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逍遥暴君)李燕云赵谨全本在线阅读_(逍遥暴君)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逍遥暴君

李燕云作者 著

主角:李燕云赵谨

逍遥暴君

《逍遥暴君》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12章 景仁宫德妃

  景仁宫德妃娘娘?那不就是朕的妃子?

  自从到这里,自己的妃子还不知道长啥样呢,李燕云倒也好奇。为了不出意外,特让躺在龙榻的魏灵容暂别出声,魏灵容也乖巧的点头遵从。

  放下幔帐之后李燕云起身:“宣吧!”

  “遵旨!”太监起身朝外走去,尖细的嗓音在外响彻:“宣,德妃娘娘进殿觐见——”

  没多久,一位穿着华贵葱黄绫棉裙,头戴丝嵌宝紫金冠,气质高贵娴雅的女子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地对李燕云行了个万福:“皇上万福金安。”

  李燕云轻轻一笑,学着印象中古装电视剧里帝王那般道:“爱妃无需多礼——”

  “谢皇上。”德妃娘娘抬起头微笑的望着李燕云。

  李燕云这才看清楚她的模样,虽穿着华贵,气质高雅,可长的却是很普通,满脸雀斑,虽有水粉遮瑕,但雀斑还是依稀可见。

  卧槽,那个皇帝口味还真重啊!这个德妃还不如老子的容容小宝贝好看呢,李燕云心里在评头论足的想着。

  名义上德妃是李燕云的妃子,可李燕云是阴差阳错到了这里做了皇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没拿这个女人,当自己的女人看待,更别提对她有感情可言。

  李燕云嘿嘿一笑:“不知爱妃夜里到此有何事呢?”

  德妃担忧道:“皇上,臣妾听闻皇上遇刺,担心挂念特前来探望,如惊扰皇上,还请皇上恕罪!”说着又是低着头行了个万福礼。

  你是惊扰了老子,扰了老子和容容小宝贝的恩爱时间。李燕云笑道:“朕不是好好的嘛,德妃不必担忧。”

  毕竟是“他人”之妃,喊她爱妃感觉怪别扭的,李燕云干脆连称呼都变了。

  感觉这个皇帝和以前大有不同,在以前他可是很宠爱自己的,如今怎地变了个人?有此疑惑碍于皇威她又不敢问。

  德妃面色几分黯然:“皇上,臣妾和你有一年多未见了,这最近赵谨才被治,臣妾好生挂念皇上,尤……尤其是贤贵妃娘娘,更是挂念皇上。皇上,您好久没有,没……”

  说到贤贵妃,德妃显得有几分紧张,眼中也闪着丝丝捉黠,不过说到最后她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她的一举一动无不被李燕云尽收眼底,按说贵妃之位大于妃子,这个德妃帮贵妃说话,可以理解成拍马屁,倒也合情合理,可她话里的意思,不正是在委婉的怪老子没去看她们嘛。

  “好久没有宠幸你们了是嘛?”李燕云嘿嘿笑着接过她的话。

  他话说的如此直白,让德妃手足无措,脸上浮着红霞,羞不可抑地嗯了一声:“臣妾,臣妾只是想给皇上添龙嗣,为皇室尽些绵薄之力。”

  尽些绵薄之力,这个想法不错,虽说长的一般,可话说的李燕云兽血沸腾的,听她说话也甚是舒坦。

  “哈哈哈……”李燕云笑了几声,言不由衷道:“朕也想你们的很呐,朕刚冲破软禁的束缚有很多事情需要亲自处理——等朕不忙了,就去探望你们。”

  德妃侧头看了眼那龙榻的幔帐,眼中闪过一次异样,听李燕云这么说,心里一喜,行礼道:“谢皇上挂念,臣妾先行告退。”德妃很满意皇上的答复,可她哪里知道,这根本就是李燕云的托词。

  李燕云认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是见个女人,他就想占便宜的,和这个德妃从某种程度来说,自己和她只是陌生人而已。

  德妃离开之后,小张子走了进来,跪下给李燕云行了个礼。

  太监小张子,举着手里的托盘,托盘上放着汤药以及药膏纱布之类的:“皇上,汤药奴才已吩咐御膳房熬好,其中内有清热消毒的膏药只需褪去衣裳,涂抹伤口处便可,以及内服的草药,皆可治魏尚宫的伤势,奴才这就吩咐宫女伺候魏尚宫用药——”

  褪去衣裳,再涂抹伤口处?这个膏药的用法朕很喜欢!

  “嗯,下去吧!门外候着。”李燕云接过托盘,笑着的朝龙榻走去:“容容宝贝,来,朕给你用药。”

  皇上要亲自伺候她用药?小张子大大吃惊,这魏尚宫还真是独得专宠啊,看来升嫔封妃是早晚的事。

  龙榻上容颜娇美的魏灵容,听到皇上要给自己用药,她慌地忙起身,似触动了伤口,她黛眉紧蹙粉唇轻张:“嘶——”

  李燕云掀起幔帐瞧见这副情形,心里一紧,忙把手中托盘放在龙榻边,揽着她柔若无骨的柳腰正色道:“瞧你这小妞,身上明明又伤口,怎可乱动?乖——快躺下,朕给你伤口抹些药膏消消毒。”

  魏灵容被李燕云扶着躺下,心里又羞又惊,被皇上抹药,岂不是要掀起衣服,她红着脸道:“皇上,怎可如此,您是一国之君,奴婢身份低微,怎敢让皇上伺候奴婢用药?皇上,这不行,不行啊皇上——”

  魏灵容小脸红艳,连连摆手,反应甚是激烈,虽乖巧听话,但在此事上俨然就是一纯洁高正的女子,又是一个恪守礼仪的女人。

  李燕云拗不过她,见这妮子急的都快哭了,李燕云心里一软,生怕她会触痛伤口,只好作罢:“好了好了,朕这就吩咐宫女来为你用药好了——”李燕云冲外面喊道:“小张子,找俩名宫女,为魏尚宫用药。”

  这小妞,就掀开个肚子上的衣物,最多看到肚脐眼,她也这么害羞?这小妞如果知道自己那二十一世纪各种露脐装,泳装等,她还不定羞成什么样呢?

  李燕云叹了口气,看来日后朕得职责很大啊,及时疏导她封建的思想不说,还要让她能及时向我这种光辉先进的思想看齐才是。

  见他叹气,以为他是占不着自己便宜才摆出一副吃瘪的样子,魏灵容咯咯笑出声:“谢皇上,不过皇上,奴婢自是这宫中的女人,也就是皇上的女人,皇上何必急于一时?奴,奴婢好了,会伺候皇上的。”

  说到最后,魏灵容羞的忙低下小脑袋,隐隐中魏灵容很是感动,觉得他和其他皇帝不一样,他尊重自己一个身份低微女人的想法,如果他适才用强,他贵为帝王,自己一弱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李燕云知道这小妞特意安慰安慰自己,看着她羞怩的样子,笑道:“傻瓜容容,只要你痊愈便可,朕乃正直之君,又岂是那种爱吃女子豆腐的俗人?”

  他言语振振乃正派之词,却不忘摩挲着她温软若玉的小手占占便宜,魏灵容对他的脾性也有几分了解,如果真把他当成他口中那种正人君子,才怪!

  魏灵容红着小脸看着他英俊不凡的笑脸,轻嗯一声:“皇上,您是皇上,即使您爱吃女子豆腐又何妨?全天下的女人只要皇上愿意,那可不都是皇上的?后宫嫔妃三千对皇上来说都实属正常——对了,皇上,奴婢隐隐觉得那个上官家的女刺客有些不对,因为皇上有个妃子也复姓上官,奴婢以为女刺客和那以薨逝的上官良妃,也有些渊源。”

  什么?老子不是俩个妃子,原来还不止?李燕云大脑有些短路:“朕听小张子说过是俩个,竟还有个复姓上官的妃子?”

  魏灵容轻轻点了点头:“他说两个倒也没错,只不过早些年,上官良妃曾因病薨逝了,早些年,皇上有个皇后也早已薨逝多年,所以皇上您现在仅剩两名。皇上,难道这些您都不记得?”

  李燕云没想到竟然还有个皇后,可惜,和上官良妃一样,都已经不在人世!

  见魏灵容好奇的看着自己,李燕云哦了一声,道:“自从朕发了高烧之后,偶尔一些事情,朕会时而不记得了,只能记得一些重要的人和事,比如容容宝贝,嘿嘿,你拼死护驾救朕,今后朕会把你记在这里,而且记在这里。”

  李燕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李燕云这种甜言蜜语二十一世纪的很多女孩子都受不了,何况是这保守的魏灵容小妞?

  她脸如火烧显得更加娇美不已,心里羞喜交加,“嘤”了一声低头羞怩道:“皇上,您切莫取笑奴婢了,您待奴婢这么好,奴婢就是为您失去性命又何妨?”

  俩人说话之时,外面传来了吵闹声。

  “贤贵妃,您不能进啊,容奴才给您通报一声吧!”

  “狗奴才,滚开!本宫要看看那个魏尚宫,她究竟是什么样的狐狸精,竟把皇上给迷住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