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凤落楼)沈栖存舟_《凤落楼》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凤落楼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俞安乐

角色:沈栖存舟

评论专区

续南明:老白牛的书不能细看,但这回我真是连看都看不下去了。

返回2006:就这水平 回到2006你也是个扑街仔 别做梦了

点道为止:总是不给那些违法伤人的恶徒惩罚,还说至自己生死于度外来磨炼意志。等主角家破人亡然后有能力却不伤仇人一根毛,我就信他真是有大意志大慈悲了。

凤落楼

《凤落楼》精彩片段

第6章 下山

之后,扶西回了人世。

他回了老家,好几年了无音讯,家里人都以为他被山间妖怪吃了。

扶西却笑笑,说是遇到了妖怪,被困住了,最近才逃出来。家里人便再不敢让他出去,只让他在家经营商铺。镇不镇的住他的容貌,也不放在心上了。

而上莫也跟着扶西回了他的家,家里人问起,便说是一同被妖怪困住的可怜人。唏嘘一阵,也让上莫留了下来。

有着好看容貌的扶西归了凡尘,不再困于小院,自是招了不少女子动了心。有样貌,有才华,有金钱,这样的他吸引起姑娘真的太容易了。一个又一个,一开始扶西都是一笑而过。可到后来,扶西却开始玩弄那些姑娘的心。

他可以在昨日对沈家的大小姐温言以对,也可以在今日再与苏家小姐同舟畅游。然后他会笑,笑得没有温度,把为他大打出手的两家小姐都抛弃掉。

“我不欢喜你的,小姐莫要误会。”他不着痕迹的松开苦苦哀求他的李家小姐的手,冷冷解释道,这是他的一贯说辞。

上莫问他怎么变成了这样,他摸了摸上莫的头,问她:“你怎么就认为我变了,或许我之前本来就这样。”

上莫说不过他,或许他说得对,她根本就不了解真实的他,可他是她欢喜的人,无论他怎么样,她都想陪在他身边。

那时的她陷的太深,早已忘了去计较是否值得。

扶西的负情之举终于招来追杀,那些小姐或是小姐的家里人雇了杀手来刺杀扶西。不过都是铩羽而归,躲在暗处的上莫总将扶西保护的很好。

“他们杀不了你的。”每次上莫都对扶西这么说。

扶西就看着她不说话。

一次次暗箭,上莫都替扶西挡下了,直到那次,沈家的人请来了道士。

那是场宴客的聚会,所有富商聚在一起讨论商务之事。一个暗影在院里的树上鬼鬼祟祟,被上莫注意到了。她想像以往一样施法赶走他,没想到那刺客注意到了她,竟立马逃走了,上莫觉得奇怪,便跟了上去,却被一阵术法降伏。上莫这才知晓,那刺客并不是来刺杀扶西的,只是为了引她出现。

沈小姐从暗处走了出来:“我说他怎么一次次都能活下来,没想到是你这只狐妖在作怪,今日终是让我捉到了你,我倒是要看看,没了你这只妖,扶西那个负心汉还能活多久。”

上莫慌了,却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扶西,她想,若她就这么死在了道士手里,那么以后就保护不了他了。若还有人刺杀他,那他怎么办。

想着想着,上莫便越来越难过,她好像总在生死关头特别爱他。

最后她拼了命挣扎出了道士的网,她跌跌撞撞往沈栖的院子里逃,道士就在后面追,那打妖鞭甩在身上,疼的她想哭。

她摔倒在地,想到了母亲,母亲说要是强大了就可以干很多事了,上莫便又开始痛恨自己不够强大。

“妖孽,还不快束手就擒!”身后传来那道士的喊声。

上莫则看着眼前的门,扶西就在门后,离她那么近,可她却没有办法再见一见他了。她陪了他那么久,可总是嫌不够久,她是想陪他一世的。

疼痛中,她闭上了眼。

“住手!”那门却开了,扶西跑了过来,挡在了上莫面前。府里的家丁也冲了出来,拿着木棍,指着身后的道士一众人。

“扶公子,你可知你护的是个妖孽!”

“哪里的神棍,尽干坑蒙拐骗之事,现在还说我的阿书是妖孽,你好大的胆子!”扶西抱起了上莫,她受了重伤,已经奄奄一息。

“扶公子,你到现在还在袒护这个妖孽,她已经快被我的打妖鞭打出来原型,你再等等罢,也叫众人见见你怀中女子的真面目!”

“信口雌黄!你一口一个妖孽,我看你才是祸害。今日你打了我的阿书,怕是不将我扶府放在眼里,来人给我拘了他,送衙门!”

十几个家丁快速将道士一众人围了起来,打算将众人送去衙门。扶西抱着上莫便往院里走,却被沈氏的小姐拦住:“扶西,她就是妖,次次护了你的妖!若不是,你怎么不敢再等等,是怕她现原型吗?”

扶西怒了,一向冷静自持的他难得慌了神,他推开沈氏,冷声威胁:“沈小姐!你趁我宴请众人,派了一众人鞭打我扶府的人,现在又妨碍我送人救治,真是觉得我不敢拿你,或者拿沈家怎么样吗?”

“扶西!”

扶西不敢再耽搁,将身后的一切都交给了管家处理,他抱着上莫直奔客房去,又慌慌张张的叫来了医师。

“阿书。”他唤她,一遍又一遍。

他一向淡漠,此刻却是真真正正的慌了。他怕人类医师救不了,又将送进监牢的道士花钱赎了出来,让他为上莫救治。

“我有能力救你出来,便有能力再送你进去。”他恶狠狠道。

道士施了法,又运了气。他叹了口气,开口道:“扶公子,你怎可以豢养妖物!”

扶西却说:“我不能失去她。”

最后,上莫终是醒了,她睁开眼,看到了靠在卧榻旁的扶西,他睡着了,手却紧紧握着上莫的手。他眉头紧皱,嘴里喃喃:“阿书。”

阿书这名字是扶西私自为她取的,那日他正看书,上莫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研墨。

“我现在不练字。”扶西道。

“我知道,我就是闲着没事做。”

“阿书。”

“什么?”听到这个陌生名字,上莫不禁一愣。

“我以后唤你阿书吧。”他突然说。

问他为什么,他也没回答,像是一时起兴。从那天后,他便一直唤她阿书了。

“扶西。”上莫下意识的唤他。

扶西从睡梦中睁开了眼。见上莫醒了,竟是哭了,他抱住她:“你终于醒了。”

“扶西。”

“嗯。”

“别再招惹其它女子了。”

“好。”他回。

上莫笑了。梦里,她听到扶西说,阿书对我很重要,于是她醒来时,便大着胆子要求了他一次,没想到,他竟答应了。

或许扶西也有点喜欢他吧。上莫这样想。

后来,扶西真的收了心。他除了经商管理店铺,其余的时间便都给了上莫。带上莫去后山看花,去寺庙祈福,又在忙完一天后,为上莫带回喜欢吃的糕点。闲暇时,还会教上莫写字画画。这样的日子,在上莫眼里,便好似梦一样美好。

可这样欢愉的日子并未持续太久,南下做生意回来时,扶西带回了一个女子。那女子也漂亮的很,额间还有着一抹红。扶西对她的照料和关心让上莫慌张至极。而更绝望的是,扶西说,那女子有了与他的孩子,他会与她成婚。

成婚?陪在他身边那么久,他从未与上莫说过成婚,而这女子一来,扶西便急着与她成婚。

上莫在这时才看清女子的面貌,那精致的眉眼与之前的红鸟一般无二。

红鸟?红鸟。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难道他一直惦记着山上的红鸟,那他对她又是什么呢?

不过几日,扶西便与那女子成了婚,扶西唤那女子阿朱,什么事都是悉心照料。

她问他:“那我算什么呢?”扶西没说话。

于是她又问:“那红鸟呢?”扶西的身形一顿,然后她笑了:“我记得你以前也唤她阿朱。”

扶西抬头看她,上莫已经哭了,又哭又笑:“这些年,你把多少人当成了红鸟?又提醒了自己多少次红鸟已经死了?现在你还愿意继续沉沦下去吗?”

她蹲下了身,哭的发颤:“你既然那么爱她,那你杀了她又是为何?你疯了吗,扶西,你是疯了吗!”

“我疯了。”扶西终是开口,有些哽咽:“我后悔了,后悔了。可我什么都改变不了,你说我能怎么办,怎么办?”

“好多人与她相似,李小姐的眼睛与她相似,脾气却不像,沈小姐与她脾气相似,样貌却又不像。我每每将她们任何一个人当做了她,我又会找到不一样的点,她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她,可我只能借着她们思念她。我知道忘了她才最好,可是我忘不掉,忘了这个过程太痛苦,我坚持不下来。”

“阿书,你说我该怎么办?”扶西红了眼,说出的话却像刀子一般刮在上莫的心上。

上莫一直以为扶西不爱红鸟,可若不爱红鸟,他这样淡漠的人怎么会在她恼的时候哄她,又怎么会在她杀了一个又一个人的时候继续陪着她,又怎么会哭。

他爱她,却终究不忍心之前善良的她为他入了魔。所以那天他杀她,不是为了救上莫,而是他对红鸟的不忍心。

算命的说扶西是祸害,于是从小到大所有人都那么觉得,将偏见强加在扶西身上。扶西却不甘心,只想用考取功名证明自己。可在红鸟为了他杀了第一个妖时,扶西却慌了,算命先生的话又响彻在扶西脑里,他这容貌妖异,会害人。

但在离开红鸟和呆着红鸟身边,扶西却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红鸟说她为了私心便劫了他,这么想来,他其实与红鸟是一样的,明知离开红鸟才是最好的选择,却依旧待在她身边,即使见她入了魔也狠不下心离开。

他残忍的想着,若他是个祸害的话,那么便是个祸害吧,祸害害人,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吗?既然世人都那么说他那他便做这个祸害。

他想拉着红鸟一起。

只与红鸟天长地久便好了,他想。即使,红鸟性情大变,即使他间接害死了那些人。

可上莫上了山,许久未杀生的红鸟竟想杀了这只狐妖。怎么办呢,就让红鸟杀吧,若她喜欢的话。

所以他说:“也好。”

在一开始,他是真的没将狐妖放在心上,他本便是自私残忍的人。

反正罪恶的心思已经在心里浮现,那就一直罪恶下去吧。

可没成想,那只红狐跟上了他,还陪着他看了好久的夕阳。他看着绚烂的夕阳,突然想着,或许他与红鸟可以不这样,一切都可以回到最初。他也不必抱着罪恶的想法与红鸟过一生,他可以活得坦荡,可以让红鸟停止杀生。

就像现在一样,红鸟没杀了红狐,他还有机会弥补。

想通了,他心情大好。回到书阁,红鸟正等在那儿,她问他去做什么了,回来又要做什么。他说看夕阳,回来要画画。

但其实他想说的,夕阳很绚丽,你没看到,我去书阁画给你看。

红鸟问了几句便出去了,扶西则回了书阁作画。看向窗外,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他突然想到红鸟刚刚出了门,若是下起了雨,雨会淋湿她的羽毛,红鸟最讨厌羽毛湿漉漉的感觉了。他便出门想为她送伞,又想到天黑了,她曾嘱咐过山中精魅众多,便又带上了她赠他的剑。

沿着山路走着,扶西喊着红鸟的名字:“阿朱!”却在山涧下听到了打斗声,他跑着过去,看到了红了眼瞳的红鸟,那只狐妖则危在旦夕。

好像,什么都来不及了。他这样想,拔出剑刺向了红鸟。

1 2 3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