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韩境云顾乐怡(绝世女婿)全章节在线阅读_绝世女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绝世女婿

韩境云作者 著

主角:韩境云顾乐怡

绝世女婿

《绝世女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口硬心软的妻子

时间转眼就到了陈芬珠的寿辰。

这一天顾乐怡身着低胸礼服,坐在梳妆台前慢慢涂着口红,透过镜子正好能看见她若隐若现的事业线,韩境云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

他刚准备走到妻子身后为她梳理头发,不想才靠近几步,就被她问到:”这段时间在忙,也没问你到底给我妈准备了什么礼物?”

“前段时间我去乡下收购了两味名贵中药材,准备当做寿礼送给妈。”

顾乐怡一听这话只觉火冒三丈。

“药材?药材能有多名贵?我妈那里二三十年份的雪莲灵芝一大堆,你就送这个?明知我姐处处等着看你笑话,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既然拿不出好的礼物,当初就不应该去夸这个海口。我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嫁给你这个窝……”

“乐怡,这不是普通的药材,你相信我!”

“呵。我自己就是开医药公司的,这市面上的药是什么品质我还不知道吗?你真的够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人……”

虽然嘴里的话不好听,但脸上的焦急却极好的证明了她心中是为自己担心。

顾乐怡始终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待发完脾气,她深知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直接抄起桌上的提包,转头对韩境云说:”还愣着干嘛?赶快把车开过来,现在抓紧时间去一趟玉不琢。”

玉不琢是市里最大的玉器坊,里面的东西成色上佳,种水上佳,当然价格也是上佳。

韩境云知道乐怡早就备好了礼物,此去玉不琢多半为了给自己重新买礼物充面子。

“乐怡,你对我的好,我全记在心里。但是你真的不用买,我这药材……”

“韩境云你给我闭嘴!我做这些不是为了你,只是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放心吧,这礼物不会……”

没等韩境云说完,顾乐怡没好气的插了话:”行了,闭嘴!你是觉得良心不安吗?如果是,等会买礼物的钱就当我借你的,到时候和买车的钱一起还我就是。”

韩境云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索性只能随了她。

“行。”

“那我们赶快些。今天宴会上来的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不要乱说话,只管吃就行,别再给我丢脸就行。”

说完,她便冷着脸走了出去,韩境云立马跟了过去。

因为最近拿钱给韩境云买车,又给母亲买了份重礼,顾乐怡卡里的资金只剩下180万不到。

但为了给韩境云充面子,她还是一咬牙还是买了一个168万的玉镯子。

看着妻子结账时为难的样子,韩境云心里极不是滋味,一向不看重金银财宝的他,第一次对赚钱这事有了迫切的渴望。

……

顾氏集团算得上是平江市排名前十的大企业,旗下公司涉及酒店、保险、旅游等多个领域,这次陈芬珠的生日宴会就是在自家的酒店举办。

宴会现场,排场十足,奢华无比。

紧赶慢赶,韩境云他们终于在十一点左右抵达了酒店门口,还不算太晚。

酒店外豪车遍地,随手一抓最差的也是GTR、卡宴等车,现在这辆本田雅阁混入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门童恭敬的拉开车门:”三小姐,三姑爷。”

韩境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他绕到副驾驶座将乐怡扶了下来,门童准备去泊车。

突然后面有人拦住他:”先去给我泊车。”

韩境云闻声回头,原来是谢博铭也跟着到了。

门童显然也是认识这个谢家少爷。

他立马从韩境云身边走开,点头哈腰地给谢博铭打招呼:”谢少,为能您服务倍感荣幸。”

接过谢博铭丢来的钥匙,他转头又对韩境云说:”三姑爷,你就自己停一下吧。”

顾乐怡被这势力的门童气得浑身发抖:”你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吗?”

门童给她鞠了一躬:”三小姐,你何必为难我一个小的。谢少,是我这种人能得罪起的吗?”

顾乐怡完全没想到一个门童居然都会反驳自己,脸色越来越难看,俨然就要为此大发雷霆。

她并没发现周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韩境云立马充当了和事佬:”你去帮谢少泊车吧,我自己来。”

门童道了谢,开车去了停车场。

谢博铭见他窝囊,笑了笑:”这就对了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要知道后面还有一长溜豪车等着赴宴呢,可不要因为一个人而耽搁了大家。”

听着谢博铭说了话,刘冬立马附和:”那可不是,一辆雅阁也想让人代泊,你是来搞笑的吗?”

谢家的一个保镖都能当面嘲讽韩境云,还真是对得起他窝囊废这个名号。

韩境云不想同他们计较,让乐怡在一旁稍微等待,笑着看了眼一唱一和的二人,然后开车进了地下停车场。

回来的时候,谢博铭正待在乐怡身边。

乐怡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但谢博铭却死皮赖脸的在她旁边纠缠不休。

韩境云可以不计较谢博铭对自己的再三挑衅,但是一旦触碰到乐怡,他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

趁没人发现,他又折了回去,从后备箱里的针袋中取出一根银针,藏于自己的指间。

再次回到大堂,谢博铭还在妻子身边叽叽歪歪。

韩境云缓缓走了过去,要到两人跟前时,假意没站稳,一个趔趄便扑到了谢博铭身上。

趁其不备,他已用先前准备好的银针狠狠地扎向了谢博铭胸下的中脘穴,然后迅速收了针。

没一个人发现他到底做了什么。

刘冬刚想上前将韩境云推开,对方却迅速站开,仿佛避祸一般。

“谢少,不好意思,刚才滑了一下。”

“你他妈的……”谢博铭正想破口大骂,却不料腹部一阵不适,身后传出”噗”的一声巨响。

随后,一阵恶臭传来,现场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为了给谢博铭留些面子,旁边的人也不好意思抬手捂鼻。

丢了这么大的脸,谢博铭恼羞成怒,又指着韩境云骂起:”要不是因为你……”

“噗……噗……”

话音未落,谢博铭的屁响源源不绝的传了出来。

声音和味道一样大,即使大堂里的檀香都掩不住这股臭味。

这次,周边休息的人纷纷散开用手捂住鼻子,刘冬也不例外。

韩境云立马将乐怡牵起,准备将她带走。

“韩境云,你给老子站住!”

谢博铭想着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心里火气难消,他想让韩境云难堪,用来转移现场的尴尬。

哪知平日里一向”和善怕事”的韩境云,竟一改往常的谦逊,冷笑说起:”别人都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谢少果然是平江市的大人物,放出来的屁都是又响又臭。”

感觉到顾乐怡捏了捏他的手,韩境云收了些的气势,劝道:”谢少,赶快去洗手间解决一下吧,免得等下控制不住喷出什么脏东西。”

被他这么一提,谢博铭确实感觉到有些东西呼之欲出。

不敢再做耽搁,他捂着屁股急匆匆朝洗手间跑去。

看着他狼狈的身影,顾乐怡笑了出来。

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在韩境云面前笑得这么开心,韩境云不免有些看呆了。

收了神,韩境云将顾乐怡的手放在臂弯上,拍了拍她的手。

“乐怡,以后看不惯谁不用在虚以逶迤,什么事都有我撑着。”

“呵,口气到不小。韩境云,我麻烦你做人做事踏实些,先把欠我的钱还清了再说这些话。”

顾乐怡不再搭理他。

两人礼貌性的挽着手进了宴会厅。

因为顾家长子不在国内,陈芬珠的生日宴的所有事宜由长女顾乐晨全权负责。

不知是陈芬珠授意,还是顾乐晨的刻意安排,韩境云他们到了主桌才发现,十人桌居然只剩了一个位置。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