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一梦辰安》李辰安未见皓月最新热门小说_(李辰安未见皓月)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一梦辰安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未见皓月

角色:李辰安未见皓月

评论专区

魔炼:作者实在是幼稚的可笑

法师路:一位小小的法师最终成长为纵横星空的传奇法师,最终他遇到无可对抗的强敌,以传奇法师的尊严战斗到最后一刻。

电影世界穿梭门:层不出穷的毒点和弱智的私货,充分展示作者苍白可笑的三观和浅薄无比的阅历,不看好作者的前途……

一梦辰安

《一梦辰安》精彩片段

第四章 魂穿惊梦

一片看不到边界的黑暗空间中,李普这时已经慢慢往下坠,脑海中一片虚空,人体则好像飘浮在水面以上,浮浮沉沉。

这是哪里?小仲宣了?

脑中一片空白,此时的情况就像是宿醉之后发昏的感觉,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的碎片般在脑海里先后闪出。最终定格在小仲宣透明色身体上。

“哥哥,再会”

。。。。。。

“噔~”耳边一声爆响

脑海里小仲宣贴近全透明的身影如汽泡般裂开消退

李普猛的睁开了眼睛,此时的自身正趴在地上,视野冲着大殿顶部一盏精致的荷花吊盏。

刚刚静止不动着仅有黑灰白的简单全球,这时早已转变成它本身样子。

噔~也是一声爆响,李普朝着响声由来歪头望去,只看见一身蓑衣的老人浮在半空中,单脚踏在跨下黑袍太监的手上,而那太监手上这时正握着一把峨眉刺。老叟依靠一脚的借势,人体朝着自身这里漫天飞舞而成。

这是在电影拍摄吊威亚吗?帅是真帅,便是看起来有点娘。

突然李普脑子里回闪出一段小仲宣的记忆,从昨天晚上玉饰遗失到大殿硫璃金盏跌落再到自己发生。从头到尾印到了脑海里,好像结合变成自己的记忆力。

“啊~”一声小孩的高呼在大殿内传来拖带着一声声回声,杨公公本欲扑过来的身影伴随着这一声停住,眼睛瞪的巨大,一脸难以想象。

这时老叟也翩然落在了李普面前,听到声音回望看过来。本来皱着的双眉一瞬间伸展开,目露意外惊喜,全是褶皱的面容也外露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此外,嘶嘶声嘎然而止。

“啊,握草”李普听起来自身嘴中发出的萝莉音,萌呆大眼睛中充满着吃惊。然后低头看向了伸出的小手,及其映在青花玉地板上小仲宣的面容,

“啊,握草,握草,握草”这是在作梦吗?不对啊梦怎么可能那么真正。

这时大殿寂静的夜,刚刚仍在搏斗的老叟与杨公公一齐看见坐地上的李普。

李普仰头看了一下眼前的蓑衣老人和扎在擎柱里的青锋宝刀,又看了一下正对面杨公公,接着又望向了远处地面上破裂开来的硫璃金盏,刚刚印到脑海里的精彩片段记忆力一一不懂装懂。李普摸着小脑袋困惑下去,莫非是魂穿了?

杨公公看见蓑衣人背后四处张望的李普,眼皮一直跳了跳,然后深吸一口气给跪了下来。

“陛下,奴婢救驾来迟,这歹人方式绝佳,陛下快过来”讲完凝视着了坐地上的李普

这时李普也看了以往,四目相对。

记忆里这宦官对小仲宣很好,边上这一老头儿小仲宣仿佛根本不了解但却救了他!但是刚刚殿里坠灯这么大响声,这宦官却没有进去,有一些异常。

“你刚才为什么不前些进去?”响声尽管嗲声嗲气,但是比之刚刚理智许多。

杨公公听后双眼略微眯了下去

“老奴离得远,听到声音便赶了过来,开门就看到这歹人要杀陛下”

李普看见杨公公的眼睛,身体往后面缩了缩。这老太监目光那么阴肯定有诡计,然后便开始回想起了这一天的细节看看有没有错过的地区。

身旁的蓑衣老年人也不出声辩驳,仅仅站在那里看见已经思考的李普。

“杨公公是不是你养小猫?”

“宫中流浪猫看他们可伶而已,陛下这时紧急情况,坏人就在那眼前”

李普看了一眼身旁的蓑衣老年人“哦,没事儿,你们有没有养过红色的猫?”

“养太多了,未曾还记得,陛下为什么有此一问”

“那么你早晨是否拿到了一盒膏药要我抹?”

听到这,本来跪伏于地的杨公公,慢慢直起了腰“非常好,那就是老奴收藏的解暑膏药,为了给陛下消夏避暑”

“我是不是抹在了这?”李普一边说着,手指头一边偏向了自己的眉间。

“是”杨公公翘起来了嘴巴,阴森森的微笑着回答道。

“那小虫子辣么猛,往我这儿钻,是不是你害的?”李普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站在身旁全过程做旁观者,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叟,这时幽幽讲到:

“那就是噬心蛊,此虫为天下第一奇蛊,触之即死,且身散毒气,嗅之必亡。爱吃百卉精华。抹在你头上的应该就是这物,无气味,清爽醒神”声音沙哑发干,听起来直起鸡皮疙瘩。

啪~啪~啪~

杨公公一边拍下手一边站了起来,眼睛里全是赞誉。

“杂家怎么都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有这般眼界,果真留不可呀~~但是,老奴也有一问”说着一只血红色的狸花猫好似匹练一般,从殿顶屋梁一路跳至杨公公的肩上。

“你吸进毒气,心脑已断!药石难解!!可你为!何!不!死!”讲完两手一垂,俩把峨眉刺再次发生在手中,伏身猛的向李普冲过来。

镪~蓑衣老叟早有准备,伸出手拔出来插在擎柱里的青锋宝刀迎了上去。

李普见到杨公公冲自身而成,转头就向大殿大门口跑去,边跑边听到你的声音。

“救~~~”

话未出口处,一道红色闪光狠狠的撞向了背部。仿佛被全力以赴移出的足球队打中一般,李普扑倒在地,沿着木地板往前滑跑了数米。

“喵~”一声狗叫在自己脸前传来,李普强忍后背的剧烈疼痛伸出了头,一只全身上下漆黑的狸花猫立在大殿门坎上,眼睛散发着幽翠绿色的光泽。慢慢伸出了一只爪子,刀头一样的恐爪从肉垫中枪出。

……

蓑衣老叟正与杨公公斗的僵持,杨公公肥大的身体丝毫不影响动作的灵巧,手上俩把峨眉刺好像两根阴险毒辣的毒蝎子,寻找着敌人的漏洞。蓑衣老年人这里则剑影如织,全部大殿传遍着武士刀百家争鸣声。

这时老叟早已察觉到了身后李普的绝境,一道剑花挽出逼走杨公公,然后也不回头,左手持剑用劲往后甩出来,与此同时右手往后探进竹篮内。

铮~脆响剑吟在殿里传来,一柄从长矛到剑刃通体雪白的玉剑自身后慢慢拔出来偏向杨公公。此外一柄青锋宝刀擦着李普的耳旁钉在了大殿门坎上。

“孤鸿剑!你也是宁仙女!!!”杨公公仿佛看到了恶虎一般,目光惊惧,边说边退,公鸭嗓提升了最少一个八度。

蓑衣人看见他的样子都不对答,收拢玉剑,扭身来到殿大门口,抱住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李普丢入竹篮。

“错误,你不是她!你若是她,我早死在此了!你是谁啊?”

蓑衣老叟拨出来门坎里的青锋宝刀,取回剑鞘,看也没有看杨公公一眼,轻踩地板砖使出少林轻功奔向了寺外屋檐。

杨公公并没有去追反而是伫立在大殿内,脚侧围过来一红,一黑二只狸花猫,过了一会一只全身黑暗四爪雪白的狸花猫从殿大门口跨槛而入。

“来啦?还不悦追”杨公公闭着眼睛如同在喃喃自语。

大殿大门口曲秀举步从阴影中摆脱“已分配人去了。。。走在路上时你为何阻止我狙击,你知道我能击中的。”

“众人面前,他只能丧生于出现意外,明白吗?”

“我的任务是挑动争夺,对于杀谁都一样,即然此子已逃,杀偏殿那个女人也可以。”

“你试试”杨公公慢慢睁开了眼睛,瞥向了曲秀。

“杨公公,都是给老先生做事,不必伤了和气。”

“杂家什么时候给你那扯淡老先生做事了?记牢杂家就是为了太子殿下才出手的”杨公公一脸不屑的看着曲秀,仅有提到皇太子二字时,眼里才涌起一丝骄傲的神情。

“你不许杀星期过后,老先生每日任务没法交叉,该怎么办?”

“那么你还不赶紧去追”讲完凝视着了脚下的三只狸花猫

“这只黑云啸铁你携带,它藏于剑刃恐爪能做袭击”讲完全身漆黑的狸花猫走到了曲秀脚侧

“这只烈焰金狸速率纵横江湖,此时去往大关通告萧伦出城围攻,他们应该逃不了”一道红色闪电快速向寺外飞奔而去

“这只踏雪寻梅,让你指引方向,走吧”讲完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回想起了一个月前那个晚上

……

“亚父,一定要拯救孩子啊”在东宫甬道当中,一身礼服的少年跪在自己的眼前,眼睛眼泪未干。

“老奴阉人一个,受不起皇太子这般”

“亚父,现如今孩子马上就要去燕京做那反质子,也只有您能救救我了,此子这般聪明锋芒毕露,若是不除,父皇终有一日会废长立幼,到点我身处敌阵必死呀”礼服青少年跪行到自己面前,面前容颜,与小皇子七分相似,可这时说出的话却如此悲痛。

“……”

“亚父,我在记事起就是您教我发展,现如今孩子年及弱冠之年,本应侍候亚父,谁曾想却需在此一别”说着便泪流满面

“……”

“亚父没关系,孩子不愿意您刁难,到点九泉之下孩子再侍候您”说着便叩头

看见从小看到大的太子,这时痛哭流涕着跪伏在自己眼前。

“而已,我杨狸藏在这里深宫中一个甲子,也现在是时候做点什么了,陛下快吧”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