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以情为陷:总裁的宝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以情为陷:总裁的宝藏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云树

角色:慕彦泽慕先生

简介:男友和妹妹珠胎暗结,她转头就嫁给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帝王陆景深
不仅如此,听说她捧得了明星,做得了公关,开得了公司?是超级赛车手?还是闻名世界的金牌设计师?这是什么宝藏女孩!!!从遭人唾弃的可怜鬼,转身变成万人仰望的女神,追她的人更是从晋城排到了京都
见识到某女人气的陆先生一把将人揽进怀里:“收起你们的痴心妄想,这是我的女人!”众人恍然,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小包子突然跑出来抱住了景宁的大腿…

以情为陷:总裁的宝藏娇妻

《以情为陷:总裁的宝藏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母亲遗物
景小雅面色一僵,目光中露出几丝委屈。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余秀莲也勉强笑道:“景宁,你妹妹也是一番好意,要不你们就聊聊吧!
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以后还是一家人。”
“一家人?
抱歉!
这个家里除了你们两个,我跟谁都可以说是一家人,唯独你们不是。
还有,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女儿,什么时候多出个妹妹?
请你不要乱攀关系好吗?
也不怕我妈的鬼魂半夜来找你们索命!”
“啊——!”
景小雅被她冷冽凌厉的样子吓得尖叫一声,往余秀莲怀里躲去。
就在这时,楼梯口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景宁!”
景宁抬头看去,就看到拄着拐杖走下来的王雪梅。
老太太年纪虽然大了,但精神矍铄,目光锐利,此时沉着一张脸,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景宁却不怕她,清冷的站在那里,目光冷淡,气质凛然。
王雪梅最讨厌的就是她这副样子,孤傲倔强,跟她那个死去的娘一样,好像骨子里天生就流着高傲的基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她冷声呵斥道:“你刚才说什么?”
景宁懒得接话,有些事情,争执的次数多了,再说就没什么意义了。
放在几年前,她还会因为母亲的事,和他们吵上一吵。
可现在,她知道在这个家里,根本没有任何人在乎她母亲,所以连吵都懒得吵了。
王雪梅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是怕了,神色这才缓了些。
再看向一边缩在余秀莲怀里的景小雅,那张精致的小脸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的望着她,不由又缓和了几分。
“行了!
既然回来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去餐厅吃饭。”
说完,便领先往餐厅走去。
景宁蹙了蹙眉,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景宁,知道你要回来,所以我特地让张嫂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一上桌,余秀莲就殷勤的替她夹菜。
景宁忍住心底的厌恶,没有动筷子,也没回答。
景啸德看着她坐在那里如冰山般的样子,瞬间来气。
“怎么?
叫你吃个饭还委屈你了?
你莲姨再怎么说也是你长辈,给你夹菜你就不知道说声谢谢?”
景宁仍旧没说话。
纵使她再不想计较,也没办法对一个逼死她母亲的女人和颜悦色,还和她同桌用餐。
她将筷子一放,冷声道:“不必了!
我不饿,也不想吃。
今天你们叫我回来到底有什么事?
开门见山的说吧!”
王雪梅看着她,一双精明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
这一次,她倒没有发怒,只沉声道:“看来你对这个家里怨气大的很,也罢,你不愿意吃没人逼你,今天叫你回来,就是想通知你一声。
后天你妹妹生日,到时候家里会给她办个生日宴,我们已经和慕家商量好了,会在宴会上公布他俩的恋情,到时候你也要出席。
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和慕彦泽订婚的原本就是你妹妹,这也是为了你好,既然你们都已经是过去式,那就放下吧!”
景宁震惊的看着她。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的把她叫回来,为的就是这个。
她看着王雪梅,良久,忽然低声笑起来。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给他们两个当挡箭牌?
做他们公布恋情的垫脚石?”
王雪梅沉下脸,目露不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你妹妹,也是为了你!”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你到底是个女孩子,以后还要嫁人,被人知道你被人抛弃了传出去很好听吗?”
“如果我不肯呢?”
“这件事你不肯也得肯!
我已经决定了!
由不得你反对!”
“要是我坚持不去呢?”
王雪梅冷冷的笑起来,扫向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嘲弄和轻蔑。
“你不会不去的,除非……你不想要你母亲留下的那些东西了。”
餐厅里有一瞬的寂静,仿佛落针可闻。
景宁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面色发青,目光冰冷的盯着她。
良久,冷冷的笑了起来。
“好!
很好!
你可以威胁我一时,总不能威胁我一世!”
“能威胁你一时就已经够了。”
王雪梅对她的怒气恍若未觉,淡定放下筷子。
“后天晚上八点,帝爵酒店,别迟到了。”
……
景宁从景家出来时,已经是夜里八点。
深秋的风吹得人身上发凉,却还是吹不散她心里那团怒气。
她一直知道王雪梅偏爱景小雅,却不知道能偏爱到这种程度。
连身为祖母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直接拿她母亲的遗物作要挟,让景小雅踩着她上位?
想想都觉得可笑!
景宁站在路边,气了一会儿,很快就沉下心来。
当年她的母亲墨采薇出事,出事前曾委托律师立下一份遗嘱。
遗嘱的内容很简单,她在银行里有个保险柜,如果某天她不幸身亡,保险柜里的东西全部归景宁所有。
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要等到她结婚以后,而在这之前,会有专门的律师替她保管。
景宁并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立这样一份遗嘱,也不知道那个保险柜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只是这几年,景家有好几次都旁边敲侧击,试图让她放弃这笔遗产。
她自然不会愿意,先不说那里面的东西价值几何,光是母亲留下的遗物这一点,都不可能让它落入旁人之手。
只是这样一来,却让她越发觉得,那里面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否则单凭景家如今的财富,不可能对它那样眼红。
心里正思忖着,一辆黑色奥迪从她面前驶过,在景家大门前停了下来。
景宁恍惚了一下,下一秒,耳边就响起熟悉的男声。
“景宁?
你怎么在这里?”
景宁偏头看向刚下车的慕彦泽,一身阿玛尼深蓝色西服,衬得他身姿挺拔,意气风发。
她嘲弄的勾了勾唇,冷声道:“慕少贵人多事,想必忘了我姓什么了。”
慕彦泽微微一滞,面色有些僵硬。
他当然不会忘了景宁也姓景,这个地方严格来说也是她的家。
只是这些年她与景家断绝了关系,一直都没回来过,今天乍然在这里看到她,自然感到意外。

继续阅读《以情为陷:总裁的宝藏娇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