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战神奶爸在都市)姜庆文陈继云_姜庆文陈继云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战神奶爸在都市

姜庆文作者 著

主角:姜庆文陈继云

战神奶爸在都市

《战神奶爸在都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重逢

  脚步声响起,向天抱着瑶瑶下了楼。

  “放下她!”陈继云怒道,抢了过去,一把从向天怀里抱过瑶瑶。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瑶瑶挣扎起来。

  “你没有爸爸!”陈继云恼怒地道,“姓向的,赶紧滚出去!”

  向天眼神陡然一厉,顿时整个客厅内,所有人均感浑身一寒!

  陈继云不禁手一松,瑶瑶立刻挣脱,扑回向天怀里。

  向天凌厉眼神一下消失,换以柔和目光,再次将瑶瑶抱起。

  瑶瑶转头看向向天:“爸爸,你今天能不能住在家里呀?我想跟爸爸睡!”

  向天几乎要脱口答应,但看看姜楚然的目光,他只能道:“乖瑶瑶,爸爸确实有事,明天再来看你。”

  向天看了姜楚然一眼,将瑶瑶递了过去,自她身边而过。

  姜楚然看着他离开,每一步都在拉远和她的距离,芳心痛彻。

  但最终,她什么也没说。

  离开姜家,向天踏入别墅外的寒风中。

  他忽然脚下一软,险些软倒。

  一道身影近前,轻轻将他扶住,正是朱雀。

  “宇座,你的伤,还没好,不宜在冰天雪地中多待。”

  “无妨。”向天重新站稳,自她玉手之中,抽出胳膊,“走罢。”

  几年前的一次护国之战战,令他身受重创,至今伤势未愈。

  上了车,朱雀才道:“人已找到,她现在跟他父母住在一起。”

  向天一怔,重复了一遍:“父母?”

  这次回来,向天另一个目的,找到收养的妹妹向媛。

  朱雀再道:“她当年是被人从父母身边偷走,后来她父亲一直坚持找她,两年前终于和她团聚。”

  看着窗外树梢上堆积的雪团,向天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温厚笑意。

  从小向媛就是他的跟屁虫,不管别人眼中,他向天是多么废物的人,唯有她,一直用崇拜的目光看他。

  ……

  片刻后,向天到了2401门前,他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谁呀?”

  门开,一个打扮妖冶的中年女人探头看出来。

  “阿姨你好,我叫向天,我想见一见向媛。”

  “向天?!”出乎他意料,中年女人竟然脸色一下沉了下来,惊疑不定地打量他,“你就是向天?哼!你来我们家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

  说着,竟便要关上门!

  向天神情微凝,一探手,将门抵住。

  中年女人用力推了好几下,门却纹丝不动,喝道:“你干什么!”就在这时,里面传出一个略微“老婆,来的是谁呀?怎么搞这么半天?”

  说话间,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就是那个向天!”中年女人恼怒地道,“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在这时候来这!”

  “哪个向天?噢!就是收养向媛那个好心人的儿子向天?!这是贵客,你怎么挡着门,让开!”中年男子一下兴奋起来,把门直接打开了。

  “你就是向天?!丫头知道你回来的话,肯定不知道开心成什么样!快进屋!”

  来的路上,朱雀已经将两口子的情况简要向向天汇报,这中年女人叫王彩娟,性格刁钻贪财,董国梁则是一个正直重情的好人,性格又豪爽,不拘小节。

  这些年,王彩娟其实并没有坚持寻找女儿,全靠董国梁一直坚持,否则根本不会有团聚的今天。

  “你疯了!怎么能让他进来!你难道忘了今天是……”王彩娟急忙拦阻。

  “再大的事,也没有小天来这重要!他们的婚事,又不是赶着非要今天办!”董国梁瞪了老婆一眼,直接拉着向天胳膊进来。

  向天不由心中一暖,向媛有这样的父亲,是她的福气。

  房子里,一片喧闹声传了出来。

  “寒楷,以后要是小媛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跟姨说,小姨教训她!”

  “小姨!怎么说得好像只有我会犯错一样。”

  ……

  踏进客厅,向天目光陡然凝结。

  客厅内,或站或坐,七八人围着其中一人,端坐沙发之上,带着三分笑意。

  在他旁边,年轻女孩嗔中带笑,纵然时隔五年,多的只是几分成熟,美丽却依然如故。

  听到声响,女孩转过头来,看到了他。

  “向……向天?!”女孩颤声而出。

  那年轻男子原本含笑的神情,在听到一句“向天”之后,陡然冰冻。

  片刻后,他又恢复了那极有教养的笑容。

  五年了!

  五年后的现在,父母已逝,他唯一亲人,仅剩向媛!

  “你……竟回来了……”她声音微颤,情绪难抑。

  “是,我回来了。”向天下意识伸手,在她头顶轻轻抚过,一如过去一般。

  但这亲昵动作,却令一旁的年轻男子眼神微寒。

  向媛猛地一抬手,挥开他的大手,叫道:“别碰我!”

  向天动作一僵,勉强一语:“小媛,你……你不认识我了?”

  “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但是,五年时间,够改变很多了!”

  向媛,今时今日,这态度反应也证明她再非昔日,那个只懂仰望他的小女孩。

  “我曾以为,在你心里我会不同。”向媛声音转黯,“你说过,无论去哪都会带上我!然而,几年之后,你杳无音信,我才知道那只是谎言!”

  “我,有我的苦衷。”向天涩然。

  当年离开北桦,参军入伍,被限令不可与任何人联络。

  “那现在,你还回来做什么?”向媛声音中,透出几分怨怼,“当年的丑事,还不够你……”

  话至此处,她也自知失言,闭上了嘴。

  “小媛,今天你哥哥回来,大喜的事,别净说这些了。”董国梁打破尴尬氛围,转移话题,“来来来,正好要开饭了,咱们爷儿俩好好喝一盅!”

  “他又不是你儿子,你跟他亲热个什么”跟进来的王彩娟撇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当年……”

  “你能不能管好你那张嘴?”董国梁截断她的话头,“管不好,就出去,少在我面前扯淡!”

  “你!你竟然为这种人凶我!”王彩娟一下火了,眼眶一红,向旁人诉说起自己这些年的委屈来。

  董国梁大感尴尬,却又没辙。

  就在这时,那年轻男子忽然开口:“阿姨,董叔念恩的人,当年向家照顾了小媛,他记着向家的恩情,才会这样,你就别怪他了。”

  <div><br></div>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