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摄政王的神医妃)李洛衣宋程龙_(摄政王的神医妃)全章节阅读

摄政王的神医妃

《摄政王的神医妃》精彩片段

第4章:心裂症

然后,李洛衣突然站起来,上前开始亲自动手给宋程风脱衣服。

先脱外袍,再脱中衣的上衣。

可怜宋程风一生洁癖严重,却不知道在他昏迷中,已经被一个女大夫亲自剥了衣服,还看了他的肌肤。

当看到他肌肤那病态的白,李洛衣心里疼了一下,希望,这一世能来得及治好他。

当她的手碰过他因为病弱有些干瘦的身躯时,李洛衣的眼睛一红,眼泪差点落下来。

好在,她低着头,暗处的暗卫没有看到,她也忍住了没让眼泪掉下来,手下只是快速的去掉他的衣物,示意白猫继续在他的心口处诊察。

“主人,他的心脏出现了裂痕。”那白猫小嘴一张一合,给洛衣说着。

洛衣微微点头,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他的病症属于先天不足,确实是心裂症。

“白龙,我要给他行针,你帮我护住他的心脉。”因为暗处有暗卫在监视着,李洛衣并没有出声说话,而是用意识与白猫沟通。

“是,主人放心,他命大着呢,死不了。”白猫说完,两只前爪开始按在宋程风的心口处,一股金色的气劲从它的双爪间进入了宋程风的身体里。

李洛衣这才开始不慌不忙的给宋程风扎针。

暗处的暗卫看到一切正常,就有一个去给外面的皇上以及众人报平安,还留下其他人继续监视着李洛衣。

他们好奇的是,李洛衣治病,为啥还纵容那只猫站在病人的心口处?奇怪,他们很担心那只猫突然发疯抓伤了摄政王那白皙的皮肤。

暗处一共有八个人,李洋衣扫视了一圈,就知道了,但她无所谓,她的目的是救他,而不是来这宫里搞阴谋的。

抬起举针,第一针,李洛衣下在了少海穴,之后开始一路向下,灵道,通里,阴郄,神门,直到少府穴。

观察了他一会后,最后取最小针,最后一针下在了少冲穴上。

另一只胳膊也扎完后,李洛衣用食指和中植带着她的内劲开始在他胸前的几处大穴快速扫过,最后归于心窝处。

以气补心。

几遍结束后,李洛衣的额头渗出了汗水。

“好了,主人,裂痕暂时愈合了,但是,最多只能坚持三个月,三个月后,还是得找到对症的药才行。”白猫这时说道。

“我知道,谢谢你,白龙,等我起针后,你再慢慢撤出,免得他的心脏一下子受不了。”李洛衣用意识跟白猫沟通完后,开始起针。

两臂上的针都起完后,李洛衣从药箱里拿出一颗药丸快速的给宋程风喂到了嘴里,手指一点他咽喉处,宋程风嘴里蠕动了一下,入口即化的药汁顺着喉咙进入了咽喉,进入了肺腑。

李洛衣再次用内息给宋程风疏通了一次气血后,收了手掌,又帮着他穿回衣服,盖好被子,最后,取了一根银针,在他的水沟穴上轻轻的扎了三下后,收好了自己的银针,收拾好药箱,站了起来。

“好了,请皇上和各位大人进来吧!”李洛衣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传的外殿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众人心里骇然,这姑娘不简单,果然是药王谷的人啊!

很快,皇上进来了,后面跟着众大臣。

李洛衣提着药箱,站在床边,对皇上恭敬一礼后,说道:“摄政王这一关算是过了,但是,他的心疾是先天不足,是胎里带来的,要想根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得有对症的那几味神药,才有痊愈的可能。”

皇上观察了宋程风几眼,问李洛衣,“那我皇兄,为何还没醒?”

“回皇上,摄政王乃气急攻心所致,病症虽已缓解,精神却依旧很疲惫,一炷香的时间后,病人就可醒来。而且,以后,还要注意几点,第一,病人不可操劳烦心事;第二,病人需要卧床静养;第三,他这心疾草民虽然暂时控制住了,却也只能控制三个月,三个月后,他今日的症状依旧会复发。”李洛衣说的不急不缓,不卑不吭。

皇上盯着她看了几眼后,示意太医院首座何御医上前给宋程风诊脉。

何御医恭敬的上前给宋程风诊脉。

良久,站起来冲着皇上点头,“皇上,李大夫所言不差,都是真的。”

皇上冲着李洛衣点头,“好,辛苦李大夫了,不知这诊费是如何算呢?”

李洛衣一顿,“二两的出诊费,一颗丸药八两,一共十两即可。”

皇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命人道:“来人,取十两银子来。但是,李大夫,得等我皇兄醒来后,你才可出宫。”

“是,理该如此,那草民在偏殿等待可好?”李洛衣轻声问道。

“准了!”皇帝大手一摆,准了后,就坐在了床边,亲眼看着宋程风的睡颜,发呆。

他的眼前,浮现出儿时一幕幕的画面,那时的皇兄,还没这么憔悴,虽然也体弱,但还是能读书能习武的。那时候,他很喜欢跟在皇兄身边,因为他身上经常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这让闻多了后宫内脂粉味的他,很喜欢跟在皇兄身边。

可是,即便他再如何努力的学习,在父皇的眼里,就是不如皇兄。

“皇兄,你可要快点醒来啊,父皇留下这江山,可是还需要你给我指点呢?不然,我有做不对的地方,夜里总是会做噩梦,会梦到父皇骂我呢!”宋程龙低低的喃喃的,望着宋程风碎碎念了起来。

内室陪着的几个老臣和丞相看着皇上这样,也有些动容,自古哪家皇帝和兄弟们不是个个深仇大恨,可自家摄政王和皇上却是关系非常的好,这让他们都十分的欣慰。

可惜的是,摄政王那身子,太不争气了。

偏殿内,李洛衣抱着那只白猫,静静的跪坐在软垫上,身边的矮几上,是宫女给倒的一杯茶,可她却并没有去动那一杯茶。

她只是眉眼低垂着,静静的看着怀里的白猫,一只手轻轻的撸着猫身上那细滑的毛。  

她的药箱静静的放在她跪坐着的垫子上,白色的药箱盖子上,有着一个红色的十字,其实,从外表看上去,这个药箱普普通通的,可只有了解李洛衣的人才知道,这个药箱里的药丸和那些器具的价值值多少钱。

1 2 3 4 5 6 7 8 9

发表评论