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陪你走过我的青春)向俊成任合淳_陪你走过我的青春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陪你走过我的青春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骆里

角色:向俊成任合淳

评论专区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可以 看好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读了几章,发现除了主角之外的所有其他人,比游戏里最低难度的NPC还要智商捉急……仔细一看,搞笑沙雕小白文来着,不需要脑子啊,那么就没问题了。

重生攻略手札:单元式的重生文,都蛮甜的。

陪你走过我的青春

《陪你走过我的青春》精彩片段

第04章 出笼

从一个学校再进入另一个学校,向俊成和卢桂花觉得又不自由了。换了一个更大的书包,背负的作业更多了。

升入小学,选择寄宿还是走读是一个问题。

卢桂花问题不大,纠结的东西不多。卢佳音安排了让卢桂花住在学校,一周仅需接送一次,备用的钥匙和门卡都放在她书包里,如果遇到提前放假,她可以自行回去出租屋,完全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卢桂花一开始有反对意见,不知道学校的住宿环境如何,但卢佳音承诺,给她报名钢琴辅导班,小学门口的商铺就有一家,卢桂花这下便高兴答应了寄宿在学校。

向伟全一头顾工作,纠结了一晚上,内心有些不忍,毕竟内心依然记得过世妻子的嘱咐,要照顾好儿子,别让他受委屈。最终下定决心,这份关爱,将用另一种方式给予。

名为“培养独立生活能力”,寄宿学校是个非常好的磨练方式。向俊成的条件只要一部相机,向伟全很轻松的答应了。画画的兴趣还在保持,又给了经费让他自行添一些用具和材料,要花钱在培训班报名也可。

卢桂花上的是私立学校,据说面临改制,向俊成是按户口所在辖区就近安排。两所学校相距不远,两公里左右。

“锦阳市三小。”向伟全道。

“树人学校小学部。”卢桂花道。

向伟全和卢佳音带着孩子的行李同时走出家门,没有车,只能走到路口打车,今天报道。开学季,特殊日子车难打,向伟全打的车先到了,“挤一挤,一个方向,你取消吧,我到了给你改个地址,今天不好打,反正不超员。”向伟全道。

卢佳音没有客气,熬了一夜的她此刻只想快点办好事然后倒头大睡。

两个旅行箱,两袋床上用品,车子后备箱塞满了,卢佳音和两个孩子坐在后座,手里还抱着一袋东西。到学校后再添置些小生活用品,两个孩子每个人分别拿到一部手机,特别叮嘱:“有事打电话联系,上课学习时候禁用,务必自觉,不然收回。”

在报名的地方,看见了那个年轻的面孔,“我姓杨,是你的班主任。”杨老师拿出向俊成的资料,看见向俊成家庭成员母亲一栏后面的备注写着“已故”两个字,不由得多看这孩子几眼,同时也被向俊成看见了。

父亲帮他提着行李找到宿舍,选好床位铺上褥子,打理好随身的东西就匆匆离去,留了一点现金给他。留给向俊成的手机,是用向伟全身份证信息注册的,他可以用来支付日常的小额开销。

新的校园,弄清楚食堂和教室的位置,向俊成在超市里逛了一圈,买了几包抽纸和洗漱用品,食堂的第一顿饭特别香,学会自己清洗饭碗。

留在学校宿舍的第一个中午,向俊成感到了孤独。和宿舍里的五个男生还没有任何交流,听着口音,有的不是本地人。

向俊成走出宿舍外,来到学校大门,本想去外面的商铺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但被门卫拦住了去路,“想出去可以,打电话给班主任,但没要紧事尽量不要出去。”

向俊成想放弃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大门外的卢桂花,她穿着藏蓝色牛仔,扎着马尾,身体长得快,完全看不出只有七岁。

“向俊成,向俊成,快出来啊。”卢桂花同时发现了他。

隔着略有锈迹的铁门,向俊成靠过来,看见卢桂花嘴角涌出笑。问她:“你怎么出来了?”

卢桂花:“我说我需要回家拿东西,反正,今天下午还不上学,到了晚上才集合,我在新的学校一个人都不认识,所以出来了。”

向俊成:“我刚想出去,但门卫大爷不让,得要班主任同意才行。”

阳光灿烂,眼睛睁大一些都感觉不舒服。两个孩子站在门口一会,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

学校的北角是田径场,围墙两侧都是绿树,墙内是学校,墙外是人行道。卢桂花往前走,在十字路口右转,又走了两百米左右,向俊成已经在一处阴凉处等候,在路过奶茶店的时候,他买了两杯加冰的奶茶。又在小超市买了两包零食,又香又脆的猫耳朵。

透过围墙栏杆缝隙将奶茶和零食递出,卢桂花笑着露出牙齿,换过牙的她,又几颗还没长满。

卢桂花:“谢谢你的奶茶,下回我请你。我妈妈终于给我报钢琴班了,我周五晚上,周六一天都会,包括周天上午都需要去学习。”

向俊成:“我也是,要学画画。”

卢桂花:“你要好好画,然后可以帮我一张,我给你当小模特。我学会了钢琴,也可以弹给你听。”

向俊成:“好。我爸还给我买了一部相机,等拿到了我给你拍照。”

卢桂花:“手机也可以拍啊。”卢桂花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对着围墙里的向俊成拍了一张,“笑一笑嘛,对,笑笑,笑一个。”

向俊成:“手机相机也能拍,只是效果没有专业相机好。我爸说的。”

待骄阳褪去,余热还在,校园的广播响起,卢桂花起身离开,告诉向俊成:“老师说,等到周五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到时候我会在学校门口等你,你可以跟我去琴行。”

卢桂花走了几步,又转身笑笑,向俊成觉得这个笑脸美极了,他拿起手机想拍下,却又遗憾的看着卢桂花已经走过文具店,那个美好的表情只能烙印在他的脑海。

一年级三班教室,班主任杨柳缓缓进来,手里拿着花名册,逐个点名。“向俊成。”

“到。”向俊成起身答到,他选择了一个靠后的座位。杨老师临时选了四个班委,班长,学习委员,体育委员,劳动委员,问道:“有没有想当的?主动自我推荐的?没有我就点名了,不合适以后再换……”

新生初次见面,告知学校作息时间安排,安全注意事项,卫生区域,及求助信息,杨柳把自己的号码写在黑板上,“大家可以用笔记下我的号码,有手机的同学存起来,我负责上我们班的语文课。想出校门,务必经得我同意,电话找不到我,可以去办公室找我,也可以到老师公寓楼找,那,就是那……”杨柳伸出手指指向办公室的方向和公寓楼。

住校生留下,走读生离开。热闹的校园瞬间变得安静,晚餐时间,食堂只开了半道门,向俊成端着饭碗,看见菜品都是午餐吃过的,新的地方,新鲜感还在。

等他从食堂回到宿舍,班主任杨柳已经站在宿舍里,本班的寄宿生占了两间宿舍,向俊成说了句“老师好”,将饭碗放下便转身站到杨柳身旁,认真听训:“天气炎热,注意卫生,携带贵重物品的,不放心可以拿给我代保管,团结友爱,遇到发生争执的情形,第一时间通知老师,不小心受伤,夜里不舒服,需要外出都需要告知老师……”

杨柳看着向俊成,他是班里四十七名学生唯一的单亲家庭孩子,多了一个眼神的关照。

第一个在家以外地方睡的夜晚,向俊成刚开始失眠了,发了消息向父亲报平安后,再次尝试入睡,想起母亲白丽华,脑海里浮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想起母亲的青春时光,还有卢桂花的笑脸。

第一周的新鲜感很快消耗完,因为向俊成的数学学不进去,尽管幼儿园大班时已经提前训练过不少,但面对书本里各种变了花样的加减法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学不进去的恐惧。

周五三点半四十分,卢桂花准时出现在学校大门外,却迟迟等不来父亲向伟全,父亲已经给他打个电话,路上交通不畅,会迟些到达。卢桂花道:“我妈妈说她太忙了,让我自己去琴房练琴,然后自己回家。”

此时,向伟全还在公司开会,领导在上面讲话,下属们在认真听讲,他突然将接儿子的任务寄希望于卢桂花的母亲卢佳音,又不敢直接联系询问。

热闹的学校门口,十分钟后逐渐变得冷清,杨柳出现在向俊成身后,同样看见了门外的卢桂花。

向俊成告诉杨柳:“杨老师,我爸爸在路上塞车可能太晚了,我想跟卢桂花和她的妈妈一起回家,我们家跟她家在一起。”

杨柳问:“你爸爸知道吗?有没有允许?”

向俊成:“我可以发消息告诉他,他会同意的。”向俊成拿出手机,给父亲发了消息,杨柳又问卢桂花:“小朋友,你妈妈呢?”

卢桂花机灵的指着旁边商铺,答道:“我妈妈在那里面买东西,我家在四楼,向俊成在我家楼上。”

向伟全惊喜又意外,瞬间同意了。杨柳拿了向俊成的手机,看见父子俩的对话,于是便同意了,将向俊成送出校门的时候,又亲自发消息给向伟全,希望再次得到确认。待向俊成和卢桂花站在一块,将他俩合照发了一张给向伟全。

事后,杨柳突然有些担忧,因为没有看见卢桂花的母亲本人。还好向俊成和卢桂花两人先回到屋里,家里摄像头确认人已经到家,向伟全将消息告知了杨柳,这才车底放心。

放下书包,脱去校服,换上T恤,将从学校带回的脏衣物丢进洗衣机。然后发消息告诉父亲,自己即将前往美术辅导班上课。

下楼,关门,急匆匆进入卢桂花和她母亲的屋子,“桂花,走了。”向俊成叫了一声,冲进房间里,卧室门没关,没有回应,他推门探视,突然看见一个人女人的背影,看挽起的头发,他一看便知是卢桂花的母亲,卢佳音路过临时回来换衣服,此时刚刚将文胸穿好正在调整肩带,向俊成惊讶的看见几乎裸背的卢佳音。

“卢阿姨,桂花呢?我要去上辅导班,她也去,一路走。”向俊成被眼前的美景惊住了,有些错乱,因为父亲总会躲避他的视线换衣服,更何况现在撞到一个异性裸着后辈,还有刚换下来的肉色文胸,叠好摆在梳妆台上。

卢佳音并不忌讳或在意身后多了一双眼睛,“桂花在卫生间呢。”随手拿了一件薄透的上衣穿了,转身看看向俊成,用和善的语气调侃:“小孩子现在还不懂事,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会影响视力的。”

向俊成突然脸一热,转身,看见卢桂花从卫生间出来。卢佳音赶时间,留了一句“出门注意安全”便匆匆出门。

卢桂花问:“我妈说你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向俊成:“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在卧室里面,所以推开门进去找你。”

卢桂花:“我妈妈身材很好吧,我一开门她就在屋里了,我看见她在换衣服,她说我长大了肯定比她还漂亮。”

向俊成突然内心翻滚,不知如何作答。洁白肌肤,女性专用的文胸和肩带,这些东西他见所未见。

去琴房的路上,向俊成偷偷告诉卢桂花:“你妈妈说,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卢桂花哈哈笑道:“你知道吗?我妈妈教过我,自己的身体,不能轻易让人看到,除非……”

向俊成追问:“除非什么?”

卢桂花:“除非长大了,遇到爱的人了。”

向俊成:“什么是爱的人?要爱到什么程度?”

卢桂花挠挠头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可能,以后长大了才知道吧。我是我妈妈最爱的人,我妈都在我面前换衣服。”

琴房,卢桂花出示了学习卡,被老师领进琴房,向俊成道别后,直奔美术辅导班,一个街头,一个街尾。突然卢桂花跑出大门外,对着向俊成道:“向俊成,你上完课过来找我,然后一起回家。”

向俊成点点头,赶去上课。

下班后,向伟全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参加一位关系要好的同事家人的葬礼,帛金准备好,一顿晚饭招待。

家属将黑色盒子从殡仪馆带回家里,搞起仪式。这样的场景,向伟全已经麻木了。生生死死,有时候很沮丧,总感觉不好,尤其是遇事不顺的时候,极度焦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事太多。

自己能活到哪天都不知道呢?想那么远干嘛?向伟全就是这样开导自己的,自己前途未卜,明天和意外谁先到?失去双亲,失去妻子,向伟全面对死亡的心态慢慢变了。妻子走后,他开始对儿子爱护有加,生怕他受到一点点委屈,慢慢的,这样的心态变了。

假如意外来了,他无法继续陪着向俊成走下去。那么谁会陪他?

假如儿子不幸,先离开了自己。他不敢想象那种场面,但无法不面对那种可能发生的未来。

因此,向伟全纵容了孩子,能快乐一天就不要让他多一分钟的不快乐。努力工作,即便自己不幸,也能让向俊成有饭吃。

无亲无友,他不反对儿子的一些个人交际。如果能平安,平凡一生又如何?向伟全想过当一个严格的父亲,能将儿子训成才的伟大父亲,想想后又说服了自己别贪太多。

先搭同事的车回到公司,赶上最后一趟末班车,在公交车上想了太多事。回到家里,向俊成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身边多了一个女孩,那就是卢桂花。

上楼的时候,看见卢佳音租的房子灯亮着,此时见到两个孩子,向伟全没有不高兴,而是放下包后,打开冰箱拿出两盒牛奶,先递给卢桂花。

卢桂花乖巧道:“我妈妈上夜班,我一个人在屋里有点害怕。”

向伟全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关心,时间不早了,当他洗好澡从浴室出来时,进了儿子卧室拿出来两张小毛毯,沙发宽敞,两个小孩可以随意趟。夜里风凉,心想如果孩子困了就趟沙发上休息吧。关闭客厅大灯,留下夜灯。

收拾完便离开客厅进了卧室,明天又得早起,公司安排的外出学习任务令他深感压力。闭上眼睛,向伟全开导自己,儿子会照顾好自己的,他可以的。这样,向伟全放心的进入梦乡。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