严谦琛林深

简介:被亲姐设计,被丈夫折磨,被家人抛弃,她,又将何去何从

总裁,我要离婚!

《总裁,我要离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令她震惊的真相

凌晨两点半,A市有名的高档别墅区。

黑色豪车驶进别墅,未等熄火,车门就被打开,一小巧的女人跳了下来,精致的小脸上挂着苍白,波浪卷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脚步踉跄的往里走。

一只脚刚躺进去,便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整座房子被黑暗笼罩着,伸手欲按下墙上壁灯,却被一个大力扑倒在地。

“怎么,和旧情人温存到了现在?”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语言却满是凉薄,让她猛的一颤,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身子,可却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不已。

软弱无骨的小手想要将那他的胸膛推开,可下一秒,呼吸被夺走,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痛,悉数被对方吞进肚子里。

“刺啦”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划破了满室的宁静,凉气席卷而来,没有任何感情的亲密,之后,是撕裂般的痛楚。

“永远喂不饱吗?乔木兮,你可真是恶心又下贱!”

男人的动作毫不留情,微带沙哑的低沉语气,满是轻蔑。

浓郁的血腥气味蔓延开来,乔木兮如同破败的布娃娃一样瘫软在地上。

浴室里传来水声,乔木兮撑着身子开灯,还未来得及查看伤口,眼神就触及到桌子上散落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她和林深,身后的背景则是林家的连锁酒店……

微乎可微的叹息一声,忽视口腔弥漫的苦涩,低头看着已经被鲜血侵染了的衣服,微皱眉头,捂着眩晕的脑袋,跌坐在沙发上。

浴室的门“咔擦”一声拧开,让原本绅士模糊的她瞬间清醒。

只见严谦琛浴袍裹着下半身,露出坚硬的腹肌,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铁青不已,下一秒,就看到一个不明物朝她飞来。

是她的手机,主页面停留在一个微信页面,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问候,但却是林深发来的。

微张的手指刚准备拿起,下巴就被人强硬的捏着,抬头便撞进一双阴鹜暴戾的眸子里。

“呵,对你倒是很关心,你在床上把他伺候的很好?”

紧抿的薄唇满是愠怒,用力一甩,将她砸在沙发上,也跟着压了下去。

乔木兮意兴阑珊,眸子不悲不喜,语气前所未有的平静:“严谦琛,我们离婚吧。”

趴在她身上的严谦琛微愣,宛若深井的眸子里蔓延暴怒。

“三年了,已经够了,我从不欠你。”

时间犹如刽子手般,将她的热情,她的爱,一刀一刀的斩断。

多么可笑,她还要充当大度的角色,明知自己的丈夫喜欢别人,她却只能装作看不到,听不见,而她丈夫喜欢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呵,乔木兮,除非她醒过来,要不然,这辈子,你休想逃脱!”冷冷丢下一句话:“刚刚只是开胃菜,现在才刚刚开始,也顺便让你的情人听听,你在床上,多么放荡!”

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反倒多了一丝阴狠,不等她有反驳的机会,手机快速的拨打出去一个号码。

“不要……”

不顾身上的疼痛,乔木兮挣扎着起身想要夺走手机,却不曾想这一举动激怒了严谦琛,瞳孔猛然一僵,尤其触及到她哀求的眼神,更是神情诡谲,顺手扯下浴袍,将她的手绑上。

“呵,这就不行了?”

脸上满是嘲讽:“我是在告诉林深,对付你这样欠操的贱人,应该怎么做!”

每一个字,都是诛心的狠,视线被隔绝,凌迟再次展开。

手机里还传着林深暴怒的声音,乔木兮清晰的感受到了绝望。

疼,浑身上下每一处地方,每一个毛孔,都在拼命的娇小,而严谦琛脸色阴沉,如同发泄般凶猛,全然不顾身下的女人脸色惨白,空气中血腥味道更是越来越重,直到她终于承受不住,生生昏厥。

……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碎的照耀进来的时候,乔木兮缓缓睁开眼睛,主卧室里很安静,如果不是身上传来抽筋剥骨一般的酸痛,她几乎觉得那就是一个梦。

掀开被子下床,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而却在触及道伤口的时候愣了一下,那里已经不是鲜红一片,而是被人用白色的纱布包扎着,是严谦琛吗?

想法刚落,便自嘲的笑出了声,将这可笑的想法赶出脑袋。

严谦琛可是最巴不得她死,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的人。

想到昨天那些锥心的话,乔木兮眼神微暗,抱着双腿蜷缩在一起。

严谦琛和姐姐乔木心是一对金童玉女,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而乔木兮深爱着严谦琛,也是人尽皆知。

那场被堵在酒店门口抓奸的事情,至今还是人们的茶余饭淡。

三年前,喝醉的她醒来就发现严谦琛躺在身边,两人浑身赤裸,她心慌极了,想要逃走,门却被打开,数不清的闪光灯咔咔作响,而姐姐乔木心,更是气急败坏的骂着她,她想要解释,可百口莫辩,被扣上勾引姐夫的帽子。

而姐姐哭着跑了出去,等她追出去的时候,姐姐已经躺在了血泊中……

她永远忘不了严谦琛当时看她的眼神,那个时候,她宁愿躺在地上的是自己,至少还能在她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姐姐成了植物人,爸爸和继母将所有的错都怪在她身上,更是对她打骂,她只能忍受所有的痛,她甚至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是姐姐让她去的酒吧,为什么她会和严谦琛躺在一起。

就在她被所有人嘲笑的时候,严谦琛却公开求婚,堵住悠悠众口,她穿着白色嫁衣,满怀对未来的希望嫁给她,却没想到,迎接她的,是无尽深渊。

严谦琛之所以娶她,是为了让她给姐姐赎罪,姐姐不醒,他一辈子都不会放过自己!

往事涌现,乔木兮的心止不住的抽疼,深呼一口气,缓缓下楼。

楼下的客厅里,严谦琛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施施然的坐在沙发上,薄唇紧抿,黑曜石般的眸子满是阴冷,

看到她下来,轻嗤一声,微皱眉头,顺手将沙发上的文件扔了过去。

“签合同。”

清冷的语气满是不容置疑。

诧异接过,乔木兮扫了眼那份合同,眼眸骤然瞪大!

“直……直播?”

“怎么?你有意见?”

她的震惊取悦了严谦琛,他薄唇噙着薄凉的笑意。

“不是正合你意?林深满足不了你,与其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所有人知道,你有多么……骚。”

话音刚落,拍了两下手,很快,就有人从侧厅出来,手上拿着器具。

灯光,录音筒,摄像机……

乔木兮的脑袋“嗡”的一下炸了,对上黑洞洞的镜头,忘了有所反应。

她的反应被严谦琛看在眼里,目光往下扫,看到她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家居服,满脸不耐,薄唇轻启:“过去两个人,脱!”

“亲爱的,这可是现场直播,好好表现哦。”

他的脸上,是极其难得的柔和,只是一双深若寒潭的眸子,却是异常冰冷。

看着两个男人朝她走来,乔木兮恍然回神,下一秒,拔腿就往楼上跑。

可惜,还没走上两步,就被人给拽住,布帛的撕裂声响起,她家居服的一只袖子,被直接撕了下来。

对上那两人眼底不怀好意的幽光,乔木兮死咬着下唇,濒临绝望,尤其是对方落在她肌肤上的手,更是如同毒蛇一般,恶心和惊恐,在感官中迅速蔓延。

逃不开,身上的衣服,只能被无助的剥落。

四肢百骸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来绝望和恐慌,终于让她崩溃,那一刻的疯狂,根本没有办法压制,抬手想也不想的就朝着对方劈头盖脸的抓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响彻整栋别墅,也成功让严谦琛皱起浓眉。

看着她不仅是手,就连嘴也用上了,毫无章法的乱挠乱咬,雪白的纱布再次渗出鲜血,如同疯魔般,他的薄唇抿的很紧,搁在膝盖上的手,不受控制的紧握成拳。

印象中,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这么失态,很多时候,他都在试探,她所能承受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每次的试探,看着她最后都能很好的控制情绪,总是觉得失败,眼前这幕,倒是出乎意料。

没等到对方的苦苦哀求,看到的,只是在脱身的时候,死命躲藏,看着她还没跑出去几步,身体就被狠狠的砸到在地上,严谦琛忽而觉得索然无味。

受伤的胳膊,昨夜的疯狂,绝望的心态,让乔木终于支撑不下去,狠狠的摔在台阶上,她甚至想,这一回,恐怕就得死了吧?

……

还未睁开眼睛,只嗅着那股子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乔木兮就忍不住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没死掉吗?

“林深,怎么……”

“怎么是我?乔木兮,你这该是有多不想看见我?”

似真似假的开了句玩笑,查看了一下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线条,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一身白大褂的林深这才认真了一些。

“是你家佣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又恰好送到了我的医院来。”

“哦。”

原来……是这样啊。

“你这个表情,看上去很失望,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清醒。”

这个没清醒,意有所指,乔木兮听着,却只能苦笑。

“我也很绝望啊,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我对他,是执念。”

“啧啧,还真是够深情,拿你的执念去换他的善变,也就你这样的女人才能干得出来!”

林深眸色微暗,叹息一声,并未深劝,只是,视线下移,定格在病床上女人小腹的位置,林深想了想,还是伸手贴了上去。

“不过你的执念,对你们而言,未必是好事,毕竟……”

话未说完,就警觉周遭温度骤然下降,心有所感眉头一皱,骤然回神,就看到了一道挺拔的身影施施然的站在身后不远处的位置,抱着手臂斜靠在门框上,一脸的玩味。

“严谦琛?”

手臂僵硬,而后意识到不妥,快速收回,可是等到站直了身体,林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怎么那么心虚?

“你怎么才过来?”

接着咳嗽来掩饰刚刚的举动,林深一秒回归淡定,一边正常寒暄,一边看着床上的人,才发现乔木兮的脸色不是一般的白,整个人也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十分反常。

“兮兮,你怎么了?”

“兮兮?呵。”

这叫的,还真是亲热啊,躺着的人柔弱娇嫩,身边站着的人一脸的焦虑,这个场景,怎么看,都像是一对夫妻?

眼底划过一抹冷厉,严谦琛迈开长腿一步步走进来,嘴角凉笑不散,说出来的话,却尖锐的直往人心尖上戳!

“呵,林医生还真是热心肠,对我老婆这么关心,我该怎么感谢才好?”

对上他的挑衅,再看看状态明显不对的乔木兮,林深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青筋毕露的拳头,没有直接砸上那张俊脸。

“严谦琛!不要太过分!”

被警告的男人却不在继续看他,而是凉凉的转向还在瑟瑟发抖的乔木兮,眼底阴鹜瞬间喷薄而出。

“还真是识时务,当着外人的面儿,就如此软弱,不装坚强了?好手段,看我们林医生,都心疼成什么样子了。”

幽凉的一句话,瞬间就止住了乔木兮的颤抖,没有去去看她苍白如纸的脸,严谦琛对上林深那张铁青的脸,扬眉嗤笑。

“看来林医生的医术,不过如此啊。”

这人,完全就是来找事情的!

处在一触即发的战火中,乔木兮疼的脑袋直抽抽,良久后才道:“林医生,你先出去吧。”

“我……”

林深想要拒绝,可看到她为难的样子,堵在喉咙的话便说不出来了,只警告的看了严谦琛一眼,便走了出去。

乔木兮有特别注意,在称呼上格外疏离,可是随着林深离开,她却明显感觉到,还是不对劲。

抬眸,就对上了严谦琛紧绷的脸,唇角越来越弯的笑意,深邃莫测的眼睛,登时心下一紧,说不出来的慌张。

怒极……反笑,严谦琛生气了,并且还是怒火中烧的那种。

果然,下一秒,她的猜测,就得到了验证,严谦琛大手一挥,被子落下了地,下一秒她身上的病号服,就被很粗暴的扯开。

“为了能见他一面,你也是蛮拼的,连装晕的招数都想得出来,刚才已经爽过了?那就让我检查一下,他是怎么折腾你的!”

乔木兮想要反抗,可身体却极度虚弱,而这么多年每一次的反抗,换来的都是更加疯狂的报复,除了被动的承受,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只是,随着衣裳被撕开,看着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变得幽暗,她还是心慌不已。

严谦琛的这个反应,她十分熟悉,这眼神代表……

果然,下一刻,男人就直接压了下来,呼吸有几分凌乱的沉重,藏着隐隐的恼怒。

“这副身体果然诱人,难怪林深那样的人,都欲罢不能!”

“别在这里……求你……”

这里是医院,而且房门没有上锁,随时都有人进来……

可她的反应,在严谦琛看来更像是遮掩,眸色一厉,越发的不管不顾起来。

一如既往的疼,只要是被强迫,这种疼痛感就挥之不去,即便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也还是没法适应,霸道的凶猛,让乔木兮有种灵魂出窍的错觉。

只是,这次的疼,却来得越发凶猛,疼的她几乎浑身发抖,所有的隐忍被一点点瓦解,下意识的,她就想到了林深刚刚的动作。

有彻骨的寒意,将她整个人包裹。

尤其是感觉到暖流正从小腹处一点点抽离,再也不敢大意,哆哆嗦嗦低头,果然就看到,一抹殷红已经湿了白色的病号服。

“谦琛……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无边的恐慌侵蚀着乔木兮,她拉住了对方的衣袖,几乎是带着哭腔的恳求。

话音刚落,严谦琛整个人彻底的僵住,看着血迹渗出的某处,心陡然发紧!

怀孕?怎么可能?

急救室的灯,足足亮了好几个小时,等里面的人出来时,都是一脸的疲惫。

林深摘下口罩,转头就看到曲着长腿坐在一侧椅子,神色莫测的严谦琛。

“孩子保住了,兮兮的身体太过虚弱,如果再有下次……”

这番话,原本是很正常的遗嘱,只不过说的那个人是林深,就让一切变得不那么单纯。

施施然的起身,凉凉的看着他,还不等他说完,严谦琛嘴角一挑,就勾勒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嘲讽来,冰冷的没有半点温度。

“她怎么样,轮不到你来操心!不过你好像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挺关心?”

话音一落,饶是脾气很好的林深,也禁不住脸色一寒!

“严谦琛,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心虚什么?”

……

乔木兮再一次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是深夜时分,病房里很安静,她下意识的伸手抚向小腹,

门把手被拧动,有人从外面进来,她犹如惊弓之鸟般,受了惊吓的眸子静盯着那高大的身影。

这个动作,让进来的严谦琛目光一僵,凝了几秒。等最初的阴晦散开,才勾了勾唇角。

“放心,孩子没事儿。”

嗓音幽幽,且充满磁性。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听。要是在之前,乔木兮一定会认为,是自己得到了原谅。

可是这一刻,她嗅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气味,调转视线看向对方身形所在之处,十指抓紧了被子,

“你……”

病房的床头灯亮着,可是那点儿光线,根本照不亮对方的脸,盯着那抹阴郁的轮廓,乔木兮的心猛的一缩。

“你对这孩子,好像还挺紧张?”

严谦琛阴晴难辨的问话让她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呵,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低沉的气压,就连多呼吸一口空气,都觉得艰难,读懂了男人的弦外之音,乔木兮的脑子“嗡”的一下,有着瞬间的空白。

半晌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死死的掐住手心:“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这个孩子,使我们的……”

“哦,那还真是让人意外。”

他猛的上前几步,面部轮廓也终于清晰了一些,俊脸没有太多表情,可是眼底的凉意,却依旧让人看着,心直往无底深渊往下沉。

俊脸一直逼近,近的都能看到他眼底的莫测诡谲,薄唇才一寸一寸缓缓掀开。

“我的孩子?乔木兮?你确定?吃了那么多的避孕药,现在准备让我喜当爹?你这个决定,林深知道吗?”

“不,不是……”

无意识的摇头,随即就有无边的绝望蔓延而来,手指紧了松,松了紧,直到触及腹部,才像是一瞬间充满了力量。

“严谦琛,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你,我拿我的命保证!绝对跟别人没有关系!”

底气好像一下子就很足了呢,严谦琛薄凉的讥讽,笑意却不达眼底:“你的命?值钱吗?以为这样我就会信?”

轻飘飘的样子,就好像只是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话,可那内容,却带着这世间所有的恶意,伤人诛心。

乔木兮觉得所有的坚持和力气,顷刻之间就失去了意义。

乔木兮唇角微挑,眸子里满是死寂,悠然叹息,语气不悲不喜:“随你怎么想把。”

“乔木兮,哪怕这个孩子是我的,他也绝对不能从你的肚子里生下来!”

这个女人摧毁了他的一切,他怎么允许这具肮脏的身体怀他的孩子!

乔木兮已经麻木了,哪怕被刀剜,心脏也已没有了痛觉,听到这句话之后,惨白的脸上更多的是解脱。

宝宝,对不起,找个好人家去投胎吧。

严谦琛见她神色悲痛,一抹复杂的情绪渐涌心头,微握的手下垂着,疾步走了出去。

而乔木兮,则肆意贪婪的享受着做母亲的时光,她脑海中幻想着孩子出生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她也曾想过会变成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可是这一切,终究被残忍的现实给打破,无处躲藏。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医生推着担架,好似早已准备好,为首的不是林深,而是严谦琛的私人医生。

严谦琛跟在身后,阴鹜的眸光没有一丝裂缝。

冰冷的仪器开始运转,她意识出现了混乱,模糊中听到婴孩的哭泣,心陡然一痛,惊慌的扯着裤子挣扎着跳下床:“我不打了!我要留下孩子!”

哪怕严谦琛不认这个孩子,她也要留下来,带着他远走高飞。

私人医生微愣,手下动作却不敢停,严谦琛早就吩咐,如果过程中太太有反悔,不会理会,继续进行。

“太太,严少说了,要见到孩子的雏形。”

乔木兮愣在了原地,那些护士见状,蜂拥而上,强硬的将她按在床上。

她心如死灰的看着天花板,任凭眼泪肆虐,下体的疼痛比不上千疮百孔的心痛,严谦琛,你好狠的心啊。

“求你,将雏形交给严谦琛的时候,给他一份DNA鉴定。”

她要严谦琛记得,他亲手傻掉了自己的孩子,她要他午夜梦回,寝食难安!

可却也知道,严谦琛根本不会在乎,他恐怕只觉得开心吧?

乔木兮被推到外面的时候,已经昏睡过去,本就轻盈的身子此刻看起来格外憔悴,如同纸片一样。

“严少,这里面的球状就是还未发育的胎儿。”将滴管递给严谦琛后,又道:“羊水穿刺可以做DNA亲子鉴定,你……”

“做!”

他倒要看看,当铁证砸在乔木兮脸上的时候,她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整整两天的时间,乔木兮好似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心中一股郁气让她强撑着,她要知道,严谦琛看到亲子鉴定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她也想问严谦琛后悔吗?更想拉着他陪自己跌入深渊!

而此刻的严谦琛,紧捏着那份亲子鉴定,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让他不知如何自处,他忽而觉得害怕,害怕看到真相,又害怕不知道真相。

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蹙眉将那份DNA报告打开,下一秒,身形踉跄,扶着沙发才勉强站立,眼眶微红,深幽的眸子一闪愧疚,直勾勾的看着最后那句:相似度为99。99%。

他终于知道乔木兮为何执意要验DNA,她想让他一样坠入深渊,日复一日的在杀了自己亲生骨肉的阴影下!

可转念,蓄势待发的怒气瞬间偃旗息鼓,跌坐在沙发上,痛苦的抓着头发,他有什么好愤怒的,是他执意拿掉这个孩子……

忽而,高大的身形猛然站了起来,拿着那个被他保存的滴管,脚下生风般朝着病房走去!

林深得知这件事情后,他深陷的眼窝满是腥红,拳头紧攥在一起,怪不得主任非要安排他出差,原来……

看着面如死灰的乔木兮,林深后悔不已,后悔没有带她离开,更后悔她最痛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

“兮兮,不哭,还有我呢。”

伸手擦拭着她越来越多的眼泪,林深心如刀剜。

“我没事。”

乔木兮疲惫的闭上眸子,隔绝满眼的绝望。

林深轻叹一声,不敢再触碰她的伤疤,安静的坐在一边守护着她。

乔木兮知道,如果那天,她打电话给林深,孩子就不会被拿掉,可是,她不能,她不能把他卷进来,于他而言,这不公平。

“兮兮,我带你离开好不好?”

带她离开,再也不踏足这座城市。

“林深,我……”

“林医生这是要带着我老婆私奔了?”

乔木兮还未回答,病房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严谦琛深色铁青的看着他们!

“乔木兮,怪不得你心甘情愿打掉孩子,原来早就做好了和情人双宿双飞的准备?”

愤怒将他燃烧,严谦琛的语气满是讽刺!

看着乔木兮绝望的神色,林深眸色一凛,不由分说的撸起袖子,上前一拳砸在严谦琛的脸上。

场面十分混乱,而乔木兮,只冷眼旁观的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并未出声。

严谦琛的助理将两人拉开,两张脸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

“乔木兮,这里,是你的孩子,你说,这里是24楼,我扔下去之后,他会不会被车流给碾碎?”

乔木兮浑身一窒,猛的转身,只见严谦琛手上多了一个玻璃试管,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小肉球,她知道,那个就是她的孩子,被亲生父亲杀死的孩子。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朝着严谦琛扑过去。

严谦琛怎会让她如愿,轻轻一闪,她便重重的摔在地上,顾不了浑身的痛,她爬向严谦琛,眼泪汹涌:“求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哽咽的声音尽是嘶哑,凤眸里满是乞求,死死的盯着严谦琛的手。

“兮兮……”

林深心疼不已,上前想要把她拉起来,可却被乔木兮狠狠的甩开。

严谦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以往每次都想,如果她能够收起锋芒,卑微的求他,他会怎么做,可如今,还是想不出一个答案。

“兮兮,不要求他!我带你离开!我们会有孩子的!”

林深的话瞬间激怒他,俊脸满是铁青,紧握着玻璃试管,狠狠的朝着地上砸去。

“不要……”

乔木兮撕心裂肺的叫着,双目欲赤。

可却为时已晚,严谦琛用足了全部的戾气,试管炸裂开来,已死的胚胎滚落脚底。

“严谦琛!”

林深怒吼出声,愤怒的眸子灼烧着严谦琛。

乔木兮瞳孔涣散,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双手开始疯狂聚拢着玻璃渣,双手被碎片割破也尚不自知。

“孩子,我的孩子,不要,不要……”

喃喃低语的绝望让人心中刺痛,不忍去看这一幕。

严谦琛严谨的脸上多了一丝动容,动了动薄唇,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啪。”

响亮的巴掌声充斥在病房里,严谦琛脸扭到一边,俊脸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乔木兮垂下去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强撑着身子,看着严谦琛。

“严谦琛,我喜欢了五年,结婚之后,以为你会被我暖化。”想到那些天真的想法,嘴角扬起一抹自嘲:“三年的婚姻,犹如钝刀般,生生的斩断了我对你的所有期待。”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恨我到这种地步,五年,已经够了,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我也够了,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牵连!”

她不恨别人,只恨自己爱错了人,只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孩子。

严谦琛鹰隼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她,薄唇紧抿,心莫名的升出一丝慌张。

“乔木兮!你凭什么,是你摧毁了我的一切,是你要开始,你没资格说结束,毁了我的一切,然后想独善其身?你做梦!”

爱也好,恨也罢,你莫名其妙的将我拉到地狱,就要和我一起待着!

乔木兮没有说话,只冷冷的盯着他,片刻后,艰难的走到病床上,背对着他们,紧咬着下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请你出去!”

林深面带恨意的看着严谦琛,如若不是怕打扰了她的休息,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林医生好像搞错了呢,该出去的人应该是你吧?”严谦琛偏着头,薄凉的嘴角满是讥讽:“不过呢,你们既然这么想要双宿双飞,那我就做个好人,给你们计划的机会。”

说完,轻嗤一声,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直到那沉闷的脚步声消失无影,乔木兮才坐了起来,平淡的声音道:“林深,帮我离开。”

见她终于想清楚,林深松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了些许:“你能想明白就好,交给我。”

乔木兮淡淡的嗯了一声,旋即又躺下,睁着眸子盯着天花板,任凭眼泪滑落。

……

一夜未眠的她眼睛腥红不已,布满了红血丝,想到即将离开这座让她伤心的城市,心情总算是好了那么一点。

“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走。”

林深拎着早餐走了进来,风尘仆仆的模样布满了疲惫。

“谢谢。”

在这个时候还愿意帮助她的,应该只有林深了吧。

“好好吃饭,别想那么多,很快就解脱了,我下午还有一台手术,你乖乖的在房间呆着。”

他要带着她一起离开,抛却眼前的一切荣光,只为了陪在她身边。

乔木兮一个人待在病房,严谦琛难得的没有来打扰她,想了很久之后,她还是站了起来,朝着高级VIP病房走去。

她一直都知道乔木心在这里,也知道严谦琛将她保护的很好,他一直都禁止自己来探望,可如今就要离开了,她想要好好的告别。

走廊里静悄悄的,凭着印象找到病房后,刚准备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那声音让她双目浑圆,整个人如同置身冰窖!

“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躺在这里啊,我都躺了三年了呢!”

是乔木心的声音!她不是昏迷了吗?躺了三年又是什么意思?

“心心,你也知道乔木兮那个贱人的妈妈留下来的遗嘱,他们结婚五年,遗嘱才会到我们手里生效呢。”

脑袋“轰”的一下炸裂了,乔木兮只觉脑子嗡嗡响个不停!

“嗯,我们一定会拿到全部股份的,这样才不枉费我算计谦琛哥哥,也不会枉费我躺了的这三年!”

乔木兮捂着嘴巴,眼泪滑落,原来,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吗……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她的阴谋……

继续阅读《总裁,我要离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