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重生都市狂少)苏星晖陆小雅_(苏星晖陆小雅)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都市狂少

老周小王作者 著

重生都市狂少

《重生都市狂少》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 陆小雅

苏星晖并不感到奇怪,余茂德的医术高明,现在来向他求医的除了附近几个村子的人之外,还有许多城里人慕名而来,这估计也是慕名而来的求医者了吧。

不过当求医者下车之后,苏星晖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的熟人,他喊了一声:“陆小雅!”

求医者是一个老妇人和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年轻女孩正小心翼翼的扶着老妇人下车,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抬头一看,高兴的喊道:“苏星晖,你怎么在这里?”

陆小雅是苏星晖的学妹,也在江城大学中文系读书,比苏星晖低一届,暑假过后,她也要读大四了。

陆小雅在学校的时候,跟苏星晖都是学生会的干部,因此跟苏星晖关系不错,她对苏星晖的才华很欣赏,而苏星晖对清纯美丽的陆小雅同样也有好感。

当然,由于苏星晖在大学里有一个女朋友,他跟陆小雅之间也只是互相欣赏而已,在苏星晖回到上俊县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大,从此并无多少交集。

特别是后来苏星晖知道陆小雅的父亲是省党史办主任时,他就更加不会主动去找陆小雅了,他生怕陆小雅会认为他是为了她父亲是一位厅级干部而接触她,从而小瞧了自己。

那时候的苏星晖,还是满肚子酸气。

除了知道陆小雅的父亲陆正弘此时是省党史办主任之外,苏星晖还知道他在今后十几年前将官运亨通。

陆正弘的一位老领导在京中,这一年的换届,**向湖东省派来了一位新省委书记,他和陆正弘的老领导关系很好,由于这位老领导在湖东工作过,他临来湖东之前向这位老领导请教了不少东西。

而陆正弘,就是这位老领导推荐给这位省委书记的,他上任之后在一年之内就将陆正弘提拔到了省委秘书长、省委常委的位置上,陆正弘从此走上了仕途的快车道。

十几年后,他甚至坐上了湖东省委书记的宝座。

当然,这其中很多内幕苏星晖并不清楚,很多内幕他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知道陆正弘是一支超级潜力股,这一世他当然不会那么清高了,虽然他也不至于去巴结陆正弘,可是跟陆小雅搞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苏星晖看老妇人走得吃力,连忙上前去帮忙陆小雅扶住了老妇人道:“陆小雅,你们是来看病的吗?”

陆小雅点头道:“是啊,这是我奶奶,她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大医院看了好久都没效果,经人介绍就来了余医生这里,已经来了几回了,现在奶奶的病好多了。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在这里呢?不会也生病了吧?”

苏星晖笑道:“我可没生病,余医生是我姑父。”

陆小雅惊喜的说道:“是吗?那可太好了!怎么会这么巧?咱们太有缘份了!”

陆小雅的话是脱口而出,不过话一出口她就觉得有点语病,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幸好老妇人也没注意到,她的类风湿已经比较严重了,十分疼痛,走路都是步履蹒跚的,要集中注意力才能一步一步的挪动。

苏星晖也只当没有听到,他小心的把老妇人扶到堂屋里,又专门给她找了一张有靠背的椅子让她坐下。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苏星晖准备去喊余茂德起床,没想到余茂德已经起来了,他去洗了把脸,就到堂屋里给老妇人看起病来。

由于老妇人属于余茂德的老病人了,因此他只是问了一下她上次治疗之后的情况,又把了脉,看了患处,便开始给老妇人做起针灸来。

余茂德的针灸是他的一大绝技了,许多疑难杂症都能用针灸配合药物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就是一种很适合针灸来医治的病,因为这种病的本质就是经络不通,用针灸来调理经络,再辅以药石,是事半功倍的做法。

当然,余茂德的针灸方法也不是一般人能学的,必须要有内功相辅助,余茂德勤练几十年的功夫,做起针灸来才特别有效果。

看到老妇人在余茂德几针下去之后,一直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了,陆小雅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转头过来,跟苏星晖聊起天来。

“听说你回了你们县工作,分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分到猛虎岭乡**去了。”

“你怎么会分到一个乡**去的,你这么一个高材生,还是学生会干部,那么有才华,留在江城都不难,你们县里居然把你分到乡里去了?”陆小雅有些不可思议。

苏星晖道:“我是主动要求去乡里的。”

“为什么?”

“我不希望老是留在县里当个笔杆子,我想到真正的基层去锻炼一下。古语云,纸上得来终觉浅嘛。”

这并不是苏星晖给自己脸上贴金,前世的他,去猛虎岭之前就是这种想法,在二十年之后,这种想法一定会被所有人笑话,可是在那个时代,还是残存着一些理想主义的。

恰好,陆小雅就是一个还带着理想主义的女孩子。

她钦佩的对苏星晖道:“你真了不起!”

苏星晖淡然一笑,并没有因为陆小雅的赞扬而洋洋自得,可是这更让陆小雅对他有好感了,要知道在她的身边,多的是抢着向她献殷勤的男孩子,为了得到她的青眼,他们恨不得要打起来,哪有像苏星晖这样淡定的?

陆小雅又问道:“你去了乡里,那江婷姐该怎么办?”

江婷就是苏星晖在大学里谈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同班同学,苏星晖和江婷分手,并没有跟任何人说。

现在听陆小雅提起江婷,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多年,苏星晖的心中还是微微刺痛了一下,毕竟江婷也算是他的初恋了。

苏星晖声音有些低沉:“她已经回了她的家乡了。”

见苏星晖脸上有些黯然,陆小雅讶然道:“你们不会……?”

苏星晖点了点头。

陆小雅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才愤愤的道:“江婷姐怎么这样呢?如果是我,肯定不会跟你分手的。”

苏星晖摇头道:“这也不能怪她,毕竟我们相隔太远,我现在也没本事让她过上好日子,早点分手可能对我们都好。”

见苏星晖一点儿都没有对江婷的怨恨,陆小雅道:“那只能祝你早日找到一个更好的女朋友了。”

苏星晖洒脱的一笑道:“谢谢你了!”

苏星晖脸上的洒脱,还有他那种经历几十年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稳重,和一些沧桑感,让陆小雅不由得看入迷了,跟现在的苏星晖比起来,陆小雅的那些同学,简直就是毛孩子。

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陆小雅一下子红了脸,她连忙低下了头,心中却在暗暗奇怪,以前跟苏星晖接触得也不算少,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有味道呢?

看到陆小雅脸红耳赤,额头上还有晶莹的汗珠,苏星晖连忙将电扇打开定住,让它对着陆小雅吹。

陆小雅的奶奶有类风湿,就算夏天都要穿长衣长裤,是不能吹电风扇的,因此,也只能让陆小雅来享受了。

苏星晖的体贴入微,让陆小雅心中无来由的高兴了起来。

看了看墙上挂的日历,陆小雅问道:“苏星晖,今天是星期一,你怎么不上班,到这里来了?”

苏星晖只得再一次解释了自己到江城来的目的。

陆小雅一听,她意外的道:“你去了那里还不到一个月吧?都能给村里找到致富的路子了?”

苏星晖还是淡定的说:“去了基层,总也不能无所作为吧?你是不知道,山里的老百姓日子过得太苦了,他们每年的人均现金收入可能也就几十块钱,可是他们每年人均交提留统筹就要五十多块,很多人家入不敷出,还得卖口粮。”

“这么穷啊!?”陆小雅有些震惊,在省城长大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在九十年代的今天,还有这么穷的人。

其实在大学里,也有穷学生,不过能读大学的家庭,再穷也不可能像苏星晖说的那样一家人一年只有几十块钱的现金收入啊。

苏星晖的语气有些沉重起来:“是啊,不亲眼看到,你是不会相信的,不过这一切都是事实,是我亲眼所见。”

陆小雅点头道:“我相信你,对了,你能不能把你带来的竹编给我看一下?”

苏星晖拿过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把那些竹编一个个的拿了出来,摆在地上让陆小雅看。

那些精巧的竹编,让陆小雅看了爱不释手,她一个一个的拿起来看,当她拿起一只活灵活现的竹编的鸟儿时,她禁不住问道:“这都是什么人编的?简直太漂亮了!”

苏星晖看了看那只竹鸟,他回答道:“这些最漂亮的竹编都是山里的一个女孩子编的,她不但心灵手巧,人也长得很漂亮,纯洁得就像是山里的一泓清泉。”

苏星晖的话让陆小雅的心里又无来由的多了一些酸意:“她叫什么名字?真的有那么漂亮吗?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苏星晖就算再没有感情经验,现在也知道自己在陆小雅面前说另一个女孩漂亮有些不妥,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道:“她的名字叫夏竹,她还算漂亮吧,不过你也很漂亮。”

陆小雅不甘心的追问道:“那我们两个到底谁更漂亮?”

苏星晖有些狼狈,他支支吾吾的道:“我也说不清楚,应该,应该还是你漂亮吧,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陆小雅心中高兴,她想了想之后道:“这样吧,你帮着山里的老百姓找致富的路子,我也可以帮帮你的忙。”

苏星晖愕然道:“你能帮我什么忙?”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