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邪王尊宠:医仙大小姐)夏晚宁夏夏_夏晚宁夏夏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邪王尊宠:医仙大小姐

《邪王尊宠:医仙大小姐》精彩片段

第18章 暗杀

  就算木厉衡不理她,夏晨怡还是暗示性极强的冲他使眼色,“该不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吧?”

  林一平时嘴碎,性子还是很急的,突然被人这么针对,对方又是个女人不能直接动手,一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回去了。

  “当然是不同寻常的关系。”木厉衡淡然道,“颜宁将来会是我的王妃,林一名义上是我的侍卫,感情上与兄弟无异。我的妻子与兄弟关系融洽难道不是好事?”

  木厉衡这样直接肯定了夏晚宁未来王妃的位置,让夏晨怡恨的牙痒痒,她不甘心夏晚宁就这么被人解围了,继续往夏晚宁的身上泼脏水,“王妃是要出身清白尊贵的人才能做的,若是没有这两样,怕是要被人耻笑一辈子的。”

  木厉衡再次笑道:“不愧是颜宁的妹妹,对姐姐好处如此的了解。颜宁是沈国师的孙女,沈将军的侄女,单论身份自是足够清白尊贵。说真的,能跟护国基石的沈家结亲,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王爷这话说的太过夸赞小女了!”夏侯醇再不说点什么就不行了,木厉衡几番言语都在强调夏晚宁在沈家的关系和势力,完全没有提及她还是夏家的女儿。再让夏晨怡这么不知好歹下去,闹不好怕是会直接将夏晚宁跟夏家的关系彻底的割裂。

  夏侯醇更想让夏晨怡成为衡王妃,但若不成,夏晚宁好歹也是姓夏的,总比“姓沈”的强一点。

  “你今天不是定了跟母亲一同去庙里参佛吗?还不快去。”不想让夏晨怡继续破坏现状,夏侯醇只能把她给支开。

  夏晚宁见夏晨怡要走,夏侯醇肯定不会像夏晨怡那样娇滴滴的纠缠木厉衡,也准备找个托词离开。

  夏晚宁很怀疑一向思维缜密的木厉衡是不是真的会毫无意义的逛街。不过想想随着木厉衡出去转转,顺便再演演戏,把这些消息传回夏府肯定能让那几个人更不爽,夏晚宁也就痛快的答应了。

  木厉衡命人备了马车,带着夏晚宁一路奔到了京城远处的一座青山脚下。

  夏晚宁下车看到眼前一片绿油油的森林,心情敞亮了很多,“哇,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啊!王爷,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木厉衡引着夏晚宁往前走,“这算是我的一块封地,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夏晚宁很开心的点头,“你说对了,我真的很喜欢这里,青山绿水的,还有……那是什么?!”

  随着木厉衡的指引,夏晚宁跟着往树林深处走着,除了沿途的绿草野花生机勃勃,一眼热气涌动的温泉边上的植物更是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夏晚宁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摸着一株植物,左右观察后,惊叹道:“这是,紫珠灵叶吗?”

  木厉衡笑了笑,“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了!”夏晚宁笑的嘴都要合不上了,“天哪,这里的紫珠灵叶长得这么好,颜色鲜艳,枝粗根壮的,根本不是外面那些瘦瘦巴巴的小草能比的!呀,还有这个!”

  夏晚宁又发现了更多长势喜人的珍贵草药,一个个的研究过去,粉白的脸蛋被温泉的热气蒸腾的更加白嫩红润。

  夏晚宁惊喜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好地方啊!这些珍贵的药草都长得这么好!!”

  木厉衡简单解释道:“这里是药泉,父皇知道我身体不好,特地把这片地界悄悄赐给了我。现在,你应该不会因为没有合适的药草而烦恼了吧?”

  夏晚宁有点不敢相信的说:“你是说,这里的药材,我都可以带走?”

  “只要你有需要,随便采摘。”

  “太好了!”

  这里跟夏晚宁所在的时代环境完全不一样,没有工业污染也没有全球暖化,这种环境所生长出来的草药性质也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没有工业源的污染影响,但同比气温过低,降雨全凭天意,并且没有温室恒控的概念,略低的环境温度让很多需要暖湿的条件才能生长的药材很难正常的长成。

  这片药泉附近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恒温系统环境,温度和水分还有土层中的矿物质都应有尽有,让很多需要特殊条件才能茁壮成长的草药完全的长成了大夫所需要的样子。

  夏晚宁惦记这些稀缺的药材很有了,平时难得一见,现在骤然拥有了这么多了,自然高兴地无以复加。

  “王爷,你是说,这些药材我都可以随便摘吗?不能反悔哦!”

  木厉衡道:“你也是为了我的毒伤,这些只要你喜欢,就拿去吧。”

  夏晚宁难得老实的说了几句实在话,“如果不单单为了你的那些毒伤,我自己也想留一点做别的用处呢?”

  “药材到底都是用来救人的,在你手上,能发挥出更大的用处。”

  “那我就先代替病人谢谢王爷了!”夏晚宁做了一个很江湖气的手势表示感谢,然后就在无数的药材中挑选了起来。

  挑挑选选的,夏晚宁摘了一包草药,合起来也有一大捧。

  木厉衡问道:“不用再多拿一点吗?”

  夏晚宁摇摇头,“这些已经够用了,有些药物摘下来的时间长了,也会影响药效的。而且这片地又不会长腿跑掉,以后有需要还可以再来。”

  “只要姑娘高兴,招呼林一一声,他就会带你来了。”

  “王爷真是大方!”

  带着夏晚宁认了认路,采了草药,木厉衡便送夏晚宁回到了夏府。夏晚宁前脚刚在门口与木厉衡告别,后脚回到院子的时候,又在内院里看到了木厉衡跟林一。

  夏晚宁惊讶又奇怪,“我说你们两个这是……翻墙过来的?”

  林一解释道:“虽然王爷跟你的婚事已经在皇上那边挂上了号,但带你出门游玩已经是极限了。如果王爷深夜还要呆在夏府,对夏姑娘的名声也不大好。王爷还有事情要跟姑娘聊一聊,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嗯,我明白的,那就跟我一起进去吧。”夏晚宁边走边碎碎念,“也不知道沈妈跟夏夏都跑到哪里去了,平时她们总会有一个人会在这里接应我的,怎么今天一个也没有。”

  三人走至房门前,林一微微作揖,道:“王爷,小的在此等候。”

  木厉衡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别院,“罢了,还是候在院墙外吧。”

  夏晚宁看着林一矫健的身影消失在墙头上时,额筋一跳,木厉衡这家伙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

  紧随木厉衡抬脚走进房间,一股异样气味扑面而来,紧接着夏晚宁脑袋一轰响,倒靠在了一边。

  敏锐的察觉力告诉夏晚宁,她这屋子明显被人动过手脚了,呵,不过这意药剂量下得未免也太重了些吧!

  燥热的感觉适时涌来,夏晚宁手脚发软,不忘喊了一声儿,“王爷?”

  话音儿刚落,一只大手覆腕而来,人便直直坠进了一个同样滚烫燥热的胸膛中,吓得夏晚宁登时清醒了不少。

  惶惶间抬头望去,木厉衡那张俊容上多了一抹不常见的暧昧,望着她的眼眸柔地快要把她给化掉了。

  “不好!”

  木厉衡率先进的房间,中药太深,现在就算有九头牛拉着他,八成他也不会放过夏晚宁的。

  夏晚宁虽已清醒不少,手脚两两上阵对抗,但也已经快招架不住了,那边木厉衡弯腰将夏晚宁抱起,跌撞上了床榻,温润细唇落了下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