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萧军张婉秋(医门少主)_《医门少主》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医门少主

主角:萧军张婉秋

医门少主

《医门少主》精彩片段

第6章

第6章

夏萍根本没将萧军刚才的狠话放在心上,在两人走了之后,才不屑一笑:“丧家之犬。”

随即,踩着高跟鞋走进了会场之中。

此时此刻,大会已经开始了。

本次大会主要针对青年企业家的企业,由商界大佬们进行扶持和投资,而在主持人说了一些场面话之后,举办方的几个商界代表便依次上台讲话。

哪怕是在这群大佬里,袁家也是地位最高的。

而在大佬们讲话的途中,夏萍凑到张婉秋身边,低声道:“婉秋,你猜我刚在门口看到了谁?我看到萧军了。”

“萧军?”张婉秋芳心一跳,道:“他来干什么?”

“估计是来挽留你的,”夏萍满不在乎地说道:“但刚才已经被我赶走了。”

“赶走他干什么?”张婉秋一叹,道:“协议已经签了,就差领证,他可能只是想见见我而已。”

“婉秋,和他有什么好见的?还有这里人多眼杂,你可别忘了你是公司的玉女人设董事长,我们的化妆品还要靠你的人设拉投资,做推广呢。”

夏萍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再说了,那家伙刚才已经原形毕露,还说下次见面要收拾我,我看他本质就是地痞流氓,永远活下底层的小人物。”

“别说了。”张婉秋摇了摇头,她哪能不知道自己闺蜜这张嘴,停顿了一下再说道:“先等大会开完,这次能拉到投资再说吧。”

“刚才我朋友陆总了,说他要给我们引荐袁家的小袁总?”夏萍撇了撇嘴,随即又挤眉弄眼地说道:“袁家要是肯投资,我们公司肯定能一飞冲天!这可是好机会啊,你要好好把握。”

但听到这话,原本有些期待的张婉秋却是心乱如麻,勉强笑了一下,没有答话。

……

同一时间,萧军和陈仓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也回到了晚秋医馆。

这个医馆只有五十平米的大小,里面还有一间杂物室,想当初开业的时候还是张婉秋和他一起他揭牌的。

“今天晚上,我就住这里了。”

萧军径直走进了杂物室里,开始收拾东西。

“少主你怎么能住这种地方。”陈仓慌忙道:“我去给你开个酒店吧,这些年医馆也赚了一些钱,再加上我自己有不少,如果要待在庆城的话,可以买个房子。”

“不用,再说了我怎么能用你的钱。”萧军笑了起来,道:“赶紧把里屋收拾出来,买房子我会自己想办法。”

“好吧。”陈仓见萧军坚持,只能去帮忙收拾。

“还有,以后别叫我少主了。”萧军沉声道:“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

“这不是不分尊卑了吗?”陈仓瞪大了眼:“主上要是知道了,会怪罪于我的。”

“哪有什么尊卑,这又不是古代。”萧军摇了摇头,道:“再则你虽然从小就是医门的药童,但出门在外不用分得那么清楚。”

想起之前夏萍的态度,萧军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两年,你跟着我也遭遇了不少委屈,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不会再有了。”

古医门少主萧军,六岁学医,十六岁就融会贯通,被誉为天纵其才。

而在那一届的古医大会上,少年郎更是鲜衣怒马,震慑四方。

当时的陈仓就在现场,看着萧军孑然而立,一手医术压得其他医门的大佬门几乎喘不过气,那是何等骄傲的光景!

但五年前,萧军离开医门行医天下,却在第一站庆城就阴差阳错娶了老婆后,便渐渐和医门断了联系。

虽然后面门主派了他跟随萧军,顺带提醒一二,但效果甚微。

这几年下来,萧军行医的次数屈指可数,陈仓都以为当年不可一世的少主傲气全无,可如今听到这话,他才知萧军初心仍在。

陈仓又是感动,又是激动地说:“少主能振作,那就最好了。”

萧军反问:“还叫少主?”

陈仓憨笑了一下,道:“多谢……多谢老板。”

萧军淡淡一笑。

忙活了一阵,杂物室已经焕然一新。在萧军的执意要求下,今天晚上陈仓依然睡在医馆的折叠式木板的小床上,而他则是在杂物室打了一个地铺。

深秋时分,空气里还是飘荡着一股凉意。

萧军用双手当枕头垫着头,侧眼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轮弯月挂在如墨一般的天空之上。

脑海里回想起今天的袁大海的事,他生性淡薄,这种阴谋算计他本不想掺和,但后来想到既然已经离婚了,未来的路还是应该为医门争口气为主,所以他才提醒了袁大海。

只是想起离婚,他又心中一痛。

过往的点点滴滴,犹如道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川流不息,又模糊无影。

想着想着,他渐渐入睡了。

第二天八点,萧军起床穿上衣服离开杂物室,却发现木板床已经收了起来,陈仓不知去了哪里,人没在医馆。

不过萧军也没管那么多,而是打开门做生意。

虽然有了重振医道之心,但现在的萧军还没有想好下一步怎么做,是不是离开庆城,他还想再等等。

而这个医馆,毕竟是他下山之后的第一份事业,哪怕要结束,也不想草草结束。

不过很少守店的萧军等来的第一个不是病人,而是几个小青年。

只见他们走到了医馆门口,其中一个留着黄毛的小青年不由分说,一脚踢飞了门口摆放的立牌。

“你们干什么?”萧军从诊台走出来,质问道。

“你就是老板?”黄毛冷笑地看着萧军,道:“你店面的期限到了,我是来收租金的。”

“租金?”萧军一愣。

医馆是张家帮他开的,一直以来租金也是由张家提供,萧军从没管过这方面的事。

于是他忍住怒气,道:“既然是来收租金的,那好好说话便是,踢我的东西干什么?”

“老子想踢就踢!”黄毛根本不在乎,又是一脚踹在了诊台上,冷笑道:“小子,赶紧给租金,不然就关门。”

“是门面店主让你们来的?多少钱?合同带了吗?”萧军反问道。

“什么合同?老子不知道。”黄毛一幅无赖的样子,道:“我是来收租金的,一共五万块,赶紧给!”

萧军道:“武昌大道地处西郊,我们门市也很偏僻,一年怎么可能有五万块?”

“谁和你说一年了?”黄毛瞥了萧军一眼,道:“这是一个月的租金!”

“这不是抢钱吗?”萧军皱着眉头。

“嘿,不给是吧,你就赶紧关门,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黄毛说话间,后面的几个小弟都已经撸起了袖子。

萧军这才听明白了,沉声道:“你们是故意来找事的吧?谁让你们来的?”

“废话真多,这偏僻小店,想必也没什么油水。”黄毛道:“既然他不交钱也不关门,那给我砸了!”

随着黄毛的话落,后面的小弟鱼贯而入,簸箕里的药材被打散在地,桌上的药罐也被掀翻一空,几分钟,就狼藉一片。

看到黄毛甚至还想绕到后面的中医药品区,将抽屉柜砸下,萧军恼怒异常,抓住他的手,怒道:“给我住手!”

1 2 3 4 5 6 7 8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