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推翻大明朝(黄立极朱由检)_推翻大明朝热门小说

书名:推翻大明朝

推翻大明朝

《推翻大明朝》精彩片段

第19章 卢象升

  大时雍坊,松树胡同,胡同深处有一间两进的宅院,后院里,一个男子手提一柄大刀,正舞的呼呼风声。

  时间已是深秋,正是秋寒料峭的时候,他却仅仅穿一件单衣,额头犹然有细密的汗珠浸出。

  他叫卢象升,常州府宜兴县人,现为户部员外郎,从五品官员。二十二岁中进士,二十八岁便做到了五品官,可以说春风得意仕途顺畅。令人敬佩的是,卢向升升官靠的不是阿谀阉党,而是凭借真实政绩。

  而现在,他又接到了吏部通知,即将升任大名知府,从朝廷到地方任职按例要升一级使用,而卢象升却相当于连升三级,从五品的户部员外郎到正四品的大名知府,仕途之顺艳煞旁人。一方面是阉党倒台,从朝廷到地方空出大量空缺需人填补,再就是卢象升政绩确实斐然,让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卢象升进士出身,看起来白皙文弱,实际上他身材高大,力气远超常人,而且自幼习武,善于骑射,能文能武在文官中算是异类。眼下户部的差事差事已经交卸,就等着领上任的公文勘合,便要离开京师去大名府上任,闲着无事,便在家中演练起武艺来。

  就在卢象升舞刀之时,细密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家仆从月亮门进入后院,静立在外侧。

  卢家家教很严,当卢象升习文练武之时,家人不会无故打扰。眼睛余光瞥过之后,卢象升知道必然有了大事,又舞动了几下,收住刀势,转过身来,目光炯炯看了过去。

  “老爷,宫里来人了。”家仆卢福恭恭敬敬的禀告道。

  ……

  乾清宫。

  看着眼前年轻的卢象升,朱由检内心很是感慨。上一世,陕西流贼起,祸乱整个北方,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组建精兵围剿流贼,稳定住了局势。在文官之中,算是少有的知兵之人。

  只可惜自己当年没有给予他足够的信任,错用了太监高起潜,以至于他独战建奴大军孤立无援,领孤军和建奴激战壮烈殉国。

  更让朱由检感慨的是,游历四百年时了解到,不仅卢象升为国战死,其弟卢象观,其从弟卢象同、卢象坤,还有其三个从父,乃至卢家一门百余人,几乎都死在和清兵作战的战场上,满门皆忠烈!

  而当时并为大明柱石的洪承畴,论能力也许不比卢象升差,可是论气节却是判若云泥!

  卢象升这样的人才是国之栋梁,才是朕应该信任应该重用的人!

  “卢象升,天启二年进士,做过户部主事,户部员外郎,吏部考评皆政绩卓异,故拟外放为大名知府。”朱由检清朗的话语在殿中传播。

  朱由检继续道:“这些都是吏部给你的评语,然朕又听闻你自幼习武,力气很大,是个知兵之人,却不知真假?”

  卢象升神色平静,只是微微躬身谦逊道:“微臣是有把子力气,也读过几本兵书,知兵却是谈不上。”

  朱由检道:“既然如此,不妨和朕谈谈,你对辽东战事怎么看?”

  卢象升愣了一下,他本以为只是平常的觐见,毕竟外放知府,按例皇帝都会召见慰勉一番。没想到皇帝见自己不谈政务,竟然问起兵事来。

  不过他向来对兵事感兴趣,又是在朝廷任职消息灵通,自然有一番自己的见解。

  “陛下相询,微臣便说一下拙见。以臣看来,辽东战事当以守为主,不宜主动向建奴进攻。”

  朱由检微笑道:“不妨详细说说。”

  卢象升便继续道:“微臣之所以这么说,是根据了解到双方兵制差异而言。据臣所知,建奴采取八旗制度,全民皆兵,兵又有旗丁旗余之分,旗丁不事生产,整日训练常年作战厮杀,无论是个人战力还是组织度还是军纪森严都远超寻常军队。

  反管我边军,军制败坏,除了将领手里厚饷奉养的家丁,其他士兵战力孱弱无比。兵为将有,将视兵为自家私产,遇到顺风仗尚可,若是遭遇到强敌,为保存实力必畏缩不前,甚至临阵脱逃。萨尔浒之战、浑河之战皆是如此。故以臣看来,我大明边军论野战根本不是建奴对手,只能采取守势。此乃臣之愚见,陛下姑妄听之。”

  朱由检饶有兴致的看着卢象升,他本以为卢象升是勇猛奋进之人,必然会慷慨陈词甚至主动请缨去辽东对付建奴,没想到卢象升如此清醒。

  这正是朕要找的人啊!朱由检非常满意。

  “以卢卿家之才,去做一个知府治理地方实在是可惜了,可愿为朕编练新军?”

  卢象升愕然:“练兵?”

  朱由检道:“朕决议在西苑编练禁卫新军,用以他日出击建奴收复辽东,眼下万事俱备,只剩下统管练兵之人,爱卿可愿为朕分忧?”

  “陛下有命,臣只当万死不辞,可是臣只是文官,从未练过兵啊?”卢象升不解的道。

  本来要去当知府,现在突然被皇帝抓来练兵,这让卢象升有些头晕。

  “正是要没练过,那些总兵将军,为朕练兵朕还不愿用呢,”朱由检笑眯眯道,“朕和你说,朕要练的这支军队,和以往的军队全然不同……”

  卢象升晕晕乎乎出了皇宫,到现在还无法相信事实。原本是要外放去当知府,转眼间就成了替皇帝练兵的兵备使,嗯,督察院左佥都御史,西苑兵备使督禁卫新军事,便是他现在的职务差遣!

  左佥都御史是他的兼职,正四品,虽然和知府品级一样,但是京官天然要比地方官高上半级,西苑兵备使名字有些不伦不类,是皇帝的发明。

  对官职卢象升并不太在意,他想的是皇帝在宫中说的话。

  “一要杜绝兵为将有的现象,兵只能为国有,任何人不得拥有家丁亲兵。

  二要提高士兵地位,禁卫新军士兵饷银是其他部队士兵的三倍,给予荣耀地位,朕要让天下百姓以当禁卫新军为荣。

  三要官兵平等,将官不可欺辱普通士兵,更不可侵夺士兵饷银,可设立士兵委员会,皆以普通士兵为委员,用以监督将官。

  四,将官只负责训练打仗,营中日常事务由委员会负责,定期公开饷银菜金账簿,杜绝任何贪污现象。

  五,在军中设立学堂,教授所有士兵识字,以文化考核成绩作为士兵升职的一项凭证。

  六,完善升迁制度,只要表现好只要立功便可升职,从士兵到旗总把总乃至游击参将,只要肯奋勇杀敌,哪怕是普通士兵,也能当上将军总兵。

  七,重抚恤,凡战死受伤士兵,厚加抚恤,赏赐田地,家人免役,解除后顾之忧。”

  皇帝的话语还在卢象升脑海中回想,一条条清晰无比,让他感到震颤。这样的军队闻所未闻,可若是真的能做到真的能够练成,必士兵争相赴死,再不用担心士气问题。再假以严格的训练,配上精良的装备,击败建奴又何足道哉!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