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萌妃要逆天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萌妃要逆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殷梨香

角色:殷梨香殷桃

简介:家道败落进宫为奴,荒乱的年代,谁能给我挡风遮雨的,是我喜欢的他,还是那尊贵的他
权势弄人,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
左手是爱,右手是心动,不管谁都难以决择,偏偏被禁固,落了无尽相思

萌妃要逆天

《萌妃要逆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勾引

出生在官宦人家,是我的命好,虽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爹爹还是让我读书写书了。

奶娘说,爹爹是很疼我的,在我小的时候,爹爹就很喜欢抱着我的。

只是,在妹妹出生后,爹爹便没有再抱过我。慢慢地成长,我也知道一件事,妹妹殷梨香是殷家最灿烂的明珠。她有着出色的外表,聪明的脑子,三岁就能识字,才貌双全,光华毕放,在秦淮无人不知晓是绝色才女。

而我,殷桃香却是笨拙有余,直至五岁,才能识字,学什么总是不如小我三个月的梨香妹妹。我佩服她,只得暗里下工夫,还是不如她来得讨人喜欢。

或许,美人作的诗,画的画,都能活色生香吧。

自妹妹十岁起,上门求亲的就络绎不绝,谁都想将这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娶回自己的家门。并且爹爹乃是朝中的三品大臣,在秦淮上任,官虽不高,但是处事公道,为官清白,也颇受人尊重。爹爹不是很看重名利,虽然位在三品,却在秦淮上任,也是乐得自在而逍遥。我想,爹爹应该志不在官场的争逐之上。

爹爹一直都没有答应任何人为梨香提的亲,我起初是不懂的,后来奶娘告诉弦,爹爹是因为答应过我过世的娘,要先为我寻一门好亲事,才能配梨香的婚事。

谈起我的娘,是家喻户晓的名妓倪净净,只怕秦淮无人不知。何等的天姿绝色,看过她的人,都不会忘记,据说,是惊为仙人。我爹爹相貌也堂堂,那时正是少年风采,娶了我娘于室,才子佳人的美谈,在秦淮谈起来,更是津津有味。只是,我却能感觉出,那话中,却另有些笑话,那不是凭我的年龄能想得通的含义。只是,娘没有陪着我一直成长,在我七岁那年,撒手人寰不管人间的春秋月。再长大些,约莫知道我娘艳名远播,曾去过京城,还去过大辽。

而我,不仅没有继承到母亲的仙姿绝色,也没有爹爹的俊朗才华。我不怎么起眼,跟梨香站在一起,更是黯然失色。人家说长得不像娘,就像爹,可我谁都不像,有些奇怪。有人说,我并不是爹爹殷青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作为一个笑话掠过。我何必听信于谣言,不信身边的人呢?奶娘告诉我,是她给我接生的。

是真的先天不足,脑子不甚聪明,所以我并不嫉妒她,不因妹妹光华照人而自卑。她有她的好风采,全秦淮的人,无人不晓得,我并不介意,我自有我的书中颜如玉,画中意韵雅。

有媒人说,我的名字过于俗气,惹到了东南西北的不知哪一方神仙,所以嫁不出去。爹爹便为我改名,叫倪初雪。我并不知道爹爹为什么要连我的姓也改掉,但是我喜欢这个倪字,那是记忆深处,这是母亲的姓氏,我是喜欢的。他并没有因为母亲的死,而待我有差,依旧让我做喜欢的事。家底丰厚的殷家,不会亏待了任何一个殷家的人。但是,只能在物质上的拥有和自由而已。我更想,爹爹能管我多一点,那证明,他是在乎我这个女儿的。

十五岁的时候,梨香的一幅《梅花雪海图》,闻名整个秦淮,艳名远播,慕名而来求亲的王孙贵族富贵之人,更是不计其数。我依然还是我,并没有改变什么,不会因为妹妹的声名就沾上了光。可叹的是,就算是换了名字,也不曾有人来为我提过亲。

我乐得如此,在妹妹的光华掩盖下,还能找出自己的自在。

奶娘说我是心性太仁厚,其实她说得还过于委婉了些,府里的丫头都会直接说,大小姐是心性笨。

嘴长在他人的身上,爱传什么,便是什么,茶余饭后谈起,也是一件乐事。美丑的定义,又在哪里呢?的确,我和一般的女子比起来,我高出一个头,五官深邃而又平淡,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是有神,闪着一种淡然又带笑的光彩。我身上没有秦淮女子那种柔致的美,较高瘦的我,更像是男子一般不得人欢喜。

“姨娘,姨娘。”

我轻笑着拨拨额前的发,放下手中的书出去,是殷静,一个七岁的可爱小男孩。爹爹的姨娘们除了梨香,没有再生下一男半女,前来依亲的堂姐殷采棠将长子殷密过继给爹爹做养子,殷静是堂姐的次男,很是黏我,我也甚喜欢他嘴甜,常带着他出去逛悠。

“小静今天怎么一个人来找姨了?”

他嘟着嘴不满地说:“娘去上香了,姨娘啊,我也要去,姨娘带小静去嘛。”

小家伙的脸上还挺落寞的,我最见不得小孩子失望了,大方地说:“好,姨带你去吃麦芽糖。”反正都要出去,不妨多带个黏人精,有他做伴,有趣不少。今天听说秦淮河边,有什么书画现卖的,正好去看看。

我最喜欢看各种不同风格和画法的画了,梨香虽说比那些人都出名,我并不觉得她是最好的。当然,我不能明着说出来,不然她会生气的。在我看来画分多派,画功更是分多种,有细腻,有粗犷,有柔和,有刚劲,各家自有各家的长处和短处。

有些东西,需要历练和眼光,纵使梨香再聪明再有才华,也画不出来。

走到后门,拉着小静出去,守门的并没有多问我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对于我的生活,爹爹并不多管,我很逍遥自在,把一些若失的情愫给压下去。我也不管别人会怎么说,女子是不能随意出门,更不能让人瞧了去,又要遮脸之类的。我是我,并不是别人,我过我的生活,不是别人给我过生活。我想,爹爹是忙碌的,忙到无暇问我经常出去的事,其实,只要爹爹一句话,我便不会出门,只是,他从来没有说过。

年过十六载,和爹爹说过的话,我都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原来,我还有一件这样在乎的东西,一直在压抑,一直在心底里想着。

秦淮的风光,当真是无话可说,柳如丝,荷生香,多少才子佳人的美谈在这里发生。

可惜的是,我逛了不止百次,还没有这等的艳事发生过。

当然,秦淮的妓院,那可是闻名遐迩,也成了一种风景一般,花楼的女子,倚栏观花,弹琴吟唱。妙色生姿,多才多艺,更是游人眼中的一种风景。

河畔边的丝竹之乐,莺声笑语,交织得相当的热闹。

我淡笑,牵着小静的手往僻静之处去,坐在柳树下小息。小静正在河边看着鸭子在莲叶下穿行嬉戏。他总是喜欢看这些东西,我也由得他,所以每次他都拉着我出来,一看到他喜欢的东西,就非要看个过瘾才肯走。

秦淮的日子像是仙境一样,在我心里,总是最美好的,悠闲得可以眯起眼来看光华绚色,闻香沐风。

远处,是谁家歌妓,轻歌如莺声声入耳,有些悲哀一样,只有歌无乐相伴怎生不是憾事,我伸手摘下柳叶儿,不妨,让人闻她声而动。柳叶在唇间轻轻一抿,悠长轻灵的声音传出去,和那低昂起伏的歌声相融为一体,那歌声,听起来,更是美妙了十分。像是龙点上了睛,顿时如有灵。

歌声停歇,最后一丝的声音,也从我的唇间停下。

小静鼓着掌开心地叫:“姨娘吹得好好听啊,比歌声还要好听。”

让人赞美是挺高兴的,尽管是个小孩。我轻笑,“小静,这不过是个陪衬的声音。”

“姨娘,小静长大了,娶姨娘好不好?这样,小静就可以天天听到姨娘吹的曲子了,谁都不知道,姨娘吹的曲子可比唱的好听。”他很认真地说,没有一点的油嘴滑舌。

我忍俊不禁:“这怎么行呢?等你大了,到时姨的白发,都长出来了。”

“乱伦。”一声不屑的冷哼。

哪来的自大家伙,我站起身,看到一个高大的白衣男子。还没有开口说话,那个穿白衣的男子就耸肩,不屑地摇头,“还以为会是什么绝世美女,原来,是个丑妇儿。”

轻淡的嘲弄之声,让我心里不甚舒服。

他对这方面,也有所涉猎吧,听得出我曲比歌更甚,可是这般的说话,又让我叹息。

这人的思想,实在让我不敢苟同。不过,并不等于我要让他污辱,年轻的血液中,总是有一些火气,我承认我不美,可是说我是丑妇儿,是有些过分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我。难道他没有看到我头上梳的,还是少女的发鬓吗?轻斥:“无礼的家伙,原来,你是这等的肤浅。”

他靠近,我越发将他看得清楚,那男子的眸子阒黑,却有种蔚蓝的感觉,深邃如苍茫海洋。身形挺拔,孤高如悬崖上背月而立的青松。身上直氅的白袍,那种白,如同大雨过后的晴天上的白云,他的身上,处处透着冷冽不耐的气息,薄薄的唇紧抿,像是谁欠了他的一样。

我听说,薄唇的人,都很刻薄,孤傲,怪不得出言不逊,长得如此的好看,我原谅他,不和他计较算了。对美男,我的心总是放得比较宽,女为美男者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谁知道,他靠近我,伸手在柳树上一摇,接住一个掉下的包袱。

他好整以暇地站定,满眼高傲:“丑妇,我是第一个这样说你的吧,你也只能骗骗小孩子了,只有孩子才不懂得欣赏。”

“说我丑的人多了,你连排,都排不上。”我骄傲地说着。

他为我的话一怔,笑出声,“七出之多嘴,该休。”

我叹气,男人,为什么总是用这些戒条来限定女人呢?“我想,你会很失望,很失望,我并没有出嫁,也不打算出嫁,只有我要不要嫁的时候,没有男人休我的时候。很抱歉,自负的孔雀,也很遗憾,我不是你的妻,要休也轮不到你,七出,你收好了。”

“唉。”小静看我叹着气,还有模有样地叹着。

我抚嘴大笑,然后说:“小静,姨美吗?”

小孩子是最好骗的,“美,姨娘最美了。”扬起眉有些得意地看着那骄傲如孔雀的家伙。

他冷哼:“这样也敢出来乱走,别吓着了人。”

好…好可恶啊,纵使别人说我丑,那也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不像样啊,我要是打扮起来啊,也不是没有看头的。

“姨娘。”小静不甘受冷落,拉着我的衣服,“这是你跟我说的艳遇吗?他还蛮好看的。”

脑子“轰”的一声响。我觉得我脸都红了,火辣辣的感觉在燃烧着。小静啊,这时候,怎么把我随口说的都说了出来呢?平时教他学画,倒不见他有记得,他居然还仰着脸,要我赞扬他。那无礼自大的孔雀男还没有走远啊。

果然一阵嘲笑声响声,他冷嘲地说:“就凭你,艳遇?丑妇出门也不照镜子。”浓浓的嘲讽语气让我无地自容,这个,可恶,可恶至极的家伙!我拼命地忍着气。

丑怎么了,丑就低人一等了吗?还不是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如果光靠着相貌,那么,这样的人生,不过也是悲哀的。

我听到,他在问路边的人:“殷府怎么走,殷青大人府里?”

大概那是游人,也不知道怎么走。

我计上心来,要好好地教训这个自负的孔雀,走到一边,给了些碎银给一个小贩,让他去告诉他殷府怎么走。

好好地走吧,走到天黑到了我家正好赶上关门放狗的时间。

唉,我摸摸脸,我真的很老了吗,为什么他叫我丑妇呢?我才十六岁的好年华啊。

瞧那些画画的,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小静又不耐饿,再加上有些气郁在心,我就早早回府。从后院进去的时候,奶娘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看到我回来就迎了上来用着她才有的又尖又急的声音叫:“大小姐啊,你跑哪里去了,你不知道今天有大事吗?”

我颦起眉,努力地思索着,大事?我不知道啊,我的记忆力还不至于会忘了她交代过的大事,又不忍揭穿她的失职,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醒过我。我一拍脑子,装作心虚地问:“奶娘,我忘了啊,是什么大事啊?”

大事,不是从来不关我事的吗?真是让我如临大敌一般了。

奶娘看着我叹气:“大小姐,你怎么这样子就出去了?叫你不要总跟小静一起,总是不听话,青儿,快过来带大小姐去梳洗,穿上最漂亮的留仙裙,戴上最好看的首饰。”

这么隆重,我倒是有些怕怕了,“奶娘,为什么啊?你不知道头上插珠花儿,拉得头皮好痛,那个裙子太轻了,我怕风吹起来。”

奶娘在后头笑骂:“岂有你这样的,小姐就要好好地打扮,今儿个,有贵客来,午膳已准备好了呢?就等着贵客上门。你是殷家的大小姐,你好好地表现。别人不知,我也不知吗?大小姐空有才华,不表现出来,人家岂知道。”她落落长地说个没完没了。

我都听怕了,捂住耳朵,“奶娘,好了,我打扮得非凡无敌,让人看得掉下巴好不好?”是什么贵客啊,如此的慎重。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还要我打扮?唉,逃不开,奶娘会磨到我耳朵生茧为止的。

一向不是妹妹在就好的吗?人人都乐得见梨香,不仅人美,还才华横溢,也是爹爹的骄傲。这回还得拉上我了,有点怪怪的。

“大小姐,你可得记得了,要多笑,你笑起来很美。不能带着小静,人家不知道,听到他叫你姨娘的,还会以为你是成了亲的人,知道吗?”奶娘啊,我的天啊,为什么不能安静一点?

小静是习惯了叫我姨娘,那个天杀的家伙,一定也是这样误会的吧。我就想着我才及笄之年呢,就叫我丑妇,好过分,原来是这样了。我委屈地说:“奶娘,为什么要穿得那么漂亮啊?”头上插了什么啊,脖子也不放过,戴得沉重的。

我喜欢清爽于一身呢,这简直是对我的折磨啊。

奶娘也不可怜下我,“小姐,你得争气些,知道吗?你看,你是不是漂亮了许多?”

是啊,是啊,轻轻淡淡的眉,健康的麦色肌肤。还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光洁的额上,一根发丝也不留下,全用花绳系起来了,我明朗的五官,怎么也遮不住。

我觉得我有点像是爹爹拜神的时候,用来上供的猪头,更觉得像个白痴一般,呵呵,要是动一动,就满头的花钗乱动。

“这样不就好多了吗?小姐,要争气些。”奶娘看得满意,一张脸笑得像花一样。

“奶娘,争什么气啊?”

她有些激动地说:“你还不晓得,上官公子今天会来我们府上,我听说上官公子还没有婚配,而且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男子,一手岐黄之术,更是神出鬼没。”

汗啊,奶娘,怎么这么异想天开呢?又想把我配成对了。他医术神出鬼没,相信见了我,他真的神出,再鬼没了,呵呵。

“奶娘。”我好想擦擦额头上的汗,“你是要我去相亲是吧!你有把他的身家都调查清楚了吗?闹了笑话,初雪心里会很难受的。”装可怜地要她理解我,别让我去前院转。

她满意地在我的脸上补上粉,“当然,不然要打扮那么美干吗?幸好二小姐有了意中人,初儿可以抓紧好机会了。”

亲昵的时候,奶娘喜欢叫我初儿,我也蛮喜欢的,在丫头们的面前,她又总是叫我大小姐,像是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殷家的大小姐一样。

我吞吞口水,“奶娘啊,奶娘啊,我不行了,你也知道,我怯场的,不如,你帮我好了。”

奶娘板起脸,“不行,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唉!哪一次,不是失败了。奶娘的美梦是要把我嫁出去,倒是有些拐了脚的江湖郎中还有生活过不下去的落魄秀才来提过,爹爹不在,让奶娘轰出去了,一边赶一边骂。大概是那江湖郎中和秀才穷途末路了,想找个安稳的地方吃住。

“奶娘啊,要是失败了呢?”她总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奶娘有些幽怨,“初儿啊,争气一次吧。”

奶娘大概是为我的事又担心了,呵呵,我是真的太不争气了,连带着她也让人瞧不起。

我笑着站起来,“奶娘,你放心,这一次,我手到擒来。”

雄心万丈,气昂昂地走出我闺房,差点没有踩到过长的裙摆摔下来,赶紧抓着门摆,后面就传来了奶娘的叹气声。

出了后院,偷偷地将头上的珠钗拔了大半下来塞在袖子里,回来再插上就行了,做人不必那么强硬。这样大家都欢喜是不是?我是听话的好孩子啊,呵。

宽大的正厅里,摆满了各色的花,芬芳满屋,只有爹爹和梨香在,哪有什么贵客。

很喜欢和爹这样坐着,细细地听着梨香谈她遇到有趣的事。哪家的公子出丑了,她的画,又让人如何赞等,爹听了总是心满意足的笑。

转向我的时候,他又有些不自在,皱着眉峰很快就移开了。

我们等了很久,菜都冷了,还不见有人来。爹爹有些倦,站起来交代:“初雪,你就在这里等些时候,要是贵客来了,让下人进来叫唤一声。”

我应了一声。那个贵客,真的是很大神啊,让爹爹等。

梨香凑过脸,小声地说着:“初雪,楼玉宇喜欢竹子,你画的竹子他看上眼了,你帮我画一幅。”

“我也画不太好,竹令人幽,又高雅,极难捕捉到那种意境。”要是画不好,岂不是让妹妹丢脸。

她嘟起嘴,“我画过给他,他说不好看,真是的,我画的明明就比你好。”

我点头,“那当然,那当然。”她是才女,我什么也不是。

楼玉宇,是梨香眼中的意中人,也是殷家默许的二姑爷,大家只待我能快嫁出去,就张罗着梨香的婚事。楼玉宇是不错的人,颇有才华。

楼是皇家之姓,说起他的身世,也有些让人叹气。其父是个文人,在朝为官,娶妻楼氏,乃是皇上最疼宠的郡主,所生的孩子也随她姓楼,包括侧室所出的他。不过,楼玉宇也不错,是个上进又相当好看的文雅男子。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出色的男子,论才论貌,都是上上之选,弹得一手好琴,如天籁之音。怪不得能在众多人中,让妹妹相中他。

“好吧,好吧,要是你看了,觉得不好看就撕毁了,别让我丢脸丢得大。”我对妹妹,可也是疼爱的,外人总以为,我会嫉妒妹妹呢?其实,不然。

梨香漂亮的脸上浮上笑意,“这才好,那你在这里等着了,我才没有时间来等迟到的人。”

真是无聊啊,爹爹走了,梨香走了,下人也去忙了,偌大的厅里,就只剩下我了。不过爹爹说让我等着,我心里甜滋滋的呢,爹爹是多难得跟我说话啊。

搬来盆开得正艳的牡丹花,我思量着,怎么来勾画出它国色天香的模样。

“大小姐,上官公子来了。”下人意思意思地叫。

我抬起眼,天色已有些昏暗了,只见一团白色的影子在动来动去,我揉揉酸涩的眼,这个,眼前的冒着火的男人,不就是笑我丑妇的那个吗?“你是贵客上官公子?”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还是我在做梦?

“丑女人,是你误导我是不是?”他看起来很狼狈,而且火气很大,小腿上,甚至还有一些血迹。

我在思索着,他干什么了,怎么这样?不过,真的让我看了好开心啊,要不是他的脸上,尽是要将我吞了一样的表情,我一定会笑出来的。

“你很高兴吗?”他咬牙气恨地看着我,“别以为,你打扮成这样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原来,你这个丑妇是殷青的小妾,很好,很好。”他笑着,眼里有丝不怀好意。

好什么好啊,他说我是殷青的小妾,如果他不是贵客的话,会让爹爹打死的。

“我没有很高兴,你看着我干什么呢?是不是惊喜于我的相貌?如果你直接承认你的错误和眼误,我会原谅你的。”我很大方的。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高傲的男子,我就想着怎么磨掉他身上的傲气,我不喜欢他,他太高傲了,而且目中无人,楼玉宇都不至于会这样,他纯粹是以自己的角度来看人。

他胸膛起伏,冷哼:“你原谅我,你这个丑妇,一会我会跟殷青说,你所谓的‘艳遇’。一个不守妇道之人,我瞧你还笑不笑得出声。”

我有些不悦,存心不去叫爹爹那么快,皱着眉,“你是姓上官的?”

“哼。”他冷然地哼着。

我摇头,眼里有些叹息,孤傲之人大概也有些于人上人的才学才会这样。不过这种人却难以亲近,我并不喜欢这样的人,不能仗着这样就哼哼哼个够。

“丑妇,叫殷青出来。”他脸上也不悦,“你死定了你。”

我睁大眼睛,皱着眉头说:“姓上官的,我怎么了?我认识你吗?人家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你一点礼貌也没有,到人家府里,就是客,就得尊重人家,随口就叫人家的名字,你不觉得你很差劲,一点素质也没有吗?”我向来讨厌无礼的家伙。我决定,我讨厌这个上官东西。

他脸上有些赧色,却还是不屑地看着我,“你是殷家的女儿,如此的难看?”

“看人看貌者,俗也,看人当看心,闻花静闻味。上官公子,我以为高傲的人,目空一切是因为他们有着不同于世人的才华,只是,我觉得你很差劲,你也不过是个凡人,一说话便是污辱他人之词,和一般的吃喝玩乐花大钱的大爷一般。不过你的傲气用得真不妥啊,建议你去掉这些傲气,会让你气质更佳。”王公贵族,托妹妹的福,我见多了,身上的毛病,恶俗的气息,有什么没有看过的。

那上官看着我,似乎有些惊叹。只是,他低头看看白衣上的血,压下的怒气又浮了上来,“你是殷小姐吗?我倒以为是个小妾,可见,传闻不如一见,我现在才知殷家女如此的刁钻,如果不是你故意让人误导我,我就不会走错路,还让狗追着咬。”

我忍不住地笑出来,呵呵,让狗咬,咬得真好啊,他是真的很欠教训的。

“你还笑。”他低吼着,眼里开始酝酿着火气。

我怎么敢呢?他可是爹爹的贵客啊,要是让爹爹知道了,必会又紧皱眉关,或者是骂我一顿了,我希望是后者的,爹爹从来没有骂过我,骂也是一种亲近吧。

“我没有笑,我天生就是这样,上官公子,你大概又是错了,我并没有这样做。不过你要想想,狗都咬你了,你是不是要静思一下你的为人呢?”所以说人不能太嚣张啊,弯路我走了千千次,就没有遇到狗。

“你!”他咬牙,却说不过我,脸上有些挂不住。

我看向后面,“爹爹要是知道你直叫他的名,或者是知道你说我是他的小妾,贵客会很惨的哦,我家的狗更大,有两条呢,可听我话了。”我有些得意了,眉眼中尽是开心自得的味道。

他没有再生气,而是眯起眼打量着我。那种眼光,像是要把我看透,还夹着些算计,有些别意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奶娘说,女儿家的闺名不能对别的男子说,除非那个男子想要娶她。”奶娘说的话,我都照本宣科地背出来了。

他几乎要从心肺里笑出声,飞扬的唇角,满是惊恐的笑意,“我是不是听到笑话了?我上官雩总算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呵呵,不客气,上官鱼。”我笑得开心,后面的字,咬得特别的重。

他咬牙,眼中的笑又一冷,“是雩,雨字头的雩。”

让他生气,似乎很好玩,我点点头,“是啊,上官鱼。”我想到的是活蹦乱跳的鱼了。

后面传来爹爹的声音——“上官公子,失迎失迎了。”

“殷大人。”那上官雩回头,看着我爹爹的笑脸,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估计是被我气到了。

爹爹好高兴啊,迎了上来道:“上官公子说些什么?这般高兴。”

爹爹对他还真是包容,没有多责问一句他为什么迟到。我倒是不怕的,怎么也牵扯不上我的身上不是吗?没证没据。

爹爹赶紧引他到上座,“上官公子,请坐请坐。”

上官雩脸上浮上一抹笑,冷淡的眸子却看着我说:“殷大人,令千金真是会说话,让人不得不佩服啊。”

佩服,我怎敢啊,呵呵,他必是咬牙说出来的。

不一会儿,上官雩又问:“殷大人,不知令千金如何称呼?”

天啊,这样问爹爹我的名字,爹爹会误会的,我觉得他不存好心啊。

果然,爹爹眼一亮,笑着说:“这是长女初雪,初雪,还不快见过上官雩公子,上官公子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华之人,才高八斗,特别是医术,无人能出其右。”

能让爹爹称赞的人不多,我想,他定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才会让爹爹称赞吧。我笑盈盈点头,“上官公子好。”好无礼。

他面对着我,“岂敢安好。”

我装作不解,“公子为何不敢,公子不是医术高明吗?怎么会不敢安好呢?”

“秦淮的狗倒是很多。”他没头没脸地说一句。

爹爹一惊,“上官公子是何意?”

我也心惊惊啊,要是说了出来,爹爹总会对我有不同的看法的,无风不起浪啊,虽然没证据,可是,也会往那里猜测一下啊。

上官雩喝了一口茶才淡然地说:“没有何意,只是在路上遇到几条野狗,耽搁了些时间。”

“无妨无妨的,能请到上官公子,实在是老夫的荣幸,一路上劳累上官公子了。”

“雪儿。”爹爹突然叫,我心间湿润润的,好久没有听到爹这样叫我了。“去请你梨香妹妹出来,取《梅花雪海图》让贵客观赏。”

爹爹每次在贵客来的时候,都会这样的,梅花雪海,成了梨香的一个定位一样。我觉得这样不好,人的潜能是无穷无尽的,不能一幅画,就把一个人锁定在哪里,要想有进展,会更加的难。不过爹爹说什么,我会听的。今天真的好难得,爹爹跟我说了好多话。

上官雩摆摆手,“不必,殷大人,我答应前来治你的头疾,自然不会有什么非分的要求,人人都说好的东西,在我眼中未必也是那般。至于你所谓的亲事,我想,也不必了。”他还特地打量着我。

我不知道,怎么又关我事?不过,爹爹的头疾由来已久,如果他能治好,我也自是感激他的。

“我爹爹生前所说之事,不必理会,在京城,我已有意中人。”他淡淡地说着。

爹爹垂下脸,有些失望,似乎有些哀怨地看着我。我好想逃开,站起来,“爹爹,雪儿先告退。”

我心里微微地痛着,我为什么总是让爹爹不开心?

上官雩的到来,让殷府的人都很兴奋,不开心的人,就只有我吧!我仍是带笑,不想让谁看到我的不开心,我什么时候才会让爹爹常欢颜呢?

我欲回我的小院里用晚膳,在后院看种的花草,青儿走了过来:“小姐,老爷让你和二小姐陪贵客用晚膳。”

心里微微吃惊恐万状:“爹爹呢?”

青儿平静地述说着:“老爷头疾又发作,上官公子给老爷用了药,老爷先歇着了,让你和二小姐相陪上官公子用膳,不能怠慢了京城请来的贵客。”

爹爹真让我忧心,他的头疾在我有记忆以来,就开始犯,有时会轻痛,有时,好几天不能起来,秦淮不是休养之地,太是喧繁了。但是他有公务在身,也不能离开,全家还得靠爹爹撑起呢。他一个人要养府里几十口,包括堂姐她们一家。

我知道他肩上的负担,只是,我还太小,我无能为力。我好想能为这个家做些什么啊,我不喜欢看到爹爹忧叹的样子。

幸好,听人说京城有名医,在一番的沟通之下,竟然还有些交情,名医会来为爹爹治病。我当时还期盼着,快些来。没有想到会是年轻又心高气傲的上官雩。

才出我的小院落,就看见梨香从一边而来,揉着脑门似乎仍未睡醒,是下人唤醒她的吧。初醒之娇态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怜惜她。这几天,梨香都静待在府中,养精蓄锐,为迎接七月初七的比画大会,她一幅《梅花雪海图》,必是会带去,未曾比试,却是轰动了秦淮,都想一睹传说中的《梅花雪海图》。

我牵起她的手,扶着她入厅里,“还没有睡醒吧,吃过晚膳再睡。”

她将头靠在我的肩上,仍有些倦意,“嗯,初雪,刚才丫头说你和贵客上官雩谈得甚是好?”她的眼如猫一般的慵懒,又透出一些好奇,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般在扑闪着,在蒙昧不明的天色中,让人想要捧在手心里,细细地看。

梨香真是漂亮,无论我看多少次,我都赞叹,娇美像兰,俏丽如蝶一般。五官十分的出色,如一幅动人的美人画。

“传说中的传说,多少能相信的,是不是?”我轻笑着转来这话题,牵着她的手往正厅而去。

热腾腾的菜已摆上,山珍海味,极尽丰富,尽可看出贵客的身份了。

我和妹妹坐了一会,上官雩就在管家的引领之下前来,梳洗过后的他,更显得傲然清高。我看到他的小腿上已包了布,又忍不住想笑了,这样的人,就要狗来治他。

他看到我,有些不悦,紧皱着眉头,然后挑了个离我最远的位置坐下。

“上官公子。”妹妹笑盈盈地看着他,一换刚才初醒的睡颜,“家父的头疾就多有麻烦上官公子了。殷府比不上京城,上官公子有什么需要,不要见外,尽管开口才是。几盘小菜,还请公子莫要介意。”

场面话,梨香永远是最完美的,此刻的她,没有睡意,是一个进退得宜的大家千金,艳光四射。

上官雩看了我一眼,冷淡地说:“这才是殷家小姐,果然是礼仪周全,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是莫要人靠近我住的地方,特别是长得丑的人。”

嗄,他是什么意思,我会靠近吗?唉,马不知脸长啊,纵然是嫁不出去,我也不会那么不知羞。

他的冷气,他的傲然,让梨香挥发不了她的舌灿莲花,有些尴尬地各自用着晚膳。

大概是他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气息吧,梨香的眉头紧了紧,很是不悦。

梨香的脾气啊,我是清楚的,她是最璀璨的明珠,任谁都无法忽视她的存在,总会转着圈子跟她说话,讨她欢心。她习惯了众人的追捧和讨好。

“呵呵,吃菜,吃菜。”我打笑着,除了这句,我真说不出什么来。

“凡俗。”冷冷的一句哼,出自上官鱼那家伙。

我说一句话,也要挑我的毛病,好吧,我不说了,尴尬就尴尬吧,免得让人笑我。

他又挑眉,“殷家两个小姐,果然是天上人间。”

梨香一听,笑了开来,“上官公子,过奖了。”

过奖,唉,天啊,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天上人间,一个天上,一个人间啊,何来的赞美之说,一个男人,怎么就那么牙尖嘴利,骂人不带脏呢?

“梨香,你喜欢吃鱼头的,来。”我将鱼头夹到梨香面前的小盘中,“上官公子喜不喜欢吃鱼啊,是喜欢红烧呢?还是清蒸,还是剁的,还是炸的?”

他的筷子在抖着,正要夹鱼的手又缩了回去,鱼,呵呵,大概他知道我也不是任意欺负的吧。我很好说话的,只不过,他太讨厌了。

梨香抬起头,有些关心地说:“上官公子,听管家说,你被狗咬伤了?”

明明是一句关心啊,我又想笑了,他死命地瞪着我,然后低低地说:“是的。”

多不心甘情愿的话啊,听在耳里,特别的舒服。

我忍着笑说:“上官公子可要小心一点了,我们府上,也有两只大狗。”

“初雪,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上官公子是贵客,一会让管家将狗都拖出去,免得吓到了上官公子。”梨香轻言地责怪着我。

“倒是二小姐仔细得紧,殷府大小姐,倒是不敢苟同,和一般的村野俗妇无二。”他真的很不客气,当着梨香这样损我。

而梨香,看了我一眼,竟然也低低地笑了。

与他计较,我岂不是和他一般想法了?我不说话了,看你,还能耐我何?

一会儿,梨香的丫头走进来,“二小姐,楼公子来访。”

梨香脸上的光彩倏地像是明珠一样闪了起来,熠熠生辉。她仍是有礼地放下碗,优雅地说:“上官公子,梨香失陪了。初雪,好好地招待上官公子。”

楼玉宇啊,怎么让一个梨香神魂颠倒眉眼带笑,秋波转向门口,轻盈的身子像一只美丽的粉蝶一般,转飞出去。

只剩下我和上官鱼面面相觑了,唉,我和他的关系并不好啊。

“楼公子,哪一个楼公子?”他竟然有些兴趣地问。

我了无兴趣地回答:“京城里,最会弹琴的那个楼玉宇公子。”

“胆小鬼。”他冷哼一声。

怎么可以这样评价人呢?楼玉宇弹得一手好琴,让人心迷神醉,又长得漂亮,无不让京城里的千金小姐趋之若鹜。只是到了秦淮,为这里的美景陶醉,更为梨香的才色所折服。是快了点,才认识不足一个月呢,梨香就下定决心非他不嫁了。

“上官鱼公子,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可以吗?”我有礼地说着。

“什么问题,我不介意让迟钝的丑妇知道。”

“上官公子,胆小鬼比较好听呢,还是自大鬼?”

知我所言何意,他闷着头吃饭。

有些想笑,好像这一局,我微胜一般。当只剩我与他的时候,谁也没有客气,直接地损人。我从来都不会这样的,是他太高傲了,让我有些手痒,想损损他。

画竹,月影下的竹子,我倒是没有画过。

殷府靠近墙头的地方,有种一排竹子,就是有些偏远,连下人也不常去。据说上官鱼公子喜欢静,就住在那附近。我答应要给梨香画竹,吃过饭,想看看月夜下的竹,有没有别样的风景,为了不碰到他,我还拐了些路,抱了一叠宣纸带上墨笔才到。

远远地看,月夜中的竹子像墨一般黑。再走近些,就能看到迷迷糊糊的黑,竹叶染上了月亮,波光微闪,与别样不同。白天的竹,多的是人画了,要是月夜竹,不知画出来是何等的风情?将纸放在桌上,借着月色看着我刚才在房里画的竹,一张一张皆不相同,可是我都不甚满意。梨香很喜欢楼公子的,所以我要画最满意的给她。现在楼公子来访,想必和妹妹在吟诗论画谈笑风生了。爹爹对我们也颇是放任,不像别人那般的严厉,不许我们出门,不许人见面。反正稍迟些,管家就会提醒着梨香,客人该回去了。

风将竹子吹得吱吱作响,像是清然的曲子一样,煞是好听。

月色明如雪,凉风奏竹歌。

何妨,将月亮画进去呢?我灵思泉涌,抓着笔,看看月亮,看看竹子,在纸上画着。

一声声男女的呻吟声传入耳,停下笔,我吓得张大了眼睛四处看着。

这里连下人都不常来,怎么会有呻吟声呢?天啊,我真的害怕起来。

“哪来的野猫,在这乱叫春。”一声厉喝,又吓了我一跳。

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上官鱼,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概是他的声音太吓人了,周围的一切又静了下来,似乎我所听到的呻吟是幻觉一样。

“你、你怎么在这里?”不会想要揍我吧!现在正好没人他好报仇。

他没有说话,眼睛看着我铺得满桌乱七八糟的画,些惊奇地说:“丑女,没有想到,你画得那么好看。”

他大概站在这里看了好一会了,我又有些兴奋,原来,他是想要赞扬我。我开心地笑,“上官鱼,你要是去掉丑女两个字,我会接受得更乐意的。”画,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我费尽心思地钻研。我画得很随意,没有什么目的,喜欢什么就画什么。

“喝醉酒的人,总说自己不醉,丑的人,总是说自己不丑。”他随手拿起一张看。

又有些动静,我睁大眼睛,看着竹林。没一会儿,从竹子后边,两个身影缩在墙角往院落而去,那穿着裙子的长发女子,那白色衣服的颀长公子,竟然是梨香和楼玉宇。这,他们竟然在这里私会,好大的胆子,这可是丢脸之事啊。我怕引来上官鱼的视线,届时又不知怎么笑话我殷家了。

赶紧一拉他的手,指向反面,“看,有星星。”

他的眼神,由高而下地看着我,有一种我不知道的东西在闪亮着,然后他竟然用一手狠狠地拂开我的手:“人丑脑子也不行。”

我知道啊,黑夜天空有星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我的目的不在于此。他好凶啊,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没有谦谦公子的风度,算了,我不是香来不是玉吧!

我心里,却为妹妹烦恼,如此这般,倒不如她去求爹爹让她和楼公子先成亲,也不至于会做出什么有损闺誉之事。殷家虽然比别的人家要来得自由,但也是清白人家,万不能给爹爹蒙羞的,要是让下人看见了,岂得了。

收拾着我的画,一手盖好笔墨,看着他手中的那幅,“上官鱼公子,丑女的画,不给美男看的。”美男,孔雀男。

“我肯屈尊看你的画,是你的荣幸。”他挑眉,不肯给我。

“谢谢你的荣幸,不稀罕。给我。”我伸出手。

月色下,我的手指,竟然显得那么纤细而修长,连我都没有发觉,还蛮好看。

上官鱼拍掉我的手,“还没有看完,那些,给我看看。”

哇哇哇,他这是什么话?把我当作什么了?“不给,还给我。”打我的手还要我献上画,他是强盗还是山匪啊?不是不屑于跟我打交道吗?

他将画一卷,收在袖中,“丑女,不给我看,这张你也不必再要回去了。画得倒是有几分火候。”

我看他细细地看,似乎也懂些画,不过这些名门贵公子,多少都是些附庸风雅之士,略懂一二,便自以为是伯乐。

又要骂,又要赞,这个讨人厌的上官鱼。我的画,一般都不给外人看的啊。

不气不气啊,他就是这么招人生气,要是生气,就中了他的计了。我挤出一丝友好的笑,“上官鱼公子,要有风度,你是孤傲的公子,一个很了不起,很了不起的医界神仙。怎么可以看一个丑女人的画呢?这会折了你的身份的,而且,你不怕人家误会吗?届时说男有情,女有意,花前月下私会,传出去会让你没有面子的。快点给我,不然一会有人来,保不住你清白的名声了。”

“牙尖嘴利的丑女,你是没打算嫁出去的吧!”他嘲笑着我,伸出手,“拿来。”

他竟然也看出了我的少许心思。待了一会,看我冒火的眸子还在瞪着他,他拍拍衣袖,“那这幅,你就不必要回去了,旁人以为你是以画勾引我上官雩。”

勾引,我……呼,不气,压下气一叠的画给他,“拿去,最好看得你眼珠子掉下来。”

他不客气地坐在石凳上,将我叠好的画,一张一张认真地看,有时比划着,有时在赞叹,有时又紧皱眉头,像我画得多伤了他的心一样。

我等等等,我等到月冷风凉,我等到月亮星星刺眼,我等到他大老爷一样欣赏完。

“殷初雪,你的画不错。”他总结出一句来。

殷?“不,我姓倪,倪初雪,看完了是不是?不必说你的赞美了。”我愤愤然地收拾着我的画,不想再理会他。

“你不是殷大人的千金吗?是捡来的?怪不得不像。”他摸着下巴,在思索着一样。

谁也不可以说我不是爹爹的女儿,暗里说的,我没听到便是,可是,当着我的面说,我就一肚子的火气了,“上官雩,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是我爹爹的女儿,我跟我娘姓。”我是在害怕吗?我不知道,有人说,对于越是怀疑的事,就会越是敏感。

“你何必生气,本来就不美了,一生气更是恐怖。”他敲着石桌,“我是大夫,是你家的贵客,你的风度也没有吗?”

我的风度,我不与人生气的啊,这个讨厌的上官雩。

他又低笑,“你倒是说对了我的名,记住,上官雩。”

我哼哼笑两声,“我记住你的名字干什么?”为爹爹,忍啊。

他是没有风度的人,我也不必和他一样。

我卷起桌上所有的东西,有些气愤地朝我的院落走去。

上官雩低低的声音传来——“叫你妹妹放聪明点,别上当了。”

他,原来他也看见了,我还装什么呢?还让他骂,我脸上有些羞意,梨香啊,连外人也知道了。唉,这种事,我怎么好转告呢?梨香做事,向来是有主意的,说多了,还会跟人反脸,我一向是不会和她计较,她的事,也轮不到我来管。

楼玉宇,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在我们的面前,他是个谦谦君子,好学,勤奋,弹得一手好琴,最重要的是,生得一张花容月貌,男子如此这般的出色,极是少见。

只希望,爹爹的头疾早些好,届时也能让梨香和楼玉宇收敛一些。

我想更了解一些楼玉宇,一个这么出色的人,就真的会那么轻易地只折倒在梨香的手上吗?京城里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他很虚诚,虚诚得有些虚假。

上官雩的话,让我有些担心,楼玉宇,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吗?他说,第一次见到梨香的时候,就惊为天人了,他已经写信回京城,很快就会迎娶梨香。

京城太远,对于从小就生长在秦淮的我们,一点也不熟。

我转过头,“你对楼玉宇的评价如何?”我选择相信,他因为我觉得楼玉宇的过分虚诚,有点太空洞。而且上官雩的爹与我爹爹也有些交情,觉得他没有必要对我说楼玉宇的坏话,他对梨香,并没有那种惊艳至极百般讨好的样子,这种人,通常是可以相信的。

“你看了我的画,总得给我一些回报。”我淡淡地说着。

他托着脑袋,带着兴味的眼瞧我,“你相信我?”

是啊,我相信他,不然,我为什么要问他?他简直是在说废话。

他走上前,抽走我两幅画,“报酬。”他笑着说,眼里有些恶作剧。

没一会,他的眼神恢复了认真,“楼玉宇在京城,可招下不少麻烦。”说完,他扬长而去。

就这一句话,就硬要了我两张画,我愕然。

麻烦的代价是什么?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做人,不能在背后说尽一个人的不是,他能这样提醒,也是不错的了。

只是,我当时不太理解这句话,直至后来,得到了深深的教训。

我答应了梨香,我就会帮她画一幅最满意的翠竹图,七月七日就快要到了,我想,我画得好的话,我还能暗里劝她几句,她高兴之时,指不定还会听一听的。也让楼玉宇看到图之后,不要糊弄梨香,殷家可是极其诚心地对他,如座上贵宾,礼遇有加。

奶娘对我的画,可是赞美有加,她自认为,我比梨香好多了,但是却又不喜让人看,总是放在那里,一天到晚叨叨念。我出门,她并不阻不拦,秦淮的才子多,我想她大概是想我出门,让人看到我的画,惊为天人,然后谱出一曲才子佳人的美事吧!

女人,总是幻想过多,包括已老的奶娘。

我背上是特做的薄板,小小的,却能夹住画纸,笔墨也能放在其中,方便得很,秦淮的美景很多,我知道那里有最漂亮的翠竹,但是我并不去那里。

多的是文人骚客画那里的竹子,千篇一律,我想,画些特别的,与众不同的。

河边的竹,多是翠绿,叶大而竹润,不如山上来的苍翠清疏,但我喜它们圆绿可爱。碧绿的叶子泛着点点的光色,我看到那下面生出的笋子,尖尖的,黄黄的壳儿包裹着,我很喜欢。摊开画纸,认真地观察着,慢慢地描到我的画纸上去。

画竹,得有力,或是圆润,不然,画出来的竹就不好,但是,不能多加修饰,简单自然是最好,叶可分下垂竹叶与上仰竹叶等。画时先画竹干,枝干皆略成弧状,要注意疏密穿插,竹叶的排列不宜太工整,须考虑整体之意趣、虚实与远近的关系。这样画出来的竹子才错落有致,相当的美。

有浓黑如夜空那样,重重上墨,有一点而过的像是不小心洒下。各种笔也自是不相当,毫笔也有,尖如针一般的笔也有,什么,我都得用上。

继续阅读《萌妃要逆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