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云夙音君九渊小说《摄政王的神医狂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的神医狂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云夙音

角色:云夙音君九渊

简介:简介:云夙音从09区特种医官穿成被迫害的侯府小可怜, 斗极品,撕渣爹,医术在手生活美滋滋,只是没想到见血之后还会变兔子,招惹了那个冷酷腹黑的摄政王
“再乱跑,扒你皮
”“不听话,扒你皮
”“乖乖的,不然扒你皮
”阴戾邪王捏着她的兔耳朵,眼里尽是戏谑缱绻,“阿音要乖,本王疼你

摄政王的神医狂妃

《摄政王的神医狂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扒了皮炖汤
“王爷,这兔子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刚才就是它砸了咱们车顶?”

万钧满是稀罕的瞧着那巴掌大的幼兔,满是惊叹。

这兔子是铁石做的吧,这么点儿大居然能砸塌了百年黄梨木做的马车梁顶,而且居然还没被摔成肉饼,命可真够大的。

君九渊坐在马车之中,黑发上沾了些雪花,衣袍也被积雪浸湿。

他面色阴冷,垂眼看着身前的兔子时,漆黑的眼中满是冷漠之色。

见它后背的毛发上还沾着血迹,脚底有泥,他满是嫌弃的伸手就将手里的兔子扔了出去。

“宰了。”

万钧连忙接住,拎着云夙音的耳朵就笑道:

“好嘞。”

“你这兔子可真够蠢的,这都说守株待兔,咱这还没蹲守呢你就撞了上来。”

他伸手捏了捏兔子腿儿,凑近瞧了瞧后啧了声,

“还挺肥的,小是小了的,不过扒了皮还是能炖个汤……”

云夙音忍不住炸毛,她脑子瞬间出现了红烧兔头,爆炒兔肉,上汤兔腿还有烫皮兔火锅,而每一只兔子临死前都顶着一张她自己的脸。

她浑身一抖,满心惊恐扑腾着想要挣脱,却被那傻大个抓的死死的。

她只能狠狠朝着万钧脸上踹了一脚,转身时朝着他手上就是一口,咬完之后趁他松手啪叽一声落在马车车辕上。

云夙音抬脚想跑,却忘记兔子前腿太短,突然朝前跃出时候不仅没有跑掉不说,反倒是身子一歪。

整个兔子,如同雪球一样,咕噜噜的就朝着马车里面滚了进去,一脑袋撞在了里面那人的腿上。

云夙音被撞的头晕眼花,摇摇晃晃的半天没爬起来。

君九渊瞧着那雪团子扒拉着自己衣袍,一身白色软毛乱糟糟的,而红彤彤的眼睛晕晕乎乎像是喝醉了酒,又可怜巴巴的像是快哭了。

他突然生出些恶趣味来,伸手拎着兔耳朵,

“这么丑的兔子,还想碰瓷?”

云夙音再次悬空,张大了嘴险些破口大骂。

你才丑!

你全家都丑!!

君九渊瞧着兔子呲牙,微眯着眼手指突然下移,掐住她脖子:“你在骂本王?”

云夙音只觉得身上一冷,那犹如实质的杀意让得她打了个哆嗦,耳朵瞬间趴了下来,闭嘴之时努力睁圆了眼睛,满脸无辜的看着身前喜怒无常的男人。

忍一时海阔天空,退一步苟且保命。

兔兔活着才最重要。

君九渊原只是逗弄着这小玩意儿,却没想它居然像是真的听得懂自己的话一样,关键时刻还知道服软卖乖。

他拎着兔子靠近了些,微眯着眼:

“你能听懂本王的话?”

云夙音双腿一夹,僵硬着脑袋满脸无辜。

君九渊有些怀疑的看了眼兔子,手指摩挲着它圆溜溜的脑袋。

那冰冷的指尖划过头皮时,仿佛随时都会捏碎她脑袋。

许久之后,就在云夙音以为自己死定了时,却突然腾空一飞落进了之前那怀里,随即那神经病的男人扯着一方帕子胡乱擦着她背上血迹。

后背被撸掉了好些猫,又被翻身使劲揉着爪子。

那冷冰冰的手将她揉搓的晕头转向,等帕子被扔掉后,原本有些脏兮兮的兔子就恢复了雪团子的模样。

君九渊伸手顺着她头顶摸到了尾巴尖儿,又捏了捏她耳朵。

云夙音只觉得像是被电流击中整个人浑身泛软,尾椎骨上都涌出一股颤栗来,软趴趴的垂着耳朵瑟瑟发抖。

好…

好刺激……

她万万没想到,变成兔子之后耳朵居然会这么敏感。

万钧捂着被蹬的脸,瞧着被抓回去撸着兔子说道:

“王爷,这兔子不宰了?”

君九渊未曾说话,只垂眸看着手掌上那白白的一团。

云夙音生怕这阴晴不定的神经病真把她当兔子宰了,连忙垂头轻舔了下他的手指,又格外乖巧的用还晕乎乎的脑袋蹭了蹭他手心。

“怕死?”

君九渊噙着抹笑低声道。

云夙音连忙再舔了舔他,满是羞耻的发出软绵绵的叫声。

君九渊定定看着自己湿濡濡的手指,再瞧着那蠢兔子卖力讨好的模样,喉间溢出抹低笑,抬手将它揣进怀里。

“不宰了。”

看在这小东西这样乖巧软萌的份上,先留着。

万钧满是可惜的看着那兔子,嘀咕了声可惜了。

这冰天雪地的,他们走了好久都没寻着借宿的地方,啃了几日干粮好不容易能有只送上门的兔子,要是能炖个汤也能暖暖身子该多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话音刚落下时候,仿佛看到那兔子缩在主子怀中瞪了自己一眼。

“王爷,它瞪我?”

云夙音连忙收回目光,扭头屁股对着外面。

万钧见状就只觉得自己怕是眼花了,看了眼被砸塌了的车顶说道:

“王爷,这马车也坏了,雪地路难行,您身子怕是受不住。”

“前面不远就是建江府,旁边有个水运码头。”

“不如咱们去建江府后改走水路回京,这样既省了时间也能早些回去,也免得大雪封山之后被拦在半路。”

手上的雪团子软绵绵的,君九渊伸手揪着它的毛说道:

“你安排。”

万钧忍不住看了眼那兔子,就见那白绒绒的一团藏在自家主子的衣袍里,只露出来一丝耳朵。

他颇为遗憾的咽了咽口水,有些不舍的盯了两眼后,这才转身吩咐下去,让人取了东西暂时封了车顶,驾车朝着建江府而去。

马车走动起来时,君九渊像是玩够了兔子一样有些意兴阑珊的将它放在膝上后,就闭眼靠在马车上小憩。

云夙音感觉到周围没了杀气之后,这才后怕的瘫软下来。

妈的。

她横行多年,从来都只有她杀人救人全凭心意的,却没想到刚才差点被人给煮了。

云夙音唯恐自己招惹了这人,而且突然变成兔子也让她有些不安。

她安静的蹲在这男人怀中,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小短腿。

之前滚落雪坡之时的难受已经没了,那乍冷乍热的情况也没再出现。

变成兔子之后不能替自己把脉,而且兔子有没有脉搏都不知道,她完全无法判断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继续阅读《摄政王的神医狂妃(书号:1706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