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冷王霸宠:神医狂妃要休夫(顾轻染渊政王)全集免费阅读_(顾轻染渊政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冷王霸宠:神医狂妃要休夫

顾轻染作者 著

主角:顾轻染渊政王

冷王霸宠:神医狂妃要休夫

《冷王霸宠:神医狂妃要休夫》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15章 三天回门

  门前院中,平西将军夫妻二人抱着已经活蹦乱跳的小公子,激动的是又哭又笑。在他们眼中,这孩子简直如死而复生一般。失而复得,他们实在无法控制心中情绪。

  顾轻染站在房门口,手上拿着方帕子,擦拭手上血迹。看着平西将军一家高兴的模样,目光欣慰。

  渊政王几人以及府内的下人们,还有那几个神医,俱都是一脸的惊奇,愣愣的看着小公子,随即又看向顾轻染。

  此时这些人的目光,都像看到了神明一般难以置信。

  小公子明明已临垂死之际,现在却跟没事儿人似得。顾轻染究竟做了些什么,怎会如此神奇?

  且他们方才都查看过小公子的肚皮。除了一道细如丝线的血痕之外,一点伤口都看不到。顾轻染是如何做到的?

  这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待回过神,那些方才还在嘲讽顾轻染的人,全都讪讪的低下了头,只觉得又羞又恼,脸上阵阵发疼。

  唯墨萧璟一脸平静,只是对顾轻染投去欣赏的目光。

  欣赏之余,暗暗松了口气。

  顾轻染与他目光相对,勾了勾唇角,回以感激的笑意。

  “王妃,请受我夫妻二人一拜!”

  平西将军抱着小公子,与将军夫人一同走到顾轻染近前,二话不说便跪了下来,对着顾轻染连磕了三个头。

  顾轻染上前欲将二人搀起:“两位,不必行此大礼。”

  然二人却不愿起身。将军夫人道:“王妃,先前是奴家有眼无珠,不仅质疑您的医术,还对您出言不敬。可您不但不怪罪奴家,还出手救下同儿,奴家真是惭愧!”

  平西将军亦是说道:“同儿病入膏肓,若不是王妃出手相救,定然难逃一死!王妃大恩大德,我夫妻二人没齿难忘,今后愿为王妃做牛做马,便是刀山火海,亦在所不惜!”

  “刀山火海便算了,”顾轻染叹了口气,语声清冷:“不过,我还真有件事想问问将军。不知将军是否方便单独一谈?”

  ……

  “盘虬令!”将军府正堂,平西将军看着顾轻染,面色惊诧:“王妃问这个干什么?”

  顾轻染负手而立,傲骨铮铮:“实不相瞒,他们与我恩师的死有关。抚养我的义父,也在他们手上。如若将军知道些什么,还请详尽告知。”

  平西将军凝重道:“调查盘虬令,这是自寻死路。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还请听我一句劝,不要再查了!”

  “你果真与他们有牵连,”顾轻染难得的严肃起来:“说吧,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你放心,我绝不会牵累于你。”

  平西将军摇头:“我非是害怕牵累。王妃是我全家的恩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王妃出事。”

  顾轻染心里一急,忽然就对他跪了下来:“将军!”

  平西将军神色一慌,连忙搀扶:“王妃,您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

  顾轻染摇了摇头,抱拳颔首:“当年血案历历在目,若不查清此事,我到死都无法安心!况且义父生死未明,只有找到他们,我才有机会救出义父。望将军谅解我此番心情,将所知之事告知!”

  “这……”平西将军面色纠结。沉思许久,终于下了狠心般重重点头:“好吧,我全都告诉你!”

  将军府外,渊政王等人见着小公子已经没事,相互辞别回府。马车迎着夜色行驶在路上,扬起阵阵烟尘。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渊政王仍觉得有些恍惚。

  一天之间,事情竟有如此大的转变,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白天还被他各种耻笑、瞧不起的丑八怪顾轻染,转眼就变成了这么个美人,且医术如此高明,那么多神医束手无策的病,被她轻轻松松就治好了。

  谁能料到,顾轻染虽然在乡野长大,却学了如此惊人的医术?

  那些大家闺秀又都会些什么?不过是琴棋书画那些没用的东西,哪抵得上顾轻染这手精绝的医术?

  想起顾轻染美丽的脸,想起今日墨萧璟得意的神情,渊政王气的直拍大腿。

  如果不是出了那些事,顾轻染本应该是他的王妃才对!

  渊政王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婚前没有再查清楚一点,那么冲动就做下决定?

  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可顾轻染,已经是墨萧璟的王妃!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压抑,渊政王握拳一声怒吼:“啊!”

  惊得马夫险些摔下车去。

  对了,顾惜月!

  渊政王俊眉一抬。

  成亲当日,顾轻染就说过,是顾惜月害她变成这个样子的。当时还以为是顾轻染污蔑顾惜月。

  方才墨萧璟也说了,是顾惜月给顾轻染下了毒。

  原来是这么回事。

  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就是顾惜月!

  渊政王双拳紧握,怒火中烧。

  马车在渊政王府门前停下。渊政王气呼呼下了马车,直奔寝殿而去。

  时至深夜,顾惜月仍在寝殿等着渊政王回来,只是等得倦乏,不知不觉便伏在桌上睡着了。

  忽听得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惊得她倏的站了起来!

  见是渊政王回来,松了口气,笑着迎上前去:“王爷,您回来了!”

  然走到近前,才发现渊政王那一脸的火气。停步未敢接近:“您,您这是怎么了?”

  渊政王却大步走到她身前,一把钳住她的手臂:“是你毒害顾轻染,使她生了一脸的麻疹?你早知道她貌美倾城,故意这么做的对不对!”

  顾惜月被他吓得目瞪口呆:“您,您怎么知道的?”

  渊政王怒视着她:“本王怎么知道的?你竟还有脸问?你知不知道,今天九弟带着顾轻染出现在平西将军府,出了多大的风头?原来顾轻染那般美貌,本王竟然到今天才知道!是你,是你害的本王退婚!如果不是你,顾轻染应该是本王的才对!”

  “不,殿下,”顾惜月抓住他的手掌,放在心口,含泪哭声道:“惜月自小就将王爷放在心上,最大的愿望便是嫁给王爷。是她顾轻染忽然间冒出来,要将你从我身边夺走,我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会这么做啊!”

  “闭嘴!”渊政王猛地将顾惜月推开,力度之大,推得顾惜月重重摔倒在地上:“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处心积虑要嫁给本王,不就是想当皇后吗?说什么将本王放在心上,不过都是些花言巧语罢了!本王不需要你的爱,本王要的是顾轻染,顾轻染!”

  话落,发出一声自嘲冷笑:“真是可笑,本王在战场上运筹帷幄无人能敌,现在却被你这贱女人耍的团团转!顾惜月,你最好祈祷本王能将顾轻染抢回来,否则,本王定将你扒皮抽骨、碎尸万段!”

  说完这番话,留给顾惜月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转身摔门而去!

  顾惜月颤抖着伏在地上,看着寝殿的门,吓得半天没能回神。

  白天还待她百般温柔的夫君,为何转身就变得面目狰狞?

  谁来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抬手取下发间那朵如雪的栀子。渊政王为她簪花时,那宠溺的目光,似乎犹在眼前。

  顾惜月泪流满面,心如针锥。

  都是顾轻染!

  一切都是顾轻染造成的!

  顾惜月缓缓抬眸,含泪的目中逐渐现出狠戾之色。

  顾轻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次日,天亮,尊夜王府的马车上,顾轻染哈欠连连,困得直打盹儿。

  昨晚直至凌晨才从将军府回到王府,刚睡上不足两个时辰,便被下人的敲门声吵醒。

  成亲三日,回门的日子,耽误不得。

  不过今日这马车上,只有顾轻染一人。

  也不知墨萧璟干什么去了。

  询问护送她的陆天策,就只得到“九王有事要忙”这个敷衍的回应。

  顾轻染稍感郁闷。

  虽不知墨萧璟为何没来,但回门之日丢下她一个人,这也太不讲义气了!

  没过多时,马车便在丞相府大门前停了下来。顾轻染掀开马车的帘子,发现前头已经停了一辆马车。

  是渊政王府的马车。

  顾轻染柳眉微蹙。

  差点忘了,今日也是顾惜月回门的日子。

  顾惜月和如今的那位丞相夫人,一向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而渊政王,也是与她处处针对,昨晚她出了那么大的风头,恐怕更使渊政王对她和墨萧璟怀恨在心。

  偏偏墨萧璟又让她一人回门。

  看来今天,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想到这里,顾轻染深吸了口气,下了马车。

  挽了挽袖子,抬步迈进顾府大门,一副操刀上战场的架势。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