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魏老板秦勇《冤夫路窄:先睡再爱》全文在线阅读_《冤夫路窄:先睡再爱》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名:冤夫路窄:先睡再爱

主角:魏老板秦勇

冤夫路窄:先睡再爱

《冤夫路窄:先睡再爱》在线阅读

第5章 奶奶让我们圆房

……

蔚风山庄。

秦超把秦瑟送到山庄大门口,拿了管家给的一千万支票就调转车了头,飞快开走了。

秦瑟冷冷看着那辆车离去的方向,冷笑,等着!

这一次,她是为了保护妈妈的骨灰盒,姑且忍了!

但他们一再对她不仁,以后就别怪她真的不义了!这笔账,很快会找他们清算!

……

秦瑟被老管家领进了山庄,一进大宅客厅,就看到一个年迈的老奶奶坐在沙发上,笑盈盈地看着她。

“你叫秦瑟?”老奶奶问。

秦瑟点了点头,看这位奶奶挺慈祥的,放松了一些警惕。

厉老太太拉秦瑟坐到自己身边,亲昵地拍了拍秦瑟微凉的小手,“小秦瑟,别拘束,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听到家这个字,秦瑟只想冷笑,家?自从妈妈去世,她就没有家了,这里更不会是。

但她得在这里过渡一段时间,于是对厉老太太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嗯!我知道了,奶奶!”

小孙媳妇儿这一笑,这一声奶奶,把厉老太太的心都给融化了。

她那个臭孙子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一点的不可爱!还是孙媳妇儿好,看看多乖巧可爱啊!

本来她老人家还担心光凭八字溢水这一条找孙媳妇,万一是个丑八怪怎么办,现在可以放心了,小秦瑟长得也漂亮,小白兔似的人儿。

这时,管家的声音道:“老太太,大少回来了!”

“赫鸣回来啦!”

一听大孙子回来了,厉老太太顿时就提起了精神。

秦瑟也抬起头,顺着管家的声音看去,一看到走进来的那个男人,她的眼睛放大了一圈,心里一惊,赶紧低下头,真是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又是他!

厉赫鸣走进来,由佣人伺候着脱了外套,然后便坐到厉家老太太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淡声问:“奶奶叫我回来有事?”

厉老太太得了个满意的孙媳妇儿,掩饰不住的笑容,道:“奶奶给你找到媳妇了,这不是就叫你回来准备准备,挑个日子把婚事赶紧办了嘛!”

秦瑟心里又咯噔一下,什么?冲喜对象是他?有没有搞错?那个男人看起来完全不像有病的样子啊!

厉赫鸣显然对冲喜这件事兴趣索然,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内容,只淡淡道:“奶奶挑个日子把人接进门就可以,婚礼就免了,没时间。”

一旁,管家陈伯叹了口气,说到底,大少这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为了哄老太太安心罢了。

厉老太爷病倒了,厉老太太的身体一直也不好,若不顺着她老人家些,怕也得和老太爷一样病倒。

那算命先生说什么找个八字溢水的女孩嫁进来冲喜,老太爷的的病就能好起来,这也就骗骗老人家能行,大少怎么可能当真呢。

厉老太太不乐意了,“不办婚礼怎么行,奶奶还想看我们家小秦瑟穿婚纱的样子呢!”

秦、瑟?

厉赫鸣微滞,一挑墨眉,目光便落到了一旁那个低着小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小姑娘身上。

是她!

小东西缩的太靠后,这么半天,他都没注意到那里有个人。

“赫鸣啊,奶奶跟你说,你以后可不能欺负瑟瑟!算命先生可跟奶奶都说了,瑟瑟是百年不遇的旺夫命,嫁到咱们厉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你们两个名字合在一起正好是琴瑟和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厉赫鸣的目光盯在不肯抬头的秦瑟身上,挽唇笑了,“嗯,奶奶说的有道理。”

陈伯一愣,大少爷说什么?

厉老太太也是一愣,她老人家没看错吧?不苟言笑的大孙子,笑了?

秦瑟只想原地消失。

厉老太太对自家大孙子的态度变化有些消化不良,但还是很高兴孙子乐意接受孙媳妇儿这件事,道:“婚礼必须要挑个黄道吉日,但算命先生说,你们两个需要今天就把房圆了!”

听到圆房,厉赫鸣单手支着额,一副慵懒邪气的模样,“嗯,我没意见。秦小姐,你呢?”

秦瑟低着脑袋,耳尖微微泛红,不说话。

圆个屁的房!她本以为冲喜对象是个病秧子,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身强体壮的家伙!

厉老太太看了看秦瑟小姑娘害羞的模样,宠溺地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宽抚道:“小秦瑟别害怕,这小子以后要敢欺负你,奶奶就帮你揍他!”

秦瑟:“……”这位奶奶,事情远比您想得更复杂。

“陈伯,你带瑟瑟上楼到房间里熟悉熟悉,让她先休息一下。”厉老太太善解人意道。

陈伯俯身,“是,少奶奶,这边请。”

秦瑟赶紧起身,绕着厉赫鸣走得另一边,跟着陈伯上了楼。

她感觉到厉赫鸣那蛇一样的邪佞目光缠绕在她背影上,令人无所遁形。

……

二楼的大卧室,落地飘窗,布艺的大床,高级家电,又有品味,又有格调。

秦瑟一进房里就把门锁上了,松了口气,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万万没想到,怎么又是那个男人!

看来打算在这里过渡一下的计划不可行,得想办法逃出去,回秦家去找妈妈的骨灰盒。

从卫生间一出来,秦瑟就被一股强势的力量按在了墙上!

秦瑟一惊,看到了厉赫鸣的脸,“先生,你要干什么?”

厉赫鸣俊美的脸逼近她,“吃完就跑,装不认识?”

吃完就跑是什么鬼啊?

看来是彻底被认出来了,秦瑟皱了皱眉,“这位先生,那是个意外!而且我不是都给了你服务费,也说好了以后见面不要表现出认识吗?你怎么连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职、责、道、德?

这女人这张嘴真是欠撕,当他真是那种职业的?

幸好她那天没做成什么,不然现在一定掐死这女人。

厉赫鸣冷笑,“一条假项链就想抵我的服务费?秦小姐认真的?”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