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医道王婿)汪卓陈莹_(汪卓陈莹)全文阅读

小说:医道王婿

作者:鱿鱼丝

角色:汪卓陈莹

评论专区

爸这好像是北宋:只能说不愧是女作者,格局小,毫无逻辑性,把读者看成弱智,剧毒,一股浓浓的臭味从其书中传来。

掌门低调点:垃圾作者基本没有能看完的书,一本都没有,以后看到无脑一星

深空之下:按照这里和起点书评区的挑刺法,整个中国科幻小说这么多年的积淀九成九都得游街示众,大刘都得批倒批臭,像基地、星船伞兵、海伯利安我估摸着也有不少喷子敢打一分。

医道王婿

《医道王婿》精彩片段

第15章 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砰砰砰。

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乍一看,李平山好像真的认识到自己错误。

却没人发现,李平山的双手紧攥成拳,屈辱又不甘!

就算汪卓是那个神秘道医,救了林董女儿,他不还是陈家的赘婿!

要换他在场,林董要感谢的就会是他!

叫他向一个赘婿低头,何其可笑!

要不是师兄一手栽培他,他敬师兄如父,打死也不可能磕头道歉!

徐飞白看着师弟长大,哪能不清楚他的为人!

叹息一声,徐飞白走到汪卓面前,忽然躬身下拜。

“汪神医,事已至此,我无颜再说其他。”

“只有一事相求,望您答应!”

汪卓神色淡淡:“徐院长帮我妹妹转院,正好欠你个人情。”

“有什么事,直言无妨。”

因实在难以启齿,徐飞白连忙屏退旁人。

李平山起身也想走,却不料徐飞白一把拍着他的肩膀,又将他摁跪在地!

“师兄!你这是做甚!?”

李平山脸色铁青,死死瞪着徐飞白。

人有傲骨,他行医几十年,跪天地跪师父师兄,怎能一而再跪一个赘婿!

“闭嘴,听我说!”

徐飞白神色凌厉,狠狠剜了他一眼,慑于师兄威严,李平山只能噤声。

“徐院长,你这是?”

汪卓见状,目光惊诧的投向徐飞白。

“汪神医,我这个市医院院长不能做到天荒地老。”

“本来我有意退休之后让平山接替我的位子,但如今一看,他还尚缺火候。”

“他固然天赋奇绝,为人却恃才傲物,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摔个大跟头!”

“既如此,不如让他改投旁人,让他失去院长师弟的光环,从头开始。”

“希望脚踏实地之后,他能摒弃浮躁,真正明白医者济世救人的真谛。”

汪卓没想到,徐飞白单独找他谈话,是说这个。

李平山都大惊失色,没想到师兄想让他改投他人门下。

“师兄!我的医术可都是您和师父手把手教的!”

“让我改投汪卓,尊他为师,这不是胡闹吗!”

汪卓闻言,丝毫不意外李平山的抗议。

院长师弟是多重要的身份。

没了这层关系,李平山就从高高在上的大教授,变成一个平民游医。

让他从天上落到地下,那不比杀了他还难受。

“平山,我不会害你。”

徐飞白郑重地看着李平山。

“还记得父亲传授的道医玄针残篇吗?我亲眼目睹,汪神医成功让道医玄针全篇再现!”

“什么,全篇!”

李平山听到这里,忍不住失声惊呼。

道医玄针,代表最神秘的道医传承。

失传千年,他以为汪卓会的只是皮毛罢了!

如今,师兄居然告诉他,汪卓能让全篇再现尘寰!

李平山还在震撼中,徐飞白已经再度看向汪卓。

“相信汪神医也看到了平山的最大缺陷。”

“照本宣科,不知变通。”

“若汪神医您愿意收他为徒,好生指点,让我后继有人,我们徐家定感激不尽!”

“今后,必以您马首是瞻!”

这句承诺,掷地有声。

汪卓都因徐飞白的决心,心中动容。

他知道,徐飞白出身中医世家,门第传承看得极严。

要不是这一代希望全寄托在李平山身上,绝不会如此信任他。

甚至不惜加以重注,也要绑上他这条船。

而正因为汪卓的无限潜力,让徐飞白看到了中医崛起的契机。

有徐家力挺,以后发展自己的事业,也会少走许多弯路。

这样离陈家同意离婚的要求,也就更近一步。

汪卓念头通达,只觉收下李平山,有利无害。

他微微一笑:“看到徐院长如此诚意,我也不好再推脱。”

望着李平山,汪卓直接开口。

“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给你几句指点,省得你出去丢我的脸。”

李平山听他不客气的话,气得就想翻脸离开。

然后下一秒,他就因为汪卓的话,整个人如遭雷击,定在原地!

黄帝内经记载的太乙阴阳针,确实是十分精妙的针法。

可中华上下五千年,古时候的针法,因时制宜,早有一些不合理之处需要改动!

汪卓就是针对这些不合理之处,一一纠正,加以改良。

一字一句,如盘古开天地,劈开昏蒙,听得李平山眼睛越来越亮。

就是徐飞白,都掏出平板,头也不抬地速记起来!

良久,汪卓的讲课才告一段落。

目光平静,瞥向李平山。

“如何?有哪里不懂?”

此时,李平山早羞臊得老脸通红。

寥寥几句指点,不过围绕太乙阴阳针做出的改动,已经透出汪卓本事的冰山一角。

如此高人,他竟敢当着他的面班门弄斧!

甚至还嫌弃他是赘婿,下跪磕头都百般不情愿!

要不是师兄深明大义,高人师尊大肚能容,不计前嫌,他岂不是还可怜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此时此刻,李平山对汪卓真的心服口服,拜他为师再不见一点勉强!

目光炽热,李平山反手就抽了自己两嘴巴子。

跪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直磕得鲜血如注,两眼却亮如繁星!

“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是我目光短浅,自身井底之蛙,还不知天地辽阔!”

“今日见您才知道,有志不在年高,英雄不问出处!”

“但凡您有任何吩咐,弟子都愿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看师弟自己终于拧过劲来。

徐飞白欣慰地点点头,笑了。

汪卓医术深不可测,放眼中医界无人能敌!

即便李平山离了他的关系,再不能当市医院院长,徐飞白也坚信,跟在这样的高人身侧,能学到更多!

医道,若是敝帚自珍,又何来今日繁荣?

唯有李平山自己将徐家医术,与汪卓教导的知识融会贯通,才能真正传承徐家精神!

汪卓注意到李平山的目光,现在对自己只有尊重,也不再多说什么。

颔首让他起身。

“起吧,以后尊师重道,好好钻研医术。”

“是,师尊!”

李平山毕恭毕敬站起来,望着汪卓的目光满是钦佩和崇慕。

徐飞白看着他这副模样,犹豫了下,还是坚定地道。

“平山,尽管你已经知错,但污蔑师尊,狂傲自负是不争的事实。”

“从今往后,不许你再以市医院未来院长自居。而且,我会取消你的上升资格。”

“往后,你就跟在汪神医身边,好好修行!”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